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77章 信心的崩溃

第2577章 信心的崩溃

  “大事不好了,耀哥!”

  厉嘉陵心急火燎道,“万界商盟又闹起了内讧,金玉言他,他——”

  “不是吧!”

  李耀一个鹞子翻身坐了起来,瞪着眼睛到,“你千万别告诉我,金玉言又被人刺杀了吧?”

  “那倒没有。”

  厉嘉陵喘了口气,顿了一顿,道,“不过,或许比他被人刺杀更加糟糕,依我看,他还不如被一枪干掉呢!是,是万界商盟核心数据库里所有的交易数据,统统被清除、搅乱和覆盖了!”

  “什么!”

  李耀如堕冰窟,心生彻骨寒意。

  万界商盟的核心交易数据,关系到无数修仙者的利益,是万千强者愿意为万界商盟而战的最大原因,甚至是自由星币之所以值钱的唯一理由。

  正因为自由星币可以通过万界商盟的交易网络,兑换几乎所有的资源和法宝,所以它才被整个修仙界认可,比帝国的法定货币更加牢靠。

  倘若万界商盟的交易网络崩溃,所有核心交易数据统统消失或者被搞乱的话,就意味着自由星币的大崩溃,也就是所有修仙者对万界商盟信心的大崩溃,还有谁愿意为万界商盟而战呢?

  当然,就算所有数据统统崩溃,有三五天时间总能慢慢恢复的。

  但这个节骨眼上,四大家族联合舰队就快杀到万界商盟的鼻子底下了,却闹出这样的乱子,不吝于灭顶之灾。

  不需要所有修仙者都对万界商盟丧失信心,只要有两三成修仙者丧失信心,灾难性的连锁反应就会触发。

  “怎么会这样!”

  李耀脸色惨白,声色俱厉,“万界商盟的核心交易数据,不应该是最秘密的东西么,那七八十几重防御措施连我看着都头大,怎么会轻而易举被人破坏?”

  “没人知道究竟怎么回事。”

  厉嘉陵飞快道,“最开始一连串的大爆炸只是掩饰,是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而已,当包括金玉言在内的大家都去搜索爆炸的主谋时,万界商盟的核心数据库莫名其妙就被人攻破,而且对方拥有金玉言的最高权限,灌入了上百种最新型的晶脑病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所有数据统统破坏,等到万界商盟的晶脑专家发现时,损失已经不可逆转了,预计要三到五日,最快也要四十八小时才能恢复!

  “更,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对方清除了万界商盟的核心交易数据之后,还灌入了大量别的信息,大多是万界商盟高层各种见不得光的丑闻和交易,包括金玉言的很多丑闻在内,一下子搞得人心惶惶,彼此猜忌!”

  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这是所有修仙者都遵循的基本法则,四大家族的修仙者是如此,万界商盟的修仙者同样如此,哪有半个是善男信女?

  金玉言能在短短百年之内,从籍籍无名之辈,一路扶摇直上,坐上万界商盟总执事的宝座,各种明枪暗箭,勾心斗角,口蜜腹剑,说话当放屁,暗地里捅刀子的事情,自然没少干。

  至于什么低买高卖,囤积居奇,黑吃黑乃至动用杀手团对商场上的竞争对手实施彻底消灭,这种事亦是家常便饭,其中颇有些,触犯了商场上和修仙界的双重规矩。

  这种事,所有高级执事、执事、股东和和合作伙伴都是彼此彼此,能衣着光鲜地出入上流社会,谁手上还没沾过血?不成文的规矩是,只要收拾干净手尾,不留下半点证据,不被人戳爆出来,没人会当一回事的。

  毕竟,胜利者是不受惩罚的嘛!

  可是,一旦被人拿出过硬的证据,摆到大庭广众之下,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现在,不但金玉言,还有其余四名高级执事,包括诸多普通执事的犯罪证据都被公诸于众,通过万界商盟的内网,传送到所有分量极重的股东和合作伙伴手中,甚至是帝国外围世界的军阀、界主和地头蛇手中。

  不少人这才如梦初醒,知道原来某年某月某日,自己的某一票货正是被此刻坐在对面笑嘻嘻的某个杂碎吞掉的,而某桩轰动整个修仙界的惊天大刺杀,原来是金玉言指使的,而且金玉言还用了多少卑鄙无耻、不堪入目的手段,侵吞了多少股东和合作伙伴的利益,才一步步爬上血染的宝座。

  这下,真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就算大敌当前,亦没人忍耐得住,纷纷向金玉言兴师问罪,甚至有人直接动手,大肆火并起来。

  “是武英琴心,不对,是远程遥控她大脑的武英奇!”

  李耀的脸色十分难看,像是一只中毒的青蛙,咬牙切齿道,“武英琴心和金玉言当了一百年的夫妻,后者很多见不得光的勾当都是通过前者去操作,武英琴心当然掌握大量证据。

  “至于金玉言用来修改核心数据库的最高权限,哼,武英琴心在帮金玉言实施‘移魂大法’的时候,自然能全面扫描金玉言的大脑和神魂,解析和复制出神魂烙印了。

  “不知道她——他究竟为整个局策划了多久,问题是他究竟想干什么呢,还是那句话,现在搞臭金玉言甚至搞垮万界商盟,对他根本没半点好处啊,他总不见得要和万界商盟玉石俱焚,让四大家族捡了便宜?”

  “耀哥,你什么意思?”

  厉嘉陵诧异道,“我听不懂,这件事怎么会和武英奇又扯上关系了,武英奇不应该对七海大市场发生的一切都懵懂无知么,他若是早就知道,又怎么会让七海大市场乱起来,这里闹得越乱,局势对他越不利啊!”

  “没错,我也这么觉得。”

  李耀苦笑道,“这是最大的疑点,也是破局的关键,不过先不急着推演,你告诉我,现在金玉言控制住局面没有?”

  “地面上的局面倒是控制住了。”

  厉嘉陵忧心忡忡道,“但星空战场中的局势,就恶劣到无以复加!”

  厉嘉陵告诉李耀,金玉言毕竟当了好几十年的总执事,在万界商盟里还是有大票亲信、爪牙和支持者的,即便面对如此不利的局势,他也没有乱了方寸,却是施展浑身解数,放出所有手段,眼皮都不眨地割让了大把利益,争取到不少大佬的谅解和支持,又下重手惩治了发生火并和妄图逃跑的人,维持住了七海大市场表面上的秩序。

  他们听到的炮火声和爆炸声,就是忠于金玉言的部队,正在镇压那些盘踞星港,妄图逃跑的人。

  但是,金玉言可以控制住七海大市场的表面秩序,却控制不了人心和信心,特别是那些拥兵自重,此刻正在七海星域外围左右摇摆,观望风向的军阀和地头蛇的心。

  七海之战,万界商盟是以少敌多,打得就是一股士气和信心,非要势如破竹,一鼓作气不可。

  倘若中途出现半点差池,大部分左右摇摆的军阀和地头蛇都不站在他们这边,仅仅凭借他们本部的力量,绝不是四大家族联合舰队的对手。

  而现在闹出的乱子,可不仅仅是“半点差池”,简直连天都要塌掉一半。

  商业阶层的软弱性、妥协性和随风摇摆、变幻不定的特性,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听到万界商盟内讧,大量核心交易数据都被篡改和清除的消息,不少军阀和地头蛇瞬间翻脸不认人,悍然撕毁了和万界商盟达成的一切协议,真刀真枪和万界商盟的舰队展开激战。

  大量懒洋洋在七海星域外围游弋的舰队,也像是注入了兴奋药剂,瞬间精神抖擞,纷纷向云雪风的总旗舰靠拢,争先恐后要“效忠雪帅”,争取第一个冲进七海大市场,表示自己对四大家族的忠诚,顺便大肆劫掠,抢个痛快。

  这种事,只要有人带头,就绝对少不了跟随着,哪怕原本并没有打算撕毁协议的那些修仙者,见别人纷纷站回到四大家族阵营,胜利越来越朝四大家族的方向倾斜,自然也没理由给万界商盟陪葬。

  “总之,现在星空战场的局面很坏,短短半天,风云激变,越来越多军阀重新站到四大家族阵营,即便还没有旗帜鲜明地和万界商盟为敌,却也极大压缩了万界商盟护航舰队的活动空间,相当于把刀架在了万界商盟的脖子上,随时都能放血。”

  厉嘉陵无奈道,“刚才整座七海大市场都乱哄哄的,我们又找不到你,很多人都说连‘黑风之王’见势不妙都溜之大吉了,甚至有人说耀哥是冒牌的黑风王,根本就是金玉言捣鼓出来虚张声势的,什么鬼黑风舰队,连半艘舢板都没见到,这种流言蜚语漫天乱飞,更加阻止不了信心的崩塌了!”

  “了解,白老大呢?”

  李耀眯起眼睛,极度冷静道,“白老大有没有传来信息,他暴露了吗?”

  “还没有,白老大见势不妙,第一时间就选择了继续当云雪风身边的‘大忠臣’,所以还没暴露。”

  厉嘉陵道,“但聚集在云雪风身边的舰队越来越多,白老大他们被裹挟其中,陷入进退维谷的尴尬局面,也很难有所作为,要知道,我们原本是打算‘坐山观虎斗’的,但现在,其中一头老虎还没怎么打就自己先躺倒了,难道要我们挺身而出,不顾伤亡地亲自搏虎么?”10(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