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25章 卑劣如斯!

第2625章 卑劣如斯!

  “轰,轰轰轰轰!”

  李耀和龙扬君,两名同样攀上化神境界巅峰,甚至凌驾于化神之上的绝强者,全都轰出120%的功力,发生陨石碰撞般的轰鸣,激荡而出的冲击波,形成肉眼可见的巨浪。

  连金晶塔从地底深处突兀崛起所造成的震撼,似乎都被两大高手的拼斗声遮掩下去。

  现在,就算不用点对点通讯器,都能听到李耀和龙扬君在碎石、迷雾、硝烟和冲击波中声嘶力竭的吼叫了。

  “李耀,你究竟在干什么,你疯了,忘记自己的身份了吗,你可是修真者!”

  “我没疯,更没有忘记身为修真者的使命,就是要最大程度守护人类文明的利益,而不是守护我个人的名誉和道德洁癖,我不能因为自己心中一些可笑的准则,就令整个文明毁于一旦!”

  “武英奇究竟对你做了什么,将你彻底洗脑了吗,醒醒,快清醒一点!”

  “我很清醒,所谓‘洗脑’根本和我们想象中完全不同,陛下并没有强行灌输什么思想到我脑子里,只是启发了我,点化了我,令我‘醍醐灌顶’,我现在所思所想和所作所为,都是出自绝对清晰的理性,倒是你,给我冷静一些,龙扬君!”

  “你——”

  “我什么?我怎么说出你的真名是吗?那是因为隐藏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你被万军包围,更被陛下牢牢锁定,你还能怎么藏,怎么躲?你现在唯一的出路,亦是整个乱局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和我一样,臣服于陛下面前,发自内心高喊‘陛下万岁,黑星大帝万岁’,,相信我,你一定要相信我,这才是拯救所有人的唯一办法!”

  “相信你个鬼,你这个叛徒,我真是瞎了眼才会把你当朋友!”

  “哼,你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朋友?呵呵呵呵,你我二人似乎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朋友,而是尔虞我诈甚至不死不休的敌人吧?无论在古圣界的女娲战舰深处,还是来到帝国之后的各为其主,甚至天极星地底深处无忧教那档子事,你还不是把我耍得团团乱转,阴了我多少次,你自己说!现在我不计前嫌,要帮你‘醍醐灌顶’,你竟然还不领情?既然这么不知好歹,那就干脆去死吧!”

  “李耀,你,你——”

  两人断断续续的说话,不时被震耳欲聋的轰鸣打断,却是渐渐带上了浓烈如火的怒意。

  两大高手都拼出真火,没有半点弄虚作假的成分。

  武英奇阻止了御林军的上前,甚至让御林军中的强者都撤到安全区域去,自己却卓立于迷雾中,双臂环抱,若有所思,仔细感知着李耀和龙扬君拼杀中逸散出来的灵能涟漪,分析两人究竟是真打还是假打。

  看起来,他们是玩真的。

  厉嘉陵直挺挺站在武英奇面前,心凉了半截,却是被对方铺天盖地的霸气镇压,半步都不敢动,只是趁武英奇专心致志感知着李耀和龙扬君的战局时,悄悄屈起手臂,往后脑摸去。

  岂料,手臂刚刚抬起半分,就感知到武英奇的方向射来几十道灵能触须,将他整条手臂死死缠住,血肉被隔空勒出了深深的血痕!

  “别动。”

  武英奇看都不看小狮子一眼,依旧目不转睛盯着硝烟深处的李耀和龙扬君,淡淡道,“这具身体是朕的,你老老实实待着,朕可以留你半条残魂,否则,朕将你的三魂七魄一缕缕抽出来,化为灰飞,碾成齑粉,让你永不超生!”

  厉嘉陵被武英奇勒得整条手臂都要断掉,紧接着脑后一凉,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落入武英奇的手里,却是被武英奇冰冷如玉石的手掌死死卡住脖子后面,两人如怪鸟般腾空而起,跃入李耀和龙扬君的战阵之中。

  现在,李耀和龙扬君分别处在武英奇的左右两侧。

  倘若此二人刚才是在演戏的话,这其实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夹击位置。

  但李耀丝毫没有攻击武英奇的迹象,反而从乾坤戒中激射出数百道橘红色的炙热流光,劈头盖脑朝龙扬君射去,同时高声叫道:“陛下小心!”

  他真像是一条忠心耿耿的鹰犬,奋不顾身挡在武英奇面前。

  龙扬君被李耀的飞火流星射得焦头烂额,狼狈不堪,整张脸都涨成猪肝色,口中再次爆出一连串尖锐的诅咒。

  与此同时,一道黑暗无比的精神力量,仿佛决堤的洪水,从武英奇的眉心倾泻而出,朝龙扬君的脑域席卷而去。

  龙扬君和李耀的实力原本就在伯仲之间,刚才短短半分钟的激斗却是消耗了两人大量的体能和精神力量,再加上武英奇分神级数的精神攻击,如何吃得消,闷哼一声,倒退三步,口鼻眼耳中都流淌出一缕缕殷红的鲜血。

  她的神色变得恍惚,周身的灵能护盾也紊乱起来,即便还未被催眠,至少是陷入某种迷乱的状态。

  李耀周身三万六千个毛孔中也渗透出一粒粒的血珠,将他衬托得无比狰狞,他“嗬嗬”喘息着,朝龙扬君大步走去,右臂凝聚出一道刺眼的火焰战刀,狞笑道:“就算你是盘古族和女娲族的双重传承者又如何?就算你是洪荒战士的复制体又怎样?就算你知道无数关于洪荒的秘密,还有遗迹的所在,又能帮到你什么,你现在还不是要死在我‘秃鹫李耀’的刀下?实话告诉你,‘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从知道你身份的第一天起,我们就彻底没有了成为朋友的可能,这么多年,我只想知道一件事,就是我们两个究竟谁更强,我究竟杀不杀得了你这个洪荒复制体,现在看来,我可以,哈哈,哈哈哈哈!”

  李耀高高举起了火焰战刀,刀芒在龙扬君恍惚而绝望的面孔上跳跃不定。

  “等等——”

  武英奇深深皱眉,流露出古怪的神色,“先别动手,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洪荒传承者’?”

  李耀眨了眨眼,飞快道:“没什么,陛下,这是一个奸诈狡猾,极度危险的家伙,让她多活一秒就多一分风险,还是等小臣先将她斩杀,再细细说给陛下听不迟!”

  说罢,又提刀欲斩,手臂却被一股强横的力量死死缠绕住。

  “朕刚才让你‘先别动手’,没听明白吗?”

  武英奇沉下脸道,“九五之尊,生杀予夺,朕要谁死,谁就得死,朕要谁活着,谁就得乖乖活着!你仔细给朕说清楚,什么叫‘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什么叫‘洪荒复制体’,什么叫‘盘古和女娲族的双重传承者’?”

  “这个……”

  李耀略有些尴尬地看了龙扬君一眼,干咳一声道,“小臣丝毫不敢隐瞒陛下——这个化名‘东方明月’的女人,不,也不能算女人,总之这家伙吧,真名叫‘龙扬君’,她实际上是一个‘原始人’,是某个洪荒时代的精英战士接受了多重调制之后,以冷冻胚胎的形式保存了几十万年才破壳而出,整件事很复杂,总之,她多多少少掌握一些洪荒时代的秘密吧,有一定的价值吧,不过那也算不了什么,她的秘密小臣大多知道,还是先杀了她保险!”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

  连武英奇都诧异起来,仔仔细细打量了龙扬君半天,道,“具体细节,你一一说来,来龙去脉,蛛丝马迹,不要漏过一星半点!”

  “……是。”

  李耀将关于古圣界的大量信息,包括女娲战舰和盘古地宫等等,都汇聚成信息流,以神念传输的方法,一五一十告诉了武英奇。

  武英奇越听越震惊,看着龙扬君的眼神也愈发炙热:“果真如此,还真是罕见的来历,怪不得她能在地底煽动‘无忧教’,当什么‘忘忧天女’了。”

  月无双的“天魔审判庭”,并非酒囊饭袋,无忧教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自然被搜集到不少证据,统统汇报给武英奇知道。

  李耀苦笑道:“陛下,难道您还不相信小臣的忠诚么,若非确有其事,小臣怎么可能一时半刻之间,想出如此曲折离奇,比小说还夸张的事情?”

  “李爱卿不要多心,朕对‘醍醐灌顶’的技术有绝对信心,自然相信你已经大彻大悟,绝无可能破坏朕拯救人类文明的宏图伟业。”

  武英奇道,“朕只是在想,倘若你所言不虚,那此女一定掌握着无数洪荒之秘,对未来的帝国和全人类都有极大的用处。”

  李耀迟疑了一下,道:“大概是吧,但她就是执迷不悟,臣又有什么办法,还是一刀杀了,永绝后患!”

  话音未落,龙扬君就像是一条发怒的毒蜥蜴般朝李耀扑了上来,纵然被武英奇的无形力场死死笼罩,亦是张牙舞爪,发出凄厉的尖啸:“李耀,你这个人渣,畜生,杂种,我把你当宇宙间唯一的朋友,那么信任你,将我最大的秘密都告诉你,结果,你就这样出卖我!

  “你潜回帝都是为了平衡帝国和圣盟之间的局势,最终拯救自己的祖国星耀联邦,可是我呢?星耀联邦关我什么事,人类文明关我什么事,我为什么要傻乎乎和你一起来玩命,你们全都死光了又关我什么事?就因为我把你当朋友,当唯一的朋友,我是为朋友两肋插刀!

  “结果,我为你两肋插刀,你就在我的心口狠狠插上一刀?哈哈,哈哈哈哈,好啊,好啊,实在太好了,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我会要你付出代价,付出最惨痛的代价!

  “陛下,我愿意臣服于您的脚下,向您奉献出关于洪荒文明的所有秘密,条件只有一个——杀了他,杀了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然后挥师灭掉他的祖国,那个叫‘星耀联邦’的该死的地方!

  “没有星图,不知道确切坐标?没关系,我有啊,我有星耀联邦的大致坐标和他们的军事、政治、经济等一系列详细情报,我统统可以上交给陛下,只要陛下能帮我灭了他的祖国,我倒要看看,在星耀联邦的毁灭之火映照之下,李耀,你的脸上究竟会是什么表情!

  “不用这样瞪着我,现在知道害怕已经晚了,这是你逼我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说得实在太好了,那你就瞪大眼睛看清楚,一个‘异族’在彻底死心之后,究竟会变得多么可怕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龙扬君像是一名熊熊燃烧的复仇魔女,五官扭曲,披头散发,放声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