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48章 悬崖上的花儿

第2648章 悬崖上的花儿

  随着李耀的狂吼,武英奇厉灵海的表情越来越扭曲,也越来越挣扎,简直分不清他她究竟是什么人了!

  这张布满丑陋血管的脸,先是浮现出帝王的霸道和冷酷,紧接着又是恶魔的残忍和疯狂,但最后,却是一个女人的温柔和一个母亲的坚毅。

  他她的左手死死拽着右手要往李耀的脖子伸过来,似乎要掐住李耀的喉咙,不让李耀说话。

  但右臂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骨骼硬生生爆裂了好几根,软绵绵耷拉下来,就是不愿意攻击李耀。

  甚至连满头狂乱的长发,都变成红色和白色的两支大军,又像是两群分属于不同阵营的毒蛇,互相撕咬和啃噬。

  “连你都要背叛朕吗?”

  他她的喉咙深处发出了属于武英奇,不敢相信地咆哮,“忘恩负义的东西,是朕救你脱离了苦海,是朕教会你一身奇功绝艺,是朕让你痛痛快快报复了痛恨的人,是朕让你有机会在皇宫里呼风唤雨,你竟然这样回报朕,你竟敢!”

  但随后,同样的嗓子里,却发出又尖又利,属于厉灵海的尖叫:“你答应过,会放厉嘉陵的神魂一马,你答应过的!”

  “那是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

  武英奇无比凄厉的声音再次传来,“但现在,我们的计划都被李耀给毁了,都是他的错,如果你还想保住儿子的神魂,那就不要阻手阻脚,杀了他!”

  “杀你个大头鬼!”

  趁着武英奇厉灵海陷入左右互搏,天人交战之际,李耀运足最后一分力气,朝他她狠狠撞击过去,脑袋重重撞在他她的胸口,汹涌澎湃的灵能顺着灵根,如利刃般刺入他她的体内!

  “啊!”

  武英奇厉灵海的胸口深深凹陷,两道神魂同时惨叫起来。

  “这……”

  李耀飞快眨眼,急出满头大汗,“皇后殿下,告诉我要怎么样才能帮你,干掉这个混蛋?”

  “嗬嗬嗬嗬,不可能的!”

  布满血管的狰狞丑脸上,再度挤出残忍至极的表情,武英奇狞笑道,“朕的神魂和这贱人的神魂已经深深纠缠在一起,杀了朕就等于杀了她,你该怎么选择呢,修真者李耀?”

  随后,脸色一变,又浮现出厉灵海的光彩,一字一顿,结结巴巴,艰难道:“杀……杀……杀了我,杀了我!”

  李耀的脸色变了再变,刚刚用隔空御物之术从地上摄来的三柄战刀,却是怎么都斩不下去。

  他从小就没有亲人,只是和老爹相依为命,现在又是真心实意将厉嘉陵当成自己的亲弟弟看待。

  他和厉灵海虽然谈不上什么深厚的感情,但对方毕竟是老爹唯一深爱过的女人,还是厉嘉陵的母亲。

  厉嘉陵之所以不顾一切和他们潜入帝都来冒险,不正是为了救出自己的母亲吗?

  倘若在没有觉醒的情况下,还好说,但现在厉灵海明明已经觉醒了自我意志,一时半会儿,李耀还真不知道,应不应该对武英奇厉灵海下手。

  稍一犹豫,胸口再度遭到陨石侵袭般的重击,却是武英奇再度控制了这具身体,又一次把他轰飞出去。

  “哈哈哈哈哈哈,这就是你们修真者最大的毛病心慈手软,犹犹豫豫!”

  武英奇厉嘉陵脑后的血色长发,在意志的较量中渐渐取得上风,将刚刚滋生的白色一缕缕吞噬和感染,他的笑容几乎将厉灵海的嘴角都要撕裂,“你们这样软弱的存在,没资格领导人类文明!”

  “没错,他就是一个心慈手软的笨蛋。”

  一道声音从武英奇背后传来,“但我可不是!”

  却是龙扬君,以隔空御物之术卷起上百把战刀和飞剑,所有法宝统统燃烧着最激烈的灵焰,朝武英奇疾射而至。

  武英奇厉灵海刚才的天人交战,也极大削弱了他对光头魔人的控制,这些魔人原本就是刚刚诞生,被幽能浸润得还不够充分,失去武英奇的控制,道心和幽能冲突,自己都抱着脑袋惨叫起来,哪里是龙扬君的对手?

  龙扬君轻而易举解决了这些魔人,操纵着他们的武器,幻化出漫天暴雨般的流光,毫不留情攻向武英奇周身各大要害。

  龙扬君为人亦正亦邪,原本就不能算是修真者,她和厉灵海也没半点感情和羁绊可言,自然更没什么可犹豫的,一出手就是最凌厉的杀招,尽显古圣剑仙的风采。

  武英奇一方面要对抗体内厉灵海的反噬,另一方面要镇压李耀,实在没余力再提防背后的龙扬君,当他感知到龙扬君的飞剑杀阵袭来时,已经来不及,只能竭尽所能,左臂一挥,三万六千个毛孔从体内激出一蓬浓烈的血雾,好似盾牌般阻挡在面前,硬生生将上百支飞剑和战刀都定住。

  “滋滋滋滋滋滋!”

  刺眼的电弧,在血雾之间疯狂流窜,上百支飞剑明明被定住,但剑尖却都疯狂颤动着,仿佛随时都会击碎禁制,继续朝武英奇冲刺。

  “嗤嗤嗤嗤嗤嗤!”

  血雾像是遭到极度高温的烧灼,本身就在不断黯淡和收缩,一如武英奇此刻的神魂。

  龙扬君和武英奇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两人的眼眶四周统统炸开,蛛网般的缝隙不断向四周蔓延,就像是两尊皲裂的雕像,随时都会彻底崩溃。

  这是最纯粹的神魂、能量乃至生命力的比拼,没有半点花俏可言,就像是两人互相撕扯着,朝毁灭的深渊滚去。

  甚至连不远处的李耀都可以感知到两人的生命力正以肉眼可见的形态流逝,不,不是流逝,简直是“狂飙”!

  短短三秒钟,就像是整整三年那么漫长,两人之间的血雾和飞剑终于在骤然收缩之后狠狠炸开,夹杂着万千刀剑碎片的冲击波几乎笼罩了整片空间,连李耀都被波及,再次往后翻了好几个跟头。

  “龙扬君!”

  李耀终究只是被余波震荡,并没有直接受创,放出神念搜索,很快锁定了龙扬君的位置,飞扑过去看时,发现龙扬君脸色惨白,周身水晶战甲片片龟裂,嵌满了刀剑碎片,气息微弱至极。

  急忙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一支医疗药剂,顺着龙扬君的脊椎骨注射进去,又用自己的灵能激荡,帮她将药力化开。

  再看武英奇的方向,李耀看到了毕生难忘的一幕。

  血雾渐渐散开,武英奇厉灵海就像是卓立在悬崖峭壁之上,脸上带着说不出的遗憾和决绝。

  她的满头长发,再次变成晶莹剔透,纯净无暇的白色,白得不带半点杂质,无论黑色还是红色,统统都没有。

  她的眼睛也恢复了昔日的纯净,纯净到在最污浊和黑暗的世界中,都能看到美好和善良的东西。

  这不是一年前厉灵海的眼睛。

  这是一百多年前,身为少女的厉灵海的眼睛,是那个还不知道自己今后百年将要经历什么,背负何种命运的少女的眼睛。

  她笑了,像是一朵从悬崖上飘落的小花。

  她的喉咙和胸口,都有某种力量在拼命挣扎,妄图重新控制她的身体,但她却用暂时回到自己控制的左手,攥住软绵绵的右手,握住了半把锋利的断刀。

  她朝李耀的方向深深看了一眼,目光中蕴藏着无法用笔墨形容的遗憾和歉意。

  “不要”

  李耀头皮发麻,下意识大叫。

  但厉灵海却充耳不闻,十指被刀刃割开,流淌出了炙热的鲜血,就这样攥着刀刃,朝自己的心口狠狠刺了下去。

  “哧!”

  她没有给自己留半点余地,刀刃从心口刺入,从背后刺出,甚至还攥着刀背用力转动了一圈,将自己的心脏组织彻底破坏。

  她这具身体原本就在金晶塔的激荡中消耗了大量生命力,枯萎和败坏到了极点,现在连心脏都被自我破坏,哪怕别的器官都完好无损,也不堪再被武英奇这等绝世凶人使用。

  “啊!”

  她脸上的宁静和释然瞬间被狰狞和痛苦取代,喉咙深处发出武英奇的惨叫。

  周身所有凸起的血管仿佛都要挣脱肌肉的束缚,“噼噼啪啪”地断裂,向四周喷出无数道血柱。

  就连绞碎心脏的战刀都被抽出,从胸口喷出大团血浆。

  血柱和血浆在半空中凝聚成一道张牙舞爪的血雾,逐渐浮现出武英奇咬牙切齿的大脸。

  “这就是武英奇的残魂!”

  龙扬君艰难地叫道,“干掉他,不要被他跑了!”

  话音未落,这张血色大脸狠狠盯了李耀一眼,却是分裂成数百道血色流光,朝金晶塔深处逃窜。

  李耀的反应不可谓不快,神念裹挟着万千刀剑碎片朝血色流光激射而去,却也只来得及截断其中三五十道血色流光。

  正欲起身追赶,四周再度浮现出最后一批光头魔人这些魔人虽然失去了武英奇的控制,但大脑却被幽能严重扭曲,足以拖延李耀一段时间。

  李耀手疾,将几名魔人踹飞出去,抢回了厉灵海支离破碎的身体。

  “皇后殿下,您可千万别这样就死了啊!”

  李耀抱着厉灵海的身体,疯狂往她体内输入灵能,“厉嘉陵需要你,未来的帝国也需要你来收拾残局,还有帝皇古墓的秘密……拜托,坚持一下,不过是心脏爆裂的小伤而已,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