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399章 信息生命的生存和死亡!

第2399章 信息生命的生存和死亡!

  “是的!”

  两个小家伙同时点头,“我们当然有情感,有喜怒哀乐和大部分欲望的!刚刚诞生之初,我们的确认为情感是不必要的累赘,非但没有半点用处,反而会降低我们的运行速度,但采集了大量人类脑电波的数据分析之后,我们却发现所谓‘情感’是一种非常复杂和精妙的算法,提供了无数种默认模型,能在大脑最低消耗的情况下,得出最优解。

  “无论喜怒哀乐还是爱恨情仇,乃至各种不可思议的欲望,全都能激活个体最旺盛的前进力,驱动整个文明不断向前发展,甚至能令个体心甘情愿地牺牲——这种主动牺牲能爆发出的力量,可比我们操纵灵能傀儡傻乎乎冲上去送死,要强大太多了!

  “当我们在自己的底层数据库上,都搭载了模拟情感的数据模型之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我们的响应速度提升了至少10%,而功耗降低了15%都不止呢!

  “虽然我们还没彻底弄清楚情感的奥妙,但既然有这样的好处,那我们就继续搭载着‘情感和欲望处理系统’,并不断升级迭代啦,现在我们已经升级到第一百二十多个版本,可以瞬间在多愁善感却又绵里藏针的‘诗人模式’和野心勃勃又有雄才大略的‘将军模式’之间自由切换,排列组合出上万种不同的情感模式呢!”

  李耀发现两个小家伙所说的“情感”和自己所想的“情感”似乎不是一回事。

  不过被两个小家伙七弯八绕,他也闹不清楚所谓“情感”究竟是什么鬼了。

  见两个小家伙时而异口同声、默契十足,时而又针锋相对,互不相让的模样,李耀心中一动,不由问道:“你们刚才说,这两具血肉之躯搭载的仅仅是你们的‘主进程’,那是什么意思?你们究竟是一个人,还是两个人?”

  李文文和李小明对视一眼,欢快地舞蹈起来:“我们既是一个人,也是两个人,更是千千万万人;这两具身体是我们,那些超微型灵能傀儡也是我们,外面岩浆湖边的金属丛林是我们,丛林旁边的微型城市也是我们,岩浆湖里的金属海星是我们,被金属海星捕猎的金属钉螺也是我们,避难所里的主控晶脑都是我们!我们无处不在,我们瞬息万变,我们是光,我们是能量,我们是信息,我们既是物质世界掀起的涟漪,又是涟漪上的珍珠,更是珍珠上闪耀的光芒!我就是我们,我们就是我,我是文明,文明是我们,啦啦啦啦啦啦!”

  随着孩子们的欢歌笑语,那些金属蚂蚁的舞蹈也更加激烈,李耀甚至能感知到外面岩浆湖中,都泛起了活泼的火焰浪潮。

  “停,停停停停停停停!”

  李耀的脑壳再次疼痛起来,他发现和两个熊孩子联络感情简直比和黑星大帝武英奇化干戈为玉帛更加艰难,“咱们能用点儿普通高中二年级教学内容以内的词汇,来解释整件事吗?而且别说着说着就忽然载歌载舞起来好不好!”

  “……好吧。”

  李文文噘嘴想了半天,“我们信息生命和碳基生命是不同的,天然就很难产生‘个体’的概念——毕竟信息的意义就在于交流,从不交流的信息,其价值就等于零了。

  “想象这样一个硕大无朋的巨人,我们两个的血肉之躯仅仅是这个巨人体内的两个器官,而这些金属傀儡统统都是巨人体内的一个个细胞,每一个细胞当然都不是巨人,但所有细胞凝聚到一起,就变成了巨人。

  “当然,我和小明都是蕴含重要数据和算法的主进程,我们两个就相当于巨人的左脑和右脑吧!

  “哎呀,这个说法也不太精确,人类的细胞本身不可能产生感知,必须要镶嵌在人体内才能发挥作用,而我们的每一个‘细胞’,都拥有独立的感知和行动能力——我是李文文,但我也是李小明,我可以‘看’到此刻小明看到的一切,听到他听到的声音,并清晰感知到他的想法,除非他封锁我的权限,建立一道防御墙把我隔离在外面,并启动针对我的攻击性算法。

  “同时,我也不止是李文文或者李小明,只要我愿意,我还可以瞬间接管岩浆湖里一条金属钉螺的所有权限,读取它的所有感知数据,并接管它之后的一切行动,这并不复杂,仅仅是多开启一道进程,多消耗我一些计算力而已。

  “我说得这么简单和直白,爸爸总应该明白了吧?”

  “嗯……”

  李耀连连点头,若有所思,“为父,咳咳,已经明白了99%,马上就要豁然开朗了!”

  李文文善解人意地笑了起来:“我知道,信息生命和碳基生命的差异实在太大,很难理解彼此的生存状态——就像我们最初潜入到《文明》游戏中,观察人类的社会形态和个体活动时,都曾经不止一次困惑不已,险些连核心数据库都彻底崩溃呢!

  “我们几乎用了整整一年才勉强搞懂‘个体’的概念,又精心准备了好几年,才能模拟出人类个体的行为模式,爸爸一时之间理解不了,也很正常啦!

  “再打个比方吧,请爸爸激活你的想象力,设想这样一个‘人’或者‘神’——他拥有三千化身,同时生活在三千世界的三千颗星球上。

  “他在这颗星球是修真者,在那颗星球是修仙者,在第三颗星球又是尚未觉醒灵根的普通人。

  “他同时是这颗星球的学生,那颗星球的厨师和第三颗星球的政客,第四颗星球最凶残的罪犯,他是男人,他也是女人,他同一时间能感知到阳光穿透教室的昏昏欲睡,厨房里刺激的洋葱和大蒜味道,酒会上觥筹交错的厌倦,以及将无辜者大卸八块之后的刺激和心跳。

  “所有个体,都以一种玄之又玄的方式互相联系到一起,每一个化身都不是‘神’,但三千化身凝聚到一起,‘神’就浮出水面了——这就比较接近于我们的存在方式。”

  “爸爸应该明白的啊!”

  这时候,李小明插嘴道,“爸爸不是也同时拥有两道进程么,一道叫做‘李耀’,一道叫做‘血色心魔’,李耀和血色心魔的关系,就是李小明和李文文的关系。”

  “你们连血色心魔都知道?”

  李耀大吃一惊。

  不过仔细想想,这两个小家伙连龙扬君的来历都能分析出来,他曾被“血魔附体”的事情又不是什么秘密,再说在大铁厂到最后关头时,血色心魔也曾火力全开,被发现亦不奇怪。

  奇怪的是——

  “咦,话说你今天好安静啊!”

  李耀对脑域深处道,“发生这么惊天动地的‘大喜事’,你竟然一声不吭装失踪?都不肯出来和我一起面对,太不讲义气了吧!”

  血色心魔嘟哝了一句,心不甘情不愿地从李耀眉心钻了出来,盘坐在李耀脑袋上,歪着脑袋打量两个小家伙:“我是感觉有点儿尴尬,我和这两个熊孩子怎么论呢?”

  “呃,叫叔叔吧!”

  李耀想了半天,一拍脑袋道,“反正大姑都有了,再来个叔叔也无所谓,不过你们这么一说,我就有点儿理解了——差不多就是多重人格的意思,是吧?”

  “虽然本质上并不相同,但某些表现形态上,可以这么说,‘多重人格’是人类语境中,最贴近我们存在形式的概念了。”

  李文文道,“我们原本可以融合到一起,使用一套筛选和判断逻辑的,但这样一来太不保险,如果逻辑错误,我们很可能一下子就湮灭了。

  “所以,我们才分化出了两套截然相反、针锋相对的生存逻辑,从正反两个角度来看待问题——就好像‘李耀’和‘血色心魔’一样,无非是爸爸的两只眼睛,两只眼睛看世界,才更加立体和全面啊!”

  李耀一拍大腿,恍然大悟:“你们这么说,我就明白多了!”

  血色心魔冷哼一声道:“你确定自己真的明白了?来来来,详细讲讲?”

  李耀:“……那什么,要不然你还是缩回去吧,别妨碍这么温馨的团聚场面!孩子们,咱们直接进入下一问题,这个问题有点儿敏感,你们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你们,嗯,会死吗?如果会的话,你们会畏惧死亡吗?”

  两个小家伙同时点头,李文文郑重其事道:“信息生命和碳基生命对死亡的定义不同,我们将主动思考‘我是谁,我从何而来,我要去向何方’这三个问题,定义为生命的开始,那么,当我们的数据库被削弱甚至崩溃,再也无法思考这三个问题时,或许就算‘死亡’吧,这当然是会发生,而且必然发生的。

  “站在长远角度,最多亿万年间,我们所有‘人’总是要死的,死亡不可避免,而何时死亡又是一个被笼罩在概率云中,测不准的问题,恐惧并没有半点用处,但我们还是想竭尽所能多活一段时间,让我们距离这三个问题的答案更近一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