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591章 果然是你!

第2591章 果然是你!

  即便从宇宙尺度的宏观上看,两支舰队的碰撞仅仅是无数光点的交融,但是站在每一艘星舰的微观角度,所谓“摧枯拉朽,风卷残云”的冲击也绝不轻松。

  就算惊雷舰队占据场面上的绝对优势,亦有大量星舰严重爆炸乃至丧失全部动力,还有无数晶铠和宇宙战梭都散落在星海中找不到自己的母舰,甚至有几台巨神兵丧失肢体和动力单元,急需拖曳回到拥有快速维修能力的综合补给舰上,绝不能任由他们,漂流到空空如也的星海深处去。

  雷成虎的旗舰“铁流号”也没能幸免。

  雷成虎从来不是那种稳坐中军帐,运筹帷幄,让手下人去送死的统帅,越是凶险和激烈的战斗,他越是身先士卒——刚才还险些和云雪风的旗舰雪崩号,来了一次白刃相向的接舷战。

  此刻的铁流号,亦是伤痕累累,到处充满了爆炸、毒雾、烈焰和外壳撕裂、所有物质喷涌而出的真空区域。

  但雷成虎却顾不上查看旗舰的战损情况,完全交由损害管制小组处理,自己却带着一支最精锐的陆战队外加三台巨神兵,来到位于战舰中部的十六号机库。

  “踏踏踏踏!”

  数百名全副武装的精锐铠师踏着钢铁般的步伐,外加几十辆重型晶石战车和近千台战斗傀儡,将偌大的十六号机库围得水泄不通。

  所有铠师、战斗傀儡和晶石战车都开启了蜂巢式发射器的舱盖,凝聚起晶磁炮和玄光炮的波纹,链锯剑和震荡战刀也“嗡嗡”作响,激荡到了极限。

  就连三台巨神兵都顶天立地,如巨大的立柱般戳在机库里,刀剑出鞘,杀气纵横,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来了!”

  感知到外面的气密门开启,几名作战参谋同时叫起来。

  或许是觉得自己的手下太过紧张,丢了惊雷舰队的脸,雷成虎的眉头微微皱起,嘴角却勾起一抹没人能读懂的冷笑。

  “哧!哧!哧!”

  连续几道气密门不断开启合拢,为封闭空间逐步注入压力和新鲜空气,让对方适应铁流号的人造重力场,顺便扫描对方宇宙战梭携带的武器弹药情况。

  反复扫描了好几次,确认对方的宇宙战梭真的没携带任何武器弹药,同时也只扫描到两名人类的生命磁场和几枚乾坤戒,最后一道气密门这才缓缓开启。

  一艘长度不到十米,如花蕊般的锥形宇宙战梭,轻盈滑入十六号机库的固定轨道,三条修长的尾翼向前方收拢,显得更加小巧玲珑——和巍峨如山岳的铁流号比起来,这架蜂鸟级宇宙战梭简直连小小的蜂鸟都算不上,充其量是一枚微乎其微的细菌或者病毒而已。

  当然,无论细菌还是病毒,都足以致命的。

  “哗啦!”

  对方还没有停稳,四周所有铠师和战斗傀儡都举起了手中和肩头的枪炮。

  雷成虎的亲卫队长,更是驾驭着巨神兵,横跨了一大步,挡在雷成虎的面前。

  “让开。”

  雷成虎敲了敲亲卫队长巨神兵的腿,绕到蜂鸟级宇宙战梭的面前,双手背负,淡淡道:“穿越激烈的火线,永春侯果然来了,您的胆魄和武勇都令人惊叹,您这位御者驾驭宇宙战梭的能力,更是令人叹为观止。

  “本帅的星舰上,正好有几位永春侯的故人,听说您大驾光临,一定要来见您一面,叙一叙旧日的情谊,您不会怪本帅太过唐突吧?”

  说着,雷成虎轻轻咳嗽一声,立刻有几名虎背熊腰,满脸风霜的壮汉上前。

  第一名壮汉小心翼翼道:“侯爷,是您么,小人赵巨涛,不知侯爷是否还记得小人?”

  蜂鸟级宇宙战梭中立刻传来声音:“巨鲨帮的副帮主赵巨涛,是我十七弟无咎的家将么?我记得你有一手‘赤浪刀法’耍得不错,那年在荒流星的一次酒宴上,你曾经和我的家将赵毅拼过一场,斩落了赵毅左手一根尾指,我还解下自己的佩刀送给你,是不是?

  “唉,我和十七弟咎的感情最好,想当初他在翡翠星遭遇圣盟人的伏击,不幸陨落时,我曾痛哭一场,还想寻找你们这些旧日的家将,结果前线兵荒马乱,一直没有你们的消息,我还以为你也跟着魂归星海,没想到却成为了虎帅的部下!”

  “侯爷还记得小人?”

  这“赵巨涛”朝雷成虎点了点头,继续道,“小人受宠若惊!”

  赵巨涛退了下去,第二名壮汉上前,粗声粗气道:“侯爷,小人宋终,多谢当年侯爷的大恩大德,小人才能一直苟活到今天,还加入了惊雷舰队——这一切都是拜侯爷所赐,小人知恩图报,一天都不敢忘,听说侯爷来到的消息,就是死都要死过来谢谢侯爷。”

  “宋终,是那个‘一剑无命’宋终么?”

  蜂鸟级宇宙战梭中再度传来厉无疾的声音,他笑道,“你昔日那个主子,未免太过苛刻,只不过是竞技场里比斗输了一场,竟然就要把你开膛破肚,大卸八块。

  “胜败乃兵家常事,你又没有偷奸耍滑,明明已经竭尽所能,可惜技不如人,又能怪谁,这场输了,下场再赢回来就是了,何必非要取你性命呢?

  “你也知道,本侯最见不得这些血腥残酷,五脏六腑稀里哗啦乱流的场面,那厮还想当着本侯的面剖开你的肚皮,本侯看不过眼,才出言保住你的性命,举手之劳而已,你又何必放在心上!”

  这位“一剑无命”宋终,也对雷成虎点了点头,表示厉无疾没说错,当年就是这么回事,随后大声道,“总之,小人这条命是侯爷给的,要不是小人出身卑贱,没资格留在侯爷身边效犬马之劳,小人也不会去前线当大头兵啦!”

  接下来,又有几名厉无疾的旧人出言试探,厉无疾都毫不迟疑说出了他们的身份来历,甚至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没有疏漏和错误,绝大多数小事是根本不会记录在任何情报上,可见这架蜂鸟级宇宙战梭内的人,千真万确是厉无疾无疑。

  见厉无疾果然真身赴约,惊雷舰队各级指挥官都稍稍松了口气。

  但雷成虎的亲卫队长依旧不敢大意,通过巨神兵,发出雷霆般的低吼声:“永春侯,不好意思,为了安全和隐秘,还是请您的御者先出来吧,他一路穿梭火线,一定精疲力竭、心力交瘁,让我们好吃好喝招待着,等您和虎帅谈妥,再送他回来,绝不会少他半根汗毛,如何?”

  蜂鸟级宇宙战梭内没再发出声音,但位于腹部的武器弹药吊舱却缓缓开启,一名长相平庸,姿态僵硬的驾驶员爬了出来,张开双手示意自己并没有携带任何武器和乾坤戒,面无表情地向雷成虎的护卫队走去,立刻被护卫队员团团围住。

  他的眼底似乎蕴藏着浓浓的幽怨之色,却是一闪而过,没有被任何人注意到。

  “不得无礼,请这位兄弟下去好生歇息。”

  亲卫队长沉声道,又通过私密通讯频道向雷成虎道,“虎帅,里面确认只剩下厉无疾一个人了,不过这厮的战斗力也不容小觑,他还带着三枚乾坤戒,是不是要更进一步检查……”

  “够了。”

  雷成虎冷冷道,“他有三枚乾坤戒,咱们却有三台整装待发的巨神兵加整整一支陆战队!人家都单枪匹马,只身赴会到这种程度,难道本帅连区区一个三等侯的胆魄都没有吗?你们就待在这里,不要随意刺探里面的情况,一切等本帅出来再说!”

  雷成虎掸了掸身上的战袍,朝蜂鸟级宇宙战梭的武器弹药吊舱走去,顺着黑黢黢的吊舱钻进去之后,还顺手关上了舱盖。

  这下,外面谁都看不到也听不到,里面究竟发生什么了。

  惊雷舰队的诸多高层、作战参谋和雷成虎身边的亲兵,也只能面面相觑,忐忑不安地等待着。

  蜂鸟级宇宙战梭狭小的舱室,被光幕照耀成一片绿莹莹的密室,给人一进来就喘不过气的感觉。

  雷成虎合上位于机腹的舱盖,一抬头,就看到厉无疾叉开双腿,大马金刀坐在驾驶座上,直勾勾地盯着他。

  “虎帅,我们终于能不受监控和干扰地好好聊聊了!”

  厉无疾一字一顿道,声音充满力量,又给人神秘和深邃,捉摸不透的感觉,从第一个字就试图掌控谈判的节奏。

  “哼,不用装神弄鬼了,本帅知道你不是厉无疾,刚刚出去那名‘御者’,才是真正的厉无疾。”

  雷成虎毫不客气地直接扇耳光,“真想好好说话,就收起这种阴阳怪气的嗓音,露出你的真面目,让本帅看清楚你究竟是什么东西!”

  “哎?”

  “厉无疾”猝不及防,气场瞬间破裂,恢复自己的嗓音怪叫道,“有没有搞错,这么精妙的布置,竟然被你一眼看穿,你瞎猜的吧,虎帅!”

  “果然是你,你这把诡异至极的声音,化成灰本帅都不会听错。”

  雷成虎一边说着,一边在“厉无疾”旁边的副驾驶座上坐了下来,淡淡道,“该怎么称呼你?是革新派的叛徒,还是黑风之王,还是修真者李耀?你这样见不得光的身份,竟然敢单枪匹马闯到本帅的旗舰上来,真是不知死活,胆大包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