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29章 说谎的艺术

第2629章 说谎的艺术

  李耀这番话,令武英奇和龙扬君脸上,同时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什……什么意思?”

  龙扬君飞快朝李耀眨眼,“我怎么就陷陛下于不义了,你不要含血喷人!”

  “很简单,你就是用这样阴毒的招数,直接攻击陛下的道心,妄图杀人于无形!”

  李耀冷冷道,“须知,陛下的‘明日计划’乃是建立在两大基础之上,其一就是‘醍醐灌顶技术’,也就是大规模强效洗脑技术的先进和强大,这一技术是绝对可靠的,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

  “第二,就是陛下英明神武,高瞻远瞩,算无遗策,明察秋毫,将星海中的各方势力和每一个环节统统精确计算在内,没有任何意外因素能逃过他老人家的法眼!

  “而这两点,亦是陛下的道心所在——正因为陛下坚信‘醍醐灌顶技术’的可靠以及他的智慧过人,精确掌控,所以他才有足够强大的道心来推动‘明日计划’,成为人类文明永远的最高统帅!

  “陛下所做的一切,绝不是为了一己私利,而是为了人类文明的前进,所以,陛下的道心必定坚不可摧,不存在一丝一毫的怀疑。

  “总之,只有自己先深信不疑,才能以这份坚定而炙热的道心,借助太阳的增幅,去感染千千万万的人,倘若连自己都不相信,又怎么去‘洗脑’别人?

  “所以说,如果陛下真的坚信自己的道心绝对正确,那他老人家的醍醐灌顶技术就是无敌的,而且他精确掌控着所有环节,那么,我怎么可能背叛他,我有什么理由背叛他?要知道我刚刚和陛下促膝谈心,听他老人家讲了好几个钟头的道理啊,如果这样都不能迷途知返的话,所谓‘醍醐灌顶’岂不是毫无用处的笑话?

  “在明知道我绝不可能背叛的情况下,还要收缴我的巨神兵,岂不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这番绕来绕去的车轱辘话,听得龙扬君瞠目结舌,半天说不出话来。

  武英奇也陷入沉思,眼底泛出一环又一环的涟漪。

  无论修真者还是修仙者,修炼到极致时,都要依靠强大的道心来支持,即便武英奇真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他也是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道心的疯子。

  而且这种极端狂热主义者,往往将道心看得比什么都重要,绝不可能轻易扭曲和改变。

  “如果陛下真的收缴了我们两个的巨神兵,那就代表两件事,第一,陛下对自己的醍醐灌顶技术以及精密的控场能力产生了怀疑;第二,陛下害怕我们,害怕拥有‘天晶’和‘纵火者’的我们——你倒说说看,这两件事,哪一件是真的?”

  李耀继续冷笑道,“如果陛下真的上当,收下我们的巨神兵,那他老人家坚不可摧的道心之上,就会出现两条细微的裂缝,令完美无缺的心灵,出现一丝致命的破绽。

  “或许平时,这缕裂缝并不会带来太严重的后果。

  “但别忘了,陛下马上就要通过金晶塔,向整个极天界所有人灌输他老人家的无上大道。

  “我想,即便以陛下宇内无敌的绝强实力,再加上金晶塔乃至恒星的增幅,要一口气将大道扩散到亿万敌对士兵的脑域深处,也是非常消耗灵能乃至神魂力量的吧?

  “在如此关键,这么消耗神魂的节骨眼上,你却要陛下的道心产生一丝裂缝,那就好像洪水来临时的堤坝上产生裂缝一样,随时会全盘崩溃的!

  “到时候,不但陛下的神魂会严重受损,而且道心中这一缕自我怀疑的缝隙,还极有可能顺着陛下紊乱的脑电波,传输到所有敌对士兵的脑子里,那还怎么‘醍醐灌顶’,还怎么让这些士兵坚信陛下的光辉和无敌?

  “所以,我说你是挖了个坑让陛下跳,是故意要陷陛下于不义,难道还错了吗?嗯!”

  李耀双手叉腰,双眼一瞪,怒斥龙扬君。

  龙扬君手足无措:“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别说了,你就是!”

  李耀毫不留情地打断了她的辩解,“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随便用屁股想想都能想到,我绝不可能背叛陛下的——因为眼下纷乱的局面,并不是阻止了陛下的计划,或者,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弑君就能解决。

  “我们和陛下的实力相去甚远,不可能对陛下造成半点损伤,但即便陛下真的有什么差池,然后呢,然后怎么办?要知道眼下最大的敌人依旧是四大家族皇牌舰队,以及尚未露面的圣盟主力舰队!

  “我根本没能力平定帝都的乱局,而陛下是唯一有此能力的人,无论站在何种立场上,我除了臣服于陛下之外,还能有什么选择?我是修真者,又不是完全不顾后果的疯子!”

  龙扬君被李耀喷得面红耳赤,憋了半天道:“除非——”

  “除非,我有办法在弑君之后,还能解决帝都的乱局,对不对?但怎么可能!”

  李耀连声冷笑,看着龙扬君的目光就像在看着一个白痴,“除非,我有办法劫持这里的一部分晶眼和晶脑,并穿透革新派和四大家族的双重屏蔽,给远在七海星域的雷成虎来个‘现场直播’,让他意识到正在帝都发生的一切。

  “除非,在意识到这一切之前,雷成虎就以某种不可思议的方式解决了云雪风、宋雨石以及八支金刚舰队,将十几艘金刚级超级武库舰和无数军阀星舰都收归囊下!

  “啊,即便这样都不行,因为陛下现在已经知道了雷成虎的不臣之心,所有当雷成虎向帝都发出‘增援请求’时,陛下绝不会向他发送星门信号的,没有星门,雷成虎的舰队怎么成建制跳跃过来?一艘艘七零八落地跳跃过来,纯粹找死!

  “所以,除非我还要有一支精锐战斗小队已经秘密潜入帝都,埋伏在某一座最近的星门旁边,并且在最紧要关头,神不知鬼不觉劫持这座星门,将星门对七海星域缓缓开放。

  “对了,在这么多‘除非’之前,还有一个大大的‘除非’,就是我竟然掌握了某种连陛下都没想到的,极其高明的精神免疫之法,竟然能免疫陛下的醍醐灌顶!

  “啧啧啧啧,这么多绝不可能实现的制胜关键,统统发生了?要不要这么夸张!连最拙劣的小说都不可能这么编的好不好!

  “你明知道这些,却还是不管不顾往我身上泼脏水,编造这么荒谬的事情来污蔑我,简直是在侮辱我的,不对,是侮辱陛下的智慧!你污蔑我无所谓,但你这么侮辱陛下的智慧,还妄图动摇陛下的道心,实在太阴险了,其心可诛啊!”

  “你——”

  龙扬君气得浑身发抖,颤声道,“陛下,千万不要听这个卑鄙小人胡言乱语,我绝无半点不相信陛下‘醍醐灌顶’能力的意思,我只是希望陛下的计划能再保险一点!”

  “你的意思是,倘若我们手里有两台巨神兵,陛下的计划就不保险了?”

  李耀嗤之以鼻,“陛下精心策划了近百年的宏伟计划,竟然被区区两台巨神兵就彻底破坏了?”

  武英奇沉默不语,目光如狂风中的火焰般吞吐不定。

  “当然——”

  李耀主动把存储着“纵火者”的乾坤戒捧给武英奇,“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污蔑我,为了证明自己的忠诚,我便将巨神兵交给陛下保管,又有什么关系,相信陛下一定会给我一个公道!”

  龙扬君冷哼一声,亦是将自己的乾坤戒捧了过去。

  两人互相狠狠瞪了一眼,随后眼巴巴看着武英奇……的双手。

  武英奇眯起眼睛,怔怔盯着他们手里的乾坤戒,思索了好一阵子,还是将两枚乾坤戒接了过去。

  李耀和龙扬君死死咬牙,在惊人的控制力镇压下,生理参数都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但瞳孔和鼻孔却同时扩张了5%。

  武英奇将两枚乾坤戒托在掌心,用灵能缠绕着,恍若两枚小小的流星,互相追逐和缠绕,一边漫不经心地把玩,一边看着李耀和龙扬君,仿佛要将此二人的心肝脾肺肾统统看出窟窿来。

  到最后,他微微一笑,将两枚乾坤戒吸入掌心,重重一攥,朝两人丢了回来。

  “君子不夺人所好,朕富有四海,又岂会贪图你们两台小小的巨神兵?”

  武英奇双手背负,眼底涌出强烈无比的自信,淡淡道,“李爱卿说的没错,朕的推算绝不可能出现半点疏漏,‘明日计划’是拯救帝国和人类文明的唯一解决方案,无论你们站在什么立场上,都应该义无反顾地支持朕!

  “醍醐灌顶技术,更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找到破解之法,所以无论李耀还是龙扬君,你们两个都不可能背叛朕。

  “倘若朕连接受了醍醐灌顶的李爱卿都信不过,还要剥夺你的巨神兵来控制你,那朕还有何脸面去实施‘明日计划’,朕的道心,又该置于何地啊!

  “把乾坤戒都收起来,看,天空已经裂开,阳光普照的时刻即将来临,快随朕进入金晶塔,去见识无比辉煌的太阳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