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17章 阻止堕落的唯一办法

第2617章 阻止堕落的唯一办法

  伴随着武英奇的“循循善诱”,那些黑色蛛丝般的神经网络也一缕缕侵入到李耀的灵焰之中,顺着他的毛孔钻进体内。

  无论他怎么激荡灵焰,挥舞手臂,都无法将这些跗骨之蛆般的玩意儿弄掉,反而觉得武英奇的话,就像从自己的耳膜深处传来,能激发自己从截然不同的角度,进行全新的思考。

  “你……彻底疯了!”

  李耀竭尽所能对抗着侵入自己脑域中的黑色神经束,勉强道,“将造成这么多人死亡,甚至整个大千世界毁于一旦的浩劫,竟然被你称为一场‘治疗’?”

  “治疗就是这样——哪有一场手术是完全不用流血的,哪有一种药物是完全没有副作用的?甚至,在积重难返,病入膏肓之时,不得不切除大部分的身体器官,以灵械义肢和人造心脏来取而代之,亦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武英奇微微一笑,声音显得愈发真诚,周身甚至绽放出一抹抹柔和的光彩,倘若不是四周黑色水滴和神经网络的画面太过诡异,他真像是一个忧国忧民的医生了,“你之所以觉得这件事难以接受,无非是认知上的差距——就好像一名生活在数万年前的古人,倘若被他看到一名现代医生挥舞着手术刀将病人的胸腹剖开,移除病变组织,甚至用骨锯将头盖骨掀开,实施开颅手术,一定会大惊失色,以为医生是什么吞噬心脏和脑浆的恶魔,但现代人掌握基础的医学常识,自然知道医生是在治病救人,纵然治疗过程中会流血、会受伤、甚至有一定的死亡率,恢复之后亦会留下诸多后遗症,但……这都是可以接受的。

  “别急着反驳,请你心平气和地想一想,想想来到帝国之后你所看到的一切,想想你曾经是如何赞同厉灵海对四大家族的判断,承认吧,秃鹫李耀,今日的真人类帝国处在王朝末期,早已腐朽至极,内忧外患如重疾缠身,依靠小范围的改良根本没救,再不用雷霆手段,帝国转瞬间就要分崩离析,亿万国民都要化为齑粉了!

  “朝廷臃肿而无力,军阀四起却自相残杀,权臣把持朝政又只考虑一己之私,甚至连四大选帝侯家族内部都充满了自私自利又可笑至极的斗争,而朕在千年前为帝国设计的,公正、公开、公平的精英筛选方式和底层精英上升渠道,却是统统堵塞了,烂光了,被侵蚀到千疮百孔,连表面文章都做不妥帖!

  “偌大一个帝国,明明占有星海间最丰饶的星球、最充沛的资源和数量最多的人才,却被这帮蛇虫鼠蚁弄得乌烟瘴气,分崩离析,变成一盘散沙,乌合之众,非但打不过圣盟,也奈何不了革新派,连对付万界商盟那帮满身铜臭的贩夫走卒都力有不逮,甚至连区区几个修真者都赶不尽杀不绝——这究竟算是什么帝国啊!

  “耻辱,这是修仙者的莫大耻辱,是帝国的莫大耻辱,更是朕的莫大耻辱!当朕回归帝国,见到千年前披荆斩棘、筚路蓝缕才建立的煌煌帝国,竟然被这帮不肖子孙搞成这副样子,朕真是痛恨到无以复加,即便倾尽整片星海,都无法浇灭朕的怒火!

  “从那一刻起,朕就对诸天星辰发誓,朕一定会不择手段,不惜一切代价去治疗帝国,让它恢复昔日的勃勃生机,让它真正有资格代表伟大的人类文明。

  “只要能重新唤醒每一名修仙者的责任和荣耀,只要能令帝国和人类文明重现辉煌,朕什么疗法都愿意尝试!”

  越来越多的黑色神经束,钻进了李耀的毛孔,如线虫般在他的皮肤下面游走,令他周身和脸上都冒出了一缕缕的黑气。

  黑气甚至进攻李耀的眼珠,围绕着他的瞳孔,妖异地舞蹈着。

  李耀渐渐丧失了反驳的能力,表情逐渐变得恍惚和犹豫,听着武英奇的灌输。

  “朕用了几十年时间来思考,帝国究竟为什么会堕落成今天这副样子,罪魁祸首究竟是谁,问题的根源到底在哪里?

  “应该怪罪四大选帝侯家族吗?当然,他们都是利欲熏心,鼠目寸光,欲壑难填的家伙,根本配不上真正的修仙者称号——但这只是表象,人皆有自私之心,自私既是祸乱之源,却也是文明前进的最强动力,是一把锋利无比的双刃剑。

  “问题的根源,是浩瀚的星海,各个大千世界之间动辄上百光年的距离,以及不同星球之间大相径庭的地形地貌,就像是某种放大器,将人性自私的缺陷,放大到了极致!

  “在古修时代,统治者仅仅占据一个星球,最多邻近大千世界的几个星球,即便治下的民众再怎么自私和盲目,而权臣再怎么飞扬跋扈,都可以很方便调动兵力去镇压,将所有人和资源都紧紧抓在手里。

  “然而,在四万年后的星海文明时代,因为通讯和交通的不变,天各一方的大千世界极容易形成贸易、军事乃至政治上的壁垒,壁垒又会蜕变成一个个自私自利的利益集团,成为无法彻底割除的毒瘤,慢慢侵蚀整体。

  “更糟糕的是,在不同大千世界,很多可居住星球的地形地貌截然不同,由此诞生了风俗习惯甚至外形都大相径庭的不同族群,这些族群很难产生彼此之间的认同感和共同的历史记忆以及荣誉感,往往只知有自己的小世界,却不知道有帝国和陛下的存在。

  “说白了,以人类的脑容量、沟通方式、技术发展水平和历史源流来看,我们根本不应该建立一个囊括三千世界的庞大帝国,而应该分裂成几百个小国,每个小国统治一个或者最多三五个大千世界——那才是最自然的状态。

  “我们本来就是一种被创造出来的‘子文明’或者‘亚文明’,但我们的创造者却过早灭亡了,我们就像是父母双亡的孤儿,还未完全长成,就被迫闯进冰冷的世界,我们笨拙地模仿着洪荒祖先的样子,试图像‘盘古文明联盟’一样统一整片星海,却全然不顾或者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根本没准备好,承担如此沉重的分量!

  “帝国不是毁于四大选帝侯家族之手,而是被自身的重量压垮,被这浩瀚的宇宙击败了!”

  李耀听得入神,喃喃道:“前任帝国首相东方望,也曾这么说过,他说……我们共同的敌人,就是宇宙!”

  “是啊,东方望是一个真正的智者,朕以前也曾通过十分隐秘的方式,和他深入交流过这些问题。”

  武英奇道,“只可惜,东方望能看到,却依旧看不透,身为东方家的掌舵人,他背负了上百年以至于深深嵌入血肉,无法割舍的东西实在太多,他没办法像朕一样,能狠下心来刮骨疗伤的。

  “即便真的看透,以人类冷酷残暴的本性,分裂成数百个小国,依旧会彼此厮杀,纷争不休,又像四万年前的古修时代一样,鲜血永无止境地流淌。

  “更何况,你我都非常清楚,留在这个小小的封闭宇宙中,就算发展到极致,也不过是重蹈盘古文明和无数太古文明的覆辙,我们必须找到一条新的道路,必须成为几百亿年来,第一个彻底冲出去的文明!

  “想要成为第一个破壳而出的文明,一个囊括所有资源、人才和星球的大一统帝国又是必须的,这就是矛盾,在‘大’和‘小’之间,几乎无法解决的矛盾。

  “如果朕仅仅想要铲除四大选帝侯家族的话,其实很容易,朕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彻底毁灭他们,但这是治标不治本的,今天毁掉了四大选帝侯家族甚至所有军阀,但只要人类的通讯和运输手段无法突飞猛进,只要帝国治下依旧拥有天文数字的人口,只要这些人依旧自私自利和贪得无厌,那么,用不了多久,就会有第二个‘四大家族’甚至‘八大家族’诞生,就像是怎么杀都杀不完的病毒!

  “李耀,在你们修真者的国度,也有阶层固化和利益集团的顽疾吗?哦,朕估计你们的国度规模不会太大,刚刚击败黑风舰队,得到一笔发展红利,应该处在蒸蒸日上的崛起阶段,所以你对这个问题,未必有太深刻的认识。

  “但是请你想想,有朝一日,当您们的修真者国度扩张到上百个大千世界,拥有几万亿甚至几十万亿的人口,连修真者的数量都达到几百亿,你要怎么保持这些修真者的纯洁性,你要怎么确保中央的权威能被边境的豪强认可,你要怎么坚持你所谓的教育体系和上升渠道不会被利益集团扭曲和侵蚀?

  “办不到的,李耀,朕告诉你,朕早就想到过并且实践过一切办法,都无法阻止一个伟大国度的蜕变和堕落,即便朕不去消灭你的修真者国度,任凭你们自由发展,茁壮成长,总有一日你们亦会被自身的重量压垮。

  “昔日统治星海三万年的妖族王朝是被自己压垮,星海帝国也是被自己压垮,星海共和国是被自己压垮,现在的真人类帝国也重蹈覆辙,眼看就要被自己压垮了,难道你们的修真者国度就能跳出这个王朝兴灭的周期律,不被宇宙打败,不被自身压垮?”

  武英奇脸上浮现出怪诞的笑容。

  但令李耀感到极度恐惧的却不是这笑容,而是他竟然真的在不知不觉中,相信了武英奇的话!

  是的,联邦的诸多强者都一致认为,对联邦而言,最合适的体量就是八到十个大千世界,更多世界加盟,会造成各种意想不到的问题,最终令星耀联邦也被活生生压垮!

  但是,联邦可以维持目前的体量,帝国可以吗?

  如果不可以,又要怎么做,才能令帝国维持现状,不发生分裂,以便大部分人好歹都能活着呢?

  “想要彻底扭转这样该死的命运,令帝国在维持大一统的前提下,又保证所有国民的忠诚、无私和团结,只有一个办法。”

  武英奇轻轻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革命性的全新教育方式,也就是你所说的‘洗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