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01章 灵图测试

第2701章 灵图测试

  他们穿过了一座被铁丝网隔离起来,好像透明迷宫一样的广场,广场上有很多身穿蓝色条纹病号服的病人正在晒太阳,所有病人的手腕脚踝和脖子上都佩戴着金属环,脑袋上还粘贴着许多感应贴片,每时每刻输出着他们的脑电波数据。

  绝大部分病人都相当平静,沐浴在暖烘烘的阳光下,静静远眺着近乎黑色的海洋。

  也有一小部分病人的眼窝深陷,双眼红肿,喋喋不休,顾自转着圈圈,不坏好意地打量着旁人——这些病人大多被铁丝网隔离开来,享受着单间的待遇。

  见到李耀和龙扬君穿过透明迷宫中间的通道,有些病人不为所动,继续静静看着大海,也有些病人含混不清地向他们说着些什么,甚至有些病人好似野兽般扒在铁丝网上,冲他们发出怪诞的笑声和低沉的嚎叫。

  他们就像是经过一座年久失修的动物园,两侧笼子里是饿了三天三夜的猛兽。

  “这些都是圣盟人吗?”

  李耀小声问龙扬君。

  “不是,都是些普通的精神病人。”

  龙扬君说完,自己也笑了,“不过,会送到诸葛院长这里来的精神病人,也谈不上‘普通’啦,他们大多是穷凶极恶的杀人犯,十恶不赦的狂徒,灭绝人性的野兽,犯下的罪行可不只是单纯的杀人——至少要一口气杀死几十上百人的连环杀人犯,面不改色将自己一家老小统统杀死的畜生,或者毫无心理负担毒死一所小学所有孩子的疯子,才有资格被关押到这里,他们是真正的人渣,彻底的败类,披着人皮的恶魔,人性层面上的畸形儿和类人猿,总之,你不必有任何心理负担,倘若你看过记载他们累累罪行的卷宗,你一定会用比诸葛院长更残酷十倍的手段来对待他们。

  “话又说回来了,有时候我还蛮喜欢这些精神病人的——正常人受到社会和道德的制约,往往会隐藏甚至扭曲自己最真实的一面,修真者有修真者的道德,修仙者有修仙者的道德,所有人都在心灵上佩戴了一层假面具,只不过面具上的图案稍有不同而已。

  “只有这些精神病人,这些被域外天魔侵蚀了大脑防线,解放了最深层内心的家伙,才能毫无保留、肆无忌惮地绽放,呈现出人类最纯粹,最本源的一面,如果说‘修真’就是寻找真实自我的话,这些家伙,或许早就找到属于他们的‘真实’了。

  “你相信吗,武英奇掀起的那场太阳风暴肆虐整个极天界,天极星上绝大多数地方都受到了影响,偏偏第三研究所这里,无论精神病人还是医生,受到的影响却是最小的,很多最严重的病患,即便直接暴露在‘洗脑光波’之下,都没有丝毫异样。

  “人死过一次就不会再死,崩塌的高楼没办法再次崩塌,精神彻底崩溃的患者,大概就不可能被再次洗脑了吧?

  “将这样的精神病人和圣盟人放到一起对照研究,就是第三研究所最大的特色——我们常说圣盟人都是一群毫无人性的疯子,却又很难直接对他们展开研究,那么,就找另一群相对容易研究的,毫无人性的疯子过来,两组疯子放到一起,研究他们极其微妙的异同,通过‘精神病人’这样一个‘参照物’,去探索圣盟人的奥秘,这就是诸葛院长的方法。”

  李耀在龙扬君的指引下,终于见到这位隐居孤岛的精神领域专家“诸葛经纶”。

  诸葛经纶十分符合他想象中那种“研究疯子”的形象,满头鸟巢般乱蓬蓬的头发简直比李耀更加不堪,一身脏兮兮的白大褂上涂满了各种可疑的污渍和液体,不知道几天没认认真真洗脸,脸上每一个褶子里都藏着黑黢黢的污垢,两只耳朵后面起码夹着三四支不同色彩的笔,一笑起来,嘴巴裂开到了耳根,和外面那些研究对象没任何差异。

  他就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最典型的研究者,无论外面的局势怎么变化,上面的领导者换成是谁,甚至连昨天轰动整颗天极星的登基大典,和他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黑风之王,秃鹫李耀”的名字,现在整个帝国都是如雷贯耳,但是龙扬君将李耀介绍给他,他也只是简单道了一声“黑风王”,就双手乱搓,不知该说什么好。

  他和龙扬君还稍微热络点,或许是因为龙扬君第二次执掌猎妖师协会的大权之后,又给他送来源源不断的研究经费以及“样本”的缘故,他一见到龙扬君就两眼放光,干脆把李耀这个“黑风王”晾在一边:“东方会长,你来得正好,我们刚刚完成了最新版本‘灵图测试’的改进,准确率比旧版本又提升了2.5%以上,要不要看一下?”

  那神气活现的样子,颇像是一个发明了新游戏的大孩子。

  “新一代‘灵图测试’啊,当然要看了。”

  龙扬君干咳一声,扫了李耀一眼,有些尴尬道,“不过,诸葛院长,我上次就和你说过,‘东方明月’是我打入逆贼内部的假名字,我的真名是龙扬君,你还是叫我‘龙会长’好了。

  “好的,东方会长,龙扬君是吧,我记住了东方会长。”

  诸葛经纶兴奋得直搓手,“这边请,东方会长,还有黑风王!”

  李耀和龙扬君对视一眼,跟随诸葛经纶进入了地下三层,“灵图测试区”。

  圣盟人被“至善之道”束缚,本身并没有七情六欲,但为了渗透帝国,在正常人的社会中潜伏和活动,却又可以模拟出惟妙惟肖的情感。

  而“灵图测试”,就是精神研究领域,用来鉴别“真实情感”和“虚拟情感”的一种手段,亦可以说是帝国防御圣盟秘谍渗透的最后一道防线。

  数百年来,圣盟人一次次改进他们模拟情感的技术,成功欺骗了一代又一代的灵图测试。

  而帝国人也不断升级灵图测试的方式和内容,力争更敏锐,更复杂,更精确,能通过极其细微的差异,将隐藏在正常人中的圣盟人揪出来。

  这就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了。

  诸葛经纶将李耀和龙扬君带到一面单向透明的落地镜前,镜子里是一间狭窄的测试室,宽大的金属桌两侧,分别坐着研究人员和测试者。

  研究员是一个温文尔雅,面带微笑,让人一看就生出好感的年轻人。

  测试者却是一个长着酒糟鼻和啤酒肚的中年人,目露凶光,一看就绝非善类。

  研究员专心致志地敲击着微型晶脑,时不时还抬头冲测试者露齿一笑,显得既训练有素又充满人情味。

  测试者却被柔性金属条牢牢捆绑在座位上,神情焦躁,坐立不安,深深凹陷的眼窝中,不时绽放出野兽般的光彩,喉咙深处还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而两人之间的金属桌,竟然是一块巨大的平板光幕,流动着五彩斑斓如漩涡般的抽象图案,每时每刻都在变幻,呈现出极尽绚烂,千变万化的姿态。

  斑斓的光影投射到研究员和测试者身上,以及四周冰冷的墙壁和雪白的天花板上,把小小的测试室映照成了精神病人的脑室。

  这五彩斑斓的光影,就是所谓的“灵图”。

  “不好意思,我没办法取消这些……乱七八糟的光斑。”

  研究员终于往微型晶脑上敲下了最后一个符文,大功告成地揉了揉脖子,冲测试者充满歉意地笑了笑,“没有晃花你的眼睛吧,告诉我,你觉得他们像是什么,看上去像什么?”

  “这他妈是什么意思?”

  测试者像是一头被困在陷阱里的野兽,缩着脖子,充满警惕地说,“测试开始了吗,这也是测试的一部分,我非说不可,嗯?”

  “不不不,别紧张,放松,放轻松,这只是——”

  研究员摊手道,“例行测试而已,你知道我们这是全帝国最棒的疗养院,以你犯下的罪行原本不可能被转到这里来的,算你运气好,但是我们必须确保你不会对别人造成伤害,所以……

  “你瞧,我也不知道这些光斑和图案究竟算什么,都是上面的人,那些自以为是的聪明人弄出来的,大概唯一的目的就是证明他们很聪明,而我的工作就是每天坐在这里,面对形形色色的人,打开开关,问你们一些问题,然后你们去享受阳光和大海,我下班回家,就这样,例行公事,所以我们快点儿解决,各走各路,好吗?放松,深呼吸,放轻松,开始正式回答,好吗?”

  测试者又嘟哝了一声,不情不愿地点了点头。

  研究员微微一笑,又打开桌上的一尊微型法宝,看上去有些像是放大镜和瞄准镜的混合体,通过它,可以清楚看到测试者飞速颤动的眼球,以及眼球上的血丝和瞳孔中的倒影。

  “这是什么,这他妈是什么!”

  测试者再次紧张起来。

  “放松,放松,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工具而已,我在这个房间里坐了三年,从来没关心过它究竟是什么,别管它,我们开始,好吗?”

  研究员清了清嗓子,道,“第一个问题,想象一下,你无意间抬起手臂,发现手背上叮着一只绿色的黄蜂,你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