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67章 两兄弟的战斗!

第2667章 两兄弟的战斗!

  他从千万年的沉睡中苏醒,恰似万世魔星的骸骨从粘稠如油的黑沼泽中缓缓浮起,往昔的记忆碎片犹如一枚枚闪闪发亮的蝴蝶般在脑域深处乱窜,过去一百年和过去一千年和过去一万年的蝴蝶撞击在一起,碰撞出璀璨而迷离的火焰,这火焰的翅膀钻进了他的每一颗脑细胞里,一遍遍荡涤和重组着他的神魂。

  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神秘莫测的微笑,笑容中蕴含着难以言喻的狡诈,无法形容的凶残,和无人可挡的野心。

  他缓缓睁开双眸,眼珠深处有两个漩涡渐渐停止转动,从原本的黑色,白色和红色,混合成了神秘莫测的灰色。

  他的喉咙深处发出了长眠之后,渐渐苏醒的呢喃,灰色的漩涡中凝聚起深不可测的意识,他回来了,他终于回来了!

  然后他就看到,一只晶莹剔透的手掌,在眼前越来越大,越来越大,越来越大,直到最后,狠狠扇在他的脸上。

  “哎呀!”

  他被抽得五官挪动了位置,牙齿跳起了舞蹈,凌空旋转了七百二十度,天旋地转之间还没察觉到疼痛,就被对方反手又一个耳光,反方向转了回来。

  这两巴掌将他一个激灵,从迷失的深渊中抽了回来,感觉自己既不像是万年前叱咤星海的末日战狂血神子,也不像千年前一统宇宙的黑星大帝武英奇,倒像是一个巨大的陀螺。

  “李耀,快醒醒!”

  他听到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伴随着一次又一次势大力沉、力拔山河的攻击,在他耳边吼叫着,“千万不要迷失自己,不要被武英奇的力量蛊惑啊!听到我的声音了吗,我是你最好的朋友龙扬君,我一定要打醒你,今天就算我烧尽神魂和生命,透支十二万分的功力,我都要狠狠打醒你!”

  “噼噼啪啪,噼噼啪啪!”

  疾风骤雨般的拳头、巴掌和膝盖和大脚丫子,毫不留情、源源不断、心狠手辣地落在他脸上和身上。

  “啊啊啊啊啊!”

  他有心反抗,可惜刚才和武英奇也不知道是血神子的残魂做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道之争,早就耗尽了他的全部力量,这会儿只觉得体内贼去楼空,虚弱到无以复加,哪里还经得住龙扬君如此疯狂的蹂躏,只能抱着脑袋,发出杀猪也似的惨叫。

  “滚开,不管你究竟是武英奇还是别的什么更加邪恶的东西,从我最好的朋友,李耀身上滚开!”

  龙扬君发出振聋发聩地怒吼,大脚丫子冲李耀身上一通乱踹,快把李耀的牛黄狗宝都踹出来了,“李耀,坚持住,我正在想办法救你,你自己也要坚强一点,鼓起全部意志,和我并肩作战啊!”

  “别,别踹了,是我!”

  他终于发出悲愤欲绝的吼叫,委屈的泪水在肿胀成猪头的脸上纵横,“我是李耀,我真是李耀啊,你究竟在干什么!”

  “少废话,我不信!”

  龙扬君还在用力踹,用力踹,“你一定是武英奇的残魂上了李耀的身,才没有那么容易被击败,总之,我今天一定要踹死你!”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李耀感觉整颗天极星都压在他的身上,来回碾压了几十次,几百次,几千几万次。

  就连刚才和武英奇激战,都没这么痛彻心扉过。

  “你这是过河拆桥,公报私仇啊!”

  李耀扯着嗓子大叫,“真是我,别打了,我已经把武英奇的残魂搞定了,真是我,再打我翻脸了啊,我真的和你翻脸了啊!”

  “真是……你吗,李耀?”

  龙扬君又往李耀身上狠狠踹了一脚,这才心满意足收回了力量,却依旧充满警惕地盯着他,十根手指蠢蠢欲动,稍有风吹草动就要操家伙的样子。

  “废话,你明明知道的!”

  李耀疼得龇牙咧嘴,捂着腮帮子怒吼,“你就是憋着力气想要揍我一顿,你早就看我不顺眼想要揍我了对不对,你这是过河拆桥,公报私仇,乘人之危啊,太过分了,哎呦,太过分了!”

  “哼,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的确看你不怎么顺眼,经常生出要用拳头和你的脸负距离接触的冲动,但无缘无故,也不至于没头没脑就把你打成猪头。”

  龙扬君轻轻活动着自己都被打肿的拳头,心满意足地欣赏着自己的杰作,道,“刚才你和厉嘉陵还有武英奇的残魂缠斗在了一起,武英奇的残魂忽然爆裂,化作一道黑色和一道灰色的光芒,分别窜入你们两个的眉心深处,然后你们两个就变得非常不对劲,你像是变成一座僵硬的雕像,身上浮现出一缕缕的灰雾,出现类似玻璃的皲裂,还在那儿自言自语,嘀嘀咕咕也不知道说些什么,真像是中邪了一样。

  “我为了救你,才不惜拖着疲惫之躯,透支神魂和生命,使出十二成功力打醒你,即便不能打醒你,至少也能将附身在你体内的邪恶力量扼杀于襁褓中,结果,你非但不感谢我,还质疑我的动机?实在太……噗嗤,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是故意下手这么重的,哦哦哦哈哈哈哈哈哈!”

  龙扬君义正辞严的面孔瞬间垮塌,笑得快要断气。

  “你要是最后不笑——”

  李耀眯起眼睛,死死盯着龙扬君,恶狠狠道,“我差点儿就信了!”

  “是真的。”

  龙扬君深吸一口气,两个肩膀抽了老半天,憋得脸色青紫,这才找了一块锃光瓦亮的装甲碎片,当成镜子摆到了李耀的面前,“不信,看看你现在的样子。”

  “这是——”

  李耀定睛一看,顿时瞪大眼睛,倒吸一口冷气。

  镜子里,他的脸虽然被龙扬君打得面目全非,但满头乱蓬蓬的黑发中,却夹杂着一缕缕的灰色,特别是靠近两鬓的地方,灰色既像是花纹,又像是一顶……神秘莫测的王冠!

  “我怎么会变成这样?”

  李耀抚触着自己的头发,失声叫道,“怎么会长出如此神秘莫测的灰发,更彰显出我超尘脱俗,卓尔不群的气质,令我整个人看起来都深不可测,一副德高望重,世外高人的模样,这,这,这不行啊,这样显得太潇洒了,会丧失往日那种平易近人的亲和力的!”

  龙扬君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没什么,我在测试自己的幽默感。”

  李耀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长舒一口气,“还好,看来我还保持着基本的幽默感——倘若真被武英奇的残魂污染,我应该说不出刚才那番话的吧?”

  “……好吧,如果把‘幽默感’三个字替换成‘不要脸’的话,你是对的。”

  龙扬君想了想,收回了一半戒备,“放眼整个宇宙,只有秃鹫李耀李老魔可以这么不要脸,如果此刻占据这具身体的真是武英奇的残魂,绝对没这么不要脸,所以,你真是李耀,欢迎回来!顺便问一句,你真的粉碎了武英奇最后一缕残魂?”

  “呃,很玄妙,应该吧,这件事等会儿再细说。”

  李耀急道,“我昏迷了多久,嘉陵呢?”

  “五分钟,你们昏迷了五分钟,厉嘉陵还躺在那儿,他的情况似乎没你这么严重,一直在呼呼大睡,所以我先来‘打醒’你。”

  龙扬君搓着拳头道。

  “才五分钟?”

  李耀没想到记忆宫殿中那么漫长的灌输和吞噬,现实世界不过短短一瞬。

  然而,厉嘉陵一直呼呼大睡,可不是“没他这么严重”,恰恰相反,小狮子极有可能处在无比凶险的状态中!

  就在这时,顺着龙扬君手指的方向,传来了厉嘉陵痛苦万分地低吼声。

  李耀和龙扬君对视一眼,两人都流露出“大事不妙”的眼神。

  飞奔过去看时,厉嘉陵已经像是一只跌入油锅的大虾一样,猛地跳了起来。

  他浑身上下的金色毛发再次被黑雾缭绕,这黑雾就像是毒液般不断腐蚀着他的毛发和皮肤,甚至要一路侵蚀到他的血肉和骨髓深处。

  他在剧痛之下发动了属于自己的变身,肌肉撕裂,骨骼暴涨,真像是一头雄狮人立起来,变成硕大无朋的怪物!

  “嗷嗷嗷嗷嗷!”

  厉嘉陵的爪子深深嵌入脑袋,血盆大口里喷涌出一团团的黑焰,双眼中像是有两支军队在厮杀,疼得他满地打滚,在坚硬如铁的地面,抓出一道道深深的沟壑。

  “嘉陵!”

  李耀急了,没有谁会比他更清楚厉嘉陵此刻的状况,这个才二十出头的稚嫩少年,真能凭自己坚强的意志,战胜“武英奇2.0”的残魂吗?

  李耀不顾一切冲上去,想要用浓烈的兄弟之情唤醒厉嘉陵,“听我说,我是李耀,是你大哥!”

  “嗷!”

  陷入疯狂的厉嘉陵根本不听他说,如一道黑色旋风般狠狠撞击在他的胸膛上,顺势一爪几乎将他整片胸膛彻底撕裂,把李耀直接撞飞出去。

  这根本不是厉嘉陵可以拥有的力量,而是武英奇2.0赠予厉嘉陵的庞大遗产!

  “噗!”

  李耀再次摔了个四仰八叉,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晕头晕脑地坐起来时,却发现周身黑雾缭绕的厉嘉陵,正蹲在不远处,用一种无比残忍的眼神打量着他。

  “别、别冲动,有话好说!”

  李耀被他盯得毛骨悚然,急忙张开双手表明自己绝无恶意,诚恳道,“咱们兄弟两个谁跟谁,是吧,只要你高兴,要不然你当大哥都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