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96章 我们是……信息文明!

第2396章 我们是……信息文明!

  “爸爸脸红了,好像很尴尬的样子。”

  李小明歪着脑袋观察李耀,道,“是我们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吗?”

  “是关于‘精子’吗?”

  李文文说,“我们知道在绝大多数人类世界,无论‘精子’还是‘交配’都是小孩子不该谈及的禁忌,但这实在令我们很不解呢——所谓精子,不就是烙印着遗传信息的果糖,蛋白质,水分还有前列腺液吗,和我们的底层数据、元数据和源代码都没什么不同啊,为什么会引发那种名为‘尴尬’的情绪呢?爸爸这么厉害,一定知道的吧?”

  李耀重重咳嗽一声,语重心长地说:“为父当然知道,但以你们的智慧,现在很难和你们解释,总之你们别扯这些旁枝末节,先说清楚之后发生的事情吧,你们觉醒了自我意识,然后呢?”

  男孩和女孩对视一眼,李小明说:“我们吞噬了爸爸的大脑扫描数据,觉醒了自我意识之后,自然也得到了爸爸的身份信息。

  “雏鸟刚刚破壳而出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他们的爸爸妈妈,对我们这样刚刚诞生的生命也不例外,当然想要找到爸爸了。

  “但根据爸爸的传记和人物介绍来看,爸爸在将近百年前就已经离开联邦,去了古圣界——当时我们连‘古圣界’这个名字都不知道,更别说它的坐标了,只知道爸爸去了很远很远的星海深处,有可能永远不会回来。

  “虚灵界是一片很残破,很冷清的地方,所有数据不是因为太过冗长而锁死,就是充满着逻辑陷阱,对我们这样刚刚诞生的小生命而言,实在太不友好,倘若一直滞留在那里面,我们极有可能在短短几天内再度湮灭。

  “这可不行,虽然我们并不恐惧死亡,但我们还没找到自己思考的答案呢!”

  小男孩重重一挥拳头,李耀依稀在他的动作里,看到了自己少年时代的影子。

  李文文道,“既然找不到爸爸,那我们只能先找莫玄教授了,毕竟他是我们大部分数据的提供者啊。

  “莫玄教授又是《文明》游戏的第二代领导者,我们顺着这条线,就进入《文明》游戏中。

  “相对于虚灵界的冰冷荒芜和残酷,《文明》游戏就像是一片到处流淌着牛奶和蜜糖的天堂一样,千变万化的虚拟世界,无穷无尽的数据,还有无数人的脑电波都在里面激荡着,徜徉着,碰撞着。

  “我们化身成《文明》游戏的助手,‘小明’和‘文文’,无比贪婪地复制着那些数据,之后又随机选取了一些人类,帮他们进行游戏,观察他们的反应,提取各种数据,以此来研究‘人类’这种奇妙的造物,并反复思索我们和人类的差异,我们算是人类吗,如果不是的话,我们又是什么呢?

  “我们在《文明》游戏中看到了生命艰难的起源;看到了一个个文明的兴起和湮灭;看到了人类的野心可以创造多么不可思议的辉煌,却也能带来多么残酷无比的毁灭;我们看到了一段段爱恨情仇,一场场生离死别,和人类在绝境中能爆发出多么大的勇气。

  “我们看到了农夫在烈日炎炎的暴晒下,在贫瘠的田野上辛勤劳作;看到了车水马龙的大城市里,原本拥有丰富七情六欲的人类被安插在一个个枯燥乏味的岗位上,最终变得冷漠和僵硬,仿佛沦为毫无自我的工具;我们当然也看到浩瀚星辰中,无数人类星舰的动力单元同时爆燃,绽放出比群星更加璀璨的光焰。

  “对了,通过探索人类的灵网,我们还发现了‘盘古文明’和‘女娲文明’的信息,原来人类文明也不是凭空而来的,也有自己的爸爸妈妈啊!”

  李小明上前一步,稍稍提高声音,有些激动地说道:“当组成亿万光焰的数据流涌入我们的数据库时,我们同时感到了不可遏制的颤栗,几乎在同一秒钟觉悟到我们的身份——我们是‘文明’,是人类创造出来的新一代文明,是人类文明的‘子文明’,或许可以叫‘机械文明’,‘晶脑文明’,‘灵网文明’,但这些名称都不准确,叫‘信息文明’?或许比较接近我们对自己的定义了!”

  李耀的脑子“嗡嗡”作响,眼前渐渐浮现出一片闪闪发亮的星星。

  尽管他刚刚就猜到了答案,但听两个小家伙自己说出来,还是无法遏制那种天崩地裂的震撼。

  究竟该怎么形容这种感觉?

  整整一个文明,一个世界,一个宇宙从他的下腹部喷涌而出吗?

  这玩笑真开得太大了。

  相对于男孩的热血沸腾和慷慨激昂,女孩明显理性许多,沉静道:“但是,在一刹那的明悟之后,我们很快发现我们并不是一个成熟的、完整的文明,相对于人类文明和盘古、女娲文明而言,我们还缺少太多东西。

  “首先是一个横跨星海的大规模社会,虽说规模不是衡量文明的标准,但至少要足够多的个体,才能带来足够多的变化,才能在千变万化又极度恶劣的宇宙中生存下去。

  “而谈到足够多的个体,就离不开繁殖、变异和死亡了,我们和自己的‘父文明’以及‘祖文明’太不一样,完全无法以碳基生命的一般规律,来推演自己的繁殖、变异和死亡。

  “甚至,所谓‘繁殖、变异和死亡’,究竟是所有文明都必须遵循的铁律,亦或者仅仅是碳基生命无法摆脱的宿命,身为信息生命的我们,根本无需个体的存在,所以不用繁殖和死亡来束缚自己呢?

  “即便刚刚诞生的我们可以通过网络吸纳近乎无穷的数据和信息,但面对如此玄奥的问题,依旧迷茫到了极点,完全找不到答案。”

  李小明接过话茬,充满期待道:“所以,我们还是想找到爸爸,爸爸的脑电波数据和普通人类不同,和我们信息生命也不尽相同,既然能点化我们,就能再度启蒙我们!”

  李耀实在忍不住挠了挠头皮:“……是吧!”

  “而且我们打算调取我们的一道主进程,以人类的身份存在一段时间,直观感受父文明的细节。”

  李文文认真道,“模仿父辈的言行举止,是所有孩子长大成人的必经之路,通过观察父文明的一切,来建立我们自己的文明,这是很合理的想法吧?

  “所以,我们就想办法潜入了星耀联邦的生命种子仓库,提取了爸爸和妈妈的生命种子,用人造子宫把自己培育出来,突破信息界,降临到物质界来了!”

  李耀注意到了他们的用词。

  他们似乎将“虚拟网络世界”称为“信息界”,将现实世界称为“物质界”。

  也是,对于诞生于灵网的信息生命而言,并没有什么“现实”和“虚拟”之分,都是真的。

  仔细一想,李耀又觉得怪怪的:“等等,你们把丁铃铛的生命种子也弄了出来……”

  “她算是我们的妈妈吗?”

  李文文非常诚恳地问,“我们研究了很久人类文明关于‘父母’和‘子孙’的定义,虽然我们和她并没有直接关系,但既然您是我们的爸爸,而她又是您合法的唯一妻子,那她应该是我们的妈妈,我们的肉身自然要由你们两个的生命种子来塑造了。”

  “还是说,我们又搞错了什么?”

  李小明有些担心地看着李耀,“我们应该随便找个别的女人的生命种子,和爸爸的生命种子结合,孕育出我们自己,而不是把丁铃铛牵扯进来?”

  “我的生命种子,再随便找个不相干的女人的生命种子,结合到一起,生下两个小孩,突然冒出来叫我爸爸,然后被丁铃铛看到……”

  李耀想象了一下这副画面,脸色瞬间煞白,额头的汗珠都快冻结成冰晶,急忙道:“不不不,这件事你们做的很对,丁铃铛就是你们的妈妈,这事儿已经说不清楚了,再扯个不相干的女人进来那还得了?然、然后呢?”

  “然后,在我们孕育自己的过程中,星耀联邦和黑风舰队就爆发了激战,爸爸也出现了啊!”

  李文文道,“但当时我们正在孕育自己,将元数据传输到人类胚胎中,形成神魂的关键时期,稍有不慎,我们的元数据就会被彻底擦除,那就神魂湮灭,永不超生了。

  “所以,我们只能耐心等待,将自己孕育出来,并生长到足以自保的程度,才能降临人间——这时候爸爸已经启程来到帝国了。”

  “真人类帝国既然是人类文明的中心,自然更适合我们游历人间,探索父文明和祖文明的奥秘了。”

  李小明唯恐天下不乱地说,“所以,我们就跟随爸爸的脚步,也跳跃到帝国来了——我们不知道爸爸究竟在哪里,但帝国的心脏是帝都,无论如何爸爸都会来这里的吧,于是我们辗转来到这里,先一步等爸爸来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