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64章 裹挟,敢死!

第2564章 裹挟,敢死!

  但仅仅过了三秒钟,这些星舰的指挥官就意识到了不对——白老大传输过来的并不是无害的战场数据,还在大量战场数据中混杂了致命的晶脑病毒。

  这些前所未见的晶脑病毒,如幽灵般瞬间侵蚀了他们脆弱的防御系统,对他们的星舰进行了小小的“修改”,将他们的星舰都锁定在“强制不攻击友军”的“绝对安全模式”中。

  在“绝对安全模式”中,主控晶脑的敌我识别系统会自动扫描火力范围内的所有友军,并锁死一切投向友军的火力。

  这一模式主要是应用于敌我双方犬牙交错,火力覆盖极容易误伤友军的状态。

  但现在,无论他们还是“忠义救国军”四周,方圆几十万公里之内都没有半艘敌舰的踪影,白老大为何要这么做,要锁死他们的攻击能力?

  当然,偌大一艘星舰,绝不会任由外来的力量摆布,依靠舰长、副舰长和火控官三位一体的神魂烙印解锁,他们依旧能用“人工解锁”方式,改变星舰的状态。

  但用“人工解锁”,令星舰退出“绝对安全模式”,至少要一分半钟。

  而就在这些舰长意识到大事不妙的同时,他们的舰桥之上就纷纷发出一阵低沉如丧钟的长鸣——那是扫描波纹狠狠撞击他们灵能护盾的声音,他们已经被“忠义救国军”死死锁定了。

  他们处于“绝对安全模式”,暂时丧失了对“友军”的攻击能力,但身为友军的“忠义救国军”可没有半点心慈手软的迹象,万炮齐鸣之下,别说一分半钟,就算短短半分钟之内,都可以令他们折戟沉沙,变成漂流于黑暗星海中,支离破碎的铁棺材!

  “白老大!”

  “白司令!”

  “白星剑!”

  众多舰长大惊失色,冷汗瞬间从眉眼之间滑落到了鼻梁之上,战战兢兢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只是雪帅特地吩咐我要做的……安全措施。”

  白老大在通讯频道中淡淡笑着,双眸仿佛两口涌动着毒雾的深井,幽幽看着诸多提心吊胆的舰长,拖长了音调,一字一顿道,“雪帅告诉我说,帝国兴亡在此一战,而此战的成败又最仰赖于诸君的武勇,但诸君中却有不少心怀鬼胎,首鼠两端,见利忘义之辈,畏葸不前还是轻的,甚至有不少人打算‘战场倒戈’,陷身边的战友于不义,用四大家族修仙者的人头,换取自己的荣华富贵……有没有!”

  “有没有”三个字,夹杂着虎豹雷音,配合着吹胡子瞪眼的表情重重轰击出来,令白老大贼眉鼠眼的造型,都变得霸气和酷烈到了极点。

  众多舰长如遭雷击,即便隔着光幕,都下意识后退好几步,摇头道:“没有,我没有!”

  “没有?”

  白老大双手叉腰,“哈哈”大笑,“真以为四大家族不是聋子就是瞎子,真以为雪帅是任由你们欺瞒和摆弄的笨蛋么?哼,老实告诉你们,你们过去几天究竟干了些什么,雪帅知道得一清二楚!

  “你们中不少人,都在万界商盟或者商盟旗下的各大商号、货栈和运输舰队有股份,是不是?

  “你们每个人都有十七八个暗网账户,账户里存着大把自由星币,一旦万界商盟被摧毁,这些自由星币统统要化为乌有,是不是?

  “你们很多人都派出了心腹,充当代言人,此刻就待在七海大市场,和万界商盟高层保持最紧密的联络,是不是!

  “你们很多人都曾经干过出卖帝国利益的勾当,甚至故意让新锐战舰遭遇什么‘星海风暴’,彻底报废,实际上却走私给万界商盟,此刻就在对面,用来对付我们,是不是!”

  连珠炮般的四个问题,说得所有舰长都目瞪口呆,三魂七魄简直要抱在一块儿瑟瑟发抖。

  “你们啊,你们!”

  白老大一手叉腰,一手戳着镜头,几乎要穿越光幕直接戳爆这些舰长的鼻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耀武扬威许久,这才深吸一口气,恢复冷静,阴沉道,“自然,你们都有苦衷和理由,放眼整个帝国,像你们一样的人简直多如牛毛,一味责怪你们,实在也太不公平。”

  “没、没错。”

  这些落入陷阱的舰长,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忙不迭点头,万分委屈道,“的确不公平,我们,我们也是被逼无奈啊!”

  “所以,雪帅愿意给你们一个机会,只要乖乖听命于我,完成雪帅交待下来的任务,不但过往所有都一笔勾销,还大有你们的好处。”

  白老大狞笑道,“当然,未免你们中间有人头脑发热,做出什么狗急跳墙的傻事,本司令设置一些小小的‘防御措施’,不过分吧?”

  “不、不过分!”

  形势比人强,更何况还有把柄落在对方手中,这些舰长除了大摇其头之外,还能说什么呢?

  “既然如此,那就赶快加入战阵吧!”

  白老大说着,又向这些晕头转向的散兵游勇,分别发送过去不同的坐标,以及根据坐标设定的航线,让他们继续朝自己的大部队靠拢。

  直到这些星舰纷纷纳入到白老大的舰队体系中,他们才发现近在咫尺隐匿的拳王、小明和文文所操纵的星舰,不由再次愕然——所有人都被“忠义救国军”不可思议的规模和操控性深深震慑。

  “怎,怎么可能?”

  “忠义救国军怎么可能维持如此完整的建制,一口气跳跃到七海星域来?没有星门引导,这,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奇迹!”

  “忠义救国军的规模为什么如此之大,这真的是一支星盗团七拼八凑起来的临时舰队吗?”

  “距离我们不到五万公里的星舰,就像是一块冰冷死寂的陨石,一开始我们竟然没侦测到,对方究竟采用了什么隐匿模块,又是什么样的船员,在操纵这些‘隐形’星舰啊!”

  所有新加入的舰长,都有满肚皮问号。

  但他们却连半个问题都不敢抛出。

  因为他们发现,自己被“忠义救国军”很巧妙地穿插分割开来,几乎每一艘星舰的旁边都是四五艘白老大的星舰,而且这些星舰毫不顾忌向他们展示出染血的獠牙,仿佛十秒钟之内就能将他们撕成碎片。

  他们就像是古代攻城战中的敢死队员或者说炮灰,被顶盔掼甲、全副武装的精锐逼迫着,顶在战阵的最前面。

  后退半步,就是最锋利的白刃,会毫不犹豫地割下他们的脑袋。

  在规模如此庞大,环境又如此混乱的战场上,毁掉他们这些小小的星舰,比捏死几只蚂蚁更加微不足道。

  无论是否愿意相信白老大的鬼话,这些走投无路的舰长们,似乎也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很好。”

  白老大的狞笑声再次传来,“看来你们都是聪明人,懂得‘沉默是金’的聪明人,相信我们的合作会非常愉快,而你们不但都能活下来,还能得到雪帅的嘉奖,甚至在某个出乎意料的地方,见到雪帅本人呢!

  “现在,出发吧,去整顿更多的散兵游勇,加入我们的战阵——记住,只有新的星舰加入,让他们都顶到最前面去,你们的星舰才能退居二线,加入我们的星舰越多,你们在战阵中的位置就越靠后,自然也就越安全。

  “那么,究竟该怎么做,不用我再解释了?”

  接下来整整一天,白老大都在七海星域外围游弋。

  在他的指挥下,这支奇奇怪怪的联合舰队就像是一条嗅觉极其灵敏的,又近乎透明的鲨鱼,每每能提前几十万公里就躲开万界商盟猎杀舰队的扫荡,还能搜罗越来越多的散兵游勇。

  绝大多数散兵游勇对于接受他的指挥并没有任何意见,在他发送出去自己在“飞电光魔超级战术链”中的高级权限时,就主动放开了灵网和主控晶脑,随后乖乖纳入白老大的战阵。

  这就像滚雪球,一开始要花费的力气最大,但随着白老大的舰队成形并不断膨胀,已经成为集结最顺利、规模最庞大的几支临时舰队之一,自然越来越多进攻方的星舰被他吸引,甚至不用他辛辛苦苦赶过去寻觅,这些星舰就争先恐后向他靠拢。

  当然,也不是没遇到桀骜不驯的“刺儿头”。

  一些自恃实力雄厚的军阀星舰,或者拥有几台巨神兵的强者座驾,或者由四大选帝侯家族中低阶修仙者驾驭的星舰,看不起白老大这个星盗中的暴发户,并不愿意接受他的指挥。

  但绝大多数桀骜不驯之辈,在看过了云雪风亲笔书写的密令,又经过白老大示威似的万炮齐鸣洗礼,都选择了“忍一时风平浪静”,乖乖屈服了。

  直到第一天的激战即将结束,白老大麾下的星舰数量已经膨胀了三五倍,他才遇到真正的硬茬。

  对方不是一艘星舰,而是一支同样完成集结的临时舰队。

  指挥这支舰队的,是一名来自四大家族之一,宋家的强者。

  非常巧合,这名宋家强者,亦是一位堂堂帝国的三等侯,号称“虎山侯”!

  --------------------

  不好意思各位,今天早上正准备起来码字,幼儿园老师来电话,说儿子摔了一跤,脑袋上起了个大包,还吐了。

  赶紧带他去看,还特别带他去省儿保看的,结果排了一上午队,好不容易要拍CT的时候,告诉我们CT机坏了,而且给小朋友拍脑袋的机器就这一台,某个零件要过两天才能运来。

  又跑了好两个医院都说看不了小孩的脑袋,最后在市一医院才看完,幸好没什么大碍。

  一来二去,医院快下班了才看完,回到家赶紧码字,大家别急,待会儿还有一章,容我先缓缓,真是脚不沾地的一天啊!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