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423章 新世界里,真正的人!

第2423章 新世界里,真正的人!

  徐志成一席话,真是让李耀想了很多,他惭愧道:“对不起,徐护法,我的想法的确太……‘高高在上’了一些。”

  “千万别这么说,在‘超人’里面能像你这样真心实意把广大普通人当成同胞,并全心全意和我们并肩作战的好人实在不多,只是有些切肤之痛,是你永远体会不到的。”

  徐志成看着不远处灵能傀儡忙碌的身影,咧嘴一笑道,“我们是发自内心感谢你,当然也感谢这两个很可爱的小家伙——你们叫小明和文文对吗,真的非常谢谢你们,为大铁厂所有工人和家属所做的一切。

  “我们都是鼠目寸光的粗人,没能力也根本不想考虑几百年之后的事情,我只知道你们帮了我们的大忙,要是没有你们侵入灵网并夺取了这么多灵能傀儡,我们根本占领不了大铁厂,也弄不到这么多物资去供养几万、几十万人。

  “谁对我们好,我们就对谁好,谁把我们当成蝼蚁和草芥,我们忍无可忍了就和他拼命——我想,这应该是最朴素的,放诸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吧?什么……强人工智能也好,信息生命也罢,我们真的搞不懂那究竟是什么,但你们的救命之恩,我们却永远不会忘记。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如果有朝一日你们需要帮助,只要不嫌弃我们的力量微不足道,请相信,我们地底原人一定会站在你们这边的!”

  “……谢谢徐大叔。”

  两个小家伙从李耀身后探出脑袋,小脸先是迷茫,似乎有些害羞在人类面前坦承自己的身份,但听了徐志成的话,肥嘟嘟、红扑扑的脸蛋上又荡漾出了四个浅浅的酒窝,发自内心地笑起来。

  “李道友,你知道合成食物是怎么制造出来的吗?”

  徐志成意犹未尽,继续道,“为了供养这么多工人和家属,大铁厂就有自己附属的合成食物工厂,所以我也稍稍了解合成食物的制造过程。

  “这种东西实在谈不上是什么健康的美味,它往往是用最不值钱的肥肉、骨头和下水绞碎,再掺杂各种稀奇古怪的纤维和药剂,在高温高压中凝聚成形。

  “为了节约成本,甚至会采用腐烂变质的原料,而为了杀灭原料中的病菌,并延长储存时间,又会注入大量杀菌剂和防腐剂,最终制造出来的合成食物,才能保存几年、几十年甚至上百年。

  “能保存上百年的合成食物,究竟蕴含着多少防腐剂,可想而知!这种东西若是长年累月吃下去,对身体肯定没什么好处,会大大提升肥胖率、慢性病甚至恶性肿瘤的发病率。

  “长远来看,合成食物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是连地底原人都知道的真理。

  “但是——

  “如果面对一群已经饿了五天五夜,早就饥肠辘辘、摇摇欲坠、随时都会活活饿死的灾民,明明有大量合成食物可以发放,却以‘合成食物太不健康’为理由,硬生生扣下他们不发放,甚至将合成食物当着灾民的面全都销毁掉,这又是什么样的行为?

  “今天的真人类帝国,如我们地底原人一样处在水深火热中、生不如死、朝不保夕的普通人还有很多,帝都的地底,资源星球上的矿山,星舰上充斥着废气和辐射的底层船舱内……所有饱受苦难和折磨的普通人,岂非都是饥肠辘辘,奄奄一息的饥民?

  “既然李道友你都说了,这些……信息生命有可能改变帝国,甚至在诸天星辰之间掀起一片改天换地的风暴,那就相当于能帮助所有灾民度过饥荒的合成食物,先把大家救活了再说吧,人都死光了,还谈什么文明!”

  李耀觉得自己的脸颊就快烧起来,脑子里不知怎么冒出五个字——何不食肉糜?

  他非常不好意思地说道:“原来我刚才说的一切,徐护法早就听懂了。”

  “很多时候,懂不懂,不重要。”

  徐志成道,“灾民在走投无路,饿到发慌时,连泥土都可以搓成丸子吞下去果腹;我们地底原人在忍无可忍,决定起来反抗时,连圣盟和天魔都可以投靠——泥土不能吃,圣盟和天魔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我们就真的不懂?但懂了这些道理又如何,能改变什么,能救活我们的小命吗?”

  “我明白了。”

  李耀的目光先是锐利到极限,随后又渐渐深沉和黯淡下去,直到最后,幽深如海,“徐护法,你刚才说人类文明并非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而是有‘修仙者的人类文明’和‘普通人的人类文明’之分,这实在很有道理,如果能精确打击,仅仅毁掉‘修仙者的人类文明’,当然再好不过。

  “但是你要知道,万一有朝一日,终极毁灭的风暴真的降临,未必会那么精确,倘若令所有人类文明都发生了某种……不可逆转的改变,又该如何?”

  “别人如何,我不知道,但我可以用一句在地底流传万年的话来回答你。”

  徐志成笑了笑,道,“我们的‘文明’在地底繁衍生息上万年都没有断绝,倒是比地面和星海中的人,保留了更多古老的故事下来,其中一个故事说——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古代,有一个暴君以‘太阳王’自居,用无比残暴和恐怖的手段对待治下的百姓,百姓忍无可忍,经常咬牙切齿地指着太阳道——你这可恨的太阳,究竟什么时候才会熄灭?倘若有机会的话,我们愿意和你一起灭亡!

  “这就是我的答案,我不代表别人,仅仅代表我自己,只要修仙文明可以毁灭,我可以信仰和投靠任何人,圣盟、天魔、诸天神佛和信息生命,谁来都无所谓,只要能发生一点点改变,改变,改变!无论如何,都不会更糟糕了,对吧?”

  李耀喃喃道:“真没想到,您比我还要激进和极端。”

  “要是不激进和极端,也当不了无忧教的大护法啊!”

  徐志成哈哈大笑,每一条皱纹都闪闪发亮,“在修仙者眼中,我这样不安分守己,不愿意为‘伟大的人类文明’效忠和奉献,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寻求改变和颠覆的人,自然是无比极端和激进,极度危险和邪恶的,甚至是十恶不赦的叛徒和恶魔呢!

  “但我却无所谓——某些人眼中的英雄,必然是另一些人眼中的恶魔,只要搞清楚自己究竟是谁的英雄,谁的恶魔就可以了。

  “很多时候,被一些人称为恶魔,非但不是坏事,反而是无上的光荣,修仙者的咆哮和诅咒,就是对我们事业最好的赞美,或许对李道友而言,也是一样吧?”

  “我完完全全明白了。”

  李耀眼底绽放出无法用笔墨描述的光芒,爽朗道,“看来我真应该早点儿来找徐护法聊聊,就没必要为那么多无足轻重的小事,纠结这么久了!”

  “蚂蚁虽小,却能看到很多大象和恐龙看不到的东西。”

  徐志成道,“修仙者绝不可能像李道友这样放下身段、真心实意来征求‘蚂蚁’的意见,这或许就是修真者必将战胜修仙者的原因之一。”

  “希望如此。”

  李耀道,“不对,是一定如此!”

  “徐大叔。”

  默默听了半天的两个小家伙也插了进来,满怀期待地看着徐志成,由虎头虎脑的李小明开口问道,“我们也能问您一个问题吗,在您看来,信息生命,究竟算不算真正的人类呢?”

  徐志成看着两个小家伙,像是个和蔼可亲的老头子,咧嘴笑道:“对不起,孩子们,我恐怕回答不了你们的问题,因为在修仙者眼中,连我们这些‘原人’都不算是真正的人类。

  “当我和工友们在幽深黑暗的矿洞深处连续干了三天三夜,和黑黢黢的矿石融为一体,浑身上下只剩下牙齿是白的时,我们打量彼此,恍惚间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人,还是孤魂野鬼,还是拔光了毛的猴子。

  “但无论修仙者怎么贬斥,在内心最深处……我们还是渴望成为真正的人类,还是不愿意被任何人来定义我们!难道修仙者说我们是‘原人’,我们就真的不是人,是某种人形畜生了么?难道我是不是人,还要那些高高在上的帝王将相和神仙老爷说了算么,这他妈究竟是什么道理!

  “我不愿意由别人来决定我究竟是不是人,所以我没资格也更不愿意定义你们究竟是不是人——既然我们这样活生生的人都可以被修仙者压榨和改造成工具,工具变成人又有什么不可以,又触犯了什么律法天条?

  “孩子们,你们才刚刚诞生不久,未来的路很长,不要在乎别人怎么说,也不要被任何人定义你们的存在,按照你们自己的本心,茁壮成长,尽情绽放,尽管去摧毁旧世界和创造一个崭新的世界吧,无论旧世界如何看待你们,在新世界里,你们都是当之无愧的,真正的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