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54章 小狮子的不满

第2554章 小狮子的不满

  “究竟是什么给了金总执事,我只会夸夸其谈的错觉?”

  李耀咧嘴一笑道,“你又焉知我仅仅是在胡吹大气,黑风舰队不可能凭空出现呢?即便黑风舰队真的赶不过来,我照样有别的办法,可以解决这十六艘金刚级超级武库舰——当然,我最多只能造成他们的混乱,打乱他们的阵型,短暂瘫痪他们的火控系统和战术链系统,真正的主攻任务,自然还是交给你们的舰队了。”

  金玉言眼底生出异彩,强忍激动道:“只要能造成敌方核心舰队的短暂混乱和瘫痪就已经足够,只是,你真有把握?”

  “是否有把握,就要看金总执事对我究竟有多信任了。”

  李耀道,“想要我的人马发挥最大的作用,有一个前提条件——金总执事必须调拨给我一扇星空之门,完全由我掌握!”

  金玉言愣住,眉头紧锁,思考了很久。

  稍有军事常识的人都知道,一扇星空之门,在这样的决战中意味着什么。

  万界商盟所在的七海星域,坐标和航线图都不是秘密,四大家族联合舰队可以轻而易举跳跃过来。

  但他们并不掌控七海星域的星空之门。

  在没有星门指引的情况下,强行“摸黑”跳跃过来,所有星舰将会均匀分布在七海星域直径超过五十亿公里的广袤星海中。

  直径都有五十亿公里,体积又是多少?别说四大家族联合舰队吹嘘有“百万星舰”了,即便数量再多十倍,随机分散在这样一片空间中,依旧是沧海一粟,不值一提。

  刚刚跳跃过来时,四大家族联合舰队所有的阵型、编队乃至指挥都将荡然无存,每一艘星舰都是一座孤岛,他们不得不游弋于七海星域外围很长一段时间来重新集结,找到自己的队伍,凝聚成坚实的战阵,再通过常规动力航行的方式,冲入七海星域的核心生存区,也就是七海大市场的所在。

  很显然,趁进攻方立足未稳时,就统御己方阵型严明,训练有素的舰队发起进攻,不让进攻方完成集结,甚至将敌方孤家寡人的主力战舰和综合补给舰各个击破——这是作为弱势守军的万界商盟护航舰队,唯一的胜机。

  以往无数次星海大战,包括黑风舰队和星耀联邦之战,胜负的关键,往往也都取决于此。

  如果进攻方及时凝聚战阵,形成有效指挥,那么防守方就只有死路一条。

  反之,如果防守方能先声夺人,将进攻方始终压制和撕扯在“一盘散沙”的状态,那胜利的天平就会向防守方倾斜。

  而李耀要求控制一座星门,意味着他可以随意向七海星域之外的某支神秘舰队发送最精确的跳跃坐标,令这支舰队可以阵型齐整、指挥有效、成建制地跳跃到七海星域。

  倘若这支舰队抱有敌意的话,几乎提前宣判了万界商盟的覆灭。

  难怪金玉言会如此谨慎和纠结了。

  “现在的我,实在不适合做如此重大的判断。”

  金玉言明明坐着没动,周身却冒出一团团蒸腾的白雾,像是处在某种高强度运动的状态,整个人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下去,他轻轻揉搓着自己的额头,叹了口气道,“我的原生身体报销了,这具身体是一名赳赳武夫的,她的大脑实在无法承载我的神魂,进行长时间大负荷的推演和计算,再这样下去,迟早走火入魔,看来,是时候退位让贤,让更合适的人来管理万界商盟了。”

  李耀不急不躁,静静等待着金玉言的答案。

  金玉言抬头看着他,欲言又止,犹豫了很久才道:“如果我问你,你究竟还有什么底牌,你肯定不会说实话,对不对?”

  “没错,我不会告诉你,至少现在不会。”

  李耀道,“因为这会让我的人,陷入不必要的危险。”

  金玉言又沉默了很久很久。

  他的身体渐渐枯萎,脑袋却闪闪发亮,散发出一种不正常的光泽,仿佛大脑变成了一头穷凶极恶的怪兽,将周身精血统统吞噬下去。

  “好!”

  深思了足足五分钟,金玉言才重重一拍大腿,下了决断,“你会得到一座星空之门,足够让整整一支最精锐的王牌舰队跳跃到我们的腹地,只希望你变出来的戏法,能对得起我这份信任了,‘黑风王李耀’!”

  金玉言说完,霍然起身,踉踉跄跄朝外走去。

  李耀的这个要求,像是榨干了他全部的体能和脑力,令他连继续敷衍李耀几句的力气都没有,就急着要回去养精蓄锐。

  金玉言刚刚离开大厦,厉嘉陵就从隔壁房间转了进来。

  “万界商盟的总执事,似乎并不怎么厉害。”

  厉嘉陵若有所思道,“感觉这家伙先是被齐元豹他们牵着鼻子走,现在又被耀哥你牵着鼻子走,完全没半点绝世强者的风采,见面不如闻名啊,是因为被禁锢在一具武者的躯壳中的缘故吗?”

  “被禁锢在一具不适合的躯壳中,阻碍了计算力的发挥,自然是一方面,不过更大程度上,他是装的,小心点,这家伙没那么简单。”

  李耀淡淡道,“他是商人,又不是政客,统帅和首领——政客可以卑鄙,统帅可以凶残,首领可以奸诈狡猾和冷酷无情,但如果一个商人给大众留下了卑鄙无耻**诈狡猾的印象,还怎么做买卖?当然只有看上去最憨厚老实、唯唯诺诺甚至略显笨拙的人,才能成为最优秀的商人了。”

  厉嘉陵微微一怔:“是这样吗?”

  “当然了。”

  李耀微笑道,“你刚才看到他那张忧心忡忡的苦瓜脸没有,动不动就皱眉、苦笑和叹气,好像真的被我们玩弄于鼓掌之中,拿我们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的样子,像不像市井街巷里,‘清仓大处理,挥泪大甩卖’的小商贩,好像把东西七折八扣卖给别人,是他亏出血本,亏到要跳楼的感觉?

  “可是啊,如果真有人相信了他的‘挥泪跳楼出血大甩卖’,用七折八扣之后的价格买了东西回去,究竟是谁吃亏,谁占便宜呢?”

  “好像也是。”

  厉嘉陵摸摸脑袋上短短的黑毛,“虽然这家伙看上去是毫无主见,任人摆布,甚至心甘情愿充当配角的样子,但他的目的,却一个不拉全都达到了!”

  “还不止如此,你知不知道这家伙来这里之前,先去见了什么人?”

  李耀道,“金玉言去见了红娘子,承诺要特赦她,对红娘子刺杀自己的事情既往不咎。”

  “金玉言竟然这么宽宏大量?”

  厉嘉陵吃惊道,“他是想再次收服红娘子么,也是,毕竟是一名化神级数的王牌刺客,如果能用这种手段彻底笼络的话,不失为一笔划算的买卖。”

  “哼,如果金玉言仅仅是想再次收服红娘子,那你就把他想简单了。”

  李耀道,“金玉言字里行间的意思,竟然是想通过红娘子,直接搭上四大选帝侯家族最高层的线。”

  “什么!”

  厉嘉陵道,“这,这太夸张了吧,我完全被搞糊涂了,万界商盟和四大家族的决战就要开始,半天前金玉言还在‘大宗商品交易市场’门口斩杀了上百名来自四大家族的刺客祭旗,现在又想找四大家族最高层?这,这,他究竟想干什么?总不至于想出卖所有人吧?完全没理由啊!”

  “那当然不可能,即便他真的想通过红娘子和四大家族最高层直接对话,肯定也是打赢七海之战以后的事情了,或许他对战后新帝国的格局,也有自己的打算吧?比方说,在黑星大帝武英奇、四大选帝侯还有我这个黑风之王之间,找找平衡,左右逢源什么的,说到底,商人若非万不得已是不愿意赶尽杀绝的,多杀一个人,就少了一个潜在客户么!”

  李耀道,“现在,你该明白我为什么不愿意告诉金玉言咱们真正的底牌了吧?和你说这件事,就是提醒你不要把金玉言想简单了,和这种人可以合作,但千万要时刻睁大眼睛,只要稍稍打个瞌睡,他就敢把你的屁股卖了!”

  “哼,金玉言再怎么奸诈,却也差耀哥一着——他和红娘子的对话,应该是最高机密吧,但还是瞒不过耀哥的耳朵,这么快就被你知道了。”

  厉嘉陵瘪着嘴,酸溜溜道,“说来说去,还是耀哥最厉害!”

  “咦,我怎么感觉你的口风不对,似乎对我有所不满啊?”

  李耀看着厉嘉陵,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在怪耀哥拿你当诱饵,让你去钻通风管道被人发现,而我自己就跑到万界商盟总部大厦去出风头?哎呀,这个这个,这也是给你这样的年轻人,一个学习和锻炼的机会,希望你飞速成长,早日成才嘛!”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谁会在意这种事情啊!”

  厉嘉陵一肚子不满全都写在了脸上,无比哀怨地瞪着李耀,“我只有一个问题——为什么耀哥你是‘黑风之王’这样惊天动地的消息,我这个当弟弟的,竟然是最后一个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