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09章 南灵星的困境

第2509章 南灵星的困境

  无论和那些凶神恶煞的佣兵,还是旁边这头冷漠的黑豹相比,这名有着乱蓬蓬头发的乘客看上去都像是随处可见的普通人,既看不出年纪,也说不出美丑,混迹在人群中,绝对凸显不出他的模样,转瞬之间就会被人忘记。

  但他却有一双始终蕴藏着笑意的眼睛,目光就像是冬日里的阳光般和煦而温暖,非但没有半点邪恶的味道,反而令霍冬灵刚刚担惊受怕的心灵得到一丝抚慰。

  小姑娘又回头看了一眼,那几名佣兵都蜷缩到舱室的另一角,一个个都把脑袋埋在饭盒里,根本不敢抬头看这里。

  再回头时,这名有着很好看眼睛的乘客竟然举起双手,摆出一副十分滑稽的模样,笑道:“没事儿,坐下吧,我姓李,你叫我‘李先生’就好了。”

  “李……先生。”

  或许是对方的眼睛太温和而无害,又或许是如此狭小的舱室,对方真有什么恶意,霍冬灵也无处可逃,小姑娘一阵失神,乖乖坐了下来。

  想了想,又把屁股往那头冷酷的黑豹这边挪了挪——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这年头坏人大多是笑嘻嘻的,好歹这头黑豹刚才还救了她嘛!

  黑豹扫了她一眼,没说话,撇了撇嘴,又顾自吃饭。

  “你叫冬灵,对吧,我上午听船员叫过你的名字,你是船东的女儿。”

  头发乱糟糟的乘客笑眯眯道,忽然想起什么,从怀中摸出一枚式样简单的纯银手镯递了过来,“冬灵,送你一样东西,就算是……咨询费吧!”

  “这是——”

  霍冬灵愈发害怕,心乱如麻地想,难道这位大爷不是修仙者么?她还从没见过修仙者对普通人这么和气,还送普通人东西的。

  以往见到修仙者的极限,最多就是像旁边这头黑豹这样,对普通人冷若冰霜,视而不见了。

  这么想着,愈发忐忑,霍冬灵拼命摆手,不敢收对方的东西。

  “拿着吧,这只镯子都算是一件小小的护身法宝。”

  头发乱糟糟的乘客道,“刚才那几条鬣狗说得也没错,现在的星海这么乱,你这样的小姑娘到外面来闯荡,的确不容易,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危险。

  “看到手镯内侧的这个螺旋符阵没有,来,刺破你的右手拇指,确保鲜血浸润指纹,再把指纹印到这个螺旋符阵上去确认,就能激活手镯,以后有坏人想侵犯你,手镯会自动侦测坏人的体温、心跳和肾上腺素分泌水平,超过警戒范围,就会自动激射出强劲的电弧,还会释放出一道独特的神魂烙印,一共能释放十次。

  “只要那些坏人是修仙者,一定能辨认出这道神魂烙印的主人,究竟是……什么修为。

  “喏,到时候你就和那些坏人说,这枚手镯是你爸爸,不,是你爷爷的一个好朋友,在你出生时送的礼物,给你保平安用的,别的不用说太多,我想,99%的坏人都会知难而退的。

  “不过,如果你要和自己的情郎相好的时候,记得千万要把手镯摘下来啊,哈哈哈哈,要不然电到你的情郎就不好了!”

  霍冬灵娇羞地低下了头,她哪来什么情郎啊,这位李先生说话倒蛮有趣的。

  “这是你亲手做的饭菜么?”

  头发乱糟糟的乘客捧起食盒,深深吸了一口气,称赞道,“好香啊,冬灵,你的手艺真不错!”

  霍冬灵愣了一下,尴尬道:“不是的,李先生,这就是很普通的自热式快速食物,大批量生产的那种,喏,包装盒上都有印着的。”

  头发乱糟糟的乘客:“……咱们直奔主题吧,你们这艘船是从哪儿出发的呢?”

  霍冬灵老老实实道:“我们是从绯红星域的南灵星来的,李先生应该没听说过,那是一颗刚刚开发一百多年的小行星,到现在也没形成稳固的大气层,只有四个不大不小的定居点,我就出生在其中一个定居点上。”

  “南灵星我没听过,但绯红星域我却知道,那里距离咱们的目的地七海大市场可不近,对你们这样的民用商船来说,恐怕要经过几十次星海跳跃,长途跋涉好几个月才能抵达吧,而且沿途又这么危险。”

  头发乱糟糟的乘客道,“外面是兵荒马乱,到处都在打仗,听说当局已经宣布万界商盟是叛乱组织,即将围攻七海大市场了,为什么你们还要冒险去那里行商?就算你爸爸真的要钱不要命,至少也不该把你带上吧?”

  “我们没有办法。”

  霍冬灵神色凄然地说,“我们这些升斗小民的生活,高高在上的修仙大老爷们又怎么会明白呢?我们南灵星才刚刚开发一百年,背后并没有什么强大的靠山,本身也没什么太稀罕的特产,到现在各种生活必需品都无法自给自足,没有外面运来的粮食,我们就要饿死;没有外面运来的净水循环芯片,我们就要渴死;没有外面运来的大气层稳固系统和压缩氧气,我们就要活活憋死!

  “以往,万界商盟的商路四通八达,自由市场星罗棋布,商队每个月都会定期经过我们的星球,采购当地的矿物,为我们运送食物、水和空气,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去最近的自由市场采购,只需要短途跳跃两次,来去最多一个星期。

  “但外面一打仗,我们就遭了秧,那什么……四大家族宣布万界商盟是叛乱组织,掐断了商路,摧毁了自由市场,还大肆招募各路星盗出来劫掠,把我们老百姓的活路都给断掉了。

  “已经整整三个月没有商队经过我们南灵星,我们存储的食物、水和空气都快耗尽,而港口上堆积如山的原矿又根本没人来收购,大家只能瞪大眼睛看着越来越多的矿石发愁。

  “原本想要去临近的自由市场交易,去了之后面对的却是一片狼藉——那处自由市场遭遇了四大家族舰队的围攻,被彻底摧毁了,就连我们这艘小小的商船,都险些被当成‘附逆’的乱民给击沉了。

  “后来,我们遇到了临近几个星域过来交易的商船,才知道四大家族的舰队已经将附近几个大千世界的自由市场全都扫荡掉,还有无数被四大家族收编的星盗和佣兵,就像是豺狼一样游弋在各条航道上,绝不会放过万界商盟的行商船队过去。

  “即便有一两处秘密市场还没有被剿灭,但那里的物价也高得吓人,我们南灵星出产的普通矿石,根本卖不出价钱,买不回多少生存必须的物资。

  “我们想要吃饭,想要喝水,想要维持稀薄的大气层稳定,就只有冒险到四大家族还没有攻略的地方——七海大市场来交易,毕竟这里的货物最齐全,价格也低一些,而且有万界商盟的护航舰队保护,稍微安全一点。

  “唉,我们何尝不知道这么做非常冒险,但仗还不知要打多久,不出来交易的话,我们就要活活困死在南灵星上了!我爸爸是南灵星经验最丰富的船长,为了家乡的存亡,他怎么可能当缩头乌龟呢?

  “至于我,是主动要求跟爸爸一起出来的,反正,如果‘小熊号’不带着必须的物资回去,最多一年半载之内,南灵星肯定撑不下去,结局一样好不到哪儿去啊!”

  或许是被对方温和的目光感染,霍冬灵一口气将满肚子委屈统统发泄出来,说着说着,默默流下了眼泪,喃喃道:“你们这些修仙大爷们,究竟为什么要打仗啊?打仗就打仗好了,为什么就不给我们小老百姓留一条活路呢?我们要交易,我们要吃饭,我们想要活下去啊!”

  头发乱糟糟的乘客沉默片刻,轻轻叹了口气,道:“如你们南灵星这样的情况,在帝国外围世界还多么?”

  “多啊,怎么不多?”

  霍冬灵咬牙道,“光是在绯红星域,和南灵星一样无法自给自足,需要靠商队‘输血’才能生存的小行星就有七八颗,从一百年前开始,万界商盟就打着开发小行星的旗号,对这些星球进行初步整治之后,用很低廉的价格卖给普通人,还可以分期付款,几乎零首付零利息,简直半卖半送。

  “当时很多普通人都不知是计,纷纷上当,将棺材本都掏出来,从万界商盟手里买下很多小行星并迁徙过去,尝到了自由自在,翻身做主的滋味。

  “殊不知,开发一颗小行星并长期定居,并不是那么简单,没错,万界商盟将小行星的价格定得十分低廉,算上前期开发的费用,简直是亏本大甩卖,但后续的食物啊,净水系统啊,大气层稳定法宝单元啊,很多消耗件都是每个月或者每个季度都要补充一次,不补充还不行的。

  “万界商盟拿住我们这个痛处,将消耗件的价码不断提高,他们又掌握着规模最大的行商船队,完全垄断了我们的出口渠道,将我们的出产价格压得非常低,一来一去,我们小行星居民辛辛苦苦一百年,都是在为万界商盟打工了。

  “用这种办法,万界商盟将帝国外围无数资源星球和小行星定居点都掌控在手中,把我们都拖上了他们的贼船——要说打工就打工,贼船就贼船吧,日子勉强还过得下去,但现在四大家族打万界商盟,却把我们的活路全都打断,成千上万个和南灵星一样的定居点,全都危在旦夕,不冒险出来交易,就要活活困死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