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88章 刹那之间的破绽!

第2588章 刹那之间的破绽!

  “雷成虎搞什么鬼,关键时刻换什么旗舰啊!”

  李耀抓耳挠腮,一筹莫展。

  雷成虎原本的旗舰铁流号,并不是应用了多少新技术的新锐战舰,而是一艘服役了将近百年的经典型号,其内部结构并没有太多秘密,就连纵火者联合舰队中都有几艘同类型或者低一个等级的类似战舰,李耀对其结构了如指掌。

  他原本想借助自己对这一类型星舰的了解,神不知鬼不觉潜入铁流号中,再施展神乎其技,玄之又玄的爬管道技术,直接爬到雷成虎私人休息室的卫生间上面,最好趁雷成虎在里面大小便的时候一跃而下,来个神兵天降,相信会对雷成虎的道心造成极大震撼,令对方如钢似铁的意志都出现一丝缝隙。

  没想到雷成虎竟然临时更换了一艘旗舰,还是一艘没有任何资料的全新型号。

  相信一定是武英奇在掌控了帝都之后,用帝皇古墓加上皇宫深处的技术和法宝,进行强化改造之后的新锐战舰,才能激起雷成虎这位“战神”的兴趣。

  这样的战舰,内部防御究竟有多严密,自不必说了,绝不是李耀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可以没头苍蝇一样侵入进去。

  而且,李耀用屁股想都知道,既然武英奇并不信任雷成虎的话,他馈赠给雷成虎的这份“礼物”里,一定包藏祸心,或许暗中设置了无数传感器和监控法宝,能秘密搜集雷成虎调兵遣将的一切数据,并监视和监听雷成虎的一举一动。

  如果李耀贸然找到雷成虎,两人展开谈判,则谈判内容很有可能被自动发送到帝都去。

  一旦武英奇发现李耀和雷成虎竟然联手,他肯定会针对这一状况,做出相应的变招。

  这并不是李耀愿意看到的。

  “这下糟糕了。”

  李耀直愣愣看着三维立体光幕上密密麻麻的光点,这些光点仿佛化作一条条小虫,纷纷往他的脑袋深处钻,钻得他头疼欲裂,“偷偷潜入似乎不太可能,而且还有极大几率被武英奇发现,所以,有没有一种方法,能正大光明和雷成虎取得联络,但又不会激起武英奇的疑心呢?”

  “喂,喂——”

  通讯频道中,再次传来白老大的声音,“我们即将绕到惊雷舰队的后方,不过雷成虎的阵型摆得非常严整,侧翼和后方都无懈可击,倘若非要和他碰撞的话,我很难保证不‘假戏真做’,你到底有谱没有?”

  “有,有谱!”

  听到白老大的声音,李耀灵光一闪,“我忽然生出一个奇妙的想法,但需要一个好朋友舍生忘死,英勇无畏的辅助……”

  ……

  惊雷舰队旗舰,全新的“铁流号”,如灰色宫殿般的舰桥上。

  雷成虎双手背负,卓立于三百六十度环绕式三维立体光幕的中间,任由星光和比星光更加璀璨的炮火将他吞噬。

  一条条粗大如蛇的晶缆从超级晶脑中拖曳出来,接驳到一顶特殊的头盔中,而头盔则紧紧扣在这位“战神”的头上,不断交互着洪水泛滥,浪潮翻涌的战场数据和各种信息。

  “嗡——嗡——嗡——嗡——”

  和雷成虎大脑接驳到一起的几台超级晶脑,都处在超负荷运转的状态,散热单元发出沉闷的噪音,仿佛承受不住雷成虎如星海狂潮般的计算力“摧残”。

  终于,在一次精妙绝伦的大舰队阵型变幻即将完成时,一台超级晶脑实在承受不住,发出“啪啪”的爆响,冒出袅袅青烟和肉眼可见的火光,彻底崩溃了。

  雷成虎闷哼一声,右眼球深处也发出“波”一声,仿佛整颗眼球都裂成两半,流淌出了鲜红的血泪。

  他面无表情,眨了眨眼,用冷冰冰的钢铁左手拭去了眼角的红色液体,摘下了神经交互头盔。

  “快,虎帅受伤了!”

  惊雷舰队所有官兵都知道雷成虎悍不畏死,动辄就将神魂燃烧到极限的作战风格,早有一支精锐的医疗小队在旁边守候,一见到雷成虎的鲜血染红了半张面孔,立刻上前治疗,一边给雷成虎的大脑做深度扫描、修补和散热,一边向他体内注射各种高能营养剂和医疗药剂。

  雷成虎双眼微眯,一边享受着医疗小组的服侍,一边听参谋汇报刚才敌我双方的战损。

  己方的战损并没有令这位神经如钢似铁的老将产生半点触动,即便参谋小心翼翼地告诉他,他有一个亲孙子在刚刚的交锋中……失踪了,他的眼皮也没有抬起来半下,只是淡淡道:“知道了。”

  过去百余年的激战,在对抗圣盟那些杀戮机器的战场上,他已经牺牲了太多太多的亲人和朋友,甚至连自己都无数次命悬一线,死里逃生。

  折损一个孙子的消息,丝毫无法触动他特殊材料炼制而成的神经,至少在战场上,他已经修炼到比圣盟那些杀戮机械更加冷静和淡漠的程度——或许这就是他能一次次战胜圣盟人的最大原因。

  此刻,相对于区区一个孙子而言,他对云雪风更感兴趣。

  当他从实时数据和参谋的汇报,双重渠道都得到相同的结论时,嘴角终于勾起一抹叹息或者冷笑:“云雪风完了,除非他现在掉头就跑,否则,再互相冲撞三到四个回合,他的舰队必定分崩离析!”

  自然,铁流号舰桥组的所有高级军官都知道,掉头逃跑是绝对不可能的——倘若身为此战四大家族方面的主帅云雪风竟然落荒而逃的话,等于提前宣告了革新派的胜利。

  哪怕云雪风宁死不屈,轰轰烈烈战死沙场,都比落荒而逃要好。

  只不过,云雪风究竟有没有“为国捐躯”的勇气,还要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看清楚这样的局势,铁流号的舰桥上,气氛一片轻松,所有军官都摩拳擦掌,迫不及待要再次向云雪风尚未集结完成的混乱战阵发起冲击,争取一个回合,就将这块所谓的“远征军双璧之一”砸个粉碎。

  就在这时,刺耳的警报声响起,三百六十度环绕式立体光幕的左侧,十分突兀地闪现出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光点,就像是从黑暗中一跃而起的黑色毒蛇睁开双眼,又或者从虚空中忽然现身的恶魔,弹出了爪牙!

  触发警报的并不是数量,而是他们远远凌驾于云雪风主力舰队之上的严密阵型,以及在超高速冲刺中纹丝不乱的统御能力,也包括他们此前仿佛融化于星海中的潜形匿迹能力。

  就像是凶兽能嗅到凶兽的气息,毒蛇能感知到毒蛇的存在,铁流号舰桥上这些身经百战,无数次死里逃生的铁血老兵们瞬间意识到——他们遇到了比云雪风那些贵族军更可怕的对手,拥有和他们一样特质的对手!

  “这,这是什么舰队,云雪风的阵营中,竟然还藏着如此可怕的力量,难道是情报有误,四大家族的某一支皇牌舰队,都参与了此战吗?”

  “对方竟然一直将星舰的输出功率调节到最低,混杂在一片片星舰残骸和碎石星带中,依靠兀自散发出各种辐射的残骸来遮掩自己,鬼鬼祟祟向我们接近,而为了不让我们侦测到他们的存在,他们竟然在穿越碎石星带最危险的区域时,都没有开启灵能护盾!如果仅仅是一艘星舰如此也就罢了,成百上千艘星舰都是这样,简直、简直不可思议!”

  “在跃出战场残骸和碎石星带时,对方绝不可能维持完好无损的阵型,然而,对方就在将输出功率飙升到极限,发起全速冲刺的刹那,完成了攻击阵型的编组和调整!皇牌,只有四大家族的皇牌指挥官,才能办到这一点!”

  “你确定四大家族的皇牌指挥官,就能办到吗,为什么我觉得这种瞬间将上千艘主力战舰凝聚成一柄雪亮战刀的能力,就连四大家族的皇牌指挥官都不具备?如此狂野,如此凶残,如此凌厉……”

  “不过,他们究竟在干什么啊,明明来势汹汹,但前进路线好像设置错误,并没有直扑我们,却是扑向了我们和云雪风舰队之间,空无一物的星域,这岂不是将自己辛辛苦苦藏形匿迹取得的优势,白白浪费了吗?”

  惊雷舰队诸多见多识广,身经百战的作战参谋都议论纷纷,大惑不解,被这支突然冒出来的舰队深深震撼。

  “不,你们错了,这并不是什么‘进攻路线设置错误’,而是相当高明和犀利的战术选择。”

  雷成虎推开医生,霍然起身,任凭眼球血流如注,却是绽放出如饥似渴的光芒,“我军的阵型严密,无懈可击,离对方又有一定的距离,完全有时间调整阵型,从容应对。

  “对方的星舰数量较少,再怎么锋芒毕露,等跨越这么长的距离冲过来,都是强弩之末,纵然能对我军造成一定打击,自身也免不了损兵折将,伤亡惨重,失去再战之力。

  “但对方现在前进的方向,却正好是我军将会和云雪风舰队再次碰撞的位置,对方是在等一个机会——等我军和云雪风舰队再次交错之后的瞬间,阵型极度混乱的刹那破绽!”

  -----------------

  今天中秋节,刚才和家人一起吃饭,所以更新晚了点。

  嗯,虽然晚了点,但也要和大家说一声,中秋快乐啊,小说虽然好看,但和家人的团聚更加重要哦,好好享受生活吧,各位亲爱的兄弟姐妹^_^!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