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21章 大爱无疆!

第2621章 大爱无疆!

  武英奇的意念真的化作漫天璀璨的星辰,而这些星辰又在瞬间被他的野心侵蚀成黑色,源源不断涌入李耀的神魂深处。

  李耀如遭电击,如溺深渊,无比艰难地做着最后抵抗:“但是,但是你的计划会害死很多人,光是在极天界,就至少会死掉三五百亿人,他们又算是什么?”

  “他们算是手术时割开的伤口,算是孕育新生命的阵痛,算是人类文明高歌猛进的燃料,算是我们不得不付出的代价。”

  武英奇的双眸变得深邃而古拙,仿佛能看穿亿万年光阴的变幻,他用一种完全不似人类的口吻道,“从长远来看,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要死的,非但我们,连盘古文明联盟,十三支碳基生命种族中的至强者,不,不止盘古,还有盘古之前数百亿年中,曾经存在于这片宇宙中的强大文明,统统都被时光吞噬,被宇宙淹没,灰飞烟灭,片甲无存。

  “过去上百亿年间,数百个强盛至极的太古文明统统湮灭了,而人类文明也即将重蹈他们的覆辙——在如此宏大的背景之下,区区几个个体的生死,真的那么重要吗?

  “看得出来,李耀你也是倾向于不能坐以待毙,必须冲出去寻找生路的,那你有没有想过外面的宇宙是多么危险,有没有想过即便我们能寻找到最终的目的地,令人类文明达成某种……‘辉煌的永生’,这个过程亦是一场苦难的行军,或许会有99%的人死在半路上,只有1%的人能活着享受胜利,成为新人类的始祖?

  “没办法,即便明知要牺牲那么多人,我们还是要义无反顾地前行,因为这就是生命的意义。

  “遥想亿万年前,第一条鱼儿笨拙地爬上陆地,我相信它亦不是独一无二,而是有无数同伴一起前进,但其中99%的鱼儿都在致命的空气中干涸而死。

  “同样,当古猿战战兢兢从森林来到平原,肯定也在平原凶兽的爪牙之下,付出无数牺牲。

  “倘若鱼儿和古猿都有智慧,倘若你就是鱼儿和古猿的统帅,而你不忍心付出这么一点点‘小小的牺牲’,你动摇了,退缩了,你告诉同伴——前面太危险了,回去吧,回去吧,我们赶快回到温暖和安全的巢穴去吧!是,同伴的生命或许暂时能够保全,但文明的未来,就要彻底被你的妇人之仁断送了!”

  “请相信,如有可能的话,朕也想要尽量减少伤亡,但这是战争,不但是革新派对贵族的战争,也不仅仅是帝国对圣盟的战争,当然更不是修仙者对修真者的战争,而是——新人类对旧人类的战争,是革旧鼎新,改天换地的战争!这样的新旧冲突,不可能如你想象得那么温和无害,循序渐进,轻轻松松,它注定会掀起最激烈的冲突,要碾碎无数抱残守缺的旧利益集团,要死人,要死很多人的。

  “将军的美德,不是保全手下每一名士兵的生命,而是尽量让所有士兵都死得有价值,能用他们的生命换来最大的战果和最终的胜利,在很多情况下,明知道打头阵或者打阻击的部队会全军覆没,将军亦要铁石心肠地将最心爱、最精锐的部队送到必死无疑的火坑里,难道将军是十恶不赦的杀人狂吗?不,这是一名统帅的天职!”

  李耀实在忍不住,低吼道:“军人早就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你将要杀死的不是军人,而是平民!”

  “错!所谓‘军人’和‘平民’的划分,只适用于人类文明的内战,在我们即将面临的大宇宙战争,无数文明的无尽血战中,每个人都是战士,都必须为整个文明,恪尽职守,奉献一切!”

  武英奇的声音亦凌厉起来,“想想看,如果有朝一日我们真的冲出大宇宙,面对某种‘虫群文明’的全面侵袭,难道它会区分人类中‘军人’和‘平民’的不同?或者我们面对某个单体文明,一颗星球就是一个绝强存在,而它朝我们的世界碾压过来,要用潮汐力把我们的星球一个个撕碎时,它会区分‘军人’和‘平民’的不同?甚至,有某种高于三维空间的神秘力量降临,要把我们的世界升维或者降维,把我们变成无法用笔墨形容的诡异状态,它会在乎什么‘军人’和‘平民’?

  “别傻了,从我们发现大宇宙存在的那一刻起,旧的道德观念就荡然无存,整个文明自然而然进入了‘全民皆兵’的新时代,为了在黑暗宇宙中挣扎求存,所有人都可以牺牲,所有人也必须牺牲!没有这样冷酷而清醒的认知,根本不配充当人类文明的统帅!”

  “我,我办不到!”

  李耀捂着脑袋,痛苦万分道,“我没办法把这么多鲜活的个体当成‘燃料’,没办法轻描淡写接受数百亿人的死亡,没办法从几十亿年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无论如何,我就是办不到!”

  “是啊,99%的人都办不到,都没办法将自己从个体的角度抽离出来,跃升到整个文明的高度来看待问题,所以,修真者李耀,无论你的实力再怎么强大,哪怕再强大一百倍,你注定当不了一个称职的领袖,倘若人类文明由你这样妇人之仁、畏首畏尾的家伙统帅,不出几百年就要灭亡了!”

  武英奇淡淡笑道,“不过,没关系,你办不到,朕却完全可以,所以朕才是人类文明最完美的统帅,而你们只要辅佐朕就好了。

  “你的理智明明知道朕所说所做都是对的,但你的感情一时却无法接受,你自己当不了统帅,却又要阻止朕当统帅,这是什么道理?人类文明总是需要一个绝对理智因而也绝对冷酷的统帅,不是朕,还有谁呢,难道换一个和你一样‘善良、脆弱、富有同情心’的统帅,事到临头就哭哭啼啼或者喊些完全没用的热血口号,会更好?”

  李耀瞪大了眼睛,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你这种局限于个人情感和眼前生死的善良,只是‘小善’甚至‘伪善’,你只看到眼前几百亿人的生死,却完全没想过整个帝国,几千亿人的生死!”

  武英奇的声音刚刚缓和一些,忽然又严厉起来,“你还不明白吗,极天界的这几百亿人,注定要死的——如果朕不发动‘明日计划’,四大家族的皇牌舰队就会占领天极星,大肆屠戮,死于屠杀、饥荒和瘟疫的人照样少不了!

  “更糟糕的是,以四大家族这帮一盘散沙的酒囊饭袋,根本抵挡不了圣盟的主力舰队,帝国肯定会在圣盟的突袭下崩溃!

  “到时候,不但死掉的人会比‘几百亿’再高出一个数量级,达到上千亿甚至数千亿,而且幸存者也免不了被圣盟洗脑——用最糟糕的方式洗脑!

  “看,你的‘善良’根本什么都改变不了,只会把事情越弄越糟,到时候如果在四大家族的屠戮和圣盟的入侵中真的死了数千亿人,他们都是你害死的,都是被你的伪善害死的,都是被你可笑的正义感和道德洁癖害死的!”

  李耀瞠目结舌,无言以对。

  即便他一开始只是想拖延时间,“假装”被武英奇洗脑。

  然而现在,他的道心真的在一点一点被侵蚀,注入了无数冰冷和黑暗的东西。

  “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总有无数人要死,也总有无数人要被洗脑,你和朕,都没办法阻止。”

  武英奇叹了口气道,“朕只能用几百亿人的死,来阻止几千亿人的死,只能用光明正义的洗脑,来阻止圣盟那种苍白邪恶的洗脑,只能尽量让无数个体的牺牲,换取最大的价值,让他们能‘死得其所’!纵然这么做,会令朕背负万世骂名,但只要对人类文明的未来有利,朕便义无反顾,朕今天杀死一百万个无辜妇孺,但明天却有一百亿个无辜妇孺能因朕的作为而活,这才是大善良,大正义,才是‘大爱无疆’!

  “修真者李耀,朕实在欣赏你是个人才,才这么苦口婆心,难道你还要执迷不悟?如果你还要坚持自己的理念,那就想出一条扎扎实实能反驳朕的道理,想一个如何兵不血刃解决四大家族乃至圣约同盟的办法出来!”

  李耀愣了半天,声音越来越微弱:“但是,但是你这么做,会毁了整个极天界!帝国的心脏都被毁掉,哪还有力量对付圣盟?”

  “哈哈,哈哈哈哈,看来你已经从道理上接受了朕的主张,只是细节上还需要商榷,这是小事,很容易解决!”

  武英奇哈哈大笑,一挥手道,“在这件事上,你又犯了同样的错误,那就是用旧的眼光来看待新的世界——所谓‘帝都’这种东西,仅仅是星球文明的政治实体所必须,真正的星际文明根本没必要也不应该搞什么帝都,它非但不是帝国的心脏,简直是帝国的肿瘤,帝国最大的累赘!

  “或者说,即便星际文明真的需要一个政治中心,也不应该固定在某一颗星球上,而应该是移动的,如此才能将政治中心的力量,及时投放到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