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52章 最强音波之拳!

第2652章 最强音波之拳!

  一  李耀的贯脑魔音,源源不断涌入武英奇的残魂。

  黑星大帝武英奇纵横星海上千年,历经大小恶战数万场,和昔日肆虐宇宙的最强修魔者血神子都能谈笑风生甚至尔虞我诈,可以说什么大风大浪都见得多了,却从未遇到过如此……离谱的场面!

  今天发生的两件事,是他穷尽脑细胞都绝对想不到的。

  第一件事是他近乎完美、十拿九稳的“明日计划”,会被李耀用一连串不堪入目的肮脏画面打断。

  第二件事就是,李耀唱歌唱得实在太难听了,他从未听过这么难听的歌声!

  “住口,快住口!”

  武英奇感觉自己的大脑深处冒出了一个个畸形的泡泡,神魂都要炸裂开来,他死死抱着脑袋,根本集中不了精神去驾驭巨神兵,只是一个劲儿狂吼,“这是什么破歌,这么难听!快住口,别唱了,朕叫你别唱了!”

  “那是不可能的,即便穷尽整片宇宙的黑暗和冰冷,都休想停止我热情似火的歌声!”

  李耀继续引吭高歌,“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根草,离开妈妈的怀抱,幸福哪里找?哪里找哪里找哪里找?”

  歌声越来越嘹亮也越来越刺耳越来越难听,武英奇的双眼、鼻孔、耳朵和嘴巴统统溢出淡金色的鲜血,刚刚变成猩红一片的长毛又渐渐泛出金光,就连充血的眼球深处也绽放出两道闪烁的金芒,更有一股蠢蠢欲动的力量,从这具身体的最深处苏醒,挣扎着要浮出脑海。

  “这不可能……”

  武英奇痛苦万分地低吼,“朕,朕的不朽霸业,怎么可能被区区一首破歌打败,这不可能!”

  “直到此刻,你依旧执迷不悟吗?打败你的不是歌声,而是人类最浓烈的情感,是你和圣盟人统统轻视的东西,是最珍贵也最强大的东西,是人类之所以是人类,文明之所以成为文明的核心!”

  李耀被自己的歌声深深感动,竟然也流淌出了滚烫的泪水,冲着武英奇神魂镇压之下的厉嘉陵大吼,“嘉陵,你听到耀哥的歌声了吗,这首歌是代表你妈唱给你听的,而且她刚才还告诉我很多话,希望我向你转达!

  “她说自己知错了,她真的非常后悔很多事,包括被武英奇胁迫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但她唯独不后悔两件事,第一就是和你父亲相爱,第二就是孕育出他们的爱情结晶也就是你啊!

  “她说她真的非常非常爱你,只不过担心你被武英奇发现,所以才一直不敢和你相认,包括当年说要‘销毁’你都是做戏,是想让你逃到天涯海角,去平平安安度过一生而已!

  “她说她是被武英奇蛊惑和胁迫的,武英奇用她所有孩子包括你的生命来威胁她,她迫于无奈只能和武英奇合作,但她没有一天不生活在悔恨、惶恐和自卑之中,她觉得这样的她根本没资格做你的母亲,所以和你相认之后才故意用冰冷的外壳来掩饰彷徨的内心,来掩饰她浓烈如火又柔弱似水的母爱!

  “她说她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有朝一日能听你真情实意喊她一声‘妈妈’,而她也可以把你紧紧搂在怀里揉你的头发!

  “我绝对没有骗你,骗你是小狗,这些虽然不是她的原话,但她字里行间的意思绝对是这样,我只是用自己的词汇重新组织了一下而已。

  “如果你要听到她的原话,如果你要亲耳听到她对你说这些话,那就赶快醒过来,夺回你的身体,轰杀这个杂碎啊!”

  武英奇——厉嘉陵的身体剧烈抽搐起来。

  就像是一万道金色和红色和黑色的电弧在五脏六腑和四肢百骸之间疯狂流窜,令他手舞足蹈,上蹿下跳,左右互搏,比刚才武英奇和厉灵海的神魂战斗更加激烈百倍。

  他的周身毛发不时变成红色,又不时变成黑色,最后统统燃起了金色的火焰,火焰将所有毛发统统烧光,又恢复了标准人类的外貌。

  眼底流出血泪,血泪中又蕴含着金芒,七窍和每一个毛孔中都喷涌出尖叫的黑气,像是有一股邪恶的力量正从体内被逼出来。

  “不可能,你最多只有元婴境界,怎么可能战胜朕分神级数的神魂!”

  武英奇——厉嘉陵的表情时而坚毅,时而愤怒,时而迷惑和彷徨,声音都在颤抖,“你怎么可能摆脱朕的镇压啊!”

  “白痴,神魂可以有境界之分,但人类最高贵的情感哪有什么境界之分,人类足以掀翻宇宙的心灵,哪有什么境界之分?就算你能掌控诸天星辰,却也不可能彻底剥夺一个儿子对母亲的爱啊!”

  李耀再次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榨干周身每一个细胞的灵能,统统凝聚到了胸膛和喉咙口,脖子一下子粗壮了三倍,喉结如一枚晶石炸弹般滚动着,“嘉陵,就让耀哥将战歌升级,用浑厚无匹的歌声,再助你一臂之力吧!

  “天上的星星不说话,地上的娃娃想妈妈,天上的眼睛眨呀眨,妈妈的心啊鲁冰花,啊!啊!夜夜想起妈妈的话,闪闪的泪光,鲁冰花!”

  “噗!”

  “黑洞之心”内,武英奇一口鲜血夹杂着血雾和黑气狂喷而出,胸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凹陷下去。

  “别唱了,真的别唱了……”

  他完全丧失了黑星大帝的霸气和末日战狂的癫狂,像是奄奄一息的垂死之人,发出凄厉的惨叫。

  “李、李耀,要不然真的别唱了!”

  龙扬君在不远处操纵着“天晶”,亦像是醉汉般东倒西歪,站都站不稳,“你的精神攻击也深深干扰到了我的道心,我实在很难锁定目标,我,我也快要吐了,你真不知道自己唱得很难听,这是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好不好!”

  不远处正在凝神调息的厉灵海,竟然也在浅度冬眠状态中微微转动着眼珠,颤抖着睫毛,被李耀的歌声深深震撼,脑电波极其紊乱——究竟是感动还是恶心,那就不得而知了。

  “我……我……咳咳咳咳咳!”

  两首战歌几乎把铁嗓唱破,李耀一口气没接上来,也拼命咳嗽起来,有些不太受得了自己的歌声。

  “朕叫你——住口!”

  武英奇已经是垂死之人,却是回光返照,在李耀咳出血来的刹那,重新燃起一团幽暗的魔焰,操纵“黑洞之心”轰出最后一股力量,将环绕在“纵火者”四周的“三百六十度立体声超级无敌大喇叭”统统击碎!

  然而,支离破碎的大喇叭以及里面所有传音符阵的碎片,统统凝聚在“纵火者”断裂的双臂上,以手肘为起点,化作两团高能金属洪流!

  “轰!”

  李耀激荡出撕裂胸膛的力量,双臂狠狠合拢,两道金属洪流汇聚到一起,他的灵能,他的血液,他的力量,他的意志,他的神魂,他的生命,全都灌注到里面,金属洪流瞬间加热到了数千度的高温,而蕴藏其中的情感,更是一万度的高温都不足以形容。

  “妈妈!”

  李耀的歌声爆发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整座金晶塔——洪荒文明营造的恒星级法宝,都在他的歌声和情感中强烈震荡,引发了无数符阵的共鸣。

  这歌声,这共鸣,这洪流般的情感顺着金晶塔直冲地表,直冲天穹,直冲宇宙,在整个极天界所有人,所有陷入极度狂乱的魔人耳朵深处,心灵深处,回忆深处,狠狠炸开。

  “妈妈!”

  无论冷酷无情的修仙者,还是疯狂杀戮的修魔者,都有生养他们的妈妈。

  即便日后成长为臭名昭著,十恶不赦的绝世凶人,但是在刚刚生下来,还是嗷嗷待哺的婴孩以及天真无邪的孩童时,他们总是和自己的母亲,有过一段美好而珍贵的回忆。

  这回忆,或许就是名为“人性”的东西。

  太阳——孕育生命和文明的母亲,依旧无私和永恒地释放着它的光和热,亦将人性的光辉带到了天极星地表以及星空战场,所有濒临崩溃的“准魔人”心里。

  有那么一瞬间,所有癫狂的魔人都停止了杀戮和破坏,却是静静聆听着来自内心最深处的歌声。

  “噢,妈妈!”

  李耀将最嘹亮的歌声统统灌注在金属洪流中,朝“黑洞之心”的胸膛中央狠狠轰了过去,“烛光里的妈妈!”

  “轰,咔,哗啦!”

  传说中最强巨神兵“黑洞之心”的胸甲,终于被李耀的“音波之拳”洞穿。

  摧枯拉朽的精神力量,瞬间充盈整个灵府,反复荡涤着厉嘉陵的身体……以及耳膜。

  武英奇——厉嘉陵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叫,十指深深嵌入脑袋,整个人绷成一张即将断裂的弓,近乎无穷无尽的黑焰和血雾,从体内激射而出。

  他的双眼再次变成倔强的金色,充满了少年的不屈和愤怒。

  而黑焰和血雾却是在他周身缭绕,形成了一个模模糊糊,张牙舞爪,垂死挣扎的巨大人影。

  这人影,就是武英奇的残魂。

  他再次被李耀的歌声和厉嘉陵的意志,逼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