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414章 最后的希望!

第2414章 最后的希望!

  龙扬君这一击原本有机会直接切断“月魔”的晶化脊椎,将连接上下半身的晶线和灵能输送管道尽数撕裂,毁掉“月魔”至少七成的战斗力。

  但从背后突如其来的攻击,却令她只能硬生生将水晶利刃朝旁边挥出,仅仅在“月魔”的腹部装甲上撕裂了一条触目惊心的伤口。

  看似狭长和惨烈的伤口,瞬间被机体内部分泌出来的黏性液态金属封堵住,遇到空气的液态金属飞快凝固,结出一层灰白色的硬壳,根本没伤到对方的脾胃!

  不等龙扬君反应过来,一道幽冷而凌厉的精神攻击,却似无影无形的毒蛇般钻进了她的脑域,呈现出千变万化、鬼哭狼嚎的幻象,正是冥修师中的绝强者,“魔渊”厉建义!

  厉建义通过巨神兵的增幅,将脑电波激荡到极限,好似皮鞭般狠狠抽打在“天晶”之上!

  这是他凝聚上百年修为的致命一击,若是击中寻常元婴强者,甚至有可能被一下子抽成白痴。

  饶是以龙扬君的神魂之强悍,速度亦不免缓了一缓,只慢了半秒,“碎星剑”宋还真的第二波剑雨攻击便接踵而至,逼迫龙扬君不得不驾驭着只剩一条腿和一条手臂的“天晶”仓促应战。

  接下宋还真疾风骤雨、连绵不绝的上万道剑芒之后,她却再也抵挡不住月无双从背后的偷袭,“啪”一声,那条势大力沉的钢铁怪尾撕裂空气,化作一道乌黑发亮的流光,狠狠拍在“天晶”最脆弱的腰部,一下子将“天晶”扫了出去,跌入一片钢铁丛林中,几乎爬不起来。

  “混蛋!”

  龙扬君痛彻骨髓,眼中喷涌而出的冰锥几乎要变成赤红色,只觉得周身非但如千刀万剐般疼痛,左臂和双腿更是空空荡荡,被麻木的泥淖吞噬。

  巨神兵的感知元件和驾驭者的神经系统高度融合和统一,虽然能提升巨神兵的灵敏度,但受到所有的外部创伤,都会丝毫不差地反馈到驾驭者身上,最严重的情况,甚至会将驾驭者的神经和脑细胞都烧掉的。

  龙扬君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她临时布设的陷阱并没能拖延“魔渊”厉建义和“碎星剑”宋还真太久,两人甚至一下子就判断出了她的攻击方向,争分夺秒回援大铁厂,将她堵了个正着!

  一台残破不堪,几乎弹尽粮绝的巨神兵,要对抗三台几乎完好无损的巨神兵,而对方还拥有数百精锐,数量更多的普通修仙者和战斗傀儡,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要逃吗?”

  龙扬君心思电转却,在脑海深处飞快将方圆百里内所有矿洞和隧道的三维立体地图都过了一遍。

  但三台巨神兵却丝毫不给她夺路而逃的机会,呈“品”字形包围住她,更有数百道杀气腾腾的神念,如张牙舞爪的鬼魅般,封死她周围的每一道缝隙。

  “李老魔,这次真的被你害惨啦!”

  龙扬君吐了一口黑血,咧嘴惨笑,回顾过去半个多月发生的一切,连她都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无比诧异——她究竟在干什么,她是疯了吗,她还是那个在古圣界叱咤风云、祸乱天下、毫不在乎任何人性命的四凶之一,大阉王喜吗?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竟然发生了自己都没察觉到的变化?

  是从她第一次接触到女娲战舰的秘密,激活了尘封几十万年的洪荒记忆?

  还是和李耀一起去了星耀联邦,见识到另一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和社会形态——原来人类可以不用活得像是猪圈里自相残杀的猪,也不像是任人摆布的傀儡,而是活得像个真正的人?

  还是在天魔莫玄营造的虚幻世界中,静静聆听无数联邦人高唱国歌,用万众一心的神魂,彻底撕碎束缚他们的一切,令她深深意识到,原来人类的神魂之中竟然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甚至是——凌驾于诸天万界之上的力量!

  还是在联邦舰队和黑风舰队的激战中,包括“疯狗”赫连烈在内的那么多联邦士兵前赴后继冲上去,牺牲自己,照亮黑暗的星海,照亮他们身后的整个联邦?

  自己那么急不可耐地离开联邦来到帝国,是真的一天都等不及要解开所有秘密吗?还是在潜意识里,连她都害怕继续留在联邦,和李老魔这种人待在一起的话,会渐渐被李老魔,被联邦人,被修真者同化呢?

  只是没想到,自己明明已经逃离星耀联邦这么远了,李老魔竟然还能阴魂不散地追上来,甚至用他独有的愚蠢,把自己都给传染了!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龙扬君悔不当初。

  不过……

  她能清楚感受到,当她带着那么多大铁厂的老弱妇孺一路疏散到地底深处时,那些人看着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发自内心的感激,以及无比依赖的信任。

  这样的眼神,是她在扮演“大阉王喜”时从未见过的,甚至连过去,半真不假扮演“忘忧天女”时都没怎么见过——那时候被《忘忧决》洗脑的无忧教徒,只会用麻木而冷漠的眼神看着她而已。

  那根本不是真正的眼神,只是灵能傀儡不断闪烁的指示灯而已。

  人类终究是群居性的动物,总是要为了什么东西,为了什么人而战的吧?

  她……算是人类吗?

  龙扬君用力摇晃了一下脑袋,原本束在头顶的黑发如狂舞的火焰般散开,和她眼底的异火交融在一起,气势陡然间暴涨十倍,令她变成了从洪荒战场裂空而至的女武神!

  “龙姐姐!”

  厉嘉陵在上百名御林军精锐和猎魔女的围攻之下,亦陷入苦战,在敌人狂风骤雨的轮番攻击之下,三段变形晶铠结构太过脆弱的缺陷被无穷放大,他的晶铠早就被打得支离破碎,片片崩裂,很多地方直接裸露出了金灿灿的皮肤,金芒还未闪耀多久,就被殷红的鲜血覆盖。

  老实说,若非黑星大帝武英奇通过帝国皇后厉灵海之口,严令地底追击部队无论如何都要留下厉嘉陵一条小命,他早就被御林军和猎魔女撕成碎片了。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对方每一次攻击都针对他的四肢,几乎要将他的四肢都活活撕裂,厉嘉陵一次次被打得跪倒,却又一次次挣扎着爬起来,将崩裂的震荡战刀狠狠劈进对方的胸膛。

  支撑他继续战斗的只剩下一个信念。

  只要他吸引足够多的火力,龙扬君一定能干掉月无双的!

  “魔渊”厉建义和“碎星剑”宋还真的出现,却令他的心脏跌落到万丈谷底的冰窟里。

  周身力气一下子被抽干,四肢百骸空空荡荡感受不到一滴血液和骨髓,厉嘉陵单膝跪地,用磨秃了的战刀支撑身体,眼前天旋地转,耳朵一阵“嗡嗡”作响,怎么都爬不起来。

  “忘忧天女!”

  徐志成等无忧教徒都被工人们救了出来,躲到大铁厂边缘的安全地带。

  此刻兵荒马乱,而他们都是大铁厂的“重要资产”,修仙者也不希望这些熟练工人都被巨神兵踩成肉饼,并没有干涉他们的逃窜。

  他们都认识龙扬君的巨神兵,知道是“忘忧天女”不顾一切杀回来解救他们。

  而不需要太丰富的战斗经验,也能看出龙扬君此刻处于绝对劣势,被对方死死围困和镇压了。

  包括徐志成在内,所有工人全都热泪盈眶,心急如焚,但除了将拳头攥出血水来默默祈祷之外,却也不知还能做什么。

  而祈祷,则是过去一万年间,他们所做的最没用的事情。

  地底人已经在黑暗中祈祷了整整一万年,祈祷地底深处能出现依稀的光明,能令他们的生活发生丝毫改变。

  但祈祷从未应验过,所有改变,只会越改越糟。

  现在,黑暗已经浓烈到了极致,新的改变,还会降临吗?

  地底人几乎要流出血泪,用尽自己的生命,默默地祈祷着,一次,哪怕一万年间只有一次,让微乎其微的希望,降临吧!

  三台修仙者的巨神兵,呈“品”字形,渐渐缩小包围圈。

  “很高明的陷阱。”

  “魔渊”厉建义淡淡的笑声从巨神兵畸形膨胀的脑袋里传来,“差一点就能令我们上当了!”

  “以一敌三,不落下风,还能发动这样的反击?”

  “碎星剑”宋还真亦发出冷冷的轻笑,“真没想到,东方望身边还豢养着你这样的高手,东方明月,这真是你的名字吗?”

  “她不是东方明月!”

  月无双尖叫道,“我刚刚和她交手时,感知到了一缕既熟悉又诡异的波纹,是幽能!她和域外天魔大有渊源,或许是真正的魔女,两位道友千万小心!”

  “域外天魔?”

  厉建义和宋还真对视一眼,纷纷发出狞笑,“看来我们无意间逮到了一条大鱼啊!”

  龙扬君冷哼一声,周身再度生长出一簇簇璀璨的水晶,而每一簇水晶深处,竟然还漂浮着一缕缕如螺旋基因链的东西,在她心神激荡之下,一根根开始断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