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18章 绝不兼容的道心!

第2518章 绝不兼容的道心!

  就这样,历经百年,自由星币逐渐完成了“半货币化”的进程,在某些领域可以和帝国晶币分庭抗礼,甚至凌驾于帝国的法定货币之上了。

  所以,他们才够实力支持革新派,举起“尊皇讨逆,革新帝国”的大旗,又能在四大家族的眼皮子底下,将大量资金都输送到核心世界去,四大家族只能干瞪眼,却拿他们束手无策。

  表面上是革新派和四大家族的斗争,实际上是自由星币和帝国晶币的斗争,这就是过去百年波澜壮阔、曲折离奇的斗争主轴。

  当然,万界商盟绝不会老老实实坦白一切,以上这些,是综合了黑风舰队副统帅狄飞文的说法,李耀以往和万界商盟总执事金玉言的接触,帝国皇后厉灵海冠冕堂皇的理念,白老大对帝国星盗圈子的深入了解,以及小明、文文和拳王对自由星币的认识……方方面面,零零碎碎的信息凝聚到一起,才勉强拼凑出的全貌。

  可以说,放眼整个帝国,都不会有第二个人像李耀一样,能得到这么多方面的第一手信息,大致梳理清楚整条脉络了。

  四大家族的高层未必不知道自由星币的可怕,却想不到它会可怕到这种程度——过于迷信暴力的人,总会蔑视金钱的力量。

  就连李耀在梳理清楚之后,也发现自己以往受骗上当——黑风舰队副统帅狄飞文那小子根本就没和他说实话!什么“他们万界商盟仅仅是帝国外围世界一帮小商人抱团取暖,挣扎求存的无害组织”,什么“帝国一直在压榨和威胁他们了”,呸,都是放屁!

  一百年前的万界商盟,就基本垄断了帝国外围世界的物流和贸易网络,相当于争取到了帝国外围世界千千万万老百姓的支持,并且准备利用自由星币,对帝国统治者发动致命一击了。

  黑风舰队溃败之后,在帝国核心区域兴风作浪,甚至他们勒索大把抚恤金和开拔费之后进行“远征”的事,和万界商盟脱不了干系——因为当时的万界商盟,急需一场新的经济危机嘛!

  甚至,再往深处想,黑风舰队的溃败,真是不可避免的吗?整整九百年都没有丢掉的黑风五界,不说“永不陷落”,至少也是铜墙铁壁,固若金汤吧?怎么一下子就稀里哗啦,被圣盟打穿了呢,这里面,还有没有别的文章?

  这些事情,已经湮灭于历史的尘埃中,只是提醒着李耀,万界商盟的修仙者也是修仙者,而且是更奸诈狡猾的修仙者,像李耀这么单纯老实的修真者,和他们打交道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稍有不慎,就会着了他们的道儿,被他们卖了还帮他们数钱呢!

  李耀暗自庆幸,自己刚刚抵达帝国时,抵挡住了诱惑,即便在最艰难的时候都没有联系万界商盟。

  如果他真的100%相信了狄飞文的话,找到万界商盟,老老实实说出一切,是,万界商盟是有可能帮助他,但他也会彻底沦为万界商盟的棋子,沦为金钱的奴隶。

  合作当然可以,但必须以李耀为主,必须坚持修真大道的底线——这是原则,不容动摇。

  “总之,现在的局势就是这样,帝国对圣盟长达十几二十年的大反攻,虽然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但一场新的经济危机也在酝酿之中,随便一个火星就能将它引爆,这会儿,帝国晶币的信用已经荡然无存,唯一支撑着它的就是暴力,是‘四大家族不可战胜’的暴力。”

  李耀打着手势,对厉嘉陵解释道,“所以,黑星大帝武英奇才要孤注一掷,攻占帝都——极天界、天极星!

  “今天黯淡无光的帝都,看似比五百年前的帝国心脏相去甚远,从军事和经济上来讲,丢掉它都没什么大不了。

  “但是从经济和信心的角度,帝都陷落就像是天崩地裂,彻底粉碎了‘四大家族不可战胜’的迷梦。

  “四大家族领地中的经济体系之所以还没有崩溃,人们之所以还接受帝国晶币来交易,就是因为四大家族掌握着绝对的暴力,但现在这绝对的暴力受到了强大的挑战,信心被严重摧垮了。

  “明白了吧?武英奇根本不用进攻四大家族的领地,他只需要死死守住帝都,不断耀武扬威就可以了,革新派盘踞帝都一天,四大家族的信用就削弱一分,等到信用荡然无存时,连工资都发不出来,纵然再多元婴和化神老怪,又有什么用?底层修仙者会造反,社会秩序会崩溃,四大家族自身的重量,就把他们压垮了。

  “四大家族的元婴和化神们,当然不会就这样坐以待毙喽,只不过破坏总比建设容易,货币信用的摧毁只要几天,但重竖人们对帝国晶币的信心,却不知要多久和多少手段。

  “最直接的办法当然是夺回帝都,剿灭‘伪元老院革新委员会’,但四大家族暂时还不敢冒这个险——从外部世界展开星海跳跃,攻打帝都这样的龙潭虎穴可不是开玩笑的,稍有不慎,再吃个不大不小的败仗,在世人面前丧尽颜面,那四大家族的统治就彻底完蛋了。

  “所以,四大家族现在一方面用‘新皇登基’的借口拖着,另一方面就调转枪口,大举进攻万界商盟的老巢,也就是自由星币的心脏,七海大市场喽!

  “既然短时间内无法重建人们对帝国晶币的信心,干脆把自由星币也打成白纸一张,只要彻底断绝万界商盟在帝国外围世界之间的商路,摧毁万界商盟旗下的贸易港口,让人们捧着大把自由星币都买不到赖以生存的空气、水和食物,让无数人捧着自由星币却活活饿死、渴死和憋死,那消息传出,自由星币还有什么鬼用?

  “以上,就是‘七海之战’的全部背景,也是它的战略意义所在了,别把此战仅仅当成‘帝都攻略战’的前奏,这是真正的‘国本之战’啊!”

  李耀将冰镇果汁一饮而尽,透过玻璃杯看着外面扭曲的宇宙。

  一颗颗璀璨的星辰,仿佛都变成了一枚枚闪闪发亮的金币。

  金钱,真是比化神老怪都可爱得多的东西,毕竟,钱能换来食物、水和赖以生存的一切,而绝大多数时候,化神老怪除了带来杀戮和毁灭之外,还有什么呢?

  “虽然耀哥刚才说了这么多自由星币的优点,听上去好像很不错的样子,但我还是觉得不太对劲……”

  厉嘉陵皱着眉头想了很久,缓缓摇头道,“怎么说呢,我还是本能不太喜欢自由星币,我觉得它是一头畸形的怪物,无论如何都算不上真正的货币。

  “最关键问题,就是它完全不可追踪和监控,在每一个交易环节都完全隐形,这实在太可怕了,很容易,不,天生就要被为非作歹之辈利用的,甚至会把好人都诱骗成坏人!

  “用自由星币可以避免帝国的苛捐杂税,说得倒是好听,但国家税收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如果所有人都不交税的话,当局该如何正常运转,大型的公共建设谁来负担,军费又从哪里来,义务教育和公众医疗该怎么办?当圣盟或者别的星海异族大举进攻时,又哪来的钱捍卫我们的文明呢?

  “帝国当局有一千个一万个不好,至少过去千年,还是挡住了圣盟的猖狂进攻啊,每一颗射向圣盟的炮弹,都是由千千万万人缴纳的税款铸造出来的,如果大家都使用自由星币,都不交税的话,这些炮弹从何而来?

  “哼,绝对的自由,只会带来绝对的混乱,这种不受监控的虚幻货币,我不喜欢。”

  “哎呀,你小子现在能耐见长啊!”

  李耀惊叹道,“竟然一下子发现了自由星币的最大问题所在,没错,抛开它是否真的绝对安全以及发行数量是否可控等等问题,就说‘交易环节完全隐身和无法追踪’这一点,就绝不是任何一个正常国家可以忍受,也就是真人类帝国正处在王朝末期,腐朽没落,自己快要把自己玩死的不正常状态,才给了它趁虚而入的机会。

  “话说回来,就连你小子都无法忍受自由星币的致命问题,黑星大帝武英奇这样的绝世枭雄,要当‘万古一帝‘的,怎么可能忍受至关重要的国本,居然都不控制在自己手里?

  “所以,武英奇绝不可能真心支持自由星币,只不过是利用它,挖挖四大家族的墙角罢了。

  “另一方面,金玉言又是自由星币最坚定的鼓吹者和推进者,甚至当初就是因为推广自由星币有功,才当上万界商盟总执事的,自由星币是他的力量之源,甚至是他的道心所在,我相信他宁愿死,也不会改变自己对自由星币的执念。

  “纵观万界商盟和自由星币过去百年的发展,能看出金玉言实在是个极厉害的人物,以往和他接触过几次,都觉得他平平无奇,只是个一团和气的笑面商人而已,没想到是这样深藏不露的强者,真正做到了‘决胜于千里之外’,连所谓革新派首领,帝国皇后厉灵海也被他玩弄于鼓掌之中,甚至,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他的傀儡。

  “只是,金玉言千算万算都算不到,这场危险的游戏里,竟然还有黑星大帝武英奇这样的资深玩家存在,厉灵海表面上是他的傀儡,实际上却是武英奇的傀儡,只是眼下武英奇还没完成最后的战备,所以不愿和金玉言撕破脸皮。

  “金玉言的道心之坚定,绝不逊色于黑星大帝武英奇,此二人的道心是绝不兼容的,只不过暂时有一个共同的敌人——四大家族而已,这就是我有信心说服金玉言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