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26章 狗咬狗!

第2626章 狗咬狗!

  “你好狠毒!”

  李耀脸色煞白,乱了方寸,指着龙扬君的鼻尖破口大骂,“早在第一次见面时,我就知道你是一个心狠手辣、丧心病狂的奸佞小人,你根本从头到尾都是在利用我慢慢接近星海中央!早先,你不过是看我们星耀联邦的大腿够粗,想从我们这里捞取足够的资源帮你修复女娲战舰,你才抱上来和我并肩作战,现在发现陛下这条纯金打造的大粗腿,你自然把我和联邦都一脚踢开,却是要利用陛下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啦。

  “陛下,千万不要相信她,她是在骗你,她是在演戏,真的陛下,我对天发誓她真的在演戏,您连半个字都别信,一刀杀了她就什么事都没有了陛下!”

  “我们两个究竟谁在演戏,自己心里清楚!”

  龙扬君周身泛滥着幽幽的磷火,发出凄厉的嗤笑,“李耀,是你非要玩得这么绝,现在后悔已经晚了!我掌握着那么多洪荒时代的秘密,那么多遗迹的坐标、女娲战舰的操纵方法、巨神兵的升级模型、包括无数洪荒时代的奇功绝艺,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和资源,我都能复原出来献给陛下,我对陛下的价值,绝对超出你这个卑鄙小人和你可怜兮兮的联邦!

  “如你所言,我孤身一人闯荡星海,想要生存下去,无非是要找一条够粗的大腿抱着,原先看在大家有交情的份上,勉强抱抱联邦的大腿也就忍了,既然你这么绝情,而陛下又是古往今来唯一能够和‘帝皇’相提并论的星海至尊,嚯,这么粗的大腿,我为什么不抱?不抱才是傻!

  “我想,你之所以这么急着杀我,除了和我彻底撕破脸皮,害怕我的报复之外,就是担心我泄漏星耀联邦的秘密给陛下知道,所以你才要灭口吧?呵呵,连联邦的坐标都舍不得告诉陛下,还说什么对陛下忠心耿耿?简直荒谬!”

  “这,这——”

  李耀仿佛被戳破心事,恼羞成怒,煞白的脸上浮现出浓烈如火的狰狞,两个眼珠乱转,思考该如何突破武英奇的控制力场,干掉龙扬君的方法。

  “陛下,看到他贼兮兮的眼神了吗,这个卑鄙小人绝对不能相信的!”

  龙扬君冷冷道,“他在老家就以精湛的演技、毫无底线的战术和卑鄙无耻的性格而著称,谁若是相信他说的半个字,准会被他坑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我也敢对天发誓,他绝对是在演戏,说不定他根本没有被陛下洗脑,至少没洗得那么严重——因为他曾经亲口和我们说过,他接受过特殊的神魂淬炼,脑域和正常修炼者不太一样,对绝大多数精神攻击都是免疫的。

  “所以,陛下,不用迟疑了,不管这个无耻之徒说什么,只要充耳不闻,一刀斩落他的狗头,哗,整个宇宙一下子清静了!”

  “陛下,陛下,我们有过交易的!”

  李耀急出了满头白毛汗,“您承诺过可以部分保留我们修真者的独立性,甚至让我参与‘醍醐灌顶委员会’,您不会,呃,您不会……”

  “修真者的独立性?真是可笑,你们小小的星耀联邦,有什么资格和陛下的真人类帝国讨价还价?”

  龙扬君轻蔑一笑,“我就简单多了,事实上我只想揭开自己的起源之谜,搞清楚几十万年前的洪荒战争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相信陛下手里一定有无数洪荒古宝却无法破解其中的秘密,而我能破解秘密却没有这些古宝,所以,我和陛下的互补性比你强得多!”

  “陛下,杀了她!”

  李耀无言以对,声色俱厉。

  “陛下,杀了他!”

  龙扬君满脸怨毒,杀气腾腾。

  “够了,你们以为朕是什么,任凭你们摆布的刽子手吗?”

  武英奇一直冷眼看着两人狗咬狗,嘴角却是浮动着一抹稳坐钓鱼台的笑意,直到此刻,见两人真的闹到不可开交,这才沉下脸来,一声暴喝,让两人都冷静一下。

  “李爱卿,正所谓‘君无戏言’,朕既然答应只要你迷途知返,就能赦免你和大部分修真者的罪孽,又岂会轻易劳师远征,再搞一场灭国大战呢?连和朕有深仇大恨的四大选帝侯家族那些‘假修仙者’,朕都可以赦免其中大部分人,更没理由对星海边陲素不相识的修真者开刀——只要你们不自寻死路,乖乖接受朕的‘醍醐灌顶’,就能保住身家性命,这一点,你尽管放心。”

  武英奇缓和语气,打一个耳光揉三揉,宽慰了李耀两句,又将目光投向龙扬君,“龙……爱卿,也不必对自己的身份太过介怀,虽然你的来历是有些特殊,但朕行事,向来唯才是举,英雄不问出处。

  “在朕看来,昔日盘古文明联盟的十三支碳基生命,共同抽取出了自己的基因精华,注入一颗蔚蓝星球上精挑细选出来的古猿体内,调制出了宇宙间最完美的碳基生命体,也就是我们人类。

  “所以,从盘古族到人类,根本没有一条清晰的分界,只不过是同一种生命的不同进化阶段,大家都是广义上的‘人族’,是这片宇宙的主宰。

  “更不要说你在几十万年前本来就是人,只不过接受了一些特殊的基因改造、神魂修炼而已,朕根本不觉得你和别人有什么不同——甚至,因为朕也有过一些奇遇,反而觉得和你颇为亲切呢!”

  “真的?”

  龙扬君喜出望外。

  “当然,我们是同一类人,朕、龙爱卿还有李爱卿,我们都是站在进化巅峰的人。”

  武英奇大手一挥,斩钉截铁道,“我们的来历,我们的过去,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将来,只要我们团结一心,在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创造出新一代的,真正的人类!

  “你们两位既然是旧日好友,现在又为了同一个目的而战斗,又何必为了一时意气,闹得不可开交?你们的话,朕都相信,就是不知道……你们接下来还有什么表现了。”

  “接下来的表现?”

  李耀和龙扬君对视一眼。

  两人眼底都蕴藏着刀光剑影。

  “陛下,我要坦白!”

  龙扬君忽然道,“您可知道李耀不怀好意,在厉嘉陵身上设了一个天大的陷阱,事实上我们这次带着厉嘉陵闯到天极星的地底,有很大程度就是来送这个陷阱,希望陛下踏进去的!”

  “哦?”

  武英奇饶有兴致道,“什么样的陷阱呢?”

  “出发之前,李耀给厉嘉陵做了一个微创小手术,在他的脖子后面,颈椎骨的位置植入了一枚小小的乾坤戒,这枚乾坤戒中蕴藏的,却是李耀自行炼制,号称连神仙都能镇压的禁制类法宝,他称之为‘捆仙索’。”

  龙扬君得意洋洋地扫了李耀一眼,继续道,“他知道陛下对厉嘉陵的身体志在必得,却是故意将厉嘉陵的身体当成陷阱,这样,万一陛下一时不察,将自己的神魂注入厉嘉陵的身体,正好被他的‘捆仙索’捉个正着!

  “以陛下分神级数的强大实力,区区‘捆仙索’自然困不住陛下,但只要能对陛下造成一定程度的干扰,就能为他的后续攻击提供极大的便利。

  “这枚乾坤戒既可以由李耀的神念来远程遥控,也可以由厉嘉陵自己手动控制,只要他在后脑勺上轻轻按一下就好了,如此歹毒的陷阱,他不可能告诉陛下吧?”

  话音未落,李耀就发出嗤笑:“龙扬君,这次你就大错特错了,我是真心实意投靠陛下,当然第一时间就将这件事告诉了他,否则你以为,陛下一直死死揪住厉嘉陵的脖子后面干什么?”

  “什么!”

  龙扬君不敢相信。

  武英奇观察着两人的微妙反应,五指一吸,硬生生将厉嘉陵脖子里面的乾坤戒吸了出来。

  厉嘉陵原本就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人表演,这会儿后颈血肉被狠狠撕裂,不由惨叫一声,简直要昏死过去——不知是气的还是疼的。

  武英奇将指甲盖大小的乾坤戒放在掌心把玩片刻,又丢给李耀。

  李耀双手结印,猛地张开,乾坤戒中顿时“哗啦”弹出一具金光闪闪如蝎子般的枷锁,又像是一张随时会咬人的大嘴。

  看到上百颗寒光闪闪的牙齿死死咬合在一起,不难想象他们若是啃噬在人身上的场景。

  更不要说那一连串能深深刺入骨缝的中空钢针,还有钢针中蕴含,见血封喉的毒液。

  无论武英奇的神魂多么强大,刚刚夺舍的刹那,总是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若是被这具“捆仙索”忽然困住,后果不堪设想。

  “多么精致的禁锢类法宝,也只有李爱卿的妙手,才能炼制出如此巧夺天工的玩具。”

  武英奇笑眯眯道,“朕就说嘛,你们两大高手深入龙潭虎穴,却还带着一个厉嘉陵来自投罗网,此事实在太不合常理,朕原本也不会贸然动他的身体,但你们既然如此坦诚,倒是省了朕一番全面检查的功夫。”

  李耀咧嘴,向龙扬君露出锋利的牙齿。

  龙扬君有些沉不住气,继续道:“好,就算这件事李耀已经向陛下说明,那他有没有向陛下说明,他有一件心血祭炼的随身法宝叫做‘枭龙号’,拥有无坚不摧的玄光钻头,又蕴藏着无数乾坤戒,里面载满晶石炸弹,专门用来炸毁目标最隐秘的要害呢?”

  不等武英奇回答,李耀却是将枭龙号双手托出,嘿嘿一笑道:“我早就和陛下坦白,我有这样一件法宝,刚刚用它钻透了金晶塔的主控晶脑外壳,准备潜入进去投放晶石炸弹,结果我在最关键时刻幡然悔悟,自然将它连同所有晶石炸弹都召唤回来——这种事,还用你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