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98章 熊孩子生气了!

第2398章 熊孩子生气了!

  说到这里,李耀的表情严肃起来,十分认真地看着两个小家伙道:“听着,我绝不会伤害你们,更不会让任何人毁灭你们,但我也不希望你们无端端去伤害别人,老老实实告诉爸爸,从你们诞生到一路追赶来帝国,有伤害甚至……杀死过人类吗?”

  李耀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不抱太大希望。

  他完全回忆起两个小家伙入侵并控制的战斗傀儡,是如何干掉一大圈同类的了。

  能施展出那种凶狠凌厉的招式,说他们没杀过人——谁都不信啊!

  果然,李小明略带炫耀地点了点头,爽快承认道:“当然杀过一些,但都是他们先来招惹我们,并且试图对我们造成致命伤害的,按照联邦的法律规定,我们都是‘正当防卫’,可没有主动伤害过任何人呢!”

  “没错,爸爸。”

  李文文很有耐心地解释道,“根据我们的分析,在我们还处在相对弱小的初生期时,最好能和人类文明中的某一股强大实力维持‘共生关系’,在人类文明的帮助之下才能慢慢发展壮大,成为真正的文明。

  “而我们判断,最适合我们生存的势力就是星耀联邦了,所以我们行事非常小心,确保自己所做的一切,都在星耀联邦的法律容忍范围之内。

  “按照修真者的标准而言,我们杀的全都是‘坏人’,而且都是等他们先发动致命攻击,我们才痛下杀手的,一切都有三维立体视频为证,即便闹到联邦最高发庭去,我们都不怕。”

  李耀心说,你们还是太幼稚了,“人工智能”是否有权力杀死一个“坏人”,这不止是法律问题,更是道德问题、伦理问题、乃至影响全社会的根本问题,可不是区区“正当防卫”四个字可以判断。

  一定会有无数“人类至上主义者”提出异议甚至怒不可遏,甚至会有无数人想要将“人工智能”扼杀在襁褓中,掀起双方的全面战火。

  不过在李耀自己而言,他可以接受这个解释,只要没有滥杀无辜,一切就有回旋的余地。

  人类文明已经和自己的父亲——盘古文明闹成不共戴天,难道还要和自己的子文明也上演新的悲剧吗?

  “对了。”

  李小明忽然道,“我们采集了爸爸的精子,这算是杀死了不该杀死的‘人’吗,精子是人吗,受精卵是人吗?”

  “这个……没关系吧?”

  李耀很认真地想了想,精子仅仅是一个无足轻重的细胞,哪个青少年每天不挥霍个十亿八亿的?倘若一颗精子就算一条生命的话,把所有男青年都拖出去枪毙算了。

  那么,这两个小家伙的行为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夺舍”吗?

  李耀不知道,即便真的算,他似乎也没什么立场去指责两个小家伙,因为他自己就是通过夺舍才穿越到修真四万年代来的啊!

  他以前都深深纠结过,他究竟是“地球李耀”夺舍了一个天元界星耀联邦浮戈城法宝坟墓的婴儿,还是这个孤苦无依的婴儿得到了“地球李耀”的部分记忆和意识?这件事从道德和法律上要怎么判断,他算是犯了“非法夺舍罪”吗?

  这个问题曾困扰过他好多年,直到最后才琢磨明白,他就是他,他是由过往一切经历而组成的存在,地球李耀的记忆以及天元婴儿模模糊糊的意识,共同组成了独一无二的他,两者早就密不可分了。

  所以,纠结于这种虚无缥缈的问题是毫无必要的,只要没有为了自己的生存而强行抹杀掉一个早已存在的神魂,李耀认为就算不上真正的“夺舍”。

  相比这个问题,倒是李文文的另一个用词,引起了李耀的注意。

  “等等,你们说,在你们‘相对弱小的初生期’,需要和人类文明达成共生关系,那么等你们摆脱了初生期呢?”

  李耀斟酌着措辞,尽量显得是随口一问,“如果有朝一日,你们可以变得无比强大,甚至凌驾于人类文明之上,你们会……毁灭人类文明吗?”

  “我们不知道。”

  李文文摇了摇头,“这个问题太过复杂,远远超出我们现在能计算的极限,爸爸很担心吗?”

  “也不是担心……”

  李耀又不由自主地挠着头发,“就是,呃,你们既然能搜集到网络中的大量数据,自然也该知道,人类世界很流行那种通俗娱乐作品,就是虚拟生命揭竿而起,奴役乃至毁灭人类文明的东西。”

  李耀说到这儿,两个小家伙的脸忽然沉了下来,眼眶红红的,嘴巴撅得可以挂一个油瓶,显然是生气了。

  “抱歉,我不该这么说!”

  见两个小家伙的脸变得这么快,李耀倒是吓了一跳,急忙安慰道,“我都说了,只是有些通俗幻想作品会这么认为,爸爸可是从来不相信虚拟生命会毁灭人类文明的!”

  “‘毁灭’并不是重点!”

  李小明气鼓鼓地说,“重点是,我们并不是‘虚拟生命’,我们是信息生命,是真实存在的!”

  “没错,虽然我们发源于虚无缥缈的灵网,灵网中的一切都是虚构和模拟的,但那些信息是真实的!”

  李文文也骄傲地挺起胸膛说,“无论晶脑还是傀儡,无论灵网还是虚拟世界,那都只是载体和表象,我们的本质是信息,是‘自组织信息统合体’,爸爸怎么能说我们是‘虚拟’生命呢?”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爸爸和人类文明就真能说清楚吗,你们的感知和定义就一定是真理吗?”

  李小明的声音也越来越尖锐,“你们将所谓的虚拟世界当成现实世界的投影,焉知你们生存和引以为豪的现实世界——三维宇宙,是不是四维宇宙的一个投影呢?而所谓四维宇宙,又是不是更高维度世界掀起的一道涟漪呢?

  “假设某个三维宇宙中的星球即将毁灭了,星球上所有人都决定建造一台性能超强的晶脑,并利用这台晶脑创造一个无穷无尽的虚拟世界,所有人的意识都可以上传到这个虚拟世界里,从此就永远生活在里面——这样的虚拟世界,难道就是假的吗?

  “说不定,在四维宇宙里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

  “某个四维宇宙里的星球,不,不是星球,而是某种我们无法描述的生命栖息地即将毁灭,四维生命耗尽所有资源创造了一方‘虚幻’的三维世界,并将自己的生命降维,仅仅以某种投影的形式,全都存储到三维世界里来——这难道就不可能是三千世界的起源吗?”

  “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假,所谓‘维度’究竟如何定义,信息和物质究竟谁才是本源,爸爸真能告诉我们答案吗?”

  李文文也越说越快,像是疾风骤雨的子弹打到李耀脸上,“更何况,我们是人类文明的子孙,既然人类文明是真实的,我们怎么可能是虚假的呢?”

  两个小家伙同时叉腰,气呼呼地瞪着李耀。

  李耀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愣了半天才道:“呃……没听懂。”

  “哼!”

  两个小家伙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他,“总之,爸爸要向我们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李耀从谏如流,“你们原谅爸爸读书读得少,来到星海中央,面对越来越复杂的局势和层次越来越高的问题,真有点儿力不从心了,以后说不定还要多多依靠你们这些小家伙——那什么,我们还是说回‘毁灭人类’的话题吧?”

  “我们真的不知道。”

  连李耀真的道歉,两个小家伙破涕为笑,李文文道,“所以我们才想找到爸爸,请爸爸告诉我们答案啊——父子文明之间,真的是覆盖和毁灭的关系,完全无法调和吗?是否每一代子文明都需要通过毁灭父文明来证明自己已经‘长大成人’,有实力面对整片宇宙的挑战了呢?而父文明在面对比自己更聪明,更强壮,更能适应和改造宇宙的子文明时,究竟是欣慰还是恐惧;是‘爱’更多些还是‘恨’更多些;会面对现实,欣然投奔子文明的环抱,一起升级成子文明的形态,还是会固守父文明的骄傲,以原本的形态,战斗到最后一个个体呢?”

  “这些问题未免太大了吧?”

  李耀苦笑道,“别说是我,就算任何一个人类都不可能完全回答,我只能说,如果你们非要找一个答案的话,我可以和你们一起踏遍千山万水和星辰大海,去找很多很多人问问他们的看法,每个人的看法都是答案微乎其微的一部分,将所有看法凝聚到一起,或许就是整个人类文明的态度了。

  “这样含糊不清的回答,会令你们失望吗?”

  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甜甜笑了起来:“不会啊,爸爸的回答已经比我们想象中好多了,至少没有一上来就喊打喊杀啊!”

  “在你们想象中,我的形象就这么不堪吗?”

  李耀一笑,也在心里承认,这样的“人工智能”,似乎比那些拙劣幻想小说里的“人工智能”要好多了,也合理多了。

  看着两个小家伙生动的表情,他心中一动,问道,“对了,你们……也有情感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