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69章 各执一词

第2569章 各执一词

  “宋长老,现在战场上的局势如此混乱,上百个大千世界的无数星舰都搅和在一起,其中难保有没有被革新叛军渗透的奸细,所以真的发生什么误会,亦不无可能,总之,本帅一定会将此事彻查清楚,还虎山侯一个公道,也给宋长老一个交待!”

  云雪风无比诚恳道,“也请宋长老千万以大局为重,牢记精诚团结,报效帝国的道理,不要做亲痛仇快的事情。”

  “你最好是赶快调查清楚,给我一个交待,要不然的话,我就直接问你们家主去要一个交待了!”

  宋雨石冷哼一声道,“你也知道要精诚团结的道理,那就不要让这种事情发生!我给你半天时间,如果最后查出来,竟然真是你在背后指使,我们宋家便退出此战,还让厉家和东方家一起退出,你们云家自己去打吧!”

  “这——”

  云雪风在肚皮里破口大骂了半天,不知道究竟该骂宋雨石还是厉无疾还是白老大还是自己,脸皮绷得紧而又紧,忙不迭道,“宋长老放心,本帅一定调查得清清楚楚,清清——”

  他还没说完,宋雨石已经切断了通讯,只留给他一片冷冰冰的黑色光幕。

  紧接着,手下报告,绝大部分战术链中的宋家战舰纷纷脱离,甚至还裹挟着被他们聚集起来的散兵游勇一起脱离,切断了和旗舰的一切通讯,不知去向了!

  云雪风愣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一拳将面前的控制面板砸得深深凹陷下去,发出一声狼嚎:“宋雨石,你给本帅等着,等着!”

  他霍然起身,来回踱步,每一步都像是万斤巨锤狠狠轰击着地面,短短半分钟,脑袋上就爆出了几百根白发,脸上挤出了深可见骨的皱纹,形貌变得狰狞无比。

  正欲命手下再次搜索厉无疾舰队和忠义救国军的踪迹,手下却向他报告——忠义救国军的旗舰“合金病毒号”,接入了战术链,和“雪崩号”联系上了!

  “快接过来!”

  云雪风尖叫一声,飞扑到通讯控制台前。

  他原本有一肚皮的狗血想要喷到白老大和厉无疾的头上,但看到光幕上呈现出来两人的模样,却是大吃一惊,所有咒骂和咆哮都堵在喉咙口。

  却见合金病毒号的舰桥是一片乌烟瘴气,烟熏火燎和凄风苦雨,包括白老大在内,绝大部分船员身上都打着强化绷带和医疗凝胶,却还有人血流如注,也顾不上治疗,依旧手持泡沫喷罐,奋力扑灭角落里的火焰。

  白老大像是刚刚从小煤窑里挖出来,除了牙齿是白的,浑身上下都黑灿灿像头猩猩,黑里透着红,红里又透着黑,那是大块大块干涸的血迹。

  厉无疾的状况,却比白老大更凄惨百倍,他浑身上下焦黑一片,都是渗透着鲜血和组织液的痂壳,整个人浸泡在一座医疗舱内,于墨绿色的营养液中一沉一浮,旁边代表他生理参数的曲线忽高忽低,说明他的小命如风中之烛般飘忽不定。

  “雪帅,总算联系上您了,大事不好,您可要给我还有永春侯做主啊!”

  白老大带着哭腔道,“我的‘合金病毒号’一跳跃到七海星域,立刻按照您的指示,一路搜罗散兵游勇,整编成临时舰队,一路搜索您的坐标,想要积极向您靠拢。

  “结果,托雪帅的福,虽然还没找到您,却先找到了永春侯的舰队,我们兵合一处,正欲继续寻找总旗舰的所在。

  “谁知道,谁知道半路遇上了虎山侯宋长烈的舰队,他在‘飞电光魔超级战术链’中的指挥权限比我们低,原本应该服从我们的命令,我们也苦口婆心地劝他,他和永春侯毕竟都是帝国堂堂的三等侯,实在不愿意听从我们的指挥也不勉强,不如我们两支舰队遥相呼应,互相保驾护航,一起寻找总旗舰‘雪崩号’,向雪帅您报道。

  “岂料,虎山侯宋长烈跋扈到了极点,根本不把雪帅您放在眼里,说什么‘你们家雪帅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还号称远征军双璧?我呸,他连给雷成虎擦鞋都不配’!

  “没错,他当时就这么说的,还说他们宋家舰队绝不可能服从雪帅的命令,他要去星域外围寻找宋雨石的舰队,还说宋雨石才是他们宋家舰队真正的总指挥,要他们跟着雪帅一块儿去送死?门儿都没有!”

  “够了!”

  云雪风听到这里,整张脸都憋成了猪肝色,暴喝一声,“后来如何?”

  “后来——”

  白老大艰难地咳嗽了两声,又吐出一口粘稠的黑血,道,“如果宋长烈仅仅是这么说,我们也拿他没办法,毕竟他是堂堂帝国的虎山侯,宋家的嚣张和狂傲又是出了名的。

  “但这家伙非但自己要逃跑,而且还怂恿我和永春侯刚刚收拢过来的星舰,转投他的麾下,和他一起逃跑!”

  “什么!”

  云雪风双眼圆睁,低吼道,“岂有此理!”

  “好叫雪帅知道,倘若是属下和永春侯自己的舰队,那我们终日都给他们灌输雪帅的大恩大德,以及忠君报国的道理,是万万不会临战退缩的。”

  白老大苦着一张脸道,“但这会儿我们手下指挥的,只有少量自己的精锐,绝大多数都是外围世界的军阀部队。

  “这些军阀的私兵,战斗意志原本就不甚高涨,很多人暗地里和万界商盟眉来眼去,早就存着保存实力,坐收渔利的心思,属下和永春侯也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他们整编起来,其实是松松垮垮的乌合之众,根本经不起挑拨和利诱的。

  “虎山侯宋长烈通过公开频道向这些星舰说,他们继续跟着属下和永春侯,真的找到了雪帅之后,一定会去强攻七海大市场,和革新叛军那帮走投无路、如狼似虎的疯狗去玩命,而雪帅为了,呃,为了减轻嫡系的损失,一定会将这些杂牌军和地头蛇的星舰摆在最前面,那他们九成九是死路一条。

  “所以,他们还不如跟着虎山侯宋长烈一起走,到星域外围去暂避风头,等别的笨蛋都上去打得头破血流,拼个精疲力竭,看清楚形式,再徐徐图之不迟。

  “他这么一说,属下和永春侯麾下绝大部分星舰指挥官都有些动摇,竟然真的要跟他一起走,只留下属下和永春侯两个光杆司令,又如何辅佐雪帅的霸业呢?

  “属下真没想到,堂堂虎山侯,竟然能无耻到这种程度——连属下这样一个迷途知返,弃暗投明的星盗,都知道捍卫帝国就是捍卫自身利益的道理,怎么这些宋家修仙者,就能这么自私和短视呢?哎呀,真是无耻,无耻之尤!属下一时气不过,一时气不过,就……”

  “就火并了宋长烈的舰队,还把他本人都干掉了?”

  云雪风眯起眼睛,冷冷问道。

  “咦,雪帅如何知道?”

  白老大满脸错愕,失声道。

  “嗯……”

  云雪风皱眉沉思,“白星剑,你老老实实告诉本帅,究竟是谁先动的手,是你的‘合金病毒号’,还是宋长烈的‘虎啸号’?”

  “这个……”

  白老大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道,“要说动手,或许是属下先动手吧,但属下的本意仅仅是吓唬一下虎山侯,希望将他逼退,然后大家分道扬镳就好,哪里敢真的冒犯宋家的强者呢,那不是自己找死吗?所以,属下的攻击都没有直接对准虎啸号,而是射到虚空之中。

  “谁知虎山侯下手如此狠毒,虎啸号第一轮齐射,就精确命中了属下的合金病毒号。”

  云雪风不为所动:“有证据么?”

  白老大看了一片狼藉的舰桥一眼,苦笑道:“我们的主控晶脑都被击中,各种数据都乱七八糟,一时半会儿提取不出来,不过,只要雪帅支持我和永春侯,证据这种东西,不出半天就能‘找’出来的。”

  云雪风当然明白白老大的意思,想了想,又道:“那你再向本帅老老实实解释清楚,你是如何击沉‘虎啸号’的,凭你的战斗力,怎么可能?”

  “这大概就是雪帅的洪福齐天,也令属下和永春侯都沾光了。”

  白老大认真道,“原本,属下的‘合金病毒号’只是一艘破破烂烂的快速攻击舰,万万不是‘虎啸号’的对手,但是在双方对射中,属下的一轮攻击不偏不倚,正好命中‘虎啸号’的弹药库也不知道是燃料舱室,引发的连环大爆炸,令属下和永春侯见到了一线希望。

  “请雪帅不要责怪我们下手狠毒——当时的情况,绝大部分散兵游勇都在摇摆不定,隐隐投靠了虎山侯的阵营,如果我们不赶尽杀绝,将‘虎啸号’彻底击沉的话,等这些星舰彻底投靠过去,死的就是我和永春侯了。

  “我们为了给雪帅带来更多的兵力,只能杀一儆百,趁虎啸号发生连环大爆炸时,将其一举击沉,当然,虎啸号的临死反扑也相当犀利,永春侯的座舰处于报废的边缘,属下的合金病毒号也被打成这副样子。

  “真是不敢去想,倘若属下和永春侯稍稍犹豫片刻,会是何等惨痛的结果,或许,我们就永远无法联系上‘雪崩号’,继续向雪帅效忠了吧!“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