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10章 真正的狂信徒!

第2710章 真正的狂信徒!

  或许是李耀的错觉,在宋光赫上校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真的在宋上校周身见到了一团熊熊燃烧又圣洁纯净的火焰。免费小说网

  宋上校空灵通明的眼神,也不是被洗脑者和精神错乱者常见的混浊以及黯淡,却是和大彻大悟的修真者一样清澈。

  李耀沉默了很久,继续问道:“我很好奇,你怎么看待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倘若现在他们出现在你面前,你也会帮他们找到……永恒的宁静吗?”

  “因为我的事情,他们现在很烦恼,很痛苦,很迷茫,彻底被自己脑域深处的天魔侵蚀了。”

  宋光赫上校道,“我的妻子流转于诸多有权有势者的身边,以色侍人,希望洗刷自己身为‘叛徒之妻’的污名,我的孩子则将满肚子郁闷和怒火,向更弱者发泄,变成了十恶不赦的凶人——在我看来,他们已经入魔,如有机会,我当然要帮他们驱魔,实在无法驱除他们心中的魔头,也只能对他们实施‘净化’了。”

  “净化?”

  李耀道,“我再确认一下,你的意思是,你会毫不犹豫地杀死自己的妻子和孩子,这件事不会对你造成半点触动?对你而言,他们就像是那个护士和研究员一样,纯粹的陌生人?”

  “不,不是陌生人,而是好像……兄弟姐妹一样。”

  宋光赫上校道,“我们都是神的造物,神的奴仆,神的工具和羔羊,即便是我的亲骨肉,也是奉了神的旨意,通过我和妻子的身体才能诞生出来,所以,他应该是神的孩子,而不是我的。

  “我们更像是兄弟姐妹,全人类都是平等友爱的兄弟姐妹,我的妻子,我的孩子,以及这位不知道姓名的贵宾您,在我眼中,你们都是一样,我们都是一样的亲密和平等,如有机会,我会一视同仁、不惜代价来拯救你们,唤醒你们,净化你们。”

  李耀长舒一口气,语气有些沉重道:“宋上校,我不知道你究竟还保留了几分逻辑思维,而你的逻辑思维中又是否蕴含了什么陷阱,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冷静而清醒的想一想,这样的想法真是出自你自己的意志吗,现在的你,还有自己的意志吗?”

  “我当然有自己的意志。”

  宋光赫上校依旧淡淡笑着,“神的意志,就是我的意志,诸天外界,除神之外,别无他物,我的神魂被神的意志充盈,无比宁静,无比满足。”

  “换言之,你仅仅是神的一个细胞,一缕念头?”

  李耀道,“你有没有想过,这样活着,生命又有什么意义呢?”

  “那您呢,尊敬的贵宾,还有千千万万的修仙者呢?”

  宋光赫上校道,“从一出生就陷入**的熔炉,被七情六欲迷惑了心窍,被天魔寄生在你们的脑子里而不自知,终此一生都在欲海红尘中挣扎,利欲熏心,酒池肉林,好勇斗狠,恃强凌弱,要么早早就稀里糊涂死于内斗,或者蝇营狗苟活到几百岁,依旧不能大彻大悟,反而要消耗天文数字的资源来延长自己邪恶的生命,最终还是免不了黄土一捧,枯骨一堆,灰飞烟灭——你们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们还算是好的,那些被你们压迫的普通人又怎么说?他们像是野兽一样在地底深处苟延残喘,终此一生都未必见过阳光,活得非但不如蝼蚁,简直像是一坨坨移动的菌菇,他们从一出生就已经宣判了死刑,光是了保持自己的‘尸体’不腐,就要竭尽所能,一秒钟一秒钟地苦捱,一分钟一分钟地煎熬,一天一天地挣扎,到头来,这‘尸体’终究要归于黑暗,不留半点痕迹,他们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呢?

  “或许,你们,我们,他们,生命就是这样毫无意义的东西,无论是穷奢极欲的欢乐还是锥心刺骨的痛楚,都将湮灭在时间的流逝中,就像是水滴消融在河流里,而这河流最终都枯竭了,蒸发了,消逝了,这一切有什么意义,我不知道,只有神才知道。”

  “所以,你们的目的,就是要唤醒所谓的‘神’,也就是盘古族?”

  李耀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抛出了关键问题。

  “是的,我们的职责原本就是在众神沉睡之时,好好守护这个宇宙,让一切都维持在众神沉睡之时的样子。”

  宋光耀上校毫不隐瞒地说,“只可惜,当众神陷入沉睡之时,绝大部分人类也被天魔侵蚀,忘记了自己的神圣使命,肆无忌惮释放邪恶和混乱,消耗着所剩无几的宝贵资源。

  “现在,我们已经觉悟,自然要收拾残局,永远结束战争,恢复和平以及秩序,静静等待众神的苏醒。

  “相信我,我能感觉到,所有至善上师都已经感觉到——众神之门即将开启,众神正在从几十万年的长眠中苏醒,很快就会重建他们恢弘壮阔的文明,也给我们带来更高的智慧和更深的指引。”

  “感觉?”

  李耀嗤之以鼻,“你要将自己以及整个人类文明的未来,都寄托在虚无缥缈的感觉以及所谓神灵的怜悯之上?你怎么保证,你口中的‘众神’苏醒之后会带来指引而不是杀戮,会带来希望而不是毁灭?你们——我们这些‘工具’已经失控了,将失控的工具统统毁掉,重新研发一批更可靠的工具,这样的想法更合乎情理吧?”

  “不要用你被天魔侵蚀的邪恶心灵,去猜测众神的想法。”

  宋光耀上校道,“你又怎么知道众神不是带来指引和希望,而是杀戮和毁灭呢?你又凭什么坚信,没有众神的指引,人类这种被天魔侵蚀,既邪恶又混乱,还特别自以为是的生命,真可以在这片黑暗冰冷的宇宙中继续生存下去,去经受……更大的考验呢?或许,没有神的指引,我们还来不及踏出这片小小宇宙半步,就自我毁灭了。

  “你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们都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这就是‘信仰’。

  “如果神真的决定灭绝所有人类,取而代之以更加可靠的工具,那也是我们罪有应得,是无法逃避也不应该逃避的宿命,坦然面对神的审判吧,生存从来不该是智慧生命的最高追求,信仰才是,和神的旨意相比,你我卑微而罪恶的生命,又算得了什么呢?”

  宋光赫上校不应该能辨认出李耀的位置。

  但说这句话时,或许是巧合,他的目光竟然不偏不倚,正好撞上了李耀的目光。

  他说话的语气一直很平静,既没有狂信徒的痴迷,也没有虔诚者的优越,更没有一丝一毫嘲弄的味道,仅仅是非常认真,一字一顿,娓娓道来。

  这种近乎于“无视”的平静,将李耀彻底激怒。

  “你知道吗?”

  李耀咬牙切齿,冷冷道,“我曾经杀死过一个盘古族,一个活生生的,你口中的神,不管你信不信,我一刀斩落了他的脑袋,后来还有很多人扫描和研究了他的尸体,以及无数盘古族、女娲族、祝融族,共工族……你所崇拜的‘众神’的尸体。

  “老实说,这些所谓的众神,也只是普普通通的碳基生命,是体型比较大的蟑螂、蜥蜴和猩猩而已,和我们并没有本质上的差异,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你相信我的话吗,你觉得我在说谎吗,你是否觉得‘神’是不可战胜的?你是否知道,有很多考古研究都表明,洪荒文明并不是我们这个宇宙最古老的文明,在洪荒文明之前,还有千千万万的太古文明?

  “不错,盘古联盟是我们的造物主,但他们同样有他们的造物主,他们的造物主也有更古老的造物主,没有神,从来都没有神,我们都不过是……生命进化长河中,普普通通的一环而已!”

  “不用激动,贵宾,我相信你说的一切,你一刀斩落了一名盘古族的脑袋,彻底杀死了他。”

  宋光赫上校依旧不为所动,笑容愈发宁静和安详,“这正是神的旨意,是神的力量附着在你身上,是神牺牲了一个个体想要点化你,或者除了点化你之外还有更深层次的用意,谁知道呢,正所谓‘天机不可泄露’,时候一到,你自然会觉悟神的良苦用心。

  “至于盘古文明之前的太古文明,我当然也知道,那正是神留下的古老痕迹啊!

  “神是永恒的,是无限的,是无时无刻、无所不在的,盘古文明才多少年历史,充其量不过几百万年吧,难道您以为,几百万年前就没有神了?

  “不,无论太古文明还是盘古文明,都只是神的一个‘化身’,是神千千万万道光芒中的一道,神的力量太过庞大和深邃,无法直接被我们这些三维宇宙中的小小细菌感知到,所以才通过盘古族的‘折射’,启迪我们的智慧,指引我们的道路,交给我们神圣的使命。

  “你杀死了一名盘古族,只不过是举起一片树叶,稍稍遮挡了太阳亿万光辉中的一道而已,你该不会幼稚到以为,这样就能毁灭太阳,就能‘弑神’了吧?”

  李耀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拳头攥得“咔咔”作响。

  “好气人哦!”

  龙扬君在他身后笑嘻嘻道,“怎么样,是不是很想冲进去揍这家伙一顿?我第一次和他聊天时也这样,险些没把肚皮气爆,要不然咱们干脆进去揍他一顿算了,和这种人没道理好讲的。”

  “……算了,就算杀了他又有什么用,他只不过是千千万万个‘至善族’中的一个而已。”

  李耀自然听出龙扬君只是说笑,长舒一口气,道,“宋上校,多谢你的配合,咱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或许改天我还会来看你的。”

  “好的,再见,这位贵宾,不,这位兄弟。”

  宋光赫上校举起右手,将中指和无名指勾了起来,用其余三指轻轻一点额头,又一点嘴唇,再一点胸口,对李耀深深鞠了一躬。

  在圣盟人的仪式里,这是最圣洁的礼仪。

  “愿众生宁静,世界和平。”

  宋光赫上校满脸虔诚,一丝不苟地施礼,“也祝你早日皈依大道,得到众神的宽恕和怜悯,我可怜的兄弟。”

  说完,他又一条一条捋平了病号服上的褶皱,再不看李耀半眼,规规矩矩地坐回了自己的小床上,端端正正地捧起一本诗集,认认真真地读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