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03章 天生杀人狂

第2703章 天生杀人狂

  “这个……”

  李耀皱眉看着测试室里野兽般的男人发动穷凶极恶的攻击,而那名研究员猝不及防之下只能四处躲闪,却被对方连着金属椅撞来撞去,又扫了一眼诸葛经纶手里翩翩起舞的大脑平扫图,“能说明什么问题?”

  “看这里,藏得可真深啊,但他终究还是在最后几个问题上露出破绽了。”

  诸葛经纶指着大脑平扫图上一些斑斑驳驳的光点,不断放大再放大,又调出一些正常人的大脑平扫图,将两者重叠在一起对比,“发现有什么不同了吗?”

  看他得意洋洋的派头,不像是面对权倾朝野的黑风王,倒像是小学老师面对着无知的孩子。

  “正常人大脑里的这些光点比较密集,而刚刚扫描出来这张图里的光点比较疏散,中间还有明显的界线。”

  幸好李耀也不是太在乎身份和规矩的人,仔细研究了半天,老老实实回答,“然后呢,这代表什么?”

  “在医学上,我们将大脑分成三部分,脑核,脑缘系统以及大脑皮质,其中脑核就是负责呼吸、心跳、觉醒、运动、睡眠、平衡等等基础生理参数,维持人类的动物性本能,暂时可以忽略。

  “而脑缘系统就负责我刚才说的‘情感思维’,情绪啦,记忆啦,腺体活动啦,诸如此类。

  “而大脑皮质,也就是人们通常看到沟壑纵横的外层大脑,就是负责理性思维,高级感知的区域了。

  “当正常人的大脑开始活跃时,他的三大区域,特别是脑缘系统和大脑皮质之间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黑风王请看,这是一个正常人勃然大怒时的大脑扫描图,看到了吗,从脑缘系统到大脑皮质,布满了星星点点的光芒,两者的亮度几乎一致,而且中间并没有明显的分界,可以说,他的整个大脑,都熊熊燃烧起来了。

  “再来看我们刚刚得到的这些扫描图,看,脑缘系统的光点相对黯淡,而大脑皮质的光点非常耀眼,双方相隔很远,中间存在非常清晰的分界,就好像……”

  “就好像他的脑缘系统和大脑皮质被切割开来,各自组成了一个孤立的系统。”

  李耀道,“而此人在思考和行动时,更多使用了大脑皮质,也就是理性思维,却极少使用脑缘系统也就是情感思维。”

  “没错,就是这样!”

  诸葛经纶笑嘻嘻道,“我们曾经遇到过一些非常不幸的病人,遭遇了严重的大脑创伤,不得不将他们的左右半脑隔离开来治疗,您知道吗,即便把人左右两半大脑之间的所有神经统统切断,人也不会死,甚至不会影响正常生活的能力,反而会加强数学或者艺术上的能力,只是性格会变得非常……古怪。

  “这些人也是一样,您可以简单理解成他们在脑缘系统和大脑皮质之间,也动了一个小小的手术,切断了彼此之间的绝大部分神经连接,切断了情感和理智之间的通路。

  “只有两种人的大脑会出现这种状况,一种是灭绝人性的冷血杀手,另一种就是圣盟人,知道这样的大脑变异,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吗?”

  李耀道:“什么后果?”

  “缺乏共情能力。”

  诸葛经纶道,“共情能力几乎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本能,我是人,你也是人,我不愿意自己受到伤害,所以我也不想伤害你;每个人都有童年,还可能有自己的孩子,人想要奋不顾身保护自己的孩子,所以见到别人的孩子也会特别怜爱;甚至见到小猫小狗都会生出一股保护欲,不忍心杀死这些畜生。

  “越是和我们亲近以及相似的物种,我们越是会产生极强的共情,这种本能是智慧生命组成社会的基础,不是修炼可以抹去的,所以连实力强横的修仙者,在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时,也会产生共情,会‘不忍心’。

  “为什么修仙者要大肆宣传普通人仅仅是‘原人’,是低等的‘人类亚种’,是天生卑劣、下贱、懒惰、无用甚至邪恶的人形猪猡?就因为修仙者内心深处也拥有‘共情’的能力,在对同类下手时,会出现‘不忍心’以及‘负罪感’,所以,我们才要给普通人打上‘原人’甚至‘非人’的标签,才能稍稍心平气和地去杀戮他们。

  “换言之,即便对最冷酷的修仙者而言,杀死同类,也会对心灵造成一丝触动。

  “但是,对那些缺乏共情能力的人来说,他们压根儿就不在乎。

  “他们不在乎别人的感受,不在乎一个无辜可爱天真小姑娘的生死,不在乎生养自己的亲人,甚至连自己的生命都不在乎。

  “很多连环杀手就是这样,他们往往为了几块钱,甚至无缘无故就去杀人,他们没有负罪感,也没有恐惧感,根本无所谓自己被抓住之后的下场,生命在他们眼中就是一件物品,包括他们自己在内。

  “他们未必都是‘浑浑噩噩的野兽’,事实上,很多连环杀手都是受过高等教育,拥有体面身份,出入上流社会的成功人士,他们有极高的情商和智商,根本没必要去杀人!但他们还是铤而走险,把自己送上了刑场,但就在子弹撬开他们头盖骨的一刹那,他们依旧没有半点儿恐惧,不在乎,就是不在乎!

  “所以,我们设计了这一系列的问题,抛开那些干扰和迷惑性极强的假问题,真正的问题就是要考察,测试者究竟在乎什么东西。

  “最简单的例子,正常人发现手上叮着一只黄蜂,第一时间就会躲闪或者驱赶,因为他们在乎自己的身体,不想自己受到伤害,谁会去计较黄蜂的颜色呢?

  “同样,置身于沙漠也好,母亲受到致命伤害也好,整个世界都面目全非也好……这些测试一层层推进,从自己受到致命威胁,到家人,到家园甚至整个世界受到致命威胁,正常人怎么可能无动于衷?

  “但咱们这位测试者,您也看到他的大脑扫描图了吧,无论自己就要在沙漠星球活活渴死困死,还是母亲倒在血泊中生死未卜,甚至整个世界都要被,呃,‘智械叛乱’所摧毁,而连他身为人类的基本认知都产生了颠覆,他都不在乎,一丁点都不在乎。

  “烦躁,当他的大脑皮质做出活跃反应,显然在积极思考的时候,他的脑缘系统仅仅呈现出‘烦躁’这一种情绪,他对一切都漠不关心,哪怕自己真是头盖骨里塞着晶脑的‘智械’都无所谓,这是最典型的,极度缺乏共情能力的表现。”

  “原来如此,我终于明白了。”

  李耀长舒一口气,“所以,诸葛院长您就可以判断,此君是一个圣盟人!”

  诸葛经纶瞧了李耀半天,神秘兮兮地笑起来。

  “不,他不是圣盟人,仅仅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变态杀人狂而已。”

  诸葛经纶笑起来,像是一只被人踩扁的肉包子,“尽管前面所有问题,他都显得满不在乎,但最后一个问题还是触及了他内心最深处的隐痛,令他稍稍呈现出一丝共情能力,到最后,他总算有那么一丁点像是个人啦!”

  李耀愕然,搞不清楚诸葛经纶的意思:“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这里是潜意识世界,他其实是一个被狠心父母卖到穷街陋巷深处,受尽虐待的可怜小姑娘……这个问题有什么特别吗?”

  “当然有,我们的问题并不是胡乱捏造,这个被父亲卖掉的可怜小姑娘确有其人,那就是他的女儿。”

  诸葛经纶提取出了测试者的资料,在过去的照片中,测试者是一副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的模样,“看看他以前的样子,卖相不错吧,他是一名非常受欢迎的中学教师。”

  “啊……”

  李耀看看照片,再看看测试室里被四五个壮汉按倒在地的野兽,简直判若两人。

  不过仔细想想,此君刚才回答问题时,虽然用词粗鄙,但逻辑思维相当缜密,的确受过高等教育的样子。

  这样一个家伙,竟然卖掉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在四十岁之前,这位测试者一直是一个普普通通、本本分分的中学教师,和正常人无异,但很不幸,他被朋友带去了赌场,染上了赌瘾,输光了所有家产还欠下大把高利贷。”

  诸葛经纶面无表情道,“从此,这家伙冷酷无情的人格渐渐觉醒,他先是将亲生女儿卖给黑帮来偿还高利贷,在妻子和母亲发现之后,又残忍地杀害了两个至亲至爱的女人,甚至十分冷静地将他们分尸还伪造现场,想要伪装成是黑帮逼债不成,杀人泄愤的样子,哦,他甚至还给母亲和妻子都保了大额的人身意外险,想要骗取大把保险金继续去赌博。

  “他就是这样一个灭绝人性的渣滓,禽兽不如的恶魔,甚至在‘母亲倒在血泊中’的问题上,都没有任何触动。

  “但是,很遗憾,他仅仅是一个恶魔,却不是圣盟人,在内心最深处,在潜意识里,他依旧对女儿抱有一丝丝的负罪感,所以被最后一个问题精确击中时,他还是崩溃了。

  “大脑扫描图和脑电波分析数据都表面,他是真的崩溃,而不仅仅是表演。”

  李耀无话可说,只是觉得,想出这种“灵图测试”的家伙,本身就是个疯子!

  “既然他不是圣盟人——”

  龙扬君忽然道,“诸葛院长刚才说‘抓到你了’,又是什么意思呢?”

  这时候,旁边打开了一扇小门,周身伤痕累累的研究员骂骂咧咧走了出来,见到诸葛经纶等人时微微一怔,紧接着就大声抱怨起来:“院长,我们的安保措施应该升级了,至少要换一把结实点儿的椅子——这些疯子都是力大无穷的!

  “真倒霉,圣盟人还没抓住,我却白白挨了一顿打,嘶!”

  研究员龇牙咧嘴,怒气冲冲。

  “好的,待会儿审问你的时候……”

  诸葛经纶冲研究员笑嘻嘻道,“我们一定换一把最结实的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