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89章 黄金狮子的决意!

第2389章 黄金狮子的决意!

  “底牌?”

  厉嘉陵瞪大眼睛,看着陷入钢铁洪流中李耀那道渐渐燃尽的火焰,不可思议地喃喃自语,“神魂接近枯竭,巨神兵支离破碎,就算还有几套晶铠也缺乏足够的灵能来驱动,耀哥……真的还有底牌吗?”

  ……

  “呼哧!呼哧!呼哧!呼哧!呼哧!”

  血汗淋漓的李耀,自然没听到厉嘉陵的呢喃,却是瞪大了充血的双眼,恶狠狠盯着越过同伴残骸继续围上来的战斗傀儡,还有躲在战斗傀儡后面,妄图捡便宜的修仙者。

  在这么近的距离上,他可以清楚看到那些修仙者的狞笑,并洞悉他们贪得无厌的心态。

  这些豺狼和鬣狗一定以为,自己已经油井灯枯了吧?

  “呵呵。”

  李耀吐出一口浓烈至极的鲜血,对自己内心深处的另一面道,“你好像一直很安静,这不像是你的风格,为什么不劝我呢?”

  “劝你有用吗?”

  血色心魔叹息道,“我们纠缠了这么久,难道我还不了解你?我已经放弃治疗了,随你怎么高兴怎么来吧!

  “更何况,无忧教的教义和我的大道也直接冲突,别忘了,我可是你的心魔,是更倾向于‘域外天魔’那边的,我依靠强烈的感情和欲望而存在,自然不希望看到所有人都‘无忧无虑,无欲无求’嘛!”

  李耀一笑:“所以,你会帮我喽?”

  血色心魔沉默片刻,冷哼一声:“仅限于……这一战!”

  话音未落,李耀的眉心中央,也就是松果体——灵根所在的位置,便冒出一条小小的血色萌芽,瞬间膨胀和分裂,令他整个人都笼罩在无边无际的血芒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

  李耀发出非人的吼叫,周身黯淡至极的金色灵焰变成更加刺眼的红色,如深海恶魔般向四周舒展触手,再度爆发!

  支离破碎的晶铠彻底分解,他换上了第二套全新的血色战铠,一共八对十六支如蝙蝠翅膀般的血翼舒展到了极限,真像是九幽黄泉最深处的厉鬼,爬出万丈深渊,重回人间来复仇了!

  “什么——”

  所有离开隐蔽处的修仙者统统目瞪口呆,心神彻底被李耀的狠戾之气吞噬,简直站都站不稳,要瘫软如泥了!

  “上、上仙!”

  有机灵些的修仙者当即下跪,装出是向李耀投降而不是来偷袭他的样子,但这并没有对他们的结局造成半点影响,在悔恨和恐惧通过神经蔓延到全身之前,他们已经被腥风血雨彻底吞噬!

  五分钟,接下来整整五分钟,就看到李耀的身形化作一道赤红流光,在整座大铁厂范围内不断折射,所到之处,战斗傀儡纷纷爆裂成最细微的碎片,修仙者则变成一团团混合着金属碎片的血块,他的攻击比刚才更加凌厉和狠辣,甚至连那些蜷缩在角落里的修仙者都一一找出来,以猩红血爪活生生捏爆脑袋!

  地火照耀之下,整座大铁厂血流漂杵,尸横片野,化作真正的修罗杀场,而所谓的“修罗”只有一个,那就是李耀!

  以一人,屠一千!

  这一刻的李耀,就像是被星耀联邦过去数百年所有烈士的鲜血和勇气加持,是无敌的!

  ……

  “耀哥真的还有底牌,他、他、他太猛了吧!”

  厉嘉陵一蹦三尺高,兴奋得挥舞着手臂,他都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如此激动,只是看到李耀七进七出所向披靡的画面,大脑和胸膛里不断回荡着一句话:“大丈夫,就该这样!”

  龙扬君的脸色却是越来越难看,忽然单膝跪地,五指叉开,仔细感知着岩层越来越剧烈的震动。

  “厉明辉回来了,还有他的主力。”

  龙扬君喃喃自语,“这一次,你的耀哥还有什么牌可打呢?”

  ……

  李耀的确已经打出了所有王牌。

  当第一辆武装钻地车从大铁厂上方的岩层中钻出来时,连血色心魔也耗尽了所有力量。

  李耀和血色心魔原本就是一道神魂的两面,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既然和黑星大帝武英奇的激战让李耀神魂严重受损,血色心魔自然也受到牵连,刚才短促的爆发,就像是“回光返照”一般的存在。

  “回光返照”之后,整个人只会变得更加空虚,连仍旧能撑着战刀站住,就极不容易了。

  一辆、两辆、三辆……越来越多披挂重甲,如犀牛和甲虫混合体的武装钻地车从岩壁上钻了出来,跟随在后面的还有钢铁洪流般的数千台战斗傀儡,以及数量虽然少一些,却是以筑基乃至结丹为主,更加精悍的修仙者!

  厉明辉能在地底世界称雄数十年,靠的自然不止是溜须拍马和认干爹的本事,手下亦豢养着一批凶神恶煞,都是杀人如麻,恶贯满盈的存在。

  这些人,和他留在大铁厂看家的老弱病残,显然不是一个级数,而且大多分到了黑铁集团的股份,身家性命都绑在这里,战斗意志极强。

  “究竟什么情况?”

  厉明辉还在几十里外,却通过战术网络看到了大铁厂发生的一切,气得七窍生烟,疯狂嘶吼,“他是谁?杀了他!杀了他!”

  数千台六脚抓地呈蜘蛛形态的战斗傀儡密密麻麻铺满大铁厂上方的岩层,同时向弹簧般深深压下身体,猛地朝李耀扑了过来。

  修仙者紧随其后,不慌不忙散开包围阵型,清理四周的无忧教徒,将李耀可能存在的逃生空间统统封死。

  李耀一边吐血一边惨笑,从乾坤戒中提取出最后一柄战刀,双刀高举,迎着第一台飞扑而至的战斗傀儡冲了上去。

  “想要我‘秃鹫李耀’落荒而逃吗?你们这些杂碎还不够资格啊!”

  ……

  “龙姐姐!”

  厉嘉陵的眼眶红红的,像是一头愤怒的小牛,声音却沙哑无比,像是喉咙已经被怒火烧透,“耀哥已经出尽底牌了,您真的不打算帮忙吗?”

  “是又如何?”

  龙扬君横了厉嘉陵一眼,“劝你一句,李耀的狡猾和猥琐远远超乎你的想象,鬼知道他究竟还有没有底牌?如果真的没底牌了,你冲下去也是个死!你年纪轻轻,还有大好未来,何必给这家伙还有他愚不可及的大道陪葬呢?”

  “我,我不知道。”

  厉嘉陵深吸一口气,用力摇头道,“你说的没错,我年纪还小,并不知道你们所说的大道究竟谁对谁错,我只是,只是忽然觉得,自己过去一直活得很窝囊,我忽然很想像耀哥一样,痛痛快快、酣畅淋漓地大战一场!如果错过这一战,眼睁睁看着耀哥死在我面前,我一定会抱憾终身,再也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的,那还谈什么‘大好的未来’呢?”

  龙扬君真想把目光化作尖锥,凿开这傻小子的脑壳看看,是否和李耀一样的构造:“我真搞不懂,你们都这么想当英雄——马上就要死的英雄吗?”

  “英雄啊……”

  厉嘉陵毛茸茸的脸又红起来,幸好被金色的绒毛遮掩,也看不太出来,“或许吧,谁小时候又不想当改变世界的大英雄呢,只是很多人都没有勇气承认罢了!

  “渴望当英雄却又不敢,为了掩饰自己的怯懦和犹豫,就说世界上根本没有‘英雄’这种东西,所有想当英雄的人都是傻瓜,而自己明哲保身的行为才是成熟和理智——这就是很多人自欺欺人的借口吧?包括过去的厉灵风和武英澜,也都是这么和我说的。

  “那时候,我以为他们是对的,世界真是这么黑暗,而英雄真是不存在的。

  “但今天,我亲眼见到了真正的英雄,我发现他们说的都是放狗屁,既然英雄真的存在,世界或许也可以不那么黑暗呢?

  “死,呵呵,龙姐姐你知道吗,我最不怕的就是死了——我在厉灵风和武英澜的实验室里,过了十几年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日子,曾经无数次祈求死亡的降临呢,那时候厉灵风要是‘宽宏大量’允许我去死,说不定我会跪下来给他磕头的。

  “更何况,龙姐姐和耀哥不是说,黑星大帝武英奇正在找我,要用我当他夺舍重生的载体吗?如果没有耀哥的话,我估计自己绝对逃不出他的魔掌,与其落到那个死老鬼手里,被他用稀奇古怪的方法炮制,把我的身体变成无法想象的丑陋和邪恶,倒不如在这里和耀哥并肩作战,轰轰烈烈地战一场——这是我的身体,除我之外,绝没有人能控制它!”

  龙扬君被少年眼底绽放出来的金芒震撼了。

  她忽然发现,除了李耀这个怪胎之外,李耀这个少不更事的弟弟,竟然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龙姐姐,如果您没办法帮忙,就快走吧,万一被厉明辉的队伍包围就糟糕了!”

  厉嘉陵微微一笑,攥紧了拳头,“不用再劝我了,耀哥需要我,我和他是兄弟,这就是我们的战争,我绝没有退缩的理由。

  “耀哥,坚持住,我来了!”

  少年发出雄狮般的怒吼,穿上李耀为他精心炼制的变形晶铠,如一枚闪闪发亮的金色炮弹一般,在黑暗中划出一道璀璨的弧线,重重砸入战场!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比如收藏:. 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