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61章 为征服而生!

第2661章 为征服而生!

  “然后……”

  李耀终于明白,“血神子就这样迷失了,堕落成为了‘末日战狂’!”

  “不,不是迷失,而是他的本性如此,他被‘制造’出来的设定就是这样的。”

  武英奇3.0道,“你应该清楚,血神子并不是自然诞生的人类,他极有可能是帝皇采用某种洪荒流传下来的人工孕育技术,用100%自己的基因制造出来的复制体,随后,帝皇在这个复制体的脑域中,灌入了自己人格中偏向于探索、征服、杀戮、毁灭的那部分。

  “血神子从呱呱坠地开始,就是为了战争而生的,战争就是他的宿命,他是统帅,是将军,是连排级军官,也是最优秀的士兵,他注定要战、战、战,无论胜败,也不管生死,一路战斗到末日为止!

  “但在当时,星海帝国已经建立,一型人类夺回了星海的控制权,二型人类——妖族节节败退,溃不成军,眼看彻底覆灭就在眼前,再没什么能阻挡彻底的胜利来临,血神子不得不面临一个残酷的问题。

  “倘若所有敌人都被消灭,整个宇宙都被发现和征服,全人类都将迎来永久的,至少是以万年计算的和平,那么他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他为什么要活着呢?

  “对一名醉心于战争,也最擅长战争,除了战争之外,生命中再无他物的军人而言,和平是多么难以忍受的东西,那一刻,在他发现女娲族的秘密之前,在天魔对他的耳朵开始呢喃之前,他甚至做好了战死沙场的准备,在最后一场战争中,被最后一颗子弹杀死,这就是他最好的归宿。

  “但是,那扇门打开了,通往黑墙之外无尽宇宙的道路,就在门外闪闪发亮,而道路尽头,云雾缭绕的远山之间,更有无穷宝藏在向他发出召唤,对血神子这样的战争狂人来说,还有什么不踩上去的可能吗?”

  李耀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血神子就背叛了帝皇。”

  “不,还没有,那时候还没有。”

  武英奇3.0道,“帝皇既然敢制造出二十具分身,并且委任其中最强一具分身为远征军统帅,当然有某种方法可以控制这些分身,确保分身对他的绝对忠诚,至少到那时候,血神子的野心还没有彻底侵蚀掉他的忠诚,他将自己的所有发现都一五一十报告给了帝皇,并且向帝皇恳求,在结束对妖族余孽的剿灭之后,请不要放弃远征的脚步,继续向外域探索。

  “文明源于战争,人类文明离不开战争,永久的和平只会导致永久的堕落,只有不断探索和征服,才能带给一个文明积极向上的勇气和意志,才能注入新鲜血液,令文明永葆青春,长久存在下去!

  “血神子就是这么向帝皇恳求的,他请求帝皇,在妖族余孽彻底剿灭之后,由他带领远征军继续冲出去,如果星海帝国的财力不足以支撑偌大远征军的探索,那就给他一半,只要一半的舰队就行;如果连一半规模的远征军都不行,那就十分之一的规模,只要有十分之一的星舰跟他一起探索外域就可以;如果连十分之一的舰队都无法满足,那就给他一艘星舰,无论什么星舰都可以,他将亲自驾驭着一叶孤舟,跨越无尽黑墙,冲向灿烂辉煌的大宇宙,为人类文明寻找一条出路!”

  即便诉说此事的是臭名昭著的黑星大帝武英奇,而他诉说的人物是更加凶名在外的末日战狂血神子,李耀还是被这番话深深震撼了。

  一叶孤舟,冲破黑墙,为人类文明,杀出一条血路!

  即便前面就是末日,亦要义无反顾地血战到底,直到在最后的战场,被最后一颗子弹杀死!

  “帝皇……没有满足血神子的要求?”

  李耀用微微颤抖的声音,问了一句废话。

  这是当然的,早在“纵火者联盟”那些“盘古宇宙高端不正常人士峰会”上,他就和白老大、龙扬君等人讨论过这个问题。

  倘若黑墙之外,真有吞噬无数文明的恐怖洪潮存在,那只要一艘星舰出去,就有可能被洪潮吞噬了盘古宇宙的所有信息,进而对盘古宇宙的所有生灵,都带来灭顶之灾。

  昔日的盘古族,为了杜绝这种可能,不惜毁掉了自己超级先进的晶脑和灵网技术,抹杀了所有族人的情感、欲望和好奇心!

  帝皇又怎么可能贸然行事,放任血神子的鲁莽之举呢?

  “当然没有,血神子的要求是不可能被满足的,因为你要想清楚当时的帝皇究竟处在什么状态。”

  果然,武英奇3.0道,“帝皇当然是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即便我们修仙者亦承认他是现代修炼文明的开创者,但是在他生活的年代,妖族对人族的残酷统治达到极致,为了推翻妖族,帝皇也不免使用了很多残酷、暴虐甚至极端的手段。

  “帝皇错综复杂的人格中,实在隐藏了太多黑暗的沟壑甚至深渊,在他执掌大权的路上,不断侵蚀着他的道心,令他在圣皇和暴君之间左右摇摆。

  “为了不让自己被黑暗彻底吞噬,他才用绝世神通,分裂出了二十重不同的人格,他将其中太过极端和情绪化的人格分别注入分身,而剩下来的主人格,就是绝对冷静,充满理性,懂得充分考虑一切因素和顾全大局的,近乎完美的领袖。

  “所以,帝皇已经将自己所有的征服欲、探索欲和杀戮欲望统统灌入血神子的体内,帝皇自然不容易受到天魔的引诱,被血神子说服了。

  “兹事体大,即便多元宇宙真的存在,也不是一朝一夕就应该冲出去探索,至少要花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准备才可以,这是必要的保守。

  “帝皇并没有答应血神子的请求,这件事反而让帝皇醒悟到自己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实在太低估自己这个由征服和杀戮欲望凝聚出来的分身,这个分身在幽暗宇宙的一场场战斗中已经变得太过强大,渐渐不受他的控制,到最后,很有可能将他的命令抛之脑后,擅自带领一支舰队向外域进军。

  “帝皇绝不能容忍这种情况的发生,他决定从前线召回血神子,对血神子进行新的调制,甚至是将血神子吞噬下去,和这具最强分身重新融合到一起。”

  “啊?”

  李耀难以置信,“吞噬血神子,重新融合到一起?这样都可以!”

  “人格既然可以分裂,自然也可以融合,为什么不可以?”

  武英奇3.0道,“有朝一日,你若是能修炼到分神境界,就能初步窥探到这种神通的奥妙,进而领悟到生命的无限精彩。

  “不过,帝皇想要融合血神子,血神子却未必这么想。

  “或许在帝皇看来,两个人格重新融合到一起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是令彼此的生命重新完整,但是在女娲的秘密和天魔的呢喃中,进一步坚定了道心的血神子,早已将自己看成独一无二的,真正的,完整的生命,他活着,他存在着,他从未如此真实,他不再是任何人的分身和影子,他就是他,末日战狂血神子,一个真正的人!

  “于是,在收到帝皇让他回到帝都的命令之后,血神子继承了女娲的遗产,聆听了天魔的呼唤,接受了妖族余孽的投诚,将原本用来讨伐妖族余孽的远征军,改编为‘人类远征军’,反戈一击,向帝皇宣战!

  “即便万年后我遇到他的时候,他都不认为那是一场背叛,更没有流露出半点对最高权力的觊觎,对血神子而言,我们所生活的三千世界实在是太压抑和黑暗的囚笼,争夺这个囚笼的‘最高’统治权根本没有任何意义,甚至荒谬至极,从始至终,他只想冲出去,去寻找……新的希望!”

  李耀听到这里,真是唏嘘不已。

  平心而论,帝皇和血神子的想法都不能算错,血神子探索外域的想法当然很对,但帝皇慎重行事的做法也是理所当然啊!

  倘若血神子不是那么极端,而帝皇也不急于将这个分身重新吞噬,而是能好好沟通的话,或许未来万年的格局便会全然不同。

  想到这里,李耀又哑然失笑,笑自己的幼稚。

  是啊,好好沟通,这个世界上应该坐下来心平气和好好沟通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倘若盘古族和女娲族可以坐下来好好沟通,倘若帝皇和血神子可以坐下来好好沟通,倘若修真者和修仙者可以坐下来好好沟通,倘若人族和妖族可以坐下来好好沟通……

  只可惜,只可惜!

  “战争的过程,自然不必多说,市面上有很多类似《星海帝国兴亡史》的书籍,相信你都看过。”

  武英奇3.0道,“到内战末期,帝皇和血神子之所以在天极星杀得天昏地暗,也的确是为了争夺金晶塔的控制权——血神子通过女娲族流传下来的秘密典籍知道了金晶塔的存在,才不惜一切代价都要攻克天极星,帝皇一开始并不知情,但天极星乃是帝都,岂容血神子鬼鬼祟祟在地底搞小动作?帝皇发现了血神子的阴谋,这便是两人大打出手,最终两败俱伤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