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71章 威慑者
  当惊雷舰队和纵火者联合舰队以“堂堂之阵”的姿态穿越宇宙的漩涡,降临到极天界时,“帝都之战”就进入了一边倒的尾声。

  这时候,四大家族皇牌舰队大约有20%的星舰直接毁于太阳风暴,变成一具具熊熊燃烧的铁棺材,大约30%的星舰因为大量船员死于辐射和自相残杀,导致动力或者导航系统严重损坏,横亘在星海中动弹不得。

  而其余一半星舰,即便全体船员好不容易从梦魇中挣脱出来,亦处在天旋地转,严重恍惚,根本不能正常战斗的阶段,哪怕想要勉强驾驭星舰逃窜,都是相当困难的事情。

  一般部队损失10%的力量就会崩溃,如四大家族皇牌舰队这样的精锐,最多承受两三成的损失,而现在却是足足折损了五成以上的战斗力,任何意志、刺激和利益诱惑,都不足以支撑他们继续作战。

  他们彻底沦为行尸走肉,等待着被俘虏地一盘散沙,根本不足以,也没有丝毫意志来抵挡惊雷舰队和纵火者联合舰队。

  对于后者而言,最麻烦的事情并不是“战胜”四大家族皇牌舰队,而是如何以少得多的数量,尽快控制所有凄凄惨惨、破破烂烂、惶恐不安的敌舰。

  他们必须要快,因为仍旧有为数不少的星舰,并没有遭受实质性的伤害,仅仅是船员还处在强烈的精神冲击中。

  一旦这些船员恢复正常,即便他们不敢向惊雷舰队还有纵火者联合舰队发起进攻,也一定会仓皇逃窜的。

  就算事先估计到了任务的困难程度,眼前错综复杂的局势,依旧令雷成虎和白老大感到棘手。

  也只有雷成虎如战锤般的稳定和白老大如手术刀般的精确,才能抽丝剥茧,庖丁解牛般完成不可能的任务。

  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乱作一团的四大家族皇牌舰队分割开来,又锁定了绝大多数旗舰和战斗力极强的主力战舰,在这些战舰的动力舱里安装了大量晶石炸弹,在舰桥和主控晶脑之间也安装了大量干扰弹,又封死所有炮门,将炮塔的转向单元统统破坏。

  如此一来,就封死了一艘战舰90%的战斗力,算是彻底将对方“俘虏”。

  整个过程,耗时极长。

  幸好太阳风暴造成的精神冲击实在太强烈,绝大多数四大家族皇牌舰队的官兵,都没那么快恢复过来,即便有一两个勉强恢复过来,看着四周乱作一团的星舰,再看看对面法度森严,进退有序的阵型,就知道大势已去,也没必要白白送死。

  只有极少数星舰上死硬到底的四大家族骨干,以顽强的意志力及时清醒,赶在惊雷舰队和纵火者联合舰队来到之前,带领星舰逃出战场,逃到了极天界的边缘,等恢复力量之后,再逃回老家。

  雷成虎和白老大并没有阻拦这些人,一方面是他们的人手实在不够,不可能逮住每一条漏网之鱼,只要俘虏十之八九甚至一半以上敌舰就是莫大的胜利,另一方面,太阳风暴已经对这些星舰的外壳造成严重损伤,带着这些支离破碎的裂缝进行星海跳跃,极有可能湮灭于四维风暴中,能逃回老家的概率十不存一。

  所以,也就随他们去了。

  整场“俘虏”行动,持续了整整三天三夜,直到天极星对着渐渐平息下来的太阳又旋转了整整三天半,革新派的“火焰三星闪电旗”才插遍了四大家族皇牌舰队的每一艘星舰。

  七海之战,早已平息,帝都之战,也即将结束,但另一场更加微妙和错综复杂的战争,却又在不经意间,点燃了它幽暗深邃的魔火。

  ……

  天极星底,金晶塔中。

  过去三天,当惊雷舰队和纵火者联合舰队争分夺秒收拾着四大家族皇牌舰队的残兵时,李耀也一刻不停地消化吸收着关于金晶塔的所有信息,并通过血色心魔,不断破坏原有的防御和操控模块,重建完全属于自己的,打上自己神魂烙印的防御体系和操控模块。

  旧的防火墙随风而逝,新的,更加阴险和安全的防火墙无声无息矗立起来;死寂无声的防御符阵再次被激活,释放出幽幽的灵焰,激荡出闪耀的电弧;环绕在金晶塔四周,成千上万如骷髅般的战斗傀儡,晶眼深处警惕的光芒也再次浮现,这些战斗傀儡恢复了警戒和巡逻,并且升级到更复杂,更严密的巡逻路线上,他们就是李耀意志的延伸,未经李耀允许,绝不会放任何一个修仙者进来。

  “要令金晶塔的核心模块,都进入最深的休眠吗?”

  操作到了最后一步,血色心魔问李耀,“如果进入深度休眠状态,对安全和稳定都有好处,但如果想要再次‘激怒太阳’的话,就需要很长的预热时间,会导致……”

  “会导致‘威慑力度’不足?”

  李耀瞬间明白血色心魔的意思。

  “是的。”

  这三天里,血色心魔也弄明白了所谓“武英奇3.0的遗产”究竟是什么。

  原本就属于李耀“黑暗人格”的它,倒是对“金晶塔主人”这个身份没有丝毫抗拒,甚至对这种能以一己之力,威慑整个真人类帝国的角色非常感兴趣,摩拳擦掌、迫不及待要成为一个“威慑者”了。

  至于“恶龙”什么的,血色心魔是根本无所谓的,反而觉得披上龙鳞还格外帅气呢!

  看来,当初让神魂一分为二,偏向于黑暗和邪恶的人格跑去金晶塔的主控晶脑里捣乱,只留下相对光明的人格单独对抗武英奇3.0,是李耀做过最正确的决定,否则,说不定他当场就禁不住诱惑,被武英奇3.0吞噬了。

  “这的确是个问题,但是我无论如何都不会拿整个极天界所有居民的生命来做筹码,即便最疯狂,最绝望,最愤怒的时候都不会!”

  李耀斩钉截铁道,“即便我不摧毁金晶塔的核心单元,但也必须让他们进入最深的休眠,以免出现意外。

  “不过……

  “威慑力不足,的确是个问题,这样,你能不能虚拟出一套系统,即便我们已经彻底关闭了金晶塔的核心单元,但依旧显得它正处于最灵敏的运转中,‘一触即发’的样子?”

  “可以是可以,但这样就从‘战略威慑’,变成‘战略欺诈’了。”

  血色心魔撇嘴道,“感觉格调一下子降低好多,而且我要提醒你一点,‘战略威慑’之所以能成功的前提,就是必须让所有敌人乃至自己人都相信,威慑者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会毫不犹豫动用所有的威慑手段,而你,怎么说呢,显然不具备这种令人信服的力量。

  “如雷成虎这样心志坚毅如铁的修仙者,作为一个铁血到极点的军国主义者,极有可能不理会你的战略威慑,甚至将你的战略威慑解读为战略欺诈,进而不顾你的任何叫嚣,一意孤行的。

  “毕竟,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搞得欺诈实在太多,早就没有半点信誉可言了。”

  “这叫什么话?”

  李耀瞪眼,“什么叫‘我搞得欺诈实在太多’,明明都是我们两个联手一起搞出来的好不好!

  “不过,你的话也未尝没有道理,我这个人在社会大众面前的形象,的确是非常光明伟岸,宅心仁厚甚至心慈手软的,要雷成虎或者别的修仙者相信我会拿整个极天界当筹码,的确,的确有难度。”

  “是啊,所谓‘战略威慑’,就是双方意志的较量,这里的意志不是战斗意志,而是疯狂的程度。”

  血色心魔认真道,“很明显,你绝对没有雷成虎那么疯狂,又怎么和他玩‘战略威慑’?”

  “好吧,这的确是个问题,究竟要怎么样让雷成虎那种一根筋的铁血军国主义者,相信我这个天真善良的修真者会比他更加疯狂,更加残暴,更加铁血?”

  李耀叹了口气,看着血色心魔完成了金晶塔核心单元的深度休眠,挠着头发,走出控制室,“我要好好想想……”

  龙扬君和厉嘉陵都在外面焦急等待,一见到李耀出来,两人立刻簇拥上来,用一种既关心又警惕的目光,上上下下扫了李耀好几十遍。

  “干什么?看我有没有变成‘恶龙’么?”

  李耀皱眉,没声好气道。

  “是啊,我们都听你说了‘武英奇3.0’的事,不得不说,这真是非常阴险的一招!”

  龙扬君摩拳擦掌,满脸关心,“局势逼迫你不得不成为金晶塔的主人,掌控足以威慑整个帝国的力量,但在如此强大的力量面前,你会不会渐渐迷失自我,堕入黑暗,谁知道?我们当然要牢牢盯着你,在你露出丝毫蜕变迹象的时候,就先下手为强,竭尽所能将你‘打醒’了!”

  “对啊,耀哥,我这几天也在消化吸收‘武英奇2.0’留下的遗产,不得不说,那真是无比强大又无比黑暗的力量!”

  厉嘉陵也道,“即便有龙姐姐帮忙看着,我都好几次险些迷失自我,你呢,你现在感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