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04章 精神病院长

第2704章 精神病院长

  研究员愣住。

  紧接着,他脸上逐一闪过了困惑,迟疑,恐慌,愤怒和委屈的表情,一切都惟妙惟肖,至少连李耀都没能看出异样。

  “院长,您这是什么意思!”

  研究员倒退两步,声嘶力竭地吼叫起来,“您怀疑我是圣盟人?”

  “不是怀疑,而是确定,看看你刚才的大脑扫描图,和这个冷血杀人狂的大脑扫描图对比一下。”

  诸葛经纶从微型晶脑中提取出了几幅新的扫描图,翩翩起舞的蝴蝶重叠在了一起。

  几个脑袋纷纷凑了过去,又纷纷皱起了眉头。

  “这根本不一样!”

  研究员怒吼,“瞎子都能看出来,我的大脑扫描图和那个杀人狂的扫描图完全不同,我的反应很正常,大脑活跃程度非常合乎标准!”

  “是很标准,标准到了完美,完美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诸葛经纶道,“差点忘了告诉你,这并不是你今天的大脑扫描图,而是你在过去二十七次测试中,所有大脑扫描图重叠到一起的版本,看出问题了吗,你的反应太完美了,二十七次测试,都没有丝毫紊乱,几乎一模一样!

  “正常人即便第二次面对同样的问题,在思考和反应时也会出现微妙的差异,所以将他们的大脑扫描图重叠到一起,边缘会非常模糊。

  “究竟什么样的家伙,能够在二十七次思考同样的问题时,大脑都做出精确至极的反应,就好像那不是他的真实反应,而是某种……预先录入的程序?”

  研究员目瞪口呆,看着自己二十七次测试中的大脑扫描图,说不出半句话来。

  “放心,本院长不会就这样下定论的——这么草率的推断,简直是侮辱本院长的专业。”

  诸葛经纶又抛出了一张新的大脑扫描图,“和前面二十六次测试不同,今天的测试题库里,我们添加了一个新的问题,就是‘智械叛乱,我究竟是人还是机械’的抉择,这个问题是高度保密的,你在解锁题库之前,绝对没有见过,是吗?”

  “是,那又如何?”

  研究员飞快道,“我的反应很正常!”

  “还是那句话,太正常了。”

  诸葛经纶道,“作为对照组,我们事先用这个问题测试过上千个普通人的反应,当我们告诉这些普通人,他们的记忆都是被灌输的,他们根本不是真正的人类,而外面的世界也被‘智械’搞得面目全非时,他们多多少少都会迟疑,都在思考,甚至有些心志脆弱的人,真的开始自我怀疑,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人类,自己的记忆究竟是真是假。

  “无论是测试者,还是被测试者,都是一样,都会不同程度怀疑,很多人甚至需要心理治疗。

  “只有你,你在第一次面对这个问题时,脑电波稳定程度是上千人里最高的,你的脑波稳定指数远远超过那些修为比你更强的人,超出30%以上!你没有丝毫动摇,你的信仰坚不可摧,你一丁点都不相信‘智械叛乱’之类的鬼话,也没思考过自己究竟是人还是‘智械’的问题,为什么?

  “因为,你非常清楚,从某种意义来说,你的确是一个‘智械’,只不过是一个血肉凝聚而成的‘智械’,一个圣盟人!”

  “假的,都是假的,我不是!”

  研究员愣了半天,忽然歇斯底里地尖叫起来,甚至想朝诸葛经纶扑上来,“我不是圣盟人,你不能这么武断,我是活生生的人类,帝国万岁,人类万岁,打倒圣盟!看,我不是圣盟人,我不是!”

  李耀和龙扬君当然不会让这名发疯的研究员伤害诸葛经纶。

  而不用他们两个动手,早有几名虎背熊腰的壮汉埋伏在四周,将这名研究员一把抄住,砸上最重的镣铐,拖了下去。

  研究员一路挣扎,一路嚎叫,真像是被冤枉的正常人,直到被拖入转角很久,还是能听到他悲愤欲绝地吼叫声:“我不是圣盟人,不是,不是!”

  “看——”

  诸葛经纶笑嘻嘻地搓着手,又冲李耀和龙扬君露出了参差不齐的牙齿,“很精彩的一场表演,是吧?这家伙已经在这里潜伏三年了,以往六个版本的灵图测试都没把他揪出来,换上新版本之后,终于戳穿他的真面目啦!

  “哦,还要多谢龙会长提供的问题,‘智械叛乱’,真有意思,能帮我们测试出很多全新的脑波异常数据,等等,差点忘了,不是龙会长,您改名了,现在应该称呼您东方会长是吧,不好意思东方会长。”

  “是龙会长……”

  龙扬君扶着额头道。

  “等等,我还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妥。”

  李耀看着那名研究员被拖走的转角,转角处兀自残留着刺眼的血痕,“你们就凭大脑扫描图的微妙变化,和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就能判定一个人究竟是不是圣盟人,准确率如何,会不会冤枉好人?

  “比方说,他就是天生心理素质特别好,不会轻易被虚无缥缈的鬼话动摇,或者他是一个没什么想象力的人,根本无法理解‘智械叛乱’的意义,又或者……哪怕他真是一个缺乏共情能力,冷酷无情的家伙,但冷酷无情并不代表他就是疯子,就一定会违法犯罪,对吧?

  “就好像刚才那个中学教师,如果没有被朋友带到赌场里去,或许一辈子就这么风平浪静过去,也未必会变成冷血的杀人狂,是不是?

  “所以,如果你们的灵图测试出错了,怎么办,总不见得准确率能达到100%吧?”

  诸葛经纶很诧异地看了李耀一眼,似乎奇怪他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误差当然存在,这是一场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永无休止的游戏。”

  诸葛经纶说,“但所谓‘准确率’,并不在于我们错判了多少好人,重点是绝不能放过一个坏人,对吧,那些无辜者——姑且称呼他们为‘无辜者’吧,反正他们都是潜在的疯子和罪犯,数量应该不会超过总数的5%,只能算是这场战争中,不得不付出的牺牲了。”

  李耀明白了。

  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不得不付出的牺牲”,一个修仙者经常会挂在嘴边的词汇。

  李耀的目光渐渐变冷,他不喜欢这位看上去疯疯癫癫,骨子里同样冷酷无情到极点,丝毫不把人命放在心上的诸葛经纶院长。

  “果然是很有趣的测试,令本王大开眼界。”

  李耀冷冷道,“那么,诸葛院长,不知道您有没有思考过一个更有趣的问题——既然圣盟秘谍可以渗透进您的第三研究所里好几年,您又怎么确保自己不是另一个隐藏更深的圣盟秘谍呢?

  “当然,您或许通过了无数次的灵图测试,但这毫无意义,因为这些测试都是您亲手创造的,您当然有钻过漏洞,完美掩饰的方法。

  “所以,您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怎么洗刷别人对您的……怀疑?”

  李耀原本以为诸葛经纶会被这个问题难住,没想到疯疯癫癫的精神病院长却从绿豆小眼中放出光来,朝李耀伸出大拇指:“问得好,的确很难证明,所以全帝国才不止我这里一处圣盟人研究中心,而灵图测试也并没有权威的标准,而是有千千万万的版本。

  “黑风王应该知道,整个帝国并没有统一的,官方的,最权威的圣盟人研究机构吧?您不觉得很奇怪吗,我们有天魔审判庭和猎妖师协会,但是面对纠缠千年的宿敌,却没有一个统一的官方权威机构来研究和抗衡?

  “很简单,道理很简单——如果有那么一个最高权威研究机构,只要圣盟人渗透进去,掌握甚至篡改了灵图测试的标准,那就完了,那我们就全完了!

  “现在,我们并没有一个权威机构,而是有大大小小几十个、上百个半官方的、民间的机构同时研究,各自推出不同的灵图测试标准和方式,我们这些机构负责人定期进行交叉测试,虽然会造成一定的混乱,却也最大程度保证了安全。

  “当然,就算这样也不能杜绝圣盟人渗透进来的可能,毕竟圣盟人的模拟情感技术也在不断提升,说不定真有人能通过几十个不同机构的交叉测试呢?说不定那个人就是我呢,说不定那个人就是东方会长或者黑风王呢,哈哈哈哈,谁知道,谁知道?

  “甚至,说不定帝国和圣盟都是不存在的,我们周围的世界根本是假的,是被强行灌入的记忆和数据,反而‘智械叛乱’才是真相,我们都是最新型号的智能机械呢?说不定撬开我们的头盖骨,里面真是一颗颗熠熠生辉,如宝石般的晶脑呢?

  “东方会长,黑风王,你们有兴趣撬开自己的头盖骨,看看里面究竟是什么吗?哈哈哈哈哈哈!”

  诸葛经纶的笑声就像是“哼哼唧唧”的猪叫。

  却是李耀这辈子听过最恐怖的声音之一。

  “诸葛院长……”

  李耀眯起眼睛道,“你有定期进行精神检测,确保自己不被周围这么多精神病人影响吗?还是说,您本身就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精神病人呢?”

  “您怎么知道?”

  诸葛经纶满脸愕然,“本院长的确是一个重症精神病患者,曾经在七个星球的十三个精神病院里度过了将近百年!”

  “什么?”

  李耀不敢相信,“那你……怎么能成为这里的院长?”

  “很简单。”

  诸葛经纶朝李耀眨了眨眼,笑嘻嘻道,“在最后一所精神病院时,那里的管理比较松懈,当时有一个名叫‘诸葛经纶’的医生来研究我,我把他连皮带骨吃得干干净净,脑子和内脏都用油煎得香喷喷的,嗯,想起来真是美味!

  “吃完之后,我就拍拍肚子,以‘诸葛经纶’的名义离开了那里,不过想想还是蛮怀念过去的日子和朋友,所以我把精神疾病研究工作当成了毕生的事业。

  “嘘,这是我的小秘密,拜托黑风王千万帮我保密,不要让他们把我抓回去,拜托啦,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