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45章 听黑风王讲故事

第2545章 听黑风王讲故事

  李耀嚣张跋扈地笑着,绝大多数修仙者都沉浸在他刚才那番话中,不是眼珠乱转思索着“黑风舰队”这个意外因素加入棋局的后果,就是沉吟该怎么和李耀搭上线,以便分润星海边陲的利益,又或者窃窃私语,寻找李耀这番话中的漏洞。

  齐元豹和武英琴心两姐弟,却是怎么都笑不出来,也完全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就像是两具扯断了提线的木偶般,不知所措地瘫在原地。

  李耀的目光越来越锐利,如同钩子般深深钩进了齐元豹的皮肉里,狞笑道:“齐元豹,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本王的身份,满意了?本王倒是十分好奇,为什么从始至终你都一直针对本王,捏造子虚乌有的阴谋,往本王身上泼脏水,甚至不惜大动干戈,调动了这么多人马来围剿本王——倘若真的酿成了万界商盟和黑风舰队全面开战的后果,你担当得起吗?还是说,真正背叛革新派和万界商盟的,并非本王,而是你,你故意挑拨离间,就是要万界商盟和黑风舰队火并?”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所有修仙者都下意识想到了万界商盟和黑风舰队全面开战的图景——黑风舰队的战斗力,在整个帝国军中都是出类拔萃的,即便比不过雷成虎的惊雷舰队,却也不会相差太多,而常年厮杀于边境星域,凶悍和残暴,更有过之无不及。

  此刻的万界商盟,正面临四大家族联合舰队的强大军事压力,怎么可能再去招惹黑风舰队,损失一个盟友,增加一个可怕的敌人呢?

  无论齐元豹是有心还是无意,他的莽撞行事都太可恨了,险些给万界商盟造成灭顶之灾啊!

  “李道友,不,黑风王,休要动怒!”

  其余四名高级执事冷汗直冒,齐声叫道,“我们绝无和黑风舰队为敌的意思,大家都是帝国外围世界成长起来的势力,天然就是盟友,自该团结一致,对抗四大家族才是!”

  “我也这么想,所以才好心好意跑到七海大市场来找你们谈生意,或者说,助你们一臂之力。”

  李耀冷哼一声,用余光剐着齐元豹,“只不过,你们五位高级执事里,似乎有一位不欢迎我来到这里,甚至很惧怕我的出现,这又是为何呢?”

  “这个……”

  其余四名高级执事皱起眉头,不约而同将审问的目光投向齐元豹。

  诸多执事、股东和投资者,也毫不掩饰自己对齐元豹的不满和质疑。

  齐元豹脸色煞白,往后飘了十几米才意识到四周出口都被晶铠和战斗傀儡堵得水泄不通,他勉强站定,如垂死挣扎的溺水者般挥舞着双臂,大叫道:“不可能,你绝不可能是黑风之王!黑风舰队的统帅不是黑夜明吗,而且你们不久之前才传来消息,你们正在星海边陲对付野蛮人,怎么会突然杀回帝国的?

  “大家千万不要上当,这个‘秃鹫李耀’卑鄙无耻、诡计多端是出了名的,他说的每一个字都不能相信,哪怕相信他半个字,都会将我们推到万劫不复的深渊啊!”

  齐元豹那叫一个委屈,恨不得把心肝脾肺肾都刨出来给众多修仙者看。

  “呵呵呵呵,黑夜明早就成为了历史,现在我才是黑风舰队的统帅,被黑风、紫火、火蛛、磐石和荒狼五大世界所有强者一致认可的黑风之王!”

  李耀双手背负,黑色金纹羽衣无风自动,淡然道,“我知道在座诸位,有不少人都认识黑风五界的强者,却未必听过我的名字,难免和这位齐执事一样心生疑惑。

  “没错,在一百年前的黑风五界,我秃鹫李耀的确只是一个籍籍无名之辈,是没人认识的无名小卒。

  “然而,在黑风舰队离开帝国,向星海深处开拓时,绝大多数强者都陷入了冬眠状态,我所属的战斗小队却被赋予了一项重要的侦察任务。

  “在探索一处神秘遗迹时,我的小队里其他人统统都死了,只剩下了我侥幸活了下来,还在机缘巧合之下,修炼了一门名为……《吸星决》的神通,拥有了吞噬他人灵能的能力!

  “接下来整整一百年,绝大多数黑风舰队成员都在冬眠仓中沉睡,就像是一块块……肥美的鲜肉,任由我大快朵颐。

  “具体过程,你们不需要知道,总之,修炼到极致之后,我干掉了,哦,不对,是咱们那位令人怀念的前任统帅黑夜明,在一次事故中‘意外丧生’了,因为我德高望重又实力强横,所有人都推举我成为新一任黑风之王,统帅黑风舰队继续征途——整件事就是这样,如何,有人不相信我的说法吗?”

  李耀交叉十指,骨节“噼噼啪啪”爆响,挑衅的目光,朝在座所有修仙者碾压过去。

  所有修仙者都艰难地吞咽着唾沫,在脑海中浮现出一幕幕“秃鹫李耀”如何阴谋夺权,血腥政变的画面,愈发不敢乱说乱动。

  只有齐元豹被逼上绝路,知道自己怎么跪地求饶都不管用,只能一条道走到黑,狂叫道:“那野蛮人呢?你们发送回来的信息,明明说你们在星海边陲发现了好几个野蛮人的世界,正在和蛮族作战,还需要至少三五年才能完成征服!”

  “这只不过是战略欺诈,是骗骗朝廷而已,连这种鬼话你都相信?你这么天真,怎么出来当修仙者啊!”

  李耀嗤之以鼻,翘起两个鼻孔看着齐元豹,“没错,我们的确在星海边陲发现了几个野蛮人的世界,但是在黑风舰队的雷霆天威面前,我军的兵锋自然是摧枯拉朽,所向披靡,战无不胜。

  “这其中,唯有蛮族女王力大无穷,悍勇绝伦,给我们造成了小小麻烦,但本王亲自上阵,和蛮族女王激战三百回合,亦是手到擒来,将她狠狠收服,令她对本王千依百顺,予取予求。

  “连蛮族女王都乖乖臣服于本王脚下,其余野蛮人哪里还有抵抗之心?不到一年,几个蛮族世界统统投降,正式纳入帝国的疆域,成为本王治下的领地了。

  “至于我们为什么不和朝廷说实话?废话!如果让朝廷知道战事已经结束,帝国增添了新的领地,岂不是凭空又要生出无穷麻烦?或许会有新的舰队来争功夺权,又或许四大选帝侯家族会派出大批强者渗透到本王的领地,甚至让皇帝陛下颁下一道旨意,把黑风舰队从星海边陲调离,调到别的战场上去?

  “这样的把戏,在座诸位也是见得多了,甚至深受其苦,我们黑风舰队在星海间漂泊了整整百年才找到这么一块立足之地,本王岂会容许任何人将它夺走?

  “所以,本王一面实施‘缓兵之计’,借口战事焦灼,拖延朝廷派人前来的脚步;随后,本王亲自冒险返回星海中央,来查探百年后帝国的形势,再做打算。

  “原本,本王仅仅是想用重金收买四大家族和朝廷中的几位重臣,让他们帮黑风舰队说几句好话,就让咱们留在星海边陲休养生息算了,没想到回帝国本土一看,竟然是这样一番光景,那就容不得本王,不生出新的心思啦!”

  几名高级执事听到这里,面面相觑,代表所有人问道:“什么打算?”

  李耀字正腔圆,一字一顿道:“和诸位一样——尊皇讨逆,革新帝国!”

  “是这样……”

  众多修仙者长舒一口气,无论李耀这番话是真是假,至少他并非站在四大选帝侯家族一边,这就是最大的好消息。

  “黑风王,我们刚才听您说,您还是什么……修真者的屠戮者,星海共和国的毁灭者。”

  为首那名高级执事继续谨慎道,“这又是什么意思呢?仅仅是您的,呃,您的尊号,还是另有所指?”

  “尊号?不不不,本王是一个淡泊名利,实事求是的人,最讨厌这些夸大其词,弄虚作假的尊号!”

  李耀傲然道,“忘了告诉诸位,我们黑风舰队在二十年前就已经追上了逃亡千年的萤火虫号,将星海共和国流亡政府的所有修真者一网打尽,萤火虫号上的最后一个修真者,都被本王亲手斩杀了!”

  “什么!”

  五位高级执事里的四位都站了起来,“你真的毁掉了萤火虫号?”

  李耀面无表情,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一枚又一枚玉简,还有“星海共和国正统政府”的各种勋章,朝四位执事丢了过去:“这些玉简都是星海共和国最高水准的货色,打磨方式以及存储结构和帝国通用的款式截然不同,诸位一定看得出来?里面存储着萤火虫号的部分航行日志,还有关键部位的结构图,也是很难仿制出来的。

  “至于这些勋章,呵呵,放在千年前的星海中央,可是所有强者都趋之若鹜,你争我夺的东西,但现在,也变成本王的玩具了。

  “或许在你们看来,毁掉萤火虫号是惊天动地的大事,然而在本王眼中,那些东逃西窜的修真者,却只是蟑螂和老鼠一样的存在,踩死蟑螂、捏死老鼠,有什么值得夸耀的,本王至于拿这样无足轻重的小事来撒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