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87章 武英凌!

第2687章 武英凌!

  少年声嘶力竭,张开的手掌中窜出两道紫色的火焰,火焰凝聚成两条紫龙,盘旋于他的手臂之上,又渗入他的皮肤和血管里,顺着血管一路向上,通过颈动脉直抵大脑,在他的太阳穴上变成了王冠也似的青筋。

  这一刹那,少年周身仿佛浮起一道虚幻的人影,就像是血神子、武英奇和厉嘉陵糅合到了一起,分不清他究竟是谁。

  但是下一秒钟,他又变回了自己,变回了那个李耀熟悉的小狮子,不,或许不再那么熟悉……

  “你很危险,嘉陵。”

  李耀被少年的气势深深灼痛,忍不住道,“你想要用自己的力量做一些事,这当然很好,但我很担心你会迷失在这力量里,知道刚才那一瞬间,你看起来像是谁吗?像是另一个武英奇!这太危险了,这力量太危险了,我简直分不出,现在的你,还有没有被武英奇附体。”

  “是啊,这力量的确很危险,每一次,当我感受着紫色的电弧和金色的火焰在我的每一个细胞之间流窜时,就好像有一个声音,冥冥中有一个很像武英奇2.0的声音,在我耳边呓语,搞得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100%的厉嘉陵,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少年微微一笑,凝视着掌心的火焰和电弧,看着他们张牙舞爪了好一阵,才慢慢将他们一寸寸收回去,暗金色的眼眸又投射到了李耀身上,“那么,你呢,耀哥,你现在的处境就不危险吗?吸收武英奇3.0的全部力量,成为金晶塔的掌控者,你就不危险吗?你就不担心自己日复一日坐在这张荆棘铸造而成的宝座上,充当帝国和联邦之间唯一的威慑者、平衡者,就不会迷失,不会狂乱,不会发疯,不会变成另一个武英奇,一头长着黑色鳞片和血色翅膀的恶龙吗?如果你也意识到了危险,为什么,你还要这么做呢?”

  “因为我别无选择!”

  李耀沉声道:“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当金晶塔的主人,我更不想让别人来承受这份痛苦,来冒变成恶龙的风险——特别是你!”

  “说得对,这同样是我的答案,我和你一样,都别无选择。”

  厉嘉陵的语速极快,但每一个字之间的分隔又极其清楚,就像是一颗钉子一颗钉子往外射:“首先,帝国和联邦,修真者和修仙者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你都说了,每一个新君的候选者骨子里都绝不信任修真者和联邦,甚至迫不及待想要把你们吞掉,就连雷成虎将军,难道真能放下所有芥蒂,一直和你们合作?

  “不,现在彼此都很有默契,抛开分歧不谈,专心致志对抗四大家族和圣盟,但终有一日,共同的敌人会被消灭,难道那时候,帝国和联邦真要兵戎相见,战火重燃吗?

  “没有任何一个皇帝,能克制自己对修真者的厌恶和对联邦的警惕,只有我才能办到,只有我当皇帝,才能一视同仁对待所有修真者和修仙者,才有可能强力镇压那些对联邦居心叵测的主战派,才能带给帝国和联邦,真正的和平!

  “还有,你们不是一直心心念念要在帝国搞革新,要按照你们修真者的想法来改造帝国吗,我大致知道你们的方式,您们是想自下而上,从最基层慢慢改变,一步步向上推进。

  “但这是不可能的,帝国如此庞大又如此混乱,又浸泡在修仙大道中整整千年,想要移风易俗,简直难于登天!你们自下而上的革新注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麻烦,要消耗不知道多少时间,稍有不慎,还容易造成新的混乱,为帝国和联邦之间的摩擦提供借口!

  “今天的帝国,经受不起一场自下而上的革新,只有自上而下,从顶层设计开始改变,用新的威权打破旧的架构,一步步渗透到底层,这才是唯一的方式!

  “皇后殿下和雷成虎将军当然都是真正的革新者,但一方面他们已经老了,注定不可能再领导革新派多少年,完成整个革新大业,另一方面,这些老人的思想也太过僵化,局限于修仙者固有的小圈子里,所谓的革新,不过是修修补补,绝不可能大动干戈。

  “连他们都是如此,那些你口中的‘歪瓜裂枣’,能安安分分当好一个傀儡就非常不容易,又怎么可能完成革新帝国的大业呢?

  “我不是自视甚高,不是认为自己比皇后,比雷将军,比你或者龙姐姐都要强,不,现在的我比起你们当然都远远不如,但你们都不可能成为帝国皇帝啊!而和那些有资格成为帝国皇帝的武英宗室比起来,我比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强一百倍!

  “倘若那些垃圾,那些烂泥扶不上墙的垃圾中的一个,真的登上了至尊宝座,成为帝国皇帝,你猜他们会做什么?他们会如何对待修真者和联邦,会如何面对金晶塔中身为威慑者的你,他们会不会将革新帝国的大业贯彻到底,而不是被突然膨胀的地位和野心吞噬,变成一头肆无忌惮的恶龙呢?

  “不,不会的,你非常清楚被这些人成为帝国皇帝的灾难性后果,这也是你和雷将军迟迟无法选出一个傀儡的原因,哪怕稍微有个顺眼一点的,你们早就把他捧上台了!

  “所以,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这样一滩……烂泥,成为帝国皇帝,然后毁了帝国和联邦,毁了我好不容易拥有的一切呢?

  “最后,还有一个小小的,但并非不重要的原因——皇后殿下被武英奇控制,在‘明日计划’中险些酿成了不可收拾的惨剧,虽然被耀哥及时阻止,但也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损失,包括无数人都丧失了宝贵的生命。

  “皇后殿下犯下的罪行,无论怎么惩罚都无法洗清,而就算把她碎尸万段,那些因她而死的人,也不可能复活。

  “那么,身为她的儿子,就由我把她的罪孽统统扛过来,用我生命里剩下的每一天,来替她慢慢偿还,慢慢赎罪吧!”

  看着面红耳赤,慷慨激昂的少年,李耀又是一阵失神。

  或者说,他快要被融化在少年的热情似火里。

  “你真的想清楚了?”

  李耀问道,“这是你的最后决定吗?”

  “是的。”

  厉嘉陵一字一顿,斩钉截铁道,“我意已决,舍我其谁!”

  “那看起来——”

  李耀笑了笑,“我不支持你都不行了?”

  厉嘉陵也笑起来:“如果耀哥不支持我的话,那我只能死死抱着你的大腿不放,哭着喊着求你一定要支持了,现在撑在我身后的大腿很多,但我最需要的,还是你这条金大腿!

  “还记得你在大铁厂里,曾经和我说过的另一句话吗,你说自己的力量未必强大,但就算小小的蝴蝶扇动翅膀,也有可能掀起一场铺天盖地的龙卷风暴,仔细想想,现在的我就是你创造出来的,或许就是你这只蝴蝶,掀起的龙卷风暴呢?既然你已经掀起风暴,又想要风暴瞬间平息,怎么可能?”

  “听上去很有道理。”

  李耀想了想,跳下医疗舱,看着厉嘉陵,认真道,“那么,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现在的你究竟算是什么,修真者还是修仙者?”

  “我也不知道,我从一出生就受到修仙者的欺凌,又被厉灵风和武英澜调制成一个怪物,大概我从来都没对修仙大道产生过任何好感吧?”

  厉嘉陵道,“不过,说到修真大道的话,无论你说得再热血,再天花乱坠,我总感觉还差了点儿什么,太理想化,缺乏可操作性,需要太多机缘巧合才能实现了。

  “记得我们在皇陵曾经聊过,若是能将两者糅合起来,‘修真为皮,修仙为骨’,或许就差不多了,当然,那时候我的想法还很幼稚,究竟何者为皮,何者为骨,还需要好好研究,在实践中慢慢摸索——如果我的运气够好,命够硬,能当几十一百来年的皇帝,大概就能找到答案了吧?”

  “记得在我们联邦,也有一个叫‘吕轻尘’的高人,想到要把修真大道和修仙大道糅合到一起,号称‘真仙大道’。”

  李耀道,“你的思路,似乎和他有异曲同工之妙。”

  “是吗?”

  厉嘉陵欣喜道,“没想到联邦还有这样的高人,还有‘真仙大道’这样的真知灼见,这位高人现在何处,居联邦何职,很有必要弄到帝国来,共襄革新大业啊!”

  “这个,恐怕有难度。”

  李耀摸了摸鼻子道,“这位‘吕真人’已经被我干掉了,虽然好像没杀干净,还被他逃出了一魂半魄,现在也不知道流窜到了哪里,估计是没办法来帝国‘共襄盛举’了。”

  厉嘉陵和李耀对视了很久,两人忍不住同时笑出声。

  “真可惜啊。”

  厉嘉陵道,“真仙大道,未必不是正确的道路呢!”

  “的确很可惜。”

  李耀叹气道,“回过头来想想,包括吕轻尘在内,那些人的理念未必没有闪光之处,但为什么大家总是要兵戎相见,却不能坐下来,心平气和地探讨大道,找出最好的解决方案呢?非要一个两个扑上来死在我的刀下,搞得我也很苦恼,很有负罪感的样子,真是何苦呢,何必呢?”

  “我们现在,不正是在心平气和地探讨大道吗?”

  厉嘉陵道,“只希望我们都能吸取前人的经验教训,不要再犯以前犯过的错误,披荆斩棘,在星辰大海之间,找出一条最合适的道路吧!”

  李耀盯着少年看了很久。

  “我忽然想到一件事。”

  李耀道,“如果你真的当了皇帝,‘厉嘉陵’这个名字肯定不能再用了吧?”

  这句话,就是向厉嘉陵表示支持的意思。

  “我是厉嘉陵,永远都是厉灵海的儿子,李耀的弟弟厉嘉陵。”

  少年得到了李耀的支持,却没有半点欣喜之色,反而面露一丝迟疑。

  仿佛这下子,他就要彻底和过去的人生切割,踏上未知的征途。

  但他的眼眸深处挣扎了几下,还是点燃了金色的战火,烧尽了所有的犹豫和迟疑。

  “不过场面上,我的确要换另一个名字,要‘认祖归宗’嘛。”

  少年起身,推开医疗室的大门,任由外面猛烈的阳光为他披上一件燃烧的战甲,他在光芒万丈中回头,给了李耀一个最灿烂的笑容,“从今天起,在世人面前,我就叫做‘武英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