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440章 收买白老大

第2440章 收买白老大

  真人类帝国,第四象限,外围世界。

  星海广袤无垠,自然没有上下左右和所谓的“象限、挂限”之分。

  但如果以帝国的心脏,天极星的赤道面延伸开去,放眼整个帝国掌控的星海,又颇像是一片张牙舞爪、奇形怪状,但大体上呈现椭圆形的星团。

  以天极星的北极一路延伸为“上方”的话,从上望下去,就可以将这片摊鸡蛋一样的宇宙勉强看成一个圆形,所谓“象限”的划分,也就有了意义。

  第四象限拥有全帝国数量最多的大千世界,足足比其余三个象限多出一倍以上。

  但这些大千世界又往往相对弱小和贫瘠,不足以诞生横跨大千世界的庞大势力,却是呈现出支离破碎、分割独立、一盘散沙的形态。

  往往每个大千世界都由一方豪强和土霸统治,地头蛇之间又互相摩擦,彼此争斗,鲜血无休止地流,毁灭的火焰也在真空中永无止境地燃烧着。

  彼此名义上都是真人类帝国的一员,地头蛇之间的厮杀和吞噬,当然不是投入正规军的战争,而是以私掠舰队,或者更直白说,以星盗为主要棋子来展开。

  这是一种规模更小,烈度更低,但比正规战更加残酷,更加卑鄙无耻和阴险狡诈的战斗形态,在这样的星盗之战中,兵就是贼,贼就是官,受害者就是强盗,强盗也随时会变成新的受害者——这是人所共知的游戏规则。

  这里是“战神”雷成虎的老家,这位当今帝国威望最高的军人,堂堂“辽海侯”年轻时,也曾多次组织过对星盗的绞杀,打出过相当辉煌的战绩,某一时期内,几乎令第二象限外围的星盗统统灭绝。

  但他可以剿灭星盗,却铲除不了诞生星盗的土壤,那就是浩瀚无垠的宇宙,以及人类的野心和欲望。

  于是,当他率领自己的主力挥师到帝国和圣盟的对峙前线之后,第二象限外围销声匿迹的星盗又死灰复燃,甚至愈演愈烈,将这里重新变成全帝国有名的混乱和毁灭之地,令一般人望而生畏的强盗窝。

  话说回来,最近几十年,特别是最近几年,的确是星盗大规模发展的黄金时代。

  先是帝国对圣盟发动的远征,抽掉了大量远征军到前线去,导致后方空虚,再也没足够的兵力来围剿星盗。

  而各个大千世界那些不愿意将自己子弟兵弄到前线去送死的军阀和界主,往往也喜欢将麾下舰队“倾覆于星海之中”,实际上摇身一变,从正规军变成私掠舰队,趁着其他大千世界空虚之际,前去骚然和偷袭。

  帝国远征军所到之处,光复了一个又一个大千世界,亦运送回来无法估量的物资——这些物资极大程度活跃了帝国外围世界的商贸活动,也成为星盗眼中最肥美的猎物。

  而在革新派悄然崛起,“万界商盟”准备挑战旧的商业秩序时,缺乏足够战斗力的他们,更是洒下大把金钱,在暗中偷偷支持好多大型星盗团,干着对抗四大选帝侯家族和其他大贵族的勾当。

  四大选帝侯家族和其他大贵族自然不甘示弱,对星盗或剿或抚,亦是收编了大批星盗,展开“星盗对星盗”的残酷战争。

  几年光景下来,却是有好几支星盗团陡然膨胀,拥有可以和精锐深空舰队周旋一二的力量,其来去无踪、神秘莫测、形如鬼魅、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风格,更是令敌对势力头疼到了极点。

  左天鹰现在就头疼到了极点。

  他早年也是星盗出身,麾下的“幻象之鹰星盗团”亦是凶名在外——这很正常,帝国外围世界的英雄好汉,年轻时没干过星盗的实在不多,很多军阀、掌门乃至界主的履历表里,都有这样不甚光彩的污点。

  和所有位高权重的大人物一样,左天鹰在当上万界商盟的执事之后,就已经很久没干打打杀杀这么简单粗暴毫无技术含量的工作了。

  非但自己不干,也忌讳属下谈到这一点,连带着看别的星盗,眼神都有些控制不住的鄙夷和厌恶。

  现在的左天鹰,最喜欢说自己是“正经商人”。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在帝国外围广袤而险恶的星海中,商人和强盗从来都不分家,但万界商盟毕竟是野心勃勃,图谋远大的行商集团,的确不怎么干打家劫舍、强取豪夺之类的勾当,而是试图建立全新的商业秩序,并成为这秩序的规则制定者和仲裁者。

  左天鹰这样的自吹自擂,倒也不完全算错。

  即便在内心深处厌恶自己的过去和别的星盗,但左天鹰的工作却免不了经常要和各路“好汉”打交道。

  他是万界商盟旗下,“蓝天市场”的主管。

  蓝天市场是一处建立在远离可居住星球,十分隐秘的碎石星带中的自由集市,以一颗荒芜的资源星球为核心,环绕着无数星舰和星空战堡的残骸而建成。

  那些货物上还沾染着斑斑血迹,不太能见光的人;不愿意向帝国当局缴纳高额交易税、港口建设税、国防特别捐、战争特别税以及强行购买战争国债的人;以及被帝国几十个大千世界通缉,被赏金猎人追捕,被各大家族开出高额价码悬赏的人,最喜欢来“蓝天市场”这样的自由市场交易。

  在这里,无需缴纳高额的税款,亦没有人会过货物的来源和货主的身份,各种危险至极的违禁品都可以买到,而即便你抢来了四大选帝侯的亲娘,只要价码压得够低,也有人敢从你手上买了去。

  即便在各个大千世界都走投无路,人人喊打的凶人和罪犯,照样可以在这里买到最神秘的天材地宝,药性最强的强化药剂,性能最优良但不保证质量的法宝,当然也可以买到最勾魂的婊子以及最致命的杀手——所谓“自由市场”,就是这样乌烟瘴气、无法无天又绝对自由的所在。

  万界商盟在帝国外围一共开设了大大小小的几十处自由市场,通过自由市场聚拢来自各个世界的资金、货物、情报和人才,这些看似隐秘而毫不起眼的自由市场,每天滚动的利益是天文数字,亦成为万界商盟的根基所在。

  其中,“蓝天市场”的规模和资金流动,绝对排得上前五之数。

  左天鹰能赤手空拳打出一片天下,从籍籍无名之辈成为蓝天市场的主管,在万界商盟诸多执事中都算是出类拔萃的存在,甚至被总执事金玉言看好,自然有其过人之处。

  是以,尽管他对坐在自己对面那个穿着短袖花衫,鼻孔翘到天上,“哧溜哧溜”吸着冰冻果汁,甚至还把毛茸茸的双腿翘到办公桌上,以鞋底对着他的家伙全无半点好感,甚至产生了生理上的厌恶,却还是牢牢锁住自己的面孔,不让多余的情绪,泄漏出一丝一毫。

  “果然和情报中所说的一样,是个狂妄自大,得意忘形,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左天鹰又在脑海中飞快过了一遍这个名叫“白老大”的星盗头子的资料,在心底连连冷笑,“不过,越是这样狂妄自大的家伙就越好骗,且让他得意忘形一阵又如何?说不定稍稍吹捧两句,吹到他忘了自己姓甚名谁时,还能谈出更完美的条件呢!”

  在内心深处,左天鹰并没有将这个“白老大”放在眼里。

  是,白老大是最近几年才在星盗圈子里崛起的新一代狠人,过往战绩堪称“神奇”,短短几年就接连吞并了好几支在全帝国范围内都赫赫有名的星盗团,甚至有过硬撼帝国甲等舰队却全身而退,以及半个月之内长途奔袭七颗帝国军掌控的资源星球的华丽战绩,可以说,是百年罕见的星盗界“奇才”。

  但毕竟是刚刚崭露头角的年轻人,以往从未听过“白老大”这个名字,再看他今天吊儿郎当、桀骜不驯、锋芒毕露的做派,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儿去?

  左天鹰估计这个白老大应该也是世家之后,或许还出自某个破落的将门,战斗力和指挥能力都颇为可观,又有一颗急于扬名立万乃至报仇雪恨的心,所以最近两年的表现才如此急躁和耀眼,丝毫不懂低调的重要性——这也算他运气好,先后遇上帝国和圣盟之战,以及革新派和四大选帝侯家族的矛盾,没人有闲工夫来搭理他。

  否则,这号不知死活的家伙,早就被大军围剿,灭掉了!

  这种人,实力再强也是被人当成刀子的命。

  左天鹰从万界商盟总部接到的任务,就是要不惜代价,将白老大以及第二象限内的各路“好汉”一一收服,都变成万界商盟乃至革新派手里的刀。

  他和白老大的接触十分顺利。

  蓝天市场既然是附近三五个大千世界内规模最大也最安全的自由市场,白老大的“大白星盗团”以往也少不得来这里销赃、采购和维修星舰,虽然左天鹰没见过白老大本人,通过七弯八绕的关系,彼此都算有个耳闻。

  而通过中间人隐晦传过去万界商盟的意思,还未说得十分透彻,这白老大就像是嗅到了肉包子味道的狗一样,心急火燎地流着口水自己凑上来了。

  看他一边“表演”着趾高气昂,却掩饰不住眼底的贪婪和期盼时,左天鹰便在心里暗自偷笑,知道这件事十有八九是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