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436章 全线崩溃

第2436章 全线崩溃

  “轰!轰轰轰轰!”

  革新派的喊话还未结束,从选帝侯军阵地上就连续飞出几十把飞剑,以快若闪电的速度刺向十几台搭载着巨大扩音符阵的重型履带车。

  飞剑卷起的冲击波,化作肉眼可见的螺旋气柱,犹如一枚枚熊熊燃烧的流星,呼啸而至。

  多亏这些履带车自带坚实的防御系统,及时在阵线前面凝聚成闪闪发亮的灵能护盾,主动爆出一团团强劲的气浪,将飞剑统统绞成碎片或者偏离方向。

  紧接着,选帝侯军的阵地上,也响起了一道粗哑的公鸭嗓,如杀猪般嚎叫道:“弟兄们,千万别相信这些叛军的鬼话,只要我们再坚守三五天,最多三五天之内,四大选帝侯的主力舰队一定会裂空而至,驰援我们,将这些不成气候的叛军刀刀斩尽,个个杀绝的!

  “挺住,都他妈给我挺住,谁若是能死战不退三五天,不,只要二十四小时,再坚持二十四小时,全都赏最高品阶的晶石百斤,公民等级一律连升三级,连升三级!”

  被这道公鸭嗓一喊,刀枪剑戟的丛林后面,选帝侯军稍稍有些散乱的士气,再度凝聚起来。

  革新派的战阵之后,亦有人连声冷笑,笑声通过扩音符阵传遍整座战场:“什么‘四大选帝侯’,根本都是窃据高位的叛国者,我们元老院革新委员会才代表着真人类帝国的最高当局,我们绝不会承认旧元老院以及四大选帝侯家族授予的一切爵位、军衔和公民等级,别说连升三级,就算连升三十级,如果执迷不悟,和我们对抗到底的话,亦会落到剥夺一切权利,沦为奴隶和死尸的下场!”

  “放屁,放屁,放屁!”

  那公鸭嗓暴跳如雷,连声怒吼道,“什么‘元老院革新委员会’,不过是一群弑君的叛贼,沐猴而冠的鼠辈,等四大选帝侯的主力舰队一到,所有叛军都要九族诛灭,究竟谁在执迷不悟,究竟谁要变成奴隶和死尸,咱们就走着瞧吧!

  “弟兄们,坚守阵地,整条灵峰山脉早就被武装到了牙齿,每一块山岩后面都是我们的晶磁炮和火力点,这些叛军都是乌合之众,过去半个月没能打进来,再给他们半个月也绝对打不进来!

  “四大选帝侯的援军已经在半路上了,白花花的晶石,稀世罕见的天材地宝,威力强大无比的法宝,援军统统给你们带来了啊,只要你们能守住二十四小时,二十四个钟头!”

  革新派的音波履带车沉默了一会儿,似乎被选帝侯军的指挥官说得哑口无言。

  但仅仅三分钟后,另一道充满讥讽和愤恨的声音再度响起,声音虽然没刚才那么洪亮,却极具指向性和攻击力:“宋红昌,你少在这儿胡吹大气,都到了这般田地,还在鬼话连篇,想骗更多人当你的替死鬼和垫脚石么?

  “诸位选帝侯军的弟兄们,你们在这片战区的指挥官是‘怒涛门’的门主,宋家直系子弟宋红昌对吧,告诉你们,你们全都被他骗了,骗惨了!

  “我叫赵广龙,原本是宋红昌的家将出身,怒涛门的副堂主,可能有很多弟兄都认识我,不认识的向身边人打听打听,肯定也都听过我的名字,知道有我赵广龙这一号人物的存在——我不是革新派捏造出来的假人!

  “我发誓,过去一个星期,我亲眼见到宋红昌把怒涛门的门人还有各位弟兄都推到前线来送死,却偷偷把他的家人都送上了逃离这里的星舰,别说他的老婆和儿子,就连小姨子,都被他弄走了!

  “这些人是空着手走的么?当然不是!各种晶石,法宝和天材地宝,有些是他过去几十年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地弄来的,有些是过去一个月乘火打劫抢来的,价值是天文数字,全都被他老婆孩子和小姨子卷走,连一块碎晶都没给你们留下!

  “他还说什么,坚持三五天,四大选帝侯就有援军来?哈哈哈哈,放他娘的狗屁!没有援军的,至少一个月内都不会有援军的!现在四大选帝侯正在忙着册立所谓‘新君’的事情,在那儿狗咬狗呢,谁会在乎你们的死活?、

  “宋红昌的口袋里明明就有晶石和天材地宝,却不肯拿出来犒劳你们,反而骗你们说三五天内就有援军带来大批援兵和物资?事实上,他就是要骗你们继续在这儿坚守二十四小时,因为他自己最多十二个小时之后,就会找个借口偷偷溜走,拍屁股走人了!

  “到时候,他拿着从你们身上搜刮的民脂民膏,去帝国外围逍遥快活,甚至继续在所谓‘新君’那里当他的贵族和指挥官,可怜你们这些炮灰,到时候早就连骨头都烂没啦!

  “弟兄们,我原本是宋红昌的家将和亲信,所以才知道他这么多秘而不宣的丑事,我完全可以和宋红昌一起走,但这么做未免太不讲义气,太对不起各位兄弟和真正的帝国啦!

  “所以,我才弃暗投明,站到革新派这边,站到正义和忠诚这边,向你们揭露宋红昌的丑陋面目。

  “宋红昌这样脏心烂肺的败类,就是所有大贵族的缩影,弟兄们,你们的脑子究竟是怎么想的,真要为这些欲壑难填、自私自利的畜生而死吗?”

  这几句话的威力胜似三五个基数的晶石炮弹,选帝侯军的战线一阵骚动,刚刚凝聚起来的士气瞬间又分崩离析和萎靡下去。

  那公鸭嗓慌了神,愣了好一会儿,才哇哇乱叫道:“赵广龙,你这个叛徒,奸细,无耻小人,你、你血口喷人!你这是无耻的污蔑,是污蔑!

  “明明是你,明明是你偷盗大批军资之后,想要溜上一艘星舰逃离这里,却被我发现。

  “你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说你只是一时糊涂,我念在你是自幼跟随我的家丁出身,对你网开一面,只希望你能幡然悔悟,戴罪立功。

  “没想到你竟然无耻到这种程度,趁乱投靠这些弑君的叛军,还编造出如此荒诞不经,漏洞百出的谎言!

  “诸位弟兄,大家千万不要上当,绝无此事,绝对是没影的事情!本门主誓于阵地共存亡,誓于各位弟兄并肩血战,血战到底!”

  “是吗,那很简单!”

  革新派这边的张广龙连声冷笑,厉声尖叫,“是真是假,让你的老婆儿子站到阵前来就知道了!宋红昌,你的大儿子今年二十七岁,是筑基期修仙者,现在所有人都在前线死战,无数道友都死得惨不忍睹,你的大儿子又在哪里,在哪里逍遥快活呢?

  “来啊,让你的大儿子站出来啊,只要他现在能出现在阵地上,老子张广龙,便把头割给你!”

  此言一出,选帝侯军的阵地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公鸭嗓沉默很久,才气急败坏地叫道:“张广龙,你可是我宋家的家丁,竟然如此不忠不义……”

  “呸!”

  话音未落,革新派这边的张广龙就狠狠啐了一口,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前任主子,“老子是堂堂正正的修仙者,是真人类帝国和人类文明的捍卫者,老子只忠于帝国,忠于皇后殿下和真正的陛下,忠于元老院革新委员会,谁是你的家丁?你有什么资格要老子,一个堂堂帝国战士的‘忠义’?

  “各位‘伪选帝侯军’的弟兄们,都看清楚这些大贵族的丑恶嘴脸了吗,无论你们怎么努力,怎么拼命,对他们怎么忠心耿耿,在他们眼中,你都只是一条狗,一个奴仆,充其量区区一介家丁而已!

  “这就是你们想要得到的东西吗,这就是你们甘愿过一辈子的命运吗?我都为你们不值,我都为你们痛心啊!”

  最开始喊话那位革新派的精神战专家,不失时机地插进来道:“所有‘伪选帝侯军’的弟兄们,现在是你们最后‘战场起义’的时机,起义和被俘虏不一样,和被击毙更不一样!

  “觉醒吧,反抗吧,看清楚真正的光明和正义,投奔到革新帝国的伟大事业中来,把你们的枪口和刀刃都对准那些贵族老爷们,特别是宋红昌。

  “不要让宋红昌跑了!

  “千万不能让宋红昌卷着应该属于你们的财富跑了!

  “除了宋红昌,城里还有无数该死的贵族老爷,依旧携带着大量财富没来得及带走,快和我们一起杀进城去,留下那些东西!”

  充满诱惑力和煽动性的声音,即便在炮火轰鸣的战场上,依旧像无孔不入的毒液,钻进了每一名选帝侯军士兵和基层军官的耳朵里,挑起了这些低阶修仙者内心深处最原始的仇恨,最炙热的欲望,和最阴暗的嫉妒心理。

  凭什么,那些大贵族可以大摇大摆搭乘着星舰溜之大吉,他们却要像老鼠和蟑螂一样,白白死在潮湿的壕沟和臭气熏天的地堡里?

  革新派究竟能不能成事还是未知之数,但恼羞成怒之下,把他们统统干掉是大概率事件。

  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就这样,选帝侯军固守了大半个月的阵地,终于出现千万道蛛网裂纹,不可遏制地崩溃了。

  ----------------

  和各位兄弟姐妹汇报一下,老牛这礼拜要去上海书展,前后估计三四天时间,码字肯定会受一定影响,只能趁晚上回宾馆见缝插针了。

  更新方面,我尽量保证一天两更,完了等回杭州了,一定爆发,补偿给大家!

  谢谢大家这么久的大力支持了,如有可能,明天十五号可以看老牛的直播,后天十六号下午可以来上海展览中心看老牛本人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