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53章 濒死记忆的宫殿!

第2653章 濒死记忆的宫殿!

  一  “别,别唱了!”

  厉嘉陵操纵着自己的身体,满脸虚弱和痛苦,冲李耀连连摆手,“是我,耀哥,我现在很正常,完全夺回了自己的身体,拜托你别再唱了!”

  “嘉陵!”

  李耀大喜过望,急忙住口,“好,好,我不唱就是,老实说我自己都有点受不了……”

  血芒和黑雾交织而成的扭曲人影,却是拼命挣扎,想要再次钻回厉嘉陵的身体里。

  但厉嘉陵的意志却凝聚成一道道金色烈焰,阻挡武英奇残魂的再次入侵,甚至反过来,大口大口吞噬武英奇的残魂。

  神魂夺舍,就是这么凶险,一旦身体原本的主人觉醒,就极有可能将夺舍者的力量统统吞噬——昔日的李耀,就是这么吞噬欧冶子的记忆和力量。

  “还想钻进去?休想!”

  李耀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将武英奇的残魂逼出来,又岂容他再缩回厉嘉陵的体内,却是将灵能凝聚到额头,眉心门户大开,精神力凝聚成一柄巨大的铁锤,朝武英奇的残魂撞去,“我顶!”

  轰!

  好似一口千斤大钟被狠狠敲响,李耀和武英奇的神魂发生剧烈碰撞,撞出肉眼可见的冲击波。

  两人的神魂强度原本还有微弱差距,但李耀的神魂有原装身体的保护,武英奇的残魂却是凄凄惨惨地暴露的虚空中,两者相撞,就像是装甲列车撞击普通飞梭车,谁受伤更严重,可想而知。

  李耀的神魂仅仅被撞回脑域,武英奇的残魂却是被撞得四分五裂,像是被狂风吹散的乌云,久久都无法重新凝聚。

  再加上厉嘉陵不断释放的脑电波,犹如太阳的利刃,将乌云斩得更加七零八落。

  “啊!啊!啊!”

  武英奇从未如此狼狈和绝望,四分五裂的残魂不断扭曲挣扎,想要重聚又被厉嘉陵斩开,想要逃窜又被李耀抵挡。

  而龙扬君也趁机对他发动了最后的攻击,上百根细若牛毛的水晶尖针“咻咻咻咻”射来,统统钉入他的残魂之中。

  “朕——”

  这个丧心病狂的一代枭雄,终于也走到了穷途末路,一个“朕”字在扭曲的残魂里回荡了半天,都说不出接下来的话,眼看就要彻底湮灭,永世不得超生。

  然而,一团团漂浮在半空中的“乌云”,却不约而同都骤然收缩,收缩成上百枚浑圆而深邃的黑色水滴——和李耀刚刚在幻象空间中看到的一样。

  “不好!”

  李耀脸色大变,忽然想到一个最可怕的可能。

  从“明日计划”功亏一篑开始,武英奇连续遭到重创,一路挣扎到现在,已经丧失了一切翻盘的机会。

  但他还剩下最后一个选择,将自己最后的精神力量统统引爆,“神魂自爆”,和李耀以及厉嘉陵同归于尽。

  在七海大市场深处,他就曾遥控指挥着武英琴心爆掉了自己的大脑,险些给李耀造成重创,而现在的他虽然没有真正的大脑,但残魂的浑厚程度,又远远不是武英琴心可以比拟。

  “小心!”

  李耀当机立断,下意识挡在厉嘉陵面前——他的神魂远远比厉嘉陵强大,没理由让自己这个小弟直接遭受武英奇临死前的神魂自杀攻击。

  轰!

  李耀还来不及完全挡住厉嘉陵,凝聚着武英奇残魂力量的上百枚黑色水滴就狠狠爆开,化作黑色的风暴,黑色的巨浪,黑色的漩涡,横扫一切!

  李耀首当其冲,被卷入武英奇狂暴意识粉碎的漩涡,感受着武英奇全部神魂、意志、道心和记忆的碎片侵袭,就像是一条小船在惊涛骇浪之间浮浮沉沉。

  真实世界再次消失,无数比真实更加真实的记忆碎片迎面扑来,像是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世界拍到他的脸上。

  这是武英奇的记忆。

  武英奇的记忆像是炙热的子弹,击穿了李耀的大脑,令李耀站在武英奇的视角,恍恍惚惚经历了很多很多——和昔日他接纳欧冶子的记忆碎片如出一辙。

  他看到,自己卓立于一枚硕大无朋的星空战堡之上,通过三百六十度全息光幕检阅着一支无边无际的星海舰队,每一艘星舰的舰首都镌刻着真人类帝国的三星闪电战徽,那战徽和星舰一样崭新,充满了生机勃勃的活力,犹如刚刚升起的太阳。

  这,应该是真人类帝国刚刚成立,第一次盛大的阅兵式——亦是武英奇支离破碎的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画面之一。

  随后,舰队扭曲,战堡湮灭,记忆被抽离,倒退到了很久很久之前,浩瀚无垠又一片漆黑的星海中,他——武英奇像是一条千疮百孔的破烂舢板那样随波逐流,却在偶然间遭遇一条阴森恐怖的大船残骸,残骸深处竟然升腾起一道顶天立地的血焰,朝他露出狰狞的笑容。

  “这应该就是血神子了。”

  李耀一边读取着武英奇的记忆碎片,一边暗自思量,“是武英奇在星海深处,遭遇末日战狂血神子的场景,这是改变他命运的时刻,自然刻骨铭心,即便死到临头都不会忘记。

  紧接着,武英奇的记忆碎片一路回溯到从前,又经历了无数光怪陆离和斑斑驳驳的画面,缓缓定格在一个灰暗的雨天。

  外面是倾盆暴雨,雨水中还有无数熊熊燃烧的火把,被成千上万狂热如野兽的暴徒高举。

  那些暴徒就像是被天魔附体,完全丧失了人类的理性,嗷嗷直叫着扑了过来。

  接下来的画面,却有些模糊不清。

  因为武英奇的主视角被泪水浸透,又被一双温暖而粗糙的大手遮掩。

  “妈,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李耀听到武英奇发出悔恨不已地干嚎,“我不该相信这些普通人,他们原先之所以那么善良,只不过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得到力量,一旦他们得到了无法控制的力量,他们瞬间就能变得比我们修真者更加残忍!

  “我错了,妈,是我把这个世界毁掉了,我现在该怎么办啊,妈妈!

  “如果我能逃出去,我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相信他们了,妈,我不要再当修真者,我要当一个复仇者,我会为你报仇的,妈妈,我发誓,我对天发誓,我一定会把这些伤害你的普通人统统杀光!”

  “傻,傻瓜……”

  紧接着,李耀听到那双大手的主人断断续续道,“你是犯了很多错误,但,但不要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修真者也好,普通人也罢,我们都是一模一样的人类,人类会犯的错误,我们都会犯。

  “重要的是,重要的是,不要对人类丧失信心,不要憎恨人类,这个世界还有救,不要放弃它,不要放弃修真者的道路,即便再艰难,都要坚持走下去。

  “记住,阿奇,没,没有捷径的,任何看起来像捷径的,都是歧途,都是……”

  温暖的声音戛然而止,粗糙的大手从脸上滑落,泪水和雨水混合在一起,令那些朝他扑来的普通人就像是黑色的巨浪,巨浪瞬间将他淹没,吞噬,粉碎了。

  “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少年时代的武英奇,发出了痛彻心扉的嚎叫。

  李耀猛地一个激灵,醒悟了这段记忆的含义。

  这是武英奇还没有逃离武英界,武英文明毁于内战时的记忆吧?

  那个死在他怀里的,温暖声音的主人,应该就是他的妈妈。

  没错,这就是李耀刚才一直没想到的事情。

  武英奇也是有母亲的。

  而且从武英奇所受的早期教育来看,他的母亲应该是一个标准的修真者,甚至是过于迂腐和妇人之仁的修真者。

  所以,李耀刚才的歌声,究竟是激起了厉嘉陵对母亲的感情,还是唤醒了尘封在武英奇记忆深处数百年,他对妈妈的记忆,由此才导致了他身为修仙者的道心彻底溃散呢?

  这都算是某种程度的歪打正着了。

  这段记忆画面格外漫长,却也格外扭曲和模糊,从武英奇在一个狂风骤雨的夜晚被暴民抓住,到他承受无数次严刑拷打要他交出修真者最后的秘密,再到他被暴民锁住经络,五花大绑,投入炙热的火山口,最后,画面就凝固在他跌落火山口,惊惶、绝望、愤怒和悔恨交加的那一刻。

  然后,李耀发现一件事。

  他的意识竟然被困在这凝固的记忆宫殿中,出不去了!

  他就像是一道虚无缥缈的影子,在火山口上空滴溜溜乱转,却怎么都找不到摆脱这段记忆的办法。

  而火山口边上的暴民还有跌落火山口的青年武英奇,都是一动不动的雕像,亦无法给他提供任何帮助。

  如此诡异的场景,甚至是他在吞噬欧冶子的记忆碎片时,都很少遇到的,无论他朝哪个方向冲刺,都像是用力挥拳轰击在棉花上,再大的力量都会消散甚至被反弹回来。

  “不会吧!”

  李耀头皮发麻,“难道我真的被武英奇临死前的神魂自爆,爆掉了小命,要和他手挽手一起下九幽黄泉了?

  “怪不得我会浮光掠影,看到武英奇一生的回忆呢,人在死亡的刹那,原本就会走马灯一样看到这些东西嘛!

  “不要啊,像我这么正义、闪亮和机智过人的超级英雄,才刚刚拯救了世界,就这么莫名其妙死了?这不公平,这完全没道理啊!

  “逃出去,我一定要从武英奇的濒死记忆中冲出去!”

  正当李耀急得团团乱转,咬牙切齿要冲出去时,一片死寂的背后,却传来了幽幽的声音。

  “谢谢你,李耀。”

  这声音,令李耀的瞳孔瞬间收缩成了针尖,肩膀高高耸起,周身所有的汗毛统统竖立起来。

  是、是、是武英奇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