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447章 侯爷路上小心啊!(第一更!)

第2447章 侯爷路上小心啊!(第一更!)

  厉无疾又退半步,躲过白老大嘴里的酒味,用丝绢捂着口鼻,扫了侍卫一眼。

  贴身侍卫上前两步,朗声道:“诸位将军请慢饮,侯爷还有要务在身,不得不先行一步,等攻克七海大市场时,侯爷再亲自设宴,款待各位将军!”

  “恭送侯爷!”

  白老大双手作揖,深深下拜,和众多星盗一起向厉无疾施礼。

  却不防他喝得实在太多,又一时间太兴奋忘记消化还是怎么,下拜时肚子里忽然一阵翻江倒海,喉咙发出“呃”一声,吐出大股酸气,眼看着连酒都要喷出来了。

  厉无疾吓了一跳,整张脸全都黑下来,捂着鼻子匆匆离去。

  其余众多星盗头子想笑又不敢,见白老大丑态毕露的模样,倒是将刚才灌了三桶酒的不快都抛到脑后,愈发认定这个沐猴而冠的家伙不可能有什么阴谋。

  白老大吐了两口酸气,硬生生将喉咙里的酒液重新咽下去,亦知道自己险些出了大丑,更有可能招惹厉无疾的不快,也顾不上招呼众多星盗头子,稍稍整理了一下衣衫,用热毛巾抹了一把脸上的油汗,朝厉无疾的方向追了过去。

  “侯爷,侯爷!”

  白老大在通往一号船坞的道路上碎步追赶厉无疾。

  “白司令,还有事?”

  厉无疾闻声回头,颇为冷淡地说,“倘若没事的话,回去收拢你的部队吧,如你所言,要把那么多星盗团都拧成一股绳,的确不易,帝国对你不薄,你还要尽心尽力为帝国做事,才当得起‘忠义’二字。”

  “是,是,属下一定竭尽所能,肝脑涂地,粉身碎骨,那个……”

  白老大结结巴巴地说,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在说什么,颇为尴尬道,“那个,刚才属下有些,有些醉了,望侯爷不要,呃,不要……”

  厉无疾忍了又忍,勉强一笑。

  这次,白老大的裘皮大衣上沾满了酒液和菜汁,油光发亮,异香扑鼻,邋遢到极点,即便隔着十层丝绢,素有洁癖的厉无疾也不可能亲自去拍他的肩膀。

  贴身侍卫知道主子的脾气,却是代厉无疾上前,不轻不重地拍了拍白老大的肩膀。

  “白司令,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只是本侯以前真不知道,你还有贪杯这个毛病。”

  厉无疾语重心长道,“我也知道你们星盗的行事风格和生存手段,很多时候精神压力极大,倘若神经老是保持紧绷,极有可能走火入魔的,所以有一小部分人,喜欢用特制的药酒来舒缓神经,镇定神魂,这也算是特殊的修炼方法吧。

  “只是,大战在即,你又刚刚收服了这些桀骜不驯之辈,还需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倘若真的醉酒误事,就连本侯都保不住你的。”

  “是!”

  白老大一下子精神了,挺起胸膛道,“侯爷放心,属下从这一刻起滴酒不沾,再沾半滴,请侯爷割去属下的舌头!”

  “我不要你的舌头,我只要七海大市场,要万界商盟和革新派那些反贼和叛党的命!”

  厉无疾眯起眼睛,咬牙切齿地说,随后又将声音放软,语重心长道,“白司令啊白司令,你千万不要以为,本侯仅仅是将你们这些星盗当成棋子和炮灰,至少,你和旁人是不同的。

  “如果真是棋子和炮灰,你的死活和本侯完全无关,你喝不喝酒又和本侯有什么关系?完全不用和你说这么多的。

  “但本侯实在非常看好你,认为你是可造之材,相信你不应该是一个卑微的星盗,或者说你加入星盗圈子应该还不久,还有的救。

  “来来来,此处并没有别的星盗在场,你我掏心窝子说实话,在你看来,四大家族对星盗的招揽,是真心实意的吗,有没有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可能?”

  白老大微微一怔,似乎没想到厉无疾会说出这么微妙的话,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额头冷汗流得愈发厉害:“属下,这个,属下不知道,呃,属下不好说。”

  “究竟是不知道,还是不好说?”

  厉无疾微微一笑,不慌不忙道,“其实你应该知道,那些当了几十年、上百年星盗的积年老贼,恶劣的品性已经渗透到了骨髓里,就算真的挂上正规军的招牌,还是受不了约束,忍耐太久,终究本性难改,要去胡作非为的。

  “所以,和这些人的合作,也只是暂时,终有一日,忠义救国军还要进一步整编,彻底洗掉过去星盗的烙印,才能脱胎换骨,变成真正的正规军。

  “你刚才说‘嫡系’,其实那些星盗又有什么资格当本侯的嫡系了?

  “唯有你白司令,白老大,本侯是真的很期待你的将来,是把你当心腹和嫡系来培养,包括未来整编之后的忠义救国军,本侯也会不惜血本地投入建设,帮你打造出一支规模空前的深空舰队,足以纵横上百个大千世界,战无不胜,所向披靡的那种。

  “一句话,本侯深深相信,你应该是帝国未来百年内最厉害的舰队指挥官之一,而不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星盗。

  “现在,你明白自己的重要性了吧,年轻人,前途远大,好自为之啊。”

  白老大似乎大吃一惊,没想到厉无疾竟然会把事情挑得这么明,又把话说得这么透彻,还对自己这么看重。

  他的嘴唇和脸上每一条皱纹同时颤动着,到最后,竟然默默流淌下了眼泪。

  “侯爷,您、您对小的这么看重,简直是,简直是小的再生父母啊!”

  白老大干嚎道,“小的,小的这条命虽然是爹娘给的,但现在却完完全全属于侯爷了!呜呜呜呜,小的亲生爹娘已经死去好些年,这么多年都是孤苦伶仃在星海中闯荡,从没谁教小的该怎么做人,再加上环境所迫,被逼无奈,才令小的误入歧途,小的其实也万分后悔当这个鬼星盗的。

  “侯爷对小的有再造之恩,更不嫌弃小的出身卑微,能这样悉心栽培小的,小的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侯爷,小的还有一个不情之请——倘若说的太过分,就请侯爷当小的喝醉了胡言乱语吧,那就是,呃,就是说,小的亲生爹娘死了那么久,饱受孤独无依之苦,侯爷对小的这么好,令小的感受到了父母般的温暖,使小的鬼使神差想到,倘若侯爷是小的干爹就好了!

  “哦,小的知道太过唐突,实在太唐突——侯爷是何等尊贵的身份,怎可能收小的这样的东西当义子呢?不过,以侯爷的岁数,其实算小的爷爷辈,听说几位小侯爷也都是实力强大,品格贵重的国家栋梁,小的能当他们其中一位的义子,当侯爷的干孙子,都算三生修来的福气了。”

  厉无疾微微有些诧异,认认真真打量了白老大一番。

  白老大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嘿嘿”干笑两声,低下了头。

  “你还真是……”

  厉无疾想了半天,都不知该怎么形容白老大,挥了挥手道,“此事,等七海大市场之战结束,咱们彻底剿灭了万界商盟的反贼再说吧,既然你有这份孝心,哼哼,也不是没得商量。”

  “多谢侯爷!”

  白老大大喜过望,又跪下去。

  这次却不是单膝,而是要双膝下跪了。

  厉无疾一闪身躲了过去,那贴身侍卫亦上前垫了一步,才没令白老大跪成功。

  “休要如此,你现在都算是帝国军的堂堂将军,多少要有点儿帝国军的体面。”

  厉无疾实在忍不住,指了指白老大的裘皮大衣,“还有你这身衣服,赶紧也换换,不是已经给你们发了帝国军的常礼服和作战服了吗,正规军人,就要有个正规军人的样子!”

  “是,侯爷教训的是!”

  白老大立刻一层层扒衣服,看样子就要在厉无疾面前扒个精光。

  厉无疾叹了口气,实在看不下去,加快速度离去。

  “哎,等等,侯爷再等等!”

  白老大一边脱衣服一边追赶。

  “还有何事!”

  厉无疾的忍耐达到极限,沉着脸道。

  “没事,没大事,只是请侯爷一路小心。”

  白老大可怜兮兮地说,“您留下了一半舰队,只带着另一半离去,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厉无疾撇了撇嘴道:“万界商盟的护航舰队已经被我们尽数消灭在蓝天市场的港口内,连一艘都没逃出去,他们的其余舰队都在疯狂往七海大市场赶去,准备集中兵力守护老巢,至于革新派其余几支舰队都在帝都收拾局面,暂时也不可能分兵到咱们这里吧?本侯要小心别出什么岔子呢?”

  白老大意识到自己失言,面红耳赤道:“属下只是想提醒侯爷,小心……修真者!”

  “修真者?”

  厉无疾正欲迈开的脚尖又缩了回来,“很久没听过这么古老的名字了,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这一带还闹修真者么?”

  “闹,怎么不闹?”

  白老大认真道,“这些修真者比我们星盗更加凶残和可怕,他们没有私欲,没有弱点,也没有可以谈判和招揽的可能,根本搞不清楚他们究竟在想什么,完全不怕战败也不怕死一样。

  “咱们这片星域,有好些年没怎么闹修真者了,但最近又开始闹起来,一般的喽啰倒没什么,不过是偷了几把链锯剑,几杆矢爆枪的农民和矿工而已,倒是有个首领叫……‘拳王’雷宗烈,真是个棘手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