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45章 武英奇的致命弱点!

第2645章 武英奇的致命弱点!

  一“怎么可能!”

  激活乾坤戒,提取巨神兵,是最简单的手势,李耀就算手抽筋都不可能施展错误,但无论他怎么疯狂往乾坤戒中注入灵能,都像是泥牛入海,一去不回,没有丝毫反应。

  不,有反应,当他不顾一切将大量灵能轰入乾坤戒,试图硬生生撕开乾坤戒时,从乾坤戒中却窜出一道荆棘般的电弧,将他的手指狠狠蛰了一下,蛰得他忍不住惨叫一声。

  眼角的余光,更看到龙扬君也在一边用力甩着自己的手臂——她的巨神兵“天晶”,同样被封死在乾坤戒中,提取不出来了!

  “唰唰唰唰!”

  李耀的脑海中,回忆的画面不断闪烁,很快锁定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不久之前,他们两个为了获取武英奇的信任,曾经主动将存储着巨神兵的乾坤戒送到对方手里。

  结果,武英奇表面上不动声色,表示出对他们毫不怀疑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将两枚乾坤戒在掌心狠狠一攥,才丢还给他们。

  该死,上当了!

  分神老怪的“狠狠一攥”岂是开玩笑的,肯定是在那时候就被动了手脚,被严重破坏了乾坤戒的提取符阵!

  怪不得武英奇如此有恃无恐,站在这个大魔头的角度,他先是破坏了李耀和龙扬君最大的依仗,又将两人引入数百名强者一起精神共振的洗脑空间,简直万无一失,即便两人一开始是假投降,到头来都会弄假成真,乖乖吐出自己的底牌。

  当然,武英奇没想到李耀会猥……聪明到这种程度,用极其巧妙的法子破坏了他的大规模洗脑秘术,都算是他棋差一招,作茧自缚。

  但现在,这个大魔头恼羞成怒,彻底撕破了最后一丝伪装,李耀和龙扬君的处境就非常尴尬了!

  “你怎么能这样!”

  瞬间醒悟了一切,李耀痛心疾首,指着武英奇的鼻尖呵斥道,“正所谓‘君无戏言’,你作为一个皇帝,怎么能如此卑鄙,说好绝对信任我们,将巨神兵还给我们两个的,竟然在乾坤戒上搞这种小动作?

  “我生平最瞧不起你这种满口谎言,鬼鬼祟祟,不敢正面对抗,只会背地里耍弄阴谋诡计的家伙,有本事,你将我们两个的乾坤戒解锁,我们痛痛快快打一场,你若赢了,我们就……哎呀!”

  武英奇不等李耀说完,就从虚空中凝聚出一枚深红色的血手印,朝着李耀劈头盖脑扇了过来,扇得李耀凌空转了一千零八十度,鲜血如不要钱一样狂喷,半张脸高高隆起,话都说不清楚了。

  “李耀!”

  龙扬君飞扑上前,试图带着李耀一起逃窜,但四面八方都被黑雾和血影笼罩,根本分辨不清楚出路,急得龙扬君团团乱转,看着李耀猪头一样的面孔,气又不打一处来,“少说两句吧,难道你没发现自己说得越多,对方的幽能就伴随着怒火‘噌噌噌噌’往上涨,局面就越恶劣?你这是典型的自讨苦吃,多行不义必自毙好不好!”

  “什么话,怎么能怪我呢?”

  李耀委屈道,“要不是你一开始演得太过火,非要把巨神兵上交给这家伙,我们也不会这么尴尬啊!”

  “我们两个目光交错之间,仅仅几道神念交流,说清楚了大致情况,我能演到那种程度,还要怎样?”

  龙扬君怒道,“更何况,你以为他真是白痴啊,他明知道我们两个都随身携带着巨神兵,而你的巨神兵更可以连续击破包括月无双在内,三名化神老怪的巨神兵,你以为他会放任我们带着这么危险的东西进入金晶塔,却不做半点防备?就算我不主动上交巨神兵,他肯定也会想方设法,对我们的巨神兵动手脚,主动提出要检查我们的巨神兵!”

  “总之,说来说去……”

  李耀一边大口吐血,一边用肿胀的面孔挤出怪异的笑容,死死盯着一步步走来的武英奇,提高声音道,“武英奇,我刚才说的没错,你果然对自己的‘明日计划’没有信心!

  “连你都不相信自己的洗脑技术100%灵验和可靠,同样不相信自己是算无遗策、无所不能的神,所以你才加了这样一道‘保险’,在我们的乾坤戒上动了手脚。

  “这是你对自己最大的讽刺,也是你对自己道心最大的打击!

  “怪不得你在精神战场的大道之争中会败给我们,说到底,连你自己都不相信‘明日计划’,又怎么叫我们,叫千千万万的修仙者乃至全人类相信,你口中那个该死的明天会降临?

  “从这个角度上说,你已经输了,彻彻底底输了,你将自己的道心,完全破坏了!”

  武英奇布满粗大血管,丑陋至极的面孔,浮现出一阵剧烈抽搐,似乎陷入激烈的挣扎中,但很快,就在一阵血芒的笼罩下,逐步平静下来。

  “随你怎么说,对你这种牙尖嘴利之徒,最好的应对就是充耳不闻。”

  武英奇淡淡道,“反正,无论你怎么挣扎,今天都要死!”

  “你究竟在干什么?”

  龙扬君扶着李耀,小声道,“还不赶快运功疗伤,还要浪费这么多口水干什么?”

  “我在从大义和道心层面上,狠狠驳斥他啊!”

  李耀道,“难道你不觉得我们在道心层面上已经大获全胜,将他彻底碾压,蹂躏到片甲无存了吗?就算我们的肉身和神魂都被他毁灭,但我们的道心注定将永存,而他的邪恶计划哪怕成功,他亦是一具没有道心的可怜躯壳,空空荡荡的行尸走肉而已,所以,我们已经赢了!”

  龙扬君:“……”

  “当然,我也需要更多时间来冷静思考,千万别被他的虚张声势吓住了,我们的局势未必有表面上那么恶劣的!”

  李耀从大口吐血变成了小口吐血,极度冷静道,“首先,他刚才对我们的乾坤戒仅仅是‘重重一握’,能动多少手脚?而且他绝不能动得太过分,倘若将乾坤戒彻底破坏,被我们瞬间发现的话,那就非常之尴尬了。

  “所以,我可以断定,我们的乾坤戒仅仅是表面受损,不会伤及核心的。

  “我在刚刚跳跃到毒蝎星团时,就掌握了维修乾坤戒的超卓技巧,只要你能帮我争取三到五分钟时间,我保证,绝对能将两枚乾坤戒修复如初,将我们的巨神兵都提取出来!”

  “啊,三到五分钟?”

  龙扬君看看近在咫尺,血光缭绕,凶神恶煞的武英奇,又看看李耀,“三五分钟会不会太少,要不然我帮你拖住这个本身就达到分神级数,又有末日战狂血神子传承加持,而且现在恼羞成怒,癫狂到极点的绝世大魔头三到五天,让你能凝神静气慢慢维修乾坤戒,修得精细点,好不好?”

  李耀:“……你这是在委婉告诉我,没办法拖住他三到五分钟的意思吗?”

  龙扬君:“废话,你看看他现在的造型,感受一下他的怒火,三五秒都难啊大哥!”

  “他是在虚张声势!”

  李耀盯着武英奇,冷冷道,“难道你没发现么,我们两个在这里唧唧歪歪了这么久,他依旧不徐不疾地缓缓走来,还时不时就停下来搔首弄姿摆个造型,似乎在故意等我们一样,干什么,现在是拍炫光幻影啊,还要放点儿出场动画啊,还要搞点儿背景音乐啊?

  “而且,你不觉得很奇怪么,‘末日战狂血神子的传承’,哇,这么犀利的东西,简直和帝皇的宝藏有一拼,倘若他一早就使用的话,岂不是天下无敌,稳操胜券了,哪里还有我们在夹缝里搞小动作的余地?

  “所以,问题来了,为什么他一开始不发动体内末日战狂血神子的传承,非要等到现在,局势败坏到无以复加,几乎最后一搏时,才动用这股神秘的力量?

  “他当然不可能是心慈手软,也不会狂妄自大到这种程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一定还不能彻底控制血神子的力量,或者这股力量本身就会对他造成严重的伤害,甚至会反噬他的道心和神魂。

  “要知道,武英奇是‘修仙者始祖’,而末日战狂血神子却是‘史上最强修魔者’,修仙者和修魔者的大道并不一致,所以,他的力量和血神子的力量,应该存在极其严重的兼容性问题。

  “没错,就是这样,所以他不到万不得已,绝不愿意动用血神子的力量,即便发动了,都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调和,解决两股力量互不兼容的问题,直到现在,我分析了这么多,他还在那儿摆造型!

  “不管他的造型摆得再怎么酷炫,他都没有我们想象中强大,说不定是虚弱和分裂到了极点,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趁他体内的两股力量没彻底融合之前,干死他!”

  李耀挣扎着站了起来,对武英奇扬起了光焰组成的无形战刀。

  “武英奇,你的弱点已经被我看穿,你完了!”

  李耀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一字一顿,斩钉截铁。

  “是吗?”

  武英奇微微一笑,“唰唰唰唰”,几十个被他操纵的光头魔人跳了过来,犹如带着尖刺的城墙,挡在三人之间,充血的眼球深深凹陷,直勾勾盯着李耀和龙扬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