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30章 白与黑
  随着武英奇的狂笑,岩层穹顶之上的断裂声和爆炸声愈发激烈,真像是有一双看不见的神魔之手,将坚实的地壳狠狠撕裂开来。

  即便所谓“安全区域”也不再安全,大块岩石崩落,砸得御林军哇哇乱叫,抱头鼠窜,稍有不慎就是皮开肉绽,血肉模糊甚至化为齑粉。

  饶是御林军经过武英奇的反复洗脑,心志坚毅如铁,面对大自然的伟力变化,亦是纷纷动容。

  那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面对波澜壮阔的天地,感知到自身的渺小。

  李耀和龙扬君对视一眼,心中都大为惊骇,不知道地底这样的大动干戈,究竟会对地面产生何等恐怖的影响。

  然而在武英奇的威压之下,他们却是束手无策——想要再次将巨神兵从乾坤戒中提取出来,并做好全部战斗准备,起码要好几秒钟。

  对武英奇这样分神级数的恐怖存在来说,几秒钟,足够他吃顿早饭抽颗烟卷看份报纸再将两人轰爆了!

  所幸,地壳的撕裂并没有持续太久,在达到天崩地裂的极致之后,就渐渐平息下来。

  金晶塔并没有抬升到地面上去,依旧安安稳稳地横亘在地底。

  然而,正对着金晶塔尖端的岩层,却敞开了一道闪闪发亮的裂缝,一路往上,只看到针尖大小的光点,似乎直通地面。

  李耀沉吟片刻,恍然大悟,在心中暗骂自己死蠢。

  既然这座金晶塔并非天然原因沉降,而是被后羿族的狂热分子故意隐匿在地底,自然在四周精心构筑了各种机关,让它能一触即发,怎么可能要撕裂整块地壳,突出地面那么复杂。

  只需要在岩层中撕开一道小小的裂口,不对,应该原本就有某种竖直管道存在,正对着金晶塔的塔尖,能够让金晶塔发射出去的光波,毫无滞碍地穿透整片岩层,直射天穹!

  这样的结构,实际上就是一处极其隐蔽的“地底发射井”啊!

  李耀心中,半喜半忧。

  喜的是这样的设计,最大程度保证了地质结构的稳定,不会令地面发生太大的改变,那么方圆万里内的地面和地底城镇应该可以保住大半。

  忧的却是,如此一来,金晶塔发动的时间点也大大提前了,李耀原本估计至少还要半天时间,金晶塔才能完全抬升到地面去,没想到它还有一座配套发射井,令武英奇立刻就可以展开“明日计划”!

  所以,刚才究竟是谁在拖延时间?

  武英奇一定知道自己的计划分分钟都可以开始,所以才这么有恃无恐吧?

  李耀心思电转,表面上当然只好做出一副喜不自胜的表情,道:“小臣遵命,陛下!”

  龙扬君也一言不发,点了点头。

  武英奇十分满意两人的表现,微微一笑,却是想起自己身边还死死镇压着一人。

  他挥舞着灵能触手,将几欲昏厥的厉嘉陵提了过来,拎到面前。

  厉嘉陵的脸色比死人还难看,表情比厉鬼还要狰狞,两个瞳孔喷出愤怒和绝望的火焰,目不转睛地盯着武英奇。

  但当他意识到眼前这张面孔乃是属于自己的生母时,目光又变得哀怨和无奈起来。

  “你现在感觉如何?”

  武英奇微笑道,“要保持心情愉快,心情愉快了,血气才够旺盛,才能保证这具身体的最佳状态。”

  厉嘉陵嘴角抽搐,横了李耀和龙扬君一眼,又看着岩顶上依稀的光明,倔强道:“让我死了吧!”

  “你倒是有骨气,可惜并无半点用处。”

  武英奇仔细端详着少年,“有件事,朕非常好奇——如李耀和龙扬君二人潜入帝都来破坏朕的计划,这还可以理解,毕竟他们两人都拥有化神期巅峰境界以上的实力,再加上两台强横无匹的巨神兵,的确有可能对朕造成一定的伤害,而且他们要么背负着莫大的使命,要么拥有神秘莫测的来历,都有不得不来的原因。

  “但是,你的?

  “纵然你在‘天空之城、曼珠沙华’接受了那么多年的调制,又有一连串奇遇,你的实力最多最多,也就能摸到元婴期的边吧?

  “二十多岁的元婴期啊,是有些骇人听闻,可是在朕眼中,却连一只小小的蚂蚁都算不上,这一点你也心知肚明,又何必要踏入这个必死之局,就凭你脖子后面这个小小的机关么?”

  武英奇故意用一条灵能触须,去戳厉嘉陵脖子后面的伤口,戳得厉嘉陵浑身颤栗,汗流不止。

  然而,这一幕落入武英奇的眼眸深处,却也激起了一道微不足道的涟漪。

  “我……”

  厉嘉陵咬牙,直面武英奇,挺直了腰杆,忍痛叫道,“我是为皇后殿下而来的!”

  “哦?”

  武英奇道,“你来找皇后干什么?”

  “我想问问她,当年我尚且处在胚胎状态时,她为什么没有及时销毁我?”

  厉嘉陵叫道,“就算当年没来得及销毁,可是一年前在武英界,还有后来随她回到深海舰队,她明明有一万个机会可以杀我,为什么她都没有动手!”

  “这算什么问题?”

  武英奇哑然失笑,“你和朕有莫大的机缘,是朕精心调制的神魂最佳载体,皇后自然不能杀你。”

  “仅仅是……这样吗?”

  厉嘉陵的眼神黯淡下来,沉默片刻,再次抬头,吼叫道,“我不要听你说,我要听皇后殿下自己说!皇后殿下,出来,你告诉我,你当初究竟为什么要生下我,后来又为什么一会儿要杀我,一会儿要放过我!你究竟是将我当成100%的神魂载体,还是别的什么东西?你出来,你说啊,你亲口告诉我啊,我究竟是什么,在你心里,我究竟算什么!”

  “大胆!”

  武英奇——厉灵海的眼底闪现出一丝挣扎,随后被狂怒取代,他右手虚空一掐,立刻令厉嘉陵的脖子深深凹陷下去,几乎要将少年的血管、骨骼和经络统统切断。

  “呃……呃……”

  厉嘉陵被武英奇卡得动弹不得,脸上却浮现出狂乱的笑意,竟然从不可思议的缝隙中挤出声音,“你,你不会杀我的,你还需要我的身体,呵呵,所以你现在不能杀我!

  “皇后殿下,您听到了吗,我知道您一定能听到的,或许,或许我没几个小时好活了,生命对我来说,原本就是一场噩梦和折磨,死亡并没有什么可怕,我只想在死前知道……我究竟算是什么?对您来说,我的生命,有那么,一星半点的意义吗?告诉我,好不好?求求你,告诉我!”

  “你……”

  武英奇的手在颤抖。

  或者说,是厉灵海的手在颤抖。

  他——她原本满头乌黑的头发,竟然从发梢再次显露出一丝丝的白色。

  就连那深渊般的黑色眼眸中,亦迸发出一颗颗白色的星星,就像是夜空中炸裂开来,璀璨的焰火。

  这焰火中蕴藏着太多太多,无法用笔墨形容的情绪。

  “我,我的命是你给的。”

  厉嘉陵惨笑,“如果我这具躯壳可以帮你摆脱过去百年,被、被这条死老鬼附体的悲惨命运,还给你真正的自由,那就再好不过,我只是,只是想在死前再看看你,看看真正的你——你似乎从来没在我面前,展露过100%真实的自我。

  “我很想知道隐藏在‘皇后殿下’这张面具之下,真正的厉灵海究竟是什么样子——当年在帝皇古墓里,连没有七情六欲的圣盟人都可以被你感染,解放了人性,那样的厉灵海究竟是什么样子?我希望这样的厉灵海能出现在我面前,告诉我当年的真相,我究竟只是冷酷计划的产物,还是,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别骗我,你骗不了我的,在武英界,在深海舰队,在神威狱,在帝都,在那么多次接触里,我能感觉到真正的你,你可是我的……妈妈!难道你就要这样一言不发地躲起来,眼睁睁看着我死去,却连一个答案都不告诉我吗?我是什么,对于你来说,我究竟是什么啊!”

  武英奇——厉灵海头上的白发越来越多。

  就像是滚滚白浪,不断将黑潮吞噬。

  黑色眼眸中的白芒,几乎要炸出整个眼眶。

  他明明是分神级数的绝世高手,连李耀和龙扬君都没办法和他正面对抗,但面对一个小小的厉嘉陵,他却似无可奈何。

  甚至,他明明可以轻而易举锁死厉嘉陵的咽喉,让少年发不出半点声音,但他的手背青筋毕露,就是办不到!

  直到最后,他终于低吼一声,双眼绽放出摄人心魂的光芒,将少年直接击昏过去,软绵绵躺着他的怀里。

  这个动作像是消耗了他大量神魂和体能,比他刚才连续收服李耀和龙扬君更加疲惫。

  武英奇眼底的白芒和满头白发渐渐消退,再次变成深渊般的黑色。

  他恼羞成怒地盯着李耀和龙扬君,发现两人眼观鼻,鼻观口,似乎根本没注意到他刚才的狼狈。

  武英奇满脸阴沉,想了半天,将昏迷不醒的厉嘉陵夹在腋下,对两人冷冷道:“随朕来吧,虽然还没到最佳时间点,但我们立刻就要发动,半秒钟都不能拖延了!”

  ------------------

  秋冬之交,阴雨连绵,老牛好像受凉生病了,早上一起来就天旋地转,床上躺了足足几个钟头都不敢动,一动就晕。

  更新晚了,不好意思啊各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