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422章 毁灭,与我何干?

第2422章 毁灭,与我何干?

  李耀知道徐志成想岔了,他这两个“孩子”和普通人家的“孩子”真不是一回事,但李耀琢磨了半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向徐志成解释,只能干巴巴道:“徐护法,你还是没弄明白,他们真的、真的和普通孩子不一样……”

  “或许是我没弄明白,或许是你自己太在意了,我也是当爹的人,知道在父母眼中,自己的孩子绝对是独一无二、和别家孩子都不一样的,但实际上,真有那么大的区别吗?”

  徐志成看着两个小家伙,微笑着道,“你们刚才说了半天,什么‘强人工智能’啊,‘虚拟生命’啊,‘大数据自我交互和升级’啊,我全都没听懂,只听懂了一件事——就是这两个孩子与生俱来着不可思议的神通,是非常强大的灵网侵入和篡改专家,以及操纵灵能傀儡的高手,是这个意思吧?

  “但,这又如何呢?

  “灵网专家我曾经远远见过一次,操纵灵能傀儡的高手,黑铁集团里也颇有几个,即便这两个孩子的实力真的比他们都强大百倍,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如果非要说‘本质的区别’,那这个世界上本来就存在着无数强大的异能者,都拥有稀奇古怪、神乎其技的超能力,有些异能者可以一拳轰爆一座山,有些异能者可以营造出栩栩如生的幻境世界催眠别人,有些异能者可以随心所欲地长出爪牙、鳞片和尾巴,有些异能者甚至可以在极度高温的岩浆中生存几个小时——没错,我说的异能者,就是你们这样的修炼者,不管修真者还是修仙者,和普通人之间,就不算是‘本质的区别’吗?

  “哦,吸收了无数无忧教徒的脑电波之后,我也觉醒了灵根,变成这样一个‘异能者’,但我当了一辈子的普通人,还是更习惯从普通人的视角来看待问题,对于我们普通人而言,你们这些拥有通天彻地之能的高阶修炼者、异能者或者干脆说‘超人’好了,和什么……信息生命,真的没太大区别的。

  “李道友,你应该非常清楚修仙者是如何看待我们普通人,在帝国,修仙者自称‘真人’,而将我们普通人称为‘原人’,什么意思?人家根本不承认和我们是同一物种啊!我们只不过是比类人猿稍微高级一点点,微不足道一点点的‘半人’,‘劣人’,‘假人’而已。

  “修仙者不把我们当人,我们自然不会、也没资格把修仙者当成同类,你甚至可以说,我们这些普通人早就习惯了被‘异族’奴役、镇压、折磨和杀戮的生活,就算现在忽然冒出来一个新的异族叫‘信息生命’,又如何?他们会比修仙者还坏吗,还能坏到哪儿去呢?”

  李耀听得一愣一愣,感觉脑域深处有一扇全新的大门缓缓打开——徐志成的话,真是令他茅塞顿开。

  虽然对方的计算力和推演能力远远不如他,但他已经当了太久的高阶修炼者或者说“超人”,无论再怎么自诩代表普通人的利益,为普通人而战,他终究不是真正的普通人,无法体会到普通人的切肤之痛,自然也学不会蹲在普通人的高度来看待这个世界。

  没错,对普通人而言,觉醒了灵根的修炼者就是某种程度的“超人”和“异族”,修真四万年代的普通人,其实早就习惯了或者忍够了和“超人”生活在同一个世界里啊!

  “看来,您已经明白了。”

  徐志成看着李耀渐渐舒展开来的眉目,微微一笑道,“我这两年在忘忧天女的点化之下,也颇看了一些书,我从书上看到,陆地上曾经有许许多多的大型动物,比方说大象和恐龙。

  “虽然没有见过真正的大象和恐龙,但我知道,恐龙曾经是某个时代,很多可居住星球上的霸主,甚至发展出灿烂辉煌的文明;相比之下,大象就要逊色许多,也‘温和’许多。

  “我想说的是,无论恐龙和大象相比,何者更强大,更凶残,更暴虐——这个问题对生活在他们脚下的蚂蚁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

  “现在,生活在真人类帝国的普通人就像是生活在大象脚下的蚂蚁,大象可以轻而易举将蚂蚁踩死,而且正在这么做;即便真的闯进来一头比大象更庞大、更凶残也更危险的恐龙,又如何呢?对蚂蚁来说,有区别吗?甚至蚂蚁还可以隐隐期待,恐龙能把大象咬死,稍稍改变他们的处境呢!”

  李耀长舒一口气,心悦诚服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徐护法,你说得实在太有道理了——都是我以前从未想过,也根本不可能想到的道理!

  “多谢你解开了我心头的纠结和困惑,在这之前,虽然我从理性上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也一次又一次坚固了自己的道心,决定要无所畏惧,勇往直前,但是在感性上,却总是忍不住在脑海中浮现出一副画面,一副相当可怕的画面……”

  徐志成好奇问道:“什么样的画面呢?”

  李耀犹豫了一下,老老实实道:“我仿佛看到,浩瀚无垠的星海中,一颗颗星球全都被机械吞噬,所有矿山和工厂里都空无一人,却有无数灵能傀儡在安静地工作着,炼制出更多的灵能傀儡和全自动化星舰,自我复制和膨胀的速度以几何级数提升,最终,组成浩浩荡荡的大军,横扫三千大千世界,毁灭人类文明,造成最终的浩劫……”

  “哈哈哈哈!”

  不等李耀说完,徐志成就放声大笑起来,笑得面红耳赤,上气不接下气,捂着肚子道,“对、对不住,李道友,这还真是匪夷所思的画面,或者说,只有你这样的‘超人’才能想出来的画面。”

  李耀老脸一红,道:“我也知道自己的想法有点夸张,这大概就叫‘关心则乱’——倘若你的孩子可以一拳轰爆一座山头,或者在岩浆中坐三五个小时都安然无恙,你肯定也会不知所措,冒出很多稀奇古怪的念头吧?”

  “没错,‘关心则乱’,哪个当父母的不是这样?”

  徐志成收敛笑容,道,“我不知道你的胡思乱想究竟有没有道理,但在我而言,是真的不太在乎什么‘人类文明’毁不毁灭。”

  李耀愣住:“为什么?”

  “因为‘人类文明’距离我们这些卑微的地底原人,实在太过遥远了啊!”

  徐志成的声音逐渐变得冰冷,“呵呵,‘人类文明’,多么崇高、伟大、光荣的词汇,但和我们这些蝼蚁一样的东西,究竟有什么关系呢?据说修仙者在地面上建立了高大巍峨、连绵起伏的城市,城市里有琳琅满目的商品,千变万化的法宝和永远吃不完的美味佳肴,修仙者还能制造出长达数十公里的星舰,遨游星海,征服宇宙,这是多么灿烂辉煌的文明——但是我们地底原人,又从这文明中得到什么好处了?

  “我们唯一感受到‘文明之光’,就是厉明辉之流经常拿‘一切为了人类文明’的口号来压榨我们,‘一切为了人类文明,这个月的产量必须提高30%’,‘一切为了人类文明,大家坚持一下,再干两个通宵’——我曾亲眼见过无数伙伴被‘人类文明’四个字活活压死,包括我的大儿子,又何尝……不是如此?

  “虽然修仙者不承认,但我们也是人,也有情感,会思想的,即便我们读的书不多,见识不够广博,想法太过简单和幼稚,但很多时候我们也不免会想——这个他妈的‘人类文明’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我们凭什么要为它累死累活,甚至把自己的小命都填进去呢?

  “还是说,根本不存在一个整体性的‘人类文明’,而是有很多分裂的人类文明,至少,有修仙者的人类文明,有修真者的人类文明,有圣盟人的人类文明,当然还有我们地底原人卑贱的,贫瘠的,微不足道的人类文明?倘若注定要被信息生命毁灭的是修仙者那个人类文明,李道友,你猜我们是会痛心疾首,还是会拍手称快,甚至助信息生命一臂之力呢?”

  李耀彻底无语,越来越觉得自己早先的纠结,就像一个彻头彻尾的傻瓜。

  “归根结底,什么浩劫啊,毁灭啊,宇宙啊,这些虚无缥缈又太过遥远的东西,都是你们这些衣食无忧的‘超人’才有闲工夫去琢磨,去忧心忡忡的。”

  徐志成道,“对我们这些卑微如蝼蚁的地底原人来说,光是每天琢磨如何让自己和家人活下去,哪怕多活一天都好,就已经精疲力竭,耗尽一切了。

  “每一天,都是我们的毁灭日,我们像是割草一样倒下,如同蝼蚁般被践踏,在人类文明的万丈光芒照耀之下,湮灭于黑暗的尘埃里,千千万万人的死,却连半个名字都不会留下。

  “这时候,你跑来问我,如何看待几百年后人类文明的毁灭——这不太可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