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698章 圣盟人的一剑封喉!

第2698章 圣盟人的一剑封喉!

  李耀鼓了一肚子气,却没办法倾吐出来,仔细想想也是,现在的新光复区域就像是一个烫手山芋,落到谁怀里,谁都不好受。

  革新派和四大选帝候家族所支持的两个皇帝,正在争夺帝国至尊宝座的正统性和合法性,而作为“弱肉强食,以武为尊”的真人类帝国来说,赫赫武功就是正统以及合法的最大凭依,倘若厉嘉陵刚刚登基,就丢失了大片国土,的确会让亿万国民失望,甚至令无数强者都改换阵营。

  四大选帝侯家族那帮家伙更是有得说了——怎么一年前,新光复区域还在四大家族掌控时,就那么固若金汤,坚不可摧,这才刚刚落到革新派手里,一下子就被圣盟人攻破了呢?

  如果是力战不支,杀身成仁,被敌人占领了几个大千世界,这还好说,但是连一枪一炮都没放,就要主动撤出几十个大千世界,这不是卖国贼,出卖国土吗?如此严重的政治后果,甚至会导致刚刚诞生的革新政权轰然倒塌,谁都承担不起的。

  “不得不说,圣盟人的时机选择太好了。”

  雷成虎满脸阴郁,道,“我原以为,他们会在七海之战和帝都之战如火如荼时杀出来,没想到他们这么忍得住,非要等到新君即位,帝国出现‘双日凌空’,两个皇帝对峙的时候才出手。

  “双日凌空,双帝对峙,意味着革新派和四大家族再没有任何妥协余地,非要将对方消灭不可,根本不可能联手对抗圣盟人!”

  李耀默然,不得不承认雷成虎是对的。

  真人类帝国这样皇权至高的国家,即便四大选帝侯这样的权臣,其权力也要通过皇权来施展,所以对皇权格外敏感。

  说得难听点,他们甚至在大道上都可以妥协——比方说雷成虎这个修仙者,也可以和李耀这个修真者暂时合作。

  毕竟,李耀代表的星耀联邦,并没有皇帝,只有“议长”,而议长和皇帝之间的关系是可以含糊其辞,敷衍过去的,说联邦是一个“特别行政区”也好,是“黑风王自治领”也罢,总之都不会危害到皇权的光辉。

  在帝都之战和七海之战时,革新派和四大家族尚未推选出各自的皇帝,彼此斗争再激烈,仍旧存在一丝丝妥协和调和的余地。

  倘若那时候圣盟主力大张旗鼓杀出来,说不定在强大的军事压力逼迫之下,革新派和四大家族会暂时休战,同仇敌忾,一致对外呢?

  这是圣盟人绝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而现在,双方都拥立了自己的皇帝,那就只能杀到一兵一卒,将对方彻底消灭了,即便明知道圣盟主力就在旁边虎视眈眈,也没办法收手的。

  “圣盟人当然知道如何挑选最佳时机,因为整个帝国都被他们渗透得千疮百孔,到处都是他们的秘谍,关于帝国的军事、政治和经济,各方面的情报,每天都在源源不断流入到圣盟,我们猎妖师协会,怎么抓都抓不完。”

  说话的是龙扬君。

  她都算是拥立新君有功的“从龙之臣”,自然又恢复了自己原本的地位,照例干她的“猎妖师协会会长”,甚至因为帝国另一特务机关“天魔审判庭”的首领月无双牵扯到了武英奇的阴谋中,被秘密调查,发配二线,令她暂时成为了帝国最大特务机关的掌控者。

  不过,“东方明月”这个假名字倒是不需要再用了,反正“东方”在革新派也不是什么太受欢迎的姓氏,对外就宣称她早就是革新派打入东方家的间谍,为瓦解四大家族的邪恶统治而改名换姓,蛰伏数十载,立下汗马功劳,诸如此类。

  现在,龙扬君的主要工作就是对付圣盟渗透到帝国内部的秘谍,因为她特殊的血脉和传承,这份工作倒是干得得心应手,如鱼得水。

  李耀在一百多年前的昆仑秘境,就见识过圣盟秘谍的可怕,他们本身没有情感,却又能模拟出人类最生动的情感,无论帝国方面想出怎样的测试方法,都会被他们一次次欺骗。

  而帝国本身的腐朽没落,黑暗统治,又为圣盟秘谍的滋生创造了最好的条件,甚至可以说,对于生活在帝国最底层血腥泥淖中的民众而言,倘若没有修真大道和革新之路可以选的话,选择投奔圣盟,亦未尝不可呢!

  是以,圣盟秘谍在帝国境内多如牛毛,灭之不尽,造成极其严重的危害。

  反过来说,因为圣盟社会构成的特点,以及“至善之道,三大本源法则”的邪恶,帝国特工就很难打入圣盟内部。

  以往帝国军方也不是没遴选过出身清白,意志坚定,实力强大的特工潜入圣盟,但几乎没有特工能扛得住圣盟的反复洗脑,到最后都“弄假成真”,真的变成圣盟的一份子,反而交待出不少帝国的核心机密,令帝国人得不偿失。

  因为圣盟人这样的特点,即便和对方交战千年,帝国人对圣盟内部的情况依旧了解不多,除了简单的社会结构、军队组成和技术实力之外,更深层次的诸多领域,仍旧是大块大块的空白——这也是圣盟人能以相对偏远的世界和贫瘠的资源,和帝国周旋千年,依旧屹立不倒的重要原因。

  “总之,在大义名分的争斗之中,我们没有丝毫和四大家族妥协的可能,不管圣盟人的进攻有多么猖獗,原定的讨伐计划仍旧要如期展开!”

  雷成虎重重一砸桌子,硬梆梆道,“正所谓‘君无戏言’,陛下登基之时,亲口向全天下发布了《讨逆动员令》,岂能不战而废,贻笑四方?而且我军过去半年一直在进行相应的军事准备,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前面是万丈深渊,也只用帝国将士的尸体来填!”

  李耀默然,也知道革新派和四大家族这一仗非打不可。

  这不仅仅是“君无戏言”四个字,还牵扯到更深层次的军事、政治乃至治国理念的铺开。

  一方面,四大家族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正在拼了命舔舐七海之战和帝都之战造成的伤口,每一天都在恢复,变得比昨天更加强大。

  假以时日,被他们养好了伤口,那就更难对付了。

  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厉嘉陵刚刚发布的《大赦令》和《废奴令》,包括革新派一系列更加开明和仁慈的政策,都要建立在四大家族的尸体之上!

  废奴不是轻飘飘一句话,解放和教育中下层民众是要钱的,就说李耀、龙扬君和小明、文文这段时间在天极星地底的原大铁厂区域搞“未来技术示范城”,那就要投入多少基础建设资金?光一个大铁厂的前期投入就是天文数字,放眼整个帝国,又有多少地底原人等待救助,还有多少个“大铁厂”要翻新和重建呢?

  李耀是修真者,当然一万个支持帝国的革新运动,但他也不能从雷成虎、厉灵海还有厉嘉陵这些革新派修仙者的骨头渣子里榨出油来嘛,人家现在倒是真心实意愿意搞革新了,钱呢,不把四大家族彻底打死,从肥硕的尸体熬出油来,钱从何来?

  没有钱,所谓《大赦令》、《废奴令》还有接下来陆续要铺开的一系列革新政策都变成了一纸空文甚至一场笑话,势必会动摇革新派的根本,打断帝国的革新进程,甚至发生倒退,最终威胁到星耀联邦的国家利益。

  所以,李耀只能赞同雷成虎的意见——哪怕圣盟大军真的把新光复区域搅得天翻地覆,针对四大家族的“讨逆之战”,依旧势在必行!

  “所以说,我们要两线作战了?”

  李耀看着雷成虎身后的星域图道,“要同时面对圣盟和四大家族的军事压力?”

  “是的,在最理想状态下——”

  雷成虎道,“如果远征军可以在新光复区域想办法拖延住圣盟进军的脚步,而由我统帅的讨逆军又可以凭雷霆万钧之势,摧枯拉朽地打垮四大家族最后一支可战之兵,那就可以从容回防,夹击圣盟主力。”

  “但圣盟人既然选择这么微妙的时机出现,显然不会坐视我们解决四大家族。”

  这次开口的是厉灵海,她轻轻咳嗽一声,道,“我很怀疑,圣盟人的目标究竟是不是新光复区域——如果他们真的只想要这几十个大千世界,那么几年前就不会主动撤出去,还实施‘焦土战略’将上百个富饶星球都化作一片废墟。

  “这样的焦土废墟,就算再次落入他们的手中,有意义吗?

  “辽海侯曾经在对元老院的报告中推断,圣盟人在实施一项‘毕其功于一役’的大战略,我非常赞同,果真如此的话,圣盟人的目标就不会是新光复区域和远征军这么简单,甚至有可能是——我们的脚下,帝都!

  “没错,跳过中间上百个大千世界,直插帝国防御最严密的心脏,听上去是不可思议的自杀式战略,放在平时,绝不可能。

  “然而现在,我军必须抽调绝大部分力量去讨伐四大家族的叛逆,剩下的力量又不得不散落在新光复区域的数十个大千世界,当我军和四大家族的叛军展开决战时,帝都将处在空前虚弱的状态,那就是圣盟人一剑封喉的最佳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