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90章 你不来,我来!

第2590章 你不来,我来!

  “听上去很有道理。”

  雷成虎道,“那么,永春侯想要找一条什么样的出路,你的条件是什么?”

  “好,够爽快,既然虎帅这么快人快语,本侯也没必要遮遮掩掩,我们开门见山吧!”

  厉无疾道,“刚才虎帅说,以本侯的实力,就算当四大家族联军的统帅都够资格,这自然太过夸张,不过,仅仅统御厉家舰队的话,本侯还是有些许信心的。”

  “侯爷的意思,只要本帅承诺将散落在战场各处,所有厉家的舰队都归属于你的旗下,你就愿意弃暗投明,站到本帅这边?”

  雷成虎眼底精芒一闪,“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就这么简单,如果虎帅答应让我统御所有厉家舰队,我就帮你前后夹击,干掉云雪风!”

  厉无疾道,“不过,问题是我究竟要如何才能信任虎帅?虽然虎帅一言九鼎,威名远播,但我毕竟是四大家族出身的贵族,又把所有人都得罪了个遍,万一虎帅过河拆桥,兔死狗烹,在歼灭了云雪风的舰队之后,顺手将我的舰队也一举荡平,相信没人会为我说半句话的。”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雷成虎眼神深邃,“那么,永春侯意下如何,要如何才愿意相信本帅?”

  “虎帅敢不敢到我的旗舰上来?”

  厉无疾突然道,“到我这里来商议相关细节,让我看到虎帅的诚意?”

  “虎帅,万万不可!”

  雷成虎还没有回答,作战参谋就纷纷叫起来,“这是陷阱!”

  还有人对厉无疾怒目而视,根本不相信他的鬼话。

  雷成虎摆了摆手,哑然失笑:“我很愿意向永春侯展示自己的诚意,甚至已经相信了你的话,但身为惊雷舰队的统帅,我的生命早已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整支舰队和整个帝国!我的舰队,我的使命,我的责任,不容许我冒这样的险。

  “别忘了我不久之前才刚刚从神威狱逃出来,同样的错误要是犯两次,就算我罪该万死了,倘若这就是永春侯想出来唯一的办法,我只能十分遗憾地拒绝,然后我们战场上见真章吧!”

  “你……”

  厉无疾满脸阴沉地思索了半天,道,“如果虎帅实在不愿意过来的话,那么,如果是本侯过去呢?”

  “嗯?”

  雷成虎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我亲自到虎帅的旗舰‘铁流号’上来。”

  厉无疾道,“虎帅不敢冒险,但我却别无选择,冒不冒险的结果都是一样的,所以,我愿意到铁流号上,和虎帅面对面地谈,相信以虎帅的坦荡,绝不至于阴谋害我。”

  “永春侯真是胆识过人,勇气可嘉。”

  雷成虎深深思索了半天,狐疑道,“只是,有必要吗,即便我们真的面对面交流,又能说明什么问题?”

  “当然有必要。”

  厉无疾道,“本侯现在被逼至绝境,谁都无法相信,只能相信虎帅的承诺和荣誉——但这份承诺,却是要让越多人知道,才越牢靠的。

  “虎帅所求者,无非是在最短时间内结束‘七海之战’,将尽可能多的力量都聚集在虎帅的权杖之下,为此,你必须得到大部分军阀和杂牌军支持,要得到这些人的支持,就必须维护《告全帝国官兵书》的信用。

  “那么,如果本侯能出现在虎帅的旗舰上,和虎帅一起向这些占据九成数量的军阀和杂牌军发出‘共同声明’之类的东西,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达成了协议,我相信,虎帅是不会随便破坏这份协议的,对吗?”

  雷成虎沉默不语,眼底闪烁着细碎的星芒,思索着对方的真实目的。

  “怎么,虎帅不敢到本侯的旗舰上来,却连让本侯到虎帅旗舰上来的胆量都没有吗?”

  厉无疾咧嘴笑道,“倘若虎帅怀疑本侯在耍弄什么阴谋诡计的话,大可以放心——本侯愿意搭乘一艘超小型的‘蜂鸟’级宇宙战梭,到铁流号上来,蜂鸟级宇宙战梭最多只能搭载两到三名成员,本侯只带一名驾驶员,不携带任何弹药,弹药仓正好成为我们的秘密会议室,我们就在铁流号的某一处机库里谈,虎帅大可以派出百十来个高手,七八十来台巨神兵,将整座机库围个水泄不通,稍有风吹草动,我连一根头发都别想留下。

  “当然,本侯和虎帅都不是纯粹的战斗型修仙者,我们的战斗力恐怕在伯仲之间,倘若我抱着玉石俱焚,同归于尽的心思,的确有可能对虎帅造成一定的威胁——倘若虎帅连这点风险都不敢冒的话,我亦无话可说,就像虎帅刚才说的那样,我们手底下见真章,拼个痛快吧!”

  说到最后,厉无疾将丝绢往地上狠狠一丢,声色俱厉,满脸煞气。

  雷成虎像是被他的煞气侵袭,双眼深深眯了起来,思索了很久,终于缓缓点头道:“好,等我再次冲垮云雪风的战阵,便在铁流号上,恭候永春侯的大驾!”

  “好,本侯也迫不及待想要亲眼见到,传说中的‘战神’雷成虎了。”

  厉无疾扭曲的身影消失在漩涡中,结束了通讯。

  但双方的数据链接并没有中断,却是对接下来的冲阵,以及厉无疾如何驾驭蜂鸟级宇宙战梭飞抵铁流号的路线,做出进一步规划。

  “虎帅,使不得!”

  不少作战参谋纷纷叫道,“厉无疾绝不可能这么轻易投降,他一定有阴谋,说不定是想玩擒贼先擒王的把戏,给铁流号来一场外科手术式的精确打击!”

  “没错!”

  负责守护雷成虎安全的亲卫队长亦瓮声瓮气吼叫道,“虽然厉无疾并非以战斗力著称,但他毕竟年富力强,比虎帅年轻上百岁,又没受过太严重的损伤,真的火并起来,肯定是他占便宜——万一他在我们的机库中,在蜂鸟级宇宙战梭内,将虎帅擒住,怎么办?”

  “够了。”

  雷成虎如钢铁浇铸的面孔上浮现出所有人都无法洞察的表情,淡淡道,“诸位抛出的顾虑,的确都是问题,但我们的处境并不比厉无疾好多少,同样被逼上绝路。

  “表面上看,我们再有几个回合就能杀得云雪风舰队溃不成军,但别忘了在星域外围还游弋着宋家、厉家和东方家的舰队,特别是宋家的前线最高指挥官宋雨石,那是一头真正老奸巨猾的饿狼,绝不是云雪风这种浪得虚名之辈可比。

  “即便击溃云雪风舰队,依旧要面临凶险万分的恶战,或许要纠缠好几个月才能艰难取胜,到时候,我们又会付出多大的牺牲,又该如何支援帝都战场?甚至,赶不赶得及支援帝都战场,这些都是问题!

  “局面已经如此紧张,现在又突然蹦出来一支厉无疾舰队,对方的凶悍和犀利绝不逊色于我们遇到过任何最强硬的对手,倘若对方始终遥遥牵制我们,我们是否能按照原定计划,干脆利落击溃云雪风舰队?

  “如果不能赶在其余三大家族的援军来到之前,彻底击溃云雪风舰队,甚至被云雪风和厉无疾的舰队死死纠缠住,那我们就落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什么‘建立强大国防军,革新帝国,点燃人类文明新希望’的梦想,都要灰飞烟灭了!

  “既然有希望不费一兵一卒就收编如此犀利的厉无疾舰队,风险再大都值得一冒,更何况,刚才你们没有听厉无疾说吗?本帅自然不会到他的旗舰上去,但难道连迎接他到本帅旗舰上来的胆量都没有?有你们这么多元婴、化神高手驾驭着巨神兵在机库中守护,这样的会面都不敢,本帅还有什么资格,号称‘战神’!

  “总之,我意已决,不用多说,只是请咱们舰队中和厉无疾曾经见过面的人,还有精通识别神魂烙印的冥修师都到旗舰上集结,待会儿好检验对方的身份。

  “然后,继续把注意力放到云雪风身上,准备二次冲阵!”

  “是!”

  “是!”

  “明白,虎帅!”

  雷成虎军令既出,惊雷舰队高层再无半点意见,所有人一一领命而去。

  速度稍稍放缓的惊雷舰队,在划出几十万道完美无缺的弧形流光之后,再次陡然加速,犹如一丛闪光的长矛,冲击云雪风尚未梳理清楚的战阵,自然再次冲得人仰马翻,硝烟滚滚,乱上加乱。

  而原本应该及时赶到的“厉无疾舰队”,却也在中途发生了小小的意外,似乎是位于中央的武库舰集群太过突前,险些和前方的神盾舰发生干扰和碰撞,而距离后方的综合补给舰又太远,无法令这些薄皮大馅的综合补给舰得到有效保护,整支舰队不得不降低速度,重新调整。

  这一调整,就错过了闪击惊雷舰队的最佳时机。

  当他们以“气吞万里如虎”的势头,终于扑上来时,惊雷舰队已经完成了第二次冲击,根本不给他们半点撕咬的机会,继续全速前进,脱离毁灭的漩涡。

  两支舰队,就像是两座巍峨的冰山,以险之又险的距离错身而过。

  厉无疾舰队疯狂放出晶铠和宇宙战梭,妄图咬住惊雷舰队的屁股,但双方仅仅摩擦出依稀的火星,就被惊雷舰队全速脱离,甩掉了所有追兵。

  只不过,在短暂的“摩擦”中,却有一艘蜂鸟级宇宙战梭,搭载着一名驾驶员和一名乘客,朝惊雷舰队的旗舰“铁流号”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