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69章 人生就是不断的战斗!

第2669章 人生就是不断的战斗!

  唯有一种独一无二的神通,才能呈现出如此霸道的灵焰形态,,那就是一万年前人类文明最强者帝皇的《龙御天极》!

  帝皇的神通,血神子自然掌握,在万年后辗转传给了黑星大帝武英奇,李耀在沙蛮界第一次和厉灵海相遇时,就见识过这种狂暴而霸道的力量,并且在那时候,误以为厉灵海是帝皇的传人,从而和她展开合作。

  没想到,今天又在厉嘉陵的身上,感知到了同样的力量。

  看起来,厉嘉陵已经将武英奇2.0的力量尽数吞噬,对灵能的掌控,才能提升到如此精妙绝伦的程度。

  李耀看看厉嘉陵的手,又看看自己像鸡爪子一样的手,忽然抓住手腕用力抖动起来。

  龙扬君好容易才压制住体内翻腾的血浪,摇摇晃晃地凑上来,正好看到李耀像触电一样乱抖,不由好奇道:“你在干什么?”

  “我在尝试,看看自己能不能也抖出这么绚烂的灵焰,弄点儿‘真龙显圣,帝焰滔滔’的霸气出来。”

  李耀抖了半天,掌心袅袅升起一抹颤颤巍巍好似害病一样的灰雾,稍一分心,“噗”一声就烟消云散,化为虚无,搞得他很郁闷,“有没有搞错,大家明明都得到了武英奇的传承,但武英奇竟然将他九成九的力量和战斗经验都留给了嘉陵,只给我留下了莫名其妙的……成为恶龙的机会?太偏心了吧!”

  “哇!”

  厉嘉陵如痴如醉地看着掌心的天子剑半天,紫焰凝聚而成的利刃忽然片片碎裂,化作一道道紫焰,湮灭于虚空之中,而他也像是瞬间抽干了所有的气力,脸色煞白,跪倒在地,大口呕吐起来,吐出一口口深紫色的淤血,血块中还带着一缕缕的黑丝,像是无数蛰伏在体内的黑色线虫,被他吐了出来。

  随着淤血统统吐出,厉嘉陵才彻底恢复了神智,不过也愈发萎靡不振。

  他毕竟是二十出头的少年,先是和武英奇连番恶斗,紧接着又继承了无比庞大的力量,片刻之间,怎么受得了,怎么控制得住?

  李耀急忙将他搀扶起来,往他体内输入一道微弱的灵能。

  两人都吸收了帝焰珠的庞大能量,又同样吞噬了武英奇的传承,在某种程度上,都算是一脉相承,彼此的力量,很容易消化吸收。

  厉嘉陵低呼一声,眼皮颤动,喃喃道:“我,我怎么了,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好痛,头好痛。”

  “没错,我们都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但现在,梦醒了。”

  李耀沉声道,“还记得自己是谁,我又是谁吗?”

  “我是……厉嘉陵。”

  少年看着躺在不远处的厉灵海,迷茫的眼神再次变得坚定起来,“你是耀哥,我们正在和武英奇战斗,我们战胜了武英奇!”

  他高兴得想要蹦跳起来,再次牵扯伤口,禁不住发出痛呼,不由自主伸手去抚触伤处,却摸到了自己细腻如初生婴儿般的皮肤。

  “我,我身上的金毛都掉光了?”

  少年忽然反应过来,笑容逐渐扩大,遏制不住欣喜若狂,“我们不但打败了武英奇,我还恢复原样了!不对,头发长了好多,还夹杂着一缕缕的金发,这算是‘黄金狮子’最后一点痕迹吗?咦,耀哥也是,你的头发里,也夹杂着好多灰色!”

  “是啊。”

  李耀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道,“今年流行挑染嘛。”

  “我还是有些晕乎乎的,脑子里一下子多了很多东西,很多乱七八糟,光怪陆离,不可思议的东西。”

  厉嘉陵捧着自己的脑袋,蜷缩成婴儿的形状,喃喃道,“我记得,我记得自己和耀哥还有龙姐姐正在欺诈武英奇的,然后我就被他弄晕了,随后好像发生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我看到了一颗狂暴无匹的黑太阳,还看到了一颗冉冉升起的赤色恒星,紧接着……

  “紧接着,黑太阳粉碎了,无数碎片汇聚成一条黑色的岩浆之河,灌入我的脑域深处,把我的神魂焚烧殆尽!

  “我堕入了某个好似九幽黄泉的地方,在黑色火焰横流的深渊中看到了过去的武英奇,看到他一步步从修真者蜕变成修仙者的全过程,这期间,还有一个很有诱惑力的声音在我耳边喋喋不休,试图让我相信修仙大道才是正确的。

  “我几乎要陷进去了,我真的要完全陷进去了,但就在最危急的关头,我隐约听到有人发出杀猪般的嚎叫,在那里‘啊啊啊啊’地鬼吼鬼叫,我从未听过这么难听的声音,那种撕裂神魂,生不如死的滋味,甚至连昔日在‘天空之城、曼珠沙华’里饱受折磨,都没这么难熬。”

  李耀:“……好了,具体细节不用说了,你就说说自己现在感觉如何吧?”

  厉嘉陵深吸一口气,再次伸出手掌。

  李耀和龙扬君的目光,都聚焦在他的掌心。

  这一次,无论厉嘉陵怎么聚精会神,都无法再激荡出真龙紫焰了。

  却有一道淡淡的紫色龙形灵能,在他的掌心皮肤之下张牙舞爪,缓缓流转,就像是蛰伏于冰层之下的潜龙般。

  忽然,紫芒一闪。

  “啊!”

  厉嘉陵的掌心仿佛被烙了一下,叫了一声,本能反应缩手。

  当他再次摊开手掌时,发现那张牙舞爪的紫色潜龙已经和他的掌纹融为一体,把他的掌纹变成全新的形态,还隐隐泛着一缕缕的紫芒。

  “奇怪……”

  厉嘉陵飞快眨巴着眼睛,有些困惑道,“我记得自己的掌纹明明不是这样的,这么张扬,这么霸道,真是忍不住……忍不住想要用手掌,去抓住什么东西,去抓住所有的……星辰。”

  看着厉嘉陵刚才呈现出的种种异相,再想到武英奇3.0湮灭之前对自己说过的话,李耀的嘴角扯动了几下。

  该来的,始终要来,该死的命运,怎么躲都躲不开,只能鼓起勇气,正面迎接挑战!

  “耀哥,我究竟怎么了?”

  厉嘉陵攥紧手掌,满脸迷茫。

  “是啊,李耀,你和厉嘉陵在五分钟的昏迷和挣扎中,究竟遭遇了什么,武英奇——真的死了吗?”

  龙扬君也充满困惑。

  “这件事很玄,我们时间有限,长话短说吧!”

  李耀沉吟片刻,道,“刚才我、嘉陵和武英奇陷入最后搏杀时,武英奇引爆了他的神魂,分裂出了两个不同的人格,其中光明正义的那个人格侵入我的脑域,而黑暗邪恶的人格就侵入嘉陵的脑域,妄图侵蚀我们的神魂,把我们变成他的传承者。”

  “等等——”

  龙扬君举手示意,“你说什么?光明正义的人格侵入你的脑域,选择你当传人,而黑暗邪恶的人格侵入厉嘉陵的脑域,选择小狮子来继承那些阴险下流,卑鄙无耻,黑暗堕落的东西?你确定自己没有搞错,不应该反过来才比较合乎常理吗?”

  “……”

  李耀狠狠瞪了龙扬君一样,气呼呼道,“我当然没搞错,因为这个所谓‘光明正义’根本是假象,其实比卑鄙更卑鄙,比邪恶更邪恶!

  “总之,现在我和嘉陵都吞噬了武英奇的部分人格、神魂和力量,至于后果嘛,往好处想,我们彻底杀死了他,得到了他的遗产,并且不用付出任何代价,世界又一次恢复和平啦!”

  厉嘉陵想了想,道:“那,往坏处想呢?”

  “往坏处想,我们虽然毁灭了他的神魂,但依旧会在潜移默化中受到他人格的影响,渐渐堕入黑暗而不自知,直到最后,变成另一个武英奇,甚至另一个……血神子。”

  李耀摊了摊手道,“当然,还有更恶劣的一个可能,其实我们现在已经被武英奇或者血神子彻底吞噬了,只是他们模拟出我们的说话方式来欺骗别人而已,我有可能并不是真正的李耀,你也有可能并不是真正的厉嘉陵,甚至,说不定李耀和厉嘉陵都是幌子,其实真正的武英奇或者血神子早就跑到龙扬君体内了呢?”

  “啊?”

  厉嘉陵吓了一跳,“这,这太夸张了吧,究竟要怎么验证呢?

  “别怕,是稍微夸张了点,我只是说出来开拓一下大家的思路而已。”

  李耀还有心情笑得出来,“关于‘我是谁’这种虚无缥缈的终极问题题,根本不可能验证,也永远找不到答案的。

  “更何况,未必要武英奇或者血神子才能干坏事,即便我们并没有被武英奇或者血神子的力量侵蚀,难道我们就不会一步步迷失和堕落?很多时候,武英奇或者血神子,不过是我们自身恶念的借口而已。”

  “哇……”

  厉嘉陵听得一愣一愣的,“感觉耀哥和武英奇一战之后,说话玄妙了好多,气质和境界都提升了不少!”

  “那必须的。”

  李耀叉开五指,十分潇洒地梳了梳鬓角灰色的发丝,咧嘴笑道,“所以,别这么纠结啦,人生就是不断的战斗,至少眼前这一战是我们赢了,将来如何,将来再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见招拆招好了。”

  说话间,金晶塔深处再次传来剧烈的震荡。

  “不好,金晶塔还在运转!”

  龙扬君惊呼道,“但我们的巨神兵都损坏了,一时半会儿根本不可能击毁它的核心,怎么办?”

  “没关系,我可以控制它。”

  李耀轻轻一拍厉嘉陵的肩膀,霍然起身,眼底绽放出闪耀的光芒,大步朝金晶塔深处走去,一边走,一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一字一顿,斩钉截铁道,“我必须,也一定会控制住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