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454章 无与伦比的自由

第2454章 无与伦比的自由

  此刻,除了大白星盗团之外的其余二十八支星盗团高层,仍旧聚在一起狂赌滥饮。

  很多人都喝得酩酊大醉,即便没喝醉的人也都面红耳赤,走路踉跄,丧失了基本的警惕性,压根没意识到,大白星盗团的成员,似乎越来越少,一个个都消失了。

  而在环绕蓝天市场的上百座船坞和码头中,隶属于大白星盗团那些看似千疮百孔,在刚才的激战中受损严重,急需维修的星舰,却是在无声无息之间,沉默地转动着炮塔,一门门威力强大的晶磁炮、玄光炮和传统的轰击炮,都锁定了其余星盗头子和厉无疾舰队官兵的坐标。

  “咦,大、大白星盗团的人到哪儿去了?”

  即便再怎么迟钝,当大白星盗团的战士陆陆续续都消失,现场只剩下一面面扭动屁股的白老鼠战旗猎猎作响时,还是有不少星盗,意识到了不对劲。

  这些星盗在面面相觑之后,警惕性统统化作锋利的冰锥,狠狠刺激着彼此的脊柱。

  他们刚刚灌下去的酒液全都化作冷汗,顺着三万六千个毛孔挤了出来。

  “不好!”

  终于有经验丰富的积年老匪发出撕心裂肺地喊叫,手舞足蹈地嘶吼道,“中计啦,快散开!”

  很可惜,他们和刚才的厉元振一样,意识到自己中计时,已经太迟了。

  此刻,蓝天市场上方的人造大气层之外,深邃的星空之中,被来往穿梭的星舰撕裂万千次,呈现出一道道扭曲波纹。

  血流漂杵的星海中,厉无疾的舰队正在遭到“拳王”雷宗烈的迎头痛击,爆出第一团凄惨的火球。

  蓝天市场的中央广场,众多恶贯满盈的星盗头子之间,亦发生了毁灭性的爆炸。

  第一波次爆炸并非来自停泊在船坞和港口中的星舰巨炮,而是来自散落在他们身边,那些随处可见的大酒桶。

  绝大部分酒桶的底部都有夹层,晶石炸弹就藏匿在夹层里,刚才大白星盗团的喽兵大摇大摆将“炸药桶”扛到他们眼皮底下,谁都没发现不对劲。

  甚至有些最后几轮被送上来的大酒桶,只有最上面一层是深红色的酒液,底下向外凸起的酒桶主体,全都被晶石炸弹填满白老大开始和大家一连干了三大桶烈酒,之后所有烈酒都乏人问津,根本没人想到要撕开这些酒桶来一探究竟。

  所有酒桶都在庆功宴上滚来滚去,甚至被星盗当成桌子或者椅子垫在屁股底下,谁能想到这是一个个催命鬼?

  此刻,所有酒桶同时爆炸,恰似一万个大火球从地底钻了出来,将所有星盗头子统统吞噬!

  这一波次晶石炸弹的释放,分成两大类型,第一类自然是杀伤力极强的高爆弹和燃烧弹,然而更阴险的却是蕴含着极强灵磁破坏能力的干扰弹这种干扰弹一旦爆开,就能在附近空间内张开一道极其狂暴的混乱磁场,阻碍绝大多数法宝,特别是空间法宝的运行,说得再具体一些,就是能暂时阻断乾坤戒的释放和提取!

  当然,很多性能强劲的高级乾坤戒,可以不受干扰,持续稳定运行。

  但这样的高级货色,显然不是这些星盗头子可以装备的。

  众多星盗头子参加庆功宴,自然没理由顶盔掼甲,却是将所有晶铠和攻击性法宝都藏匿在相对普通的低阶乾坤戒中。

  白老大安排的这批灵磁干扰弹,令他们的乾坤戒都“瘫痪”了一到三分钟。

  这是致命的一分钟!

  不少星盗头子第一秒钟就被炸得四分五裂,残肢断臂漫天乱飞,在熊熊烈焰中烧成灰烬。

  也有人身上沾染了大量以白磷为主的油性和矿物性燃烧物质,变成俗称的“三昧真火”,无论用水、沙子还是泡沫都扑不灭,除了灵能镇压之外,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将一切可燃物统统烧尽。

  绝大多数星盗头子都喝得烂醉如泥,灵能运行极其迟缓,还能剩下一半战斗力就是好的,如何能抵御这样的滔天魔焰?

  更可怕的是,还没等他们扑灭身边的火焰,空气中再度传来不详的雷鸣和尖啸声,停泊在蓝天市场外围的大白星盗团战舰,丧心病狂地将所有舰炮都对准蓝天市场的中央广场,开始无情地覆盖式轰炸,覆盖了一层又一层。

  寻常攻击舰上的普通舰炮,口径随随便便都能达到半米乃至一米,而三联装、六联装主炮就更夸张了。

  当数以千万吨计算的弹药如暴雨倾盆落到众多星盗头顶,其威力不是普通人能够想象,是不折不扣的灭顶之灾。

  即便身穿晶铠都有可能被融化成钢渣废铁,更别说星盗头子连晶铠都没办法提取,只能硬生生凭借血肉之躯和醉酒之下仓促凝聚起来的不稳定灵能护盾抵挡又该怎么抵挡!

  轰!轰轰轰轰轰轰!

  大白星盗团万炮齐鸣,火力前所未见地凶猛,远远超出他们以往的每一次战斗,让人禁不住胆战心惊地想,会不会整座蓝天市场都要毁灭于这样的炮火强袭之下。

  就连九幽黄泉最深处,出生和湮灭于岩浆之中的厉鬼,在这样极度凶狂的烈焰肆虐之下,怕是都要瞠目结舌,瑟瑟发抖吧?

  几轮齐射之后,中央广场的地面,硬生生凹陷下去半米,完全看不出原本的痕迹,只剩下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弹坑重叠在一起。

  “啊……啊……啊……”

  无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东西”,在弹坑间扭曲,在火焰中挣扎,在硝烟弥漫里发出鬼哭狼嚎的惨叫。

  “哗啦,哗啦,哗啦!”

  硝烟深处,传来无数晶铠整齐碰撞的声音,仿佛死神的狞笑。

  伴随着钢铁和血腥的狞笑,白老大矮小瘦削的身影,从硝烟中缓缓浮现出来。

  左手背在身后,右手端着一杯冰镇乌龙茶,夹着蓝白拖,穿行于烈焰和硝烟之中,却像是享受了一顿美美的午餐之后,在和煦的暖风中散步,别提多么悠闲和惬意,乃是“闲庭信步”四个字最好的写照。

  “白老大,白老大!”

  几乎熔化成岩浆池的中央广场里,有几名衣衫褴褛,皮肤焦黑,被冲击波撕碎神经的星盗发出凄厉的吼叫,跌跌撞撞朝白老大冲了过来,如同索命的厉鬼。

  白老大扫都不扫他们半眼,周身涌动出了比万炮齐鸣的冲击波更加狂暴的气浪,恍若有一尊无影无形的杀戮之神腾空而起,代替他将爪子狠狠拍下去,连小指头都没动半根,就将这几条可怜虫镇压成肉饼了。

  “弟兄们……”

  白老大眯起眼睛,深吸一口炙热而腥臭的空气,微笑着,一字一顿道,“随我,洗了这里!”

  “哗哗哗哗哗哗!”

  无数身穿重型晶铠,携带至少五倍弹药量,何止武装到牙齿,简直武装到鼻毛上的大白星盗团战士从硝烟中一跃而出,如钢铁洪流般从白老大两边分开,如狼似虎地冲入硝烟,尽情收割着漏网之鱼的小命。

  那些纵横星海几十年,穷凶极恶的星盗头子们经过一连串陷害和打击,十条性命都去了九条,如何是这些养精蓄锐已久的联邦星盗对手?

  更何况还有白老大这名化神级数的强者压阵,感知到稍稍旺盛些的灵能波动,立刻上前屠戮,哪一个星盗头子能逃过他的屠刀?

  “为什么!”

  一名刚刚还被白老大热情似火敬过酒的星盗头子,挥舞着熊熊燃烧的肢体,发出极度委屈的嘶吼,“我们明明已经臣服于你,推举你当忠义救**的司令了,为什么还要赶尽杀绝,为什么?”

  “呵呵,你们是真心臣服于我么,还是推我出来当挡箭牌和替死鬼呢?”

  白老大笑眯眯道,“不错,我的确对你们的星舰,还有星舰上那些经验丰富、操作娴熟的水手和炮手极其感兴趣,但你们这些当老大的,留下来又有何用,只会给我添乱而已。

  “更何况,忠义救**?去他妈的忠义救**,不过是四大家族的走狗和炮灰,我白老大忍屎忍尿都可以,又怎么能忍受这样的屈辱啊!”

  话音未落,随手从弹坑中抽出一柄烧融的战刀,当头一刀,将这名熊熊燃烧的星盗头子斩成两段,当场了账。

  “白老大,你、你究竟是什么修为?

  另一名满脸横肉的星盗头子悍不畏死地冲了上来,狂吼道,“我就不信,难道你不是元婴?”

  “三百年前,我就不是元婴了。”

  白老大一刀洞穿此人的心脏,又隔空捏爆了他的脑袋,对着漫天血雾叹了口气,淡淡道。

  “你疯了,白老大,你真的疯了!”

  第三名星盗头子见白老大强横如斯,轻描淡写就格杀了两名最凶悍的星盗头子,简直比掐死两只臭虫更容易,吓得面如土色,哪里还敢冲上来送死,只是色厉内荏地大叫,“你先帮四大家族扫平了蓝天市场,彻底得罪了万界商盟和革新派,现在却又当着永春侯舰队的面火并我们,你这是自寻死路,你考虑清楚后果,你”

  “赵团长,你搞错了一件事。”

  白老大若无其事道,“我并不是‘当着永春侯舰队的面火并你们’,而是准备连永春侯的舰队都一口吃掉的,事实上,他们才是主食,你们不过是开胃小菜而已,如果只是要吃掉你们这些虾兵蟹将,根本没必要这样大费周章啊!”

  “你”

  这星盗头子被白老大的疯狂给吓傻了,“你竟然还想把永春侯的舰队都一口吃掉?真人类帝国两大势力你都得罪了个遍,星海再大都没你的立足之地了,难道你还想同时和所有人为敌吗?”

  “我们是星盗,星盗从一生下,就注定要和所有人,和全世界,和全宇宙为敌的。”

  白老大叹了口气,面露困惑之色,“你们这些家伙,连这样的觉悟都没有,竟然还学人家出来当星盗?”

  “你究竟想要什么?”

  这名星盗头子哆嗦着问道,“这样狠狠得罪了革新派和四大家族,对你有什么好处,你究竟能得到什么?”

  “自由。”

  白老大踏步、挥刀、斩杀、微笑,“无与伦比的自由!”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