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00章 就是这么偏心

第2500章 就是这么偏心

  厉嘉陵和韩特的瞳孔同时收缩,根本来不及躲闪就被射得人仰马翻,好不容易手忙脚乱躲过了子弹风暴的侵袭,一道比子弹更快十倍的银色流光却从天而降,将两名少年都狠狠撞到了地上。

  “哎呀!”

  厉嘉陵和韩特同时发出惊呼,摔得鼻青脸肿,四脚朝天。

  银色流光汇聚成一尊高大威武,造型优雅,银光闪闪的战斗傀儡,缓缓降落到两名少年中间,双臂张开,双掌分别凝聚着两团银色电芒,阻止了两名少年的战斗。

  “够了。”

  银色傀儡中,传来拳王极度冷静,不通人性的声音,他将晶眼顺着钢铁头颅上的轨道,滑向厉嘉陵一遍,“抱歉,无论韩特有多么惹人厌,但我和李耀有过协议,我要保护他的安全,不能让任何人威胁他的生命。”

  “谁要浪费时间,威胁这种烂人的生命?”

  厉嘉陵擦去嘴角的血迹,扫了拳王两眼道,“是他一直死缠着我不放,我才懒得理他,既然拳王大人来了,那他就交给您好了,不过也奉劝您好好管教一下他,否则,就算我不要他的命,迟早他也会把自己的小命玩掉的。”

  厉嘉陵说完,头也不回,转身就走。

  “喂喂喂,金毛小子——”

  韩特气极,正欲追赶,却被拳王闪电出手,死死揪住脖子后面,把他拎了回来,狠狠掼在地上。

  “你也够了。”

  拳王道,“你根本不是厉嘉陵的对手,追上去只会让自己继续处在不必要的生命威胁中,我不会让任何人这么做——包括你自己在内。”

  “那您就帮我一起揍他啊!”

  韩特一个轱辘爬了起来,真像是怎么都打不死的蟑螂,冲厉嘉陵渐渐远去的背影吐口水,“拳王大人,大家都是孽土出身,您是绝对站在我这边的吧?”

  “是,我是站在你这边的。”

  拳王道,“但仅仅局限于保护你的生命安全,并不包括帮你主动惹是生非,而且我觉得厉嘉陵说得很有道理,你最近的确太张狂,太嚣张,或者说是被激流汹涌的变化冲昏了头脑,无论思维还是心理,都处在极不稳定的状态。

  “这种无事生非、飞扬跋扈的状态,会极大提升你遭遇危险的概率,也会大大增加我保护你的难度,所以,我建议你最好也能稍微改变一下性格和生活方式。”

  “我无事生非,飞扬跋扈?”

  韩特瞪大了眼睛,用不敢相信的目光看着拳王,“拳王大人,连您都认为是我的错,是我太张狂,是我惹人厌吗?”

  拳王思索片刻,道:“我不喜欢对人类进行道德评判,你的所作所为和我也没有半点关系,但从保护你生命安全的角度来看待,你最近的表现的确挺嚣张,蛮惹人厌的,我知道已经有不少人在暗中准备联手揍你一顿,你再不改变的话,真像是厉嘉陵所说的,把自己的小命玩掉都不奇怪。”

  “连拳王大人都站在那个金毛小子,那个锦衣玉食的富家公子一边?”

  韩特“蹬蹬蹬”倒退三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肿胀到极点的脸上,艰难显露出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牙齿摩擦了很久,终于爆发,“是,我是张狂,我是嚣张,我是飞扬跋扈,那又怎样!

  “从出生在孽土到现在,我始终都是一只小小的蟑螂,不管命有多硬,还不是被强者一脚就踩死了?

  “我从小到大就生活在这种惶恐不安、转瞬生死的环境里,每一秒钟都要为下一秒的生存而挣扎,从没人给过我嚣张的机会,张狂的机会!

  “只有到这里,只有到大白星盗团和蓝天市场的这段短暂时光,我好不容易才能小小的嚣张一下——我不像你,拳王大人,你是大人物,你、耀老还有白老大,你们统统都是威风凛凛、强横无匹的大人物,你们想要嚣张,随时都可以嚣张,今天不嚣张,明天也可以。

  “但我只是一个小人物,一个最卑微的小人物,今天不嚣张,说不定明天我就要死了,就要被人打死在宇宙真空里,连骨头渣子都不会留下一星半点!

  “我为什么不要狠狠地去快活,狠狠地去嚣张?谁知道我的明天究竟在哪里,谁知道!”

  韩特如疯似魔,手舞足蹈,一边嚎叫一边哭泣,到最后,嚎不动了,激动的眼泪却依旧在浮肿的脸上恣意流淌。

  “我好怕,我好怕自己还什么都没做,就这样默默无闻地死掉了,像是孽土和星海中那么多人一样!我不怕死,我只是想让更多人记住我,记住我韩特的名字……”

  孽土少年将脑袋深深埋到双臂和双腿之间,肩膀耸动一阵,终于发出闷闷的声音,“拳王大人,过去小半年,我的表现是不是真的很烂?”

  拳王:“是。”

  韩特:“我是不是真的让很多人都失望了?”

  拳王:“是。”

  韩特:“我是不是真的比不过厉嘉陵,连这个金毛自恋狂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拳王:“从方方面面来说,是。”

  韩特:“喂喂喂,拳王大人,用不着这么直接吧,你就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安慰一下我受伤的心灵吗?”

  拳王:“虽然你最近的表现是很烂,完全比不上厉嘉陵,好在还有的救,说起来,我或许犯了一个错误,不该把你轻易托付给白老大——他是一名优秀的舰队指挥官和超一流的星盗,却不是什么合格的人生导师,接下来,我会和白老大深入沟通,改变对你的培养方式。”

  韩特大喜过望,再次抬起猪头,眼里放出希望:“那,那只要我从这一刻起脱胎换骨、重新做人,就有希望在十年内神功大成,狠狠揍那个金毛自恋狂一顿,是吧?”

  拳王:“呃……希望肯定有,但你真的必须严格要求自己,进行最疯狂的修炼,另外,关于你的私生活,最好也要有节制。”

  “哎?”

  韩特大惑不解,“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绝不是要干涉你私生活——你知道我的身份,我根本不在意这些事情。”

  拳王淡淡道,“只是提醒你,稍稍节制一下,对所有人都好,而且琉璃也不会那么伤心。”

  “什么?”

  韩特用力捅着耳朵眼,“我,我好像被那个金毛自恋狂打得有些耳鸣,没听清楚,拳王大人最后说什么……琉璃怎么了?”

  “没什么。”

  拳王沉默片刻,“你听错了,总之,节制私生活,不要再搞得满城皆知,明白吗?”

  “哦。”

  韩特揉鼻子,随口道,“我尽量啦!”

  “……尽量?”

  拳王晶眼闪烁,陷入沉思,片刻之后,面无表情朝韩特凑了过来。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两条机械臂分解开来,露出各种寒光闪闪的手术器械。

  韩特不寒而栗,从对方阴冷的目光中察觉到了强烈的危机,吓得哇哇乱叫:“拳王大人,究竟怎么了嘛,您、您该不会想要打我吧?您不能打我,您是要保护我的,您不能伤害我!”

  “没错,我当然不会伤害你,而是要全心全意、竭尽所能保护你。”

  拳王换了一种无比温柔的音调,道,“我要保护你不受任何威胁的攻击——包括病毒。”

  “病毒?”

  韩特愣住,“什、什么病毒?”

  “各种各样的病毒,特别是因为过于混乱的私生活而带来的真菌、细菌和病毒。”

  拳王的右臂分解,如长鞭般甩了开来,用力扒韩特的裤子,“鉴于你过去一段时间的表现,我判定你的下半身正处在各种病菌的极大威胁中,为了你的安全,我要帮你进行全面消毒。”

  “下半身,全面消毒?”

  韩特脸色煞白,看到拳王左手缓缓伸出来的消毒器械,愈发恐惧,尖叫道,“那根又粗又长的钢针又是干什么的,太夸张了吧!”

  “是用来进行内壁消毒的。”

  拳王将韩特牢牢固定在地上,呈“太”字形,解释道,“如果你要对一条水管进行消毒,外壳只是其次,内壁才是重点,对吧?”

  “啊!”

  韩特正欲回答,却已经疼得说不出话来,只是涕泪聚下地惨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足足惨叫了三分钟,变成一只煮熟的虾米,拳王才停止动作。

  “好了,你的小水管已经一尘不染,光亮如新,暂时不会遭受任何病毒和细菌的威胁了。”

  拳王道,“不过,如果你继续出去拈花惹草,依旧有极大概率被病毒和细菌再度入侵,所以接下来,我会根据你的生活方式,判断你还要不要接受新的预防性治疗——从内到外,全面消毒。”

  “我错了。”

  韩特气若游丝,捂着小肚子不停痉挛,“我真的知错了,哥!”

  “很好。”

  拳王点头,忽然换了个天马行空的话题,“对了,知不知道琉璃最喜欢吃什么?”

  “啊?”

  古怪的问题,令韩特一时间忘记了下半身如彗星撞陨石般的痛楚,“什么情况?”

  “我不是问她平常的口味,是问有什么食物能让她一吃就感到惊喜的,就像是……”

  拳王搜索数据库,“就像是书上说的,能从心里升起太阳,太阳又像是雨伞般绽放,伞面上还有鲜花盛开的那种惊喜?”

  韩特的汗毛都要抖落下来了:“这,这什么形容方式啊,拳王大人,您……中晶脑病毒了吗?”

  “并不是,我只是希望给琉璃一个惊喜,能让她保持最完美的工作状态,好好打磨我的身体。”

  拳王死死盯着韩特,“有没有——最好是隐藏在她记忆深处,连她自己都忘记的那种味道。”

  毫无人性的眼神,让韩特冷冷打了个哆嗦,把小肚子捂得更紧,结结巴巴道:“……有吧,琉璃最喜欢吃她妈妈烧的溏心荷包蛋面,不过要放两个荷包蛋,一个摊在上面,一个深深埋在最底下。

  “鸡蛋是孽土上最珍贵的食材,因为不方便空投,很容易碎的,所以只有琉璃生日的时候,她妈妈才会做给她吃,埋在下面的那个荷包蛋,就是‘惊喜’啦,每次琉璃都吃得很开心。

  “不过,自从她妈妈去世之后,就再没人给她做过了,就算做了,最多放一个荷包蛋在上面,哪有第二个埋到下面这么奢侈的?”

  “明白了。”

  拳王若有所思,起身就走,“我走了,你伤得不轻,快自己去医疗室弄点药抹一抹。”

  “我哪里还走得动路?”

  韩特欲哭无泪,颤声道,“拳王大人,哥,您就不能背我去吗?”

  “不能。”

  拳王冷冷拒绝,“我要赶着回去给琉璃烧溏心荷包蛋面,治疗她的心灵创伤——她伤很重的,至于你这点小伤还死不了,我扫描过,周围不存在任何致命威胁,你完全可以自己一步步慢慢挪到医疗室去。”

  “烧面……小伤……死不了……”

  韩特艰难低头,看着自己遍体鳞伤、淤青肿胀的身体,悲愤欲绝,“拳王大人,耀老可是把我和琉璃一起托付给您,要您守护我们的,这差距也太大了!您不是这么偏心吧?”

  拳王已经走出去两步,听到这话,又转回来,蹲在韩特面前,端端正正地点了一下头。

  “是。”

  拳王认真道,“我就是这么偏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