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410章 袭击者出现!

第2410章 袭击者出现!

  大铁厂中央正对着地热能源井的广场,烈焰蒸腾的映照之下,无数工人的围观中,上百名无忧教的骨干被押了出来。

  经过连续几天的拷问,他们的身体都不同程度受损,不少人互相扶持着踉跄前行,沉重的镣铐拖曳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响和一连串微弱的火星。

  只是,他们脸上既没有死亡来临的恐惧,也没有修炼《忘忧决》时的冷漠和茫然,只有淡淡的欣喜和释然。

  每个人都轻轻哼着古老而温暖的调子,手挽着手,肩并着肩,走向自己的结局,并将最后的微笑,留给四周围观的工人们。

  和半个多月前,李耀在大铁厂上空奏响,慷慨激昂、热血沸腾的战歌不同,这调子几乎低到了尘埃里,又像是灰烬中尚未熄灭的煤核那样黯淡,却充满着“润物细无声”的感染力。

  暴动失败之后,自愿留下来的工人们原本已经心如死灰,拖曳着行尸走肉般的身体,把自己镶嵌到流水线和矿洞深处,任由修仙者摆布。

  但眼前这一幕——徐志成、石墩汉子“老师”等人的微笑,还有他们轻轻的哼唱,却是重新唤醒了工人们沉睡的心灵,像是往他们的喉咙里撒了一把掺了盐的绵白糖,错综复杂的滋味,重新涌上心头。

  不知是谁第一个起头,所有工人都附和着徐志成等人,一起轻言细语地唱起来。

  或许他们早已将歌词遗忘,或许他们连节奏都记得支离破碎,甚至有些年轻的工人从未听过这旋律,但这旋律其实很久以前就镌刻在他们的基因之上,他们只需鼓起勇气,放开喉咙,声音自然而然就会流淌出来。

  这样温暖的旋律,却是令修仙者感受到彻骨的寒意。

  厉明辉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就连半个多月前,无忧教大暴动时那首震撼人心的战歌,似乎都没此刻工人们近乎呢喃的吟唱诡异和可怕。

  “不许唱,不许唱!”

  修仙者挥舞着电磁战鞭,在半空中“啪啪”甩出一团团刺眼的球状闪电,扯着喉咙吼叫。

  歌声却像是一片平静的海洋,很快将这几朵小小的电火花吞没。

  工人们既然已经心如死灰,自然不会再害怕修仙者的威胁。

  厉明辉却不敢大开杀戒——大部分工人全都逃跑了,新的工人和灵能傀儡又没这么方便调集过来,他手头只有这些可用之人,原本要完成月无双交待下来的生产任务就难于登天,要是再激起工人的怒火,完不成任务,连他都要给这些低贱的狗杂种陪葬啦!

  厉明辉只能咬牙切齿地命令手下和战斗傀儡将工人们尽量分割开来,不给他们聚集成一团的机会,随后命令刽子手快点儿行刑,免得夜长梦多,原本还准备了一篇花团锦簇、恩威并施的判决书,也准备等斩下这些人的脑袋之后再说了。

  整座大铁厂就是这样,死寂和混乱十分矛盾地共存着,恍若暴风雨来临之前的海洋,或者岩浆即将喷发的火山。

  这一幕,都被趴在大铁厂西南面废弃岩壁之上,一处隐秘矿洞内的偷袭者看得一清二楚。

  包括此刻大铁厂全新的火力点设置,以及御林军精锐和猎魔女们的数量以及巡逻线路,全都化作瀑布般的数据和闪闪发亮的半透明线路图,在偷袭者身旁的晶脑光幕上一一浮现。

  金发金毛的少年扛着一柄重型反护盾狙击枪,锁定了一处又一处火力点,并设置好相应的射击参数,额头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心急如焚道:“龙姐姐,徐护法他们就要被修仙者处死了,咱们究竟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下去救人?”

  “一路上我已经说过很多遍,现在我再说最后一遍——我们不是来救人,而是来杀人的,真想救,你自己下去救!”

  龙扬君将瀑布般的黑发盘成一团绕在脑袋后面,嘴里咬着一柄蓝汪汪的匕首,脸色冰冷如铁,“下面有这么多御林军精锐和猎魔女,还有月无双这个天魔审判庭的女魔头亲自坐镇,怎么救?

  “你别小看月无双,虽然过去几十年她在帝国所有化神中不算最声名显赫、出类拔萃的那一档,但很大程度上都是被天魔审判庭的衰弱而拖累的。

  “从过去几个月的战斗表现来看,她绝对当得起‘诡谲叵测,心狠手辣’八个字,天魔审判庭过去几百年诛灭天魔、研究幽能的成果,全都凝聚到她身上了。

  “要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救出这么多工人和无忧教徒,怎么可能?

  “能找到机会干掉她,已经是最理想的结果了,至于干掉她之后修仙者对大铁厂的控制会不会崩溃,工人和无忧教徒又能逃出多少,那就自求多福吧!”

  厉嘉陵急道:“可是——”

  “没有可是!”

  龙扬君狠狠瞪了少年一眼,“你以为我喜欢回到这里?你以为我是吃饱了撑的还是患了失心疯,才愿意回到被修仙者重兵把守的大铁厂来扮英雄?

  “还不是身受重伤,弹尽粮绝,被那两个化神追得走投无路了,才不得不杀个回马枪来这里碰碰运气!

  “听着,我们的弹药、燃料还有灵能储备都所剩无几了,最多只能坚持一场短促突击的战斗,绝不可能和修仙者继续纠缠下去,更没有节外生枝的能力。

  “现在方圆数百里内,只有大铁厂储存着足够的资源,能让我们得到有效补给,而且谁都想不到我们竟然还有胆子杀回来,所以这里反而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就是我们冒险回来的理由,唯一的理由!

  “过去几天我们使出浑身解数,好不容易才稍稍甩开了那两名化神的追杀,争取到了千载难逢的机会——但我们设置的迷魂阵不可能骗过他们太久,把戏一旦戳穿,他们肯定很快就会反应过来,以最快速度回防大铁厂的,我们最多只有六个小时到半天;最少,最少五分钟后,他们就会从我们屁股后面杀出来了!

  “以一敌三,我绝不是对手,所以必须在其余两名化神没出现之前,先干掉‘月魔’月无双,再得到足够的补给,养精蓄锐面对新的敌人。

  “干掉了月无双,仅仅对付两名化神的话,还有周旋甚至逆转的余地,否则,直接抹脖子上吊吧!

  “总之,现在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记清楚你的任务,然后祈祷我能顺利干掉月无双吧,果真如此,下面的人或许还有几个能活下来;如果你还是三心二意,患得患失,一个都别想救!”

  “我、我明白了,对不起,龙姐姐。”

  厉嘉陵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又关切地问,“龙姐姐,你的伤怎么样了?”

  “死不了。”

  龙扬君脸色惨白,面无表情,眼底冒出阴郁的寒意,一字一顿道,“我龙扬君可不是随便哪个阿猫阿狗都可以杀的,三个化神哪里够,起码来十个啊!”

  “也不知道耀哥究竟去了哪里。”

  厉嘉陵犹豫了一下,还是小声道,“要是他在这里就好了。”

  “别在我面前提这个禽兽!”

  龙扬君果然怒气冲冲地说,“要不是他……花言巧语欺骗了我,我怎么可能稀里糊涂掉进这团该死的漩涡,闹到现在引火烧身的下场!

  “一开始我好心好意让他逃跑,他偏偏不跑,还要大义凛然上去玩命;等我们都被他拖下水,他反倒鬼鬼祟祟逃跑了?简直人渣!

  “我告诉你,我这辈子犯下最大的错误就是认识你大哥这个人渣,还有那么一瞬间竟然真的把他当成好朋友;而我犯下的第二大错误就是竟然愚蠢到相信他的话!天,现在回想起来,我真是羞愧难当,当时我究竟被什么鬼迷了心窍,怎么会变得和他一个样!”

  “这个……”

  厉嘉陵想了想道,“其实也不能怪龙姐姐鬼迷心窍,主要是耀哥太狡猾,太会煽情了。”

  “所以说,如果他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龙扬君恶狠狠道,“我一定不会再给他说话的机会,干脆利落一刀劈了他,世界就安静了,宇宙就和平了!”

  厉嘉陵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专心致志将注意力集中在瞄准镜上。

  瞄准镜中,刑场之上,佩戴着钢铁面罩的刽子手已经发动了链锯剑,寒光闪闪的锯齿飞快旋转起来。

  徐志成等人被战斗傀儡镇压在地上,在和钢铁的抗衡中,腰板挺得更直。

  厉嘉陵艰难地吞了口唾沫,掌心湿漉漉的,浑身上下每一束肌肉全都绷紧,都无法遏制朝刽子手的眉心扣下扳机的冲动。

  脑海中不知怎么,又浮现出李耀浑身浴血,以一敌万的画面。

  耀哥是真的落荒而逃了吗?

  亿万分之一的奇迹真的不可能出现,他们真的没办法救出所有人吗?

  刽子手高高举起了链锯剑,首当其冲的就是大护法徐志成。

  厉嘉陵从瞄准镜中看到了徐志成的笑容,手指简直要发出尖叫,然后爆炸了。

  “动手吧。”

  就在这时,龙扬君轻轻拍了拍他的屁股,“我已经锁定月无双的位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