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04章 全面清洗

第2604章 全面清洗

  “我知道。”

  厉嘉陵道,“这是人类右半脑控制情感的区域,人的左右半脑分工不同,左半脑主管记忆、逻辑思维和数理分析,右半脑则掌控情感、音乐、画面等等功能,左右半脑都出现了大量出血点以及畸形肿胀的现象,说明这个人的记忆和情感都被控制,至少是被高强度的刺激干扰了。”

  “大致没错,不过要稍微纠正一点。”

  龙扬君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很多脑科专家和冥修师在各种著作中都抛出过‘左右脑不对称分工’的观点,也为大脑划分出了‘记忆区域’和‘情感区域’等等不同的功能模块,但实际上,人类的记忆、情感包括自我意识,都是极其神秘,深不可测,玄妙无比的,并不能简单用‘控制’二字来描述他们的用途。

  “要知道,就算大脑完全毁灭,人都变成了鬼修,只要50%以上的魂魄得以保留,再用防辐射的外壳和高精度的晶脑来承载,依旧能保留大部分生前的记忆和情感——那么,所谓脑组织能彻底控制神魂的说法,就未必成立了。

  “在我看来,大脑和神魂的关系,更像是土壤和果树,甚至是果树上结出的果子之间的关系。

  “土壤的好坏,当然能决定果树的优劣甚至果子是甜美还是酸涩,但是果树一旦长成,结出累累硕果之后,即便将土壤移除,移植到某种‘无土栽培’的环境中,亦或者将果子摘下来,用保鲜符阵存储在真空中,放置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不腐不变,都是有可能的。

  “也就是说,大脑是凝聚神魂和意志的土壤,但神魂和意志彻底形成之后,对脑组织的需要就没有那么强烈了。

  “我们只能说,对左脑的那一区域进行刺激,能在一定程度上干涉人的记忆;而对右脑的这一区域进行刺激,能在一定程度,暂时改变人的情感。

  “甚至,用手术将这两块区域彻底移除,人就会失去记忆和情感,变成大脑空空荡荡和麻木不仁的机械。”

  厉嘉陵想了想:“就像圣盟人那样?”

  “从出血点的密度和器质性变化的程度来看,倒是还没达到圣盟人那种彻底灭绝七情六欲的程度——圣盟人的这两块区域是相对萎缩,却不是这样红肿,这名军官应该还保留有相当浓烈的情感,只不过他的情感究竟指向何方,我就不知道了。”

  龙扬君想了想,道,“这种程度的改变,和修炼了《忘忧决》的无忧教徒倒是有些相似,大家程度差不多,只是方向不同。”

  厉嘉陵愕然道:“修炼了《忘忧决》之后,竟然会对大脑产生器质性的改变么?”

  “就算不修炼《忘忧决》,在那种资源极度匮乏,分分秒秒生活在极度恐惧的环境中,大脑同样会发生器质性的改变啊!”

  龙扬君扫了厉嘉陵一眼,道,“敬畏大脑,但也别把大脑想象得那么神秘,说到底,大脑也仅仅是人体的一个正常器官而已。

  “打个比方,倘若一个人从出生到长大,时不时就处在大饥荒的状态,十天里有八天要啃噬杂草和树皮度日,那他的身体是否会发生器质性的改变,变得面黄肌瘦、骨瘦如柴、肠胃萎缩、牙齿崩坏、滋生各种疾病呢?”

  厉嘉陵脱口而出:“当然了!”

  “所以啊,资源极度匮乏的情况下,肠胃极度萎缩是很正常的事情,那大脑中的某些区域跟着萎缩和变异,又有什么不正常?”

  龙扬君道,“所谓《忘忧决》,仅仅是因势利导,顺理成章,帮助他们平静而安全地适应这种变化而已。”

  “好了,神也是你,鬼也是你,总之什么话都被你说完了。”

  李耀道,“不用往自己脸上贴金,你的问题咱们以后再说,现在主要研究武英奇的问题——这名疯狂军官的病因已经找到,看来他的确是被人洗脑,但承受不住洗脑的副作用和后遗症才发疯的,却不知别人如何,我还想看看健康士兵的大脑。”

  厉嘉陵悚然一惊:“耀哥,你不会要活生生剖开这四名士兵的脑袋吧?”

  “想什么呢!”

  李耀在厉嘉陵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这儿不是还有好几具尸体?喏,这具尸体原本就脑浆迸裂,都不用我们多动手啦!”

  两人七手八脚将第二具尸体抬到了浮空碟上,还是龙扬君亲自操刀,如庖丁解牛般找到了目标区域。

  “也是一样,左右两侧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出血点,而且脑组织稍有畸形膨胀,好像上百次受损,不断组织增生的反复性疤痕一样。”

  厉嘉陵仔细观察,下了结论,“不过看上去,这名士兵没有狂性大发的军官那么严重,还处于可控的范围内。”

  “也就是说,武英奇地底秘密武器基地的所有军官和士兵,统统都被他洗脑了,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李耀总结道,“这些官兵大脑受损的区域,和武英奇在七海大市场深处妄图攻击我的大脑区域一致,正是他的手法,或者说,是圣盟人的技术。

  “这种短时间高强度的‘硬洗脑’,对大脑的损伤极大,不过究竟是否走火入魔,还要看个人的体质、修炼境界以及运气,这名军官估计在过去的高强度修炼中,大脑就积累了不少暗伤,一直强行压制着,结果又被反复洗脑,最终脑血管爆裂,脑细胞激增,就挂了。”

  “这么可怕的洗脑手段!”

  厉嘉陵震惊道,“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没什么‘不可思议’的,洗脑并不是什么光怪陆离的鬼话,也没半点怪力乱神的东西,都是客观存在的,可以研究、分析和复制的。”

  李耀指了指厉嘉陵的脑袋道,“既然武英奇的终极秘密武器基地,和‘洗脑技术’的关系越来越密切了,那我们就必须先搞清楚,所谓的‘洗脑’究竟指什么。

  “在我看来,洗脑可以分两种,‘软洗脑’和‘硬洗脑’。

  “什么叫‘软洗脑’?最简单的例子,我们两个朝夕相处,我每天在你耳朵旁边唠唠叨叨,像只苍蝇一样‘嗡嗡’乱叫,要把修真者的道心植入你的脑子里,甚至还经常以身作则,行侠仗义,拯救万民于水火,在你心底深深烙印了修真者高大光辉的形象,结果一年半载或者三年五载之后,你真的转化成了一个修真者,那么这个过程,是否可以说我对你进行了某种程度的洗脑呢?

  “我觉得吧,真要说,也可以算,但这就是一种程度非常轻微的软洗脑,就好像灵网上时不时会跳出来的广告窗口,像你灌输某种商品怎么怎么好玩,某个游戏怎么怎么刺激一样,都是最软最软的洗脑手段。”

  “耀哥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厉嘉陵一击掌道,“软洗脑就是效果最差劲,手段最温和,好像蚊子叮咬一样不痛不痒的洗脑方式,就好像耀哥对我洗脑了这么久,也没办法在我脑子里竖立你高大光辉的形象,随便你怎么说,我还是觉得你蛮搞笑的!”

  李耀:“……差不多吧,总之别管这些细节,咱们再打个比方,小朋友在学校里接受教育,学习社会的主流价值观和世界观,用几十年时间,分别被灌输了修真大道或者修仙大道,这又算不算是一种洗脑呢?

  “我觉得,硬要说的话,也可以算,但就要看在灌输的过程中,是否实话实说,是否隐瞒了什么东西,是否禁止小朋友通过别的渠道,接触到各种不同的观点了。

  “如果能以开放、包容、正大光明的心态,将各种大道的优缺点乃至过去引发的严重错误和光辉成就统统告诉小朋友,那这种洗脑就偏软一点;如果是欺骗、隐瞒、扭曲事实,并且还伴随着体罚、物质刺激等等手段,那这种洗脑就更硬一点,更简单粗暴一点。

  “试想,武英奇用几十年甚至上百年时间,在好几代帝国青少年心中都植入了他至高无上、战无不胜的思想——这当然也能算是洗脑,但我们现在并不关心这个,对吧?

  “以上种种洗脑方式,都有两个共同的特点,首先耗时太长,短则一年半载,长则几十年、上百年,才能把人彻底忽悠瘸了。

  “其次,这些洗脑方式,都不会造成大脑的器质性改变,或者说,改变是潜移默化、润物细无声的,在漫长的洗脑过程中,即便大脑真的有什么损伤,早就被自我修复了。

  “所以,我将这些洗脑方式统统归类于‘软洗脑’,很多时候你简直分不清楚‘软洗脑’和‘教育’的区别。

  “而我们面前这些惨死的御林军,他们显然不是‘软洗脑’的受害者,而是接受了高强度的‘硬洗脑’,也就是在短短几天、几周最多一两个月之内,大脑部分区域接受了过量辐射或者强大磁场的影响,甚至是芥子级的脑外科微创手术,令大脑的部分区域发生严重的器质性改变,影响了他们的记忆和情感,进而扭曲了他们的自我意识——这才是狭义的,或者说真正意义上的洗脑!”

  记住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