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49章 劈开全宇宙的黑暗!

第2649章 劈开全宇宙的黑暗!

  李耀发了疯一样从乾坤戒中提取各种医疗用品和工具。

  他先是攥紧一支银光闪闪的注射针筒,朝厉灵海洞开的心口注射进去大量异香扑鼻的淡绿色凝胶,封住了她从心口喷涌而出的鲜血。

  紧接着又往厉灵海的脖子注射进去一圈营养药剂,用这些药剂搭建了一个微循环,为大脑提供氧气和养分。

  这样,即便身体彻底损坏,大脑都能保持最后的清醒。

  完成这一切,他又用双手轻轻按住厉灵海的太阳穴,输入进去一连串细微的电流,刺激她的脑细胞,让她的神魂不至于陷入彻底的沉睡。

  厉灵海的睫毛终于再次颤动起来,微微睁开了眼睛。

  当她看清楚李耀的样子时,眼底逐一闪过羞愧、悔恨、不甘、担忧和释然。

  “别说话,好好休息!”

  李耀从眼神中读出了厉灵海的意思,斩钉截铁道,“我一定会把厉嘉陵救出来,也一定会保住极天界、天极星的!”

  厉灵海眼底的波纹荡漾了好一阵子,汇聚成两滴晶莹剔透的泪水,缓缓划过眼角,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虚弱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没错,你的确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李耀又从乾坤戒中掏出一罐冰冻喷雾,这种喷雾能够令伤者的大脑进入暂时的冬眠状态,等待救援的来临,“那就在今后的日子,想清楚自己的初心,用余生来弥补吧!”

  李耀将厉灵海轻轻放在地上,用一件支离破碎的战袍盖住她的伤口,霍然起身,死死盯着武英奇残魂消失的方向。

  这时候,龙扬君也已经解决了最后的光头魔人,两人同时放出神念,搜索金晶塔内的每一寸空间。

  他们并没有搜索到武英奇的残魂,连一丝一缕都没有。

  却发现一件极度恐惧的事情——禁锢着厉嘉陵的那个巨大人蛹,从内向外炸开了。

  就像是一朵过度绽放的花朵,坚硬无比的钢铁外壳蜷曲和耷拉着,里面却是空空荡荡,并没有厉嘉陵的身影。

  厉嘉陵的身体,被武英奇的残魂摄走了!

  李耀和龙扬君对视一眼,对看出对方眼底深深的恐惧,以及逐渐超越恐惧,熊熊燃烧的战意。

  “无论如何,先修好乾坤戒!”

  龙扬君道,“即便他真的上了厉嘉陵的身,这么仓促,也绝不可能太稳固的!”

  李耀重重点头,神念如八爪鱼般向四周释放,寻找刚才散落的维修工具。

  每一件维修工具都是他心血祭炼,里外都深深镌刻着他的神魂烙印,和他存在着玄妙的心灵感应,很快被他锁定,一一摄了回来。

  趁着龙扬君在四周警戒、逡巡的功夫,李耀盘膝而坐,满脸镇定和淡然,一呼一吸之间,两枚乾坤戒在面前一沉一浮,绽放出越来越通透的光彩。

  金晶塔深处,再次传来一阵阵低沉的笑声。

  笑声既有些像是厉嘉陵,又越来越像是武英奇。

  滔天血浪,无边黑雾,卷土重来。

  李耀却熟视无睹,充耳不闻,全副心神都钻进了方寸之间的乾坤戒里,一缕缕细若发丝的神念飞快疏通着提取符阵滞碍的灵纹,构造全新的空间回路。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整座金晶塔都发出惊天动地的震荡,像是有一头硕大无朋的凶兽从塔底钻了出来,要将金晶塔、天极星乃至整片星海都吞噬下去。

  “这样的力量,不仅仅是夺舍那么简单,这是……”

  龙扬君全神戒备,感知着金晶塔深处激荡出来的波纹,脸色变得格外难看,“巨神兵!”

  李耀和龙扬君的视界之内,出现了无比诡异的一幕。

  金晶塔深处的空间开始扭曲,出现了一片无法用笔墨形容的漆黑。

  这片漆黑的边缘非常模糊,还在不断向四周扩张,扩张到哪里,就将哪里也染成一片黑暗,是任何光线都会被吸收进去,任何物质都逃脱不了的黑暗!

  那就好像,整个世界都被一头看不见的凶兽狠狠咬了一口,缺失了其中一块,变成了一个……黑洞!

  李耀和龙扬君的目光、感知以及神念,扫描到这块黑暗区域时,就似泥牛入海,一去不回,根本扫描不出黑暗中究竟隐藏着什么东西,亦或者什么都没有,它的本体,就是绝对的黑暗!

  “唰唰唰唰!”

  龙扬君重重一跺脚,从地上激荡起成百上千枚刀剑碎片,缭绕着数百道流光,朝黑暗射去,同样在接触黑暗的一刹那就被吞噬,像是陷入一片黏性极强的胶质,掀不起半点涟漪。

  这样的异相,让李耀和龙扬君瞬间想起一台巨神兵,一台在人类文明战争史上绝对够资格排进前五强的超级巨神兵,黑星大帝武英奇的专属座驾——黑洞之心!

  “黑洞之心”当然不是真正的黑洞。

  但它却拥有所有巨神兵中最强的力场扭曲、隐形系统以及吸能设计,能够屏蔽敌人99.99%以上的扫描和锁定,并吞噬敌人朝它射来的大部分破坏力,真像是一枚能够吞噬战场中一切生灵的死亡黑洞!

  在一千年前,武英奇活跃的年代,黑洞之心的出现就代表着战争的终结,屠杀的开始。

  千年之后,帝焰重燃,血雨再临!

  “嗬嗬嗬嗬嗬嗬!”

  黑暗中再次传来武英奇狂乱的笑声。

  “搞定!”

  黑洞当头,李耀无知无觉,将两滴淡金色的心头血分别滴在两枚乾坤戒上,顺手将一枚乾坤戒丢还给龙扬君,同时激活了乾坤戒的提取手势。

  空间涟漪,泛滥成灾,两台同样够资格排在现役巨神兵战力排行榜前列的超级钢铁神魔,“纵火者”和“天晶”,终于挣扎着从虚空中爬了出来,降临人间!

  “唰唰唰唰!”

  李耀置身于“纵火者”的灵府之内,任由“小黑”化作液态金属包裹周身,无穷信息流从脑海中激流而过,就像是闪电瞬间流转周身,四肢百骸、奇经八脉都舒畅到了极点,爽快到他要狂吼出声。

  “纵火者”在手,就算阻挡在前方的是一座真正的黑洞,都要被他活活轰爆啊!

  “你的愚蠢简直比你的无耻更甚,真以为朕会将自己的魂魄,彻底绑定在厉灵海的残躯之上吗?”

  黑洞之心中,传来武英奇渐渐和厉嘉陵融合到一起的声音,“发动金晶塔会极大破坏身体,特别是脑细胞,即便化神强者也承受不住恒星的反噬,朕早就准备在大规模醍醐灌顶之后,替换一具全新的身体,岂料你们竟然会将厉嘉陵的身体,完完整整给朕送上门来!

  “刚才,朕只不过是在和你们拖延时间,加快速度炼化厉嘉陵的身体而已——这具身体原本就吸收了大量‘帝焰珠’的力量,被调制到极其适合接纳朕的神魂,再加上‘化形金俑’的荡涤,才能令朕瞬间拥有了全新的,强大的,完美的身体!

  “呵呵,呵呵呵呵,现在朕已经拥有了驾驭‘黑洞之心’的能力,‘纵火者’?‘天晶’?在朕眼中,都是废铜烂铁而已!”

  “省省力气吧,大家都是同道中人,就没必要扯这么低级的谎言,侮辱彼此的智慧了。”

  李耀淡淡道,“神魂夺舍,何其凶险,更何况你并不是以完整的神魂夺舍,而是残魂附体——还是一条被我们打得七零八落,好似丧家之犬般的残魂。

  “我不相信短短半分钟之内,你支离破碎的残魂能100%侵占厉嘉陵的身体,如果真的这么方便,你早就动手了!

  “我更坚信,我的弟弟厉嘉陵,绝不会这么轻易被你镇压的,他死都要赶到帝都来救他的母亲,他的决心比任何东西都要强烈,他才是我们最后的秘密武器!

  “嘉陵,大哥相信你一定能听到的,我们绝不会放弃你,你也绝对不要放弃自己的母亲,你们一定会好好活下去,团聚到一起的,现在,就和大哥并肩作战,我们一起,将这个杂碎彻底轰爆啊!”

  伴随着李耀惊天动地的狂吼声,“纵火者”单膝跪地,双臂张开,周身所有可以开启的攻击性法宝舱盖统统敞开,成百上千道光锥汇聚成毁灭的洪流,呼啸而出,几乎笼罩了半座金晶塔,朝黑洞之心激射而去!

  然而,光焰的激荡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和波澜,就被黑暗完全吞噬。

  “天真!”

  黑暗深处,传来武英奇轻蔑的笑声,“难道你不知道‘黑洞之心’的特性吗,即便再强十倍的攻击,对‘黑洞之心’都是统统无效的,这是,史上最强的巨神兵!”

  “是吗?”

  龙扬君的“天晶”亦加入战团,仿佛变成一台晶莹剔透的炮塔,周身每一片水晶的剖面都激荡出刺眼的弧光,狠狠劈入黑暗中,“我不相信!”

  “你们——”

  武英奇的声音,明显紧张和急促起来,那看似吞噬一切的黑暗,亦微微颤动起来,逐渐分出了深浅和边缘。

  “武英奇,你的吹皮吹爆了!”

  李耀敏锐感知到了黑暗的颤栗,哈哈大笑,简直要将自己体内每一滴鲜血都当成燃料输送到“纵火者”的动力单元中,“事实摆在眼前,你终究不是神,只是区区一个凡人,你驾驭的也不是真正的黑洞,仅仅是一台巨神兵,再强大的巨神兵都有极限,都需要真正的强者才能驾驭,你,不是真正的强者,只是一个卑鄙小人!

  “即便你驾驭的是真正的黑洞,今天都要被我们彻底轰爆,即便你能掌控整个宇宙的黑暗,今天我都要在这黑暗中劈开光明,受死吧!”

  狂吼声中,纵火者周身激荡出了烧穿天穹的赤焰,双臂高举,断翼刀和折翅剑严丝合缝地融合到了一起,凝聚成一柄将近五十米长的双手巨剑,几乎要把整座金晶塔都劈成两半。

  李耀挥舞巨剑,朝着黑洞,冲了过去!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