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25章 以神之名!

第2725章 以神之名!

  “哇!”

  正当李耀斯斯文文问完这句话,掸了掸神魂涟漪,准备进入人家的大脑去做客之时,这名“黑子”却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大脑深处本能反应,爆出一个霹雳,朝李耀的神魂狠狠劈了过来。

  “轰!”

  李耀如遭雷击,神魂瞬间七零八落,像是被雷霆和霹雳凝聚而成的大脚,狠狠踹了回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

  李耀惨叫。

  “咻咻咻咻咻咻咻!”

  四周流光飞舞,头顶斗转星移,李耀的神魂被一股怪力猛地拖曳回来,飞跃大海,逃窜陆地,顺着金晶塔上方的发射井,狼狈逃回了发射室内,银色王座之上,自己的躯壳之内!

  “嘶!”

  李耀从银色王座上一跃而起,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人狠狠揍了一拳,不对,是一百拳,一个头简直有十个那么大!

  “这是——什么情况?”

  李耀只觉天旋地转,头疼欲裂,口鼻眼耳中纷纷渗透出各种可疑的液体,取过镜子来一看,自己的双眼殷红如血,眼窝旁边的血管统统爆裂,青紫一片。

  “爸爸!”

  小明和文文急忙操纵着机械臂,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李耀,又加大了镇静剂和营养药剂的注射量,帮他安定神魂,修复受创的脑域。

  “我们刚才扫描到您的脑电波处在极不正常的波峰,是不是,您用了什么非常突然的手段,令目标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啊?”

  小明分析道,“人类在受到极大惊吓时,大脑会不由自主启动最深层次的保护机制,瞬间增强脑电波的输出强度,隔绝一切外部的入侵,所以,您的动作不要那么粗鲁,要有耐心,慢慢来啊!”

  “谁粗鲁了,我一向来很斯文的好不好!”

  李耀狠狠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撸起袖子,恶狠狠道,“再来!”

  “您确定吗?”

  文文忧心忡忡地说,“这种灵魂出窍,日行夜游的神通,对自身的损耗实在太大了,爸爸不用休息一下吗?”

  “每一秒钟,都有无数人命丧星海,还休息个鬼!”

  李耀咬牙,“少废话,来吧!”

  第二次,他紧紧贴在银色王座上,神魂如烟花般璀璨绽放。

  这一次,他更加驾轻就熟,神魂波纹如水银泻地般铺开,腾云驾雾,追光掣电,瞬间抵达群岛上的第三精神研究所,再次出现在那名“黑子”身边。

  影影绰绰之间,李耀可以感知到这名黑子的脑域,总算不再是古井无波,而是因为刚才的惊吓,出现了一道道极其微弱的涟漪。

  他竟然脱离了正在认真训练的大部队,一个人呆呆在角落里枯坐。

  关押在这座城镇中的圣盟人,都是最底层的“兵蜂”和“工蜂”,并没有指挥官的存在,又切断了和上级的联系,没人知道该拿他怎么办,绝大多数圣盟人依旧凭借本能训练和工作着,却是给了李耀和这名“黑子”单独相处的机会。

  吃一堑,长一智,这一次李耀当然不会让自己的神魂距离这名“黑子”太近,却是远远就放出一缕神念,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别害怕,我没有恶意,我是一个朋友,我可以进来吗?”

  这名“黑子”浑身一颤,瞳孔明显放大。

  但他本身并没有多少独立思考的能力,而先天镌刻在基因深处的烙印又实在太过强烈,令他下意识点了点头,全面开放了自己的脑域。

  李耀松了一口气,神魂长驱直入。

  “你是谁?”

  感知到一股莫名、宏大、神秘而又威严的力量,逐渐出现在自己的脑域中,这名“黑子”从内心深处生出一股纯净无暇的喜悦,喃喃道,“您是神,是……无所不能,至高至仁的神!”、

  “不,我不是神,这个世界上根本也没有神。”

  这是李耀的原则,他绝不会用欺骗和强迫的手段,来得到“黑子”的认同,他坚持道,“我是一个朋友,我为了——

  话音未落,就感觉一道凌厉的闪电在“黑子”的脑域飞快凝聚,蓄势待发。

  “你不是神,但又能钻到我的脑子里!”

  这名“黑子”抱着脑袋,坚定不移地叫道,“那你一定是恶魔,是域外天魔,是最坏最坏的大魔头!滚,滚出去!”

  “轰!咔!”

  天雷滚滚,闪电四溅,群魔退散,李耀再次被吹飞出去十万八千里,被小明和文文及时拽回到金晶塔深处,自己的躯壳里。

  “这都什么人啊!”

  李耀暴跳如雷,捂着又红又肿好似烂桃子一样的眼窝,痛心疾首道,“愚昧,愚昧啊!受封建迷信的毒害太深了,真的太深了!”

  “爸爸,要不然还是算了吧,咱们想想别的办法?”

  文文又是心疼,又是关切地说,“再这样下去,您真的要魂飞魄散,永远在外面漂浮,回不到自己的身体里了!”

  “不行!”

  李耀死死咬牙,眼底绽放出来的光芒,简直连浓稠的黑血都要烧透,“如果连区区一个‘黑子’都没办法唤醒的话,还怎么去唤醒千千万万圣盟人,身为人类的尊严和希望啊!再试一次,让我再试一次!”

  第三次,李耀的神魂化作一道无影无形的虹光,降临到第三研究所的上空,瞬间穿透钢筋混凝土和超合金墙壁,来到那名“黑子”的头顶。

  那名“黑子”正大口喘息,眼珠“滴溜溜”转个不停,神色却迷惘至极,被刚才连续两次接触彻底吓坏了——李耀估计他一辈子都没有像今天这样,动用过这么多脑细胞,激荡出这么多疑似情感的涟漪。

  “你究竟什么情况?”

  李耀运足十二万分的戒备,再次将一缕念头送了下去,“哪有你这样的,大家明明就聊得很开心,我也表现得很斯文,如果你一定不让我进来,我完全可以不进来嘛,但你上一秒才邀请我进来,下一秒就拿闪电劈我,这就太不地道了吧?”

  “啊!”

  这名“黑子”再次睁大双眼,李耀不用读取他疯狂释放出来的神念信息,就知道他的意思,“天魔,域外天魔!”

  “我不是域外天魔,难道你没有感应到一种很熟悉,很亲切的气息,就好像你我之间缠绕着非常强的机缘,如果我是域外天魔,你怎么会产生这种感觉?”

  李耀道,“当然我也不是神了,或者可以这么说——我和你所崇拜并绝对服从的那个‘神’,呃,有过非常深入和亲密的接触,简直称得上是‘水乳交融’呢,而且最后,你的神也的的确确成为了我的一部分,将他的传承和使命都交给我了,这么曲折离奇,爱恨纠葛的关系,你能理解吗?”

  李耀估计,以这名“黑子”的逻辑思维能力,肯定无法理解这么错综复杂的关系。

  但“黑子”歪着脑袋,想了半天之后,还是规规矩矩地坐好,向李耀敞开了自己的脑域和心灵。

  “您就是至高至仁,全知全能的神,我是您最卑微的奴仆。”

  从“黑子”的脑域最深处,传来了这样的信息。

  李耀深吸一口气,知道破除封建迷信和奴性思维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还是先尝试和这名“黑子”融合再说。

  第三次,他的神魂小心翼翼,步步为营,钻进了“黑子”的脑域。

  当神魂凝聚而成,无影无形的虚拟神经,和“黑子”真实存在的神经束融合到一起时,李耀听到轻轻的“轰”一声,奇妙的事情发生了,整个世界的“清晰度”和“真实度”瞬间提升百倍,他可以通过“黑子”的眼睛清晰看到周围一切,通过“黑子”的耳朵听到整座城镇的动静,通过“黑子”的皮肤感知到空气的湿度,微风的流动,人造太阳的炙烤,以及屁股下面大地的粗糙。

  那就好像,他拥有了一具全新的身体!

  如果他愿意,甚至有可能操纵并大幅强化这具身体,随心所欲地行动和战斗,就像是真正的“鬼上身”一样。

  当然,这么做的消耗实在太大,危险几率也很高,而且有违李耀的道心,暂时没有尝试的必要。

  “怪不得武英奇在一千年前的星海共和国末期,对抗圣盟的战争中百战百胜,成为万众瞩目的名将,为日后登基坐殿,积累了大量军功和资本呢!”

  李耀心想,“原来他调制了这么出色的一批‘间谍’,通过散布在圣盟军中的耳目,每每都能未卜先知,打不赢才怪了!”

  意识到这一点,浓烈至极的恶心和鄙视,再次涌上心头。

  如武英奇这样,依靠全新的境界,在自己的同类之间装神弄鬼,扼杀同类的情感和意志,把同类变成他的奴仆,就在这样一群奴仆中称王称霸,装扮成诸天神佛——这究竟算是什么猪狗不如的“神”啊!

  即便“神”真的存在,那些带领自己的同类,抵抗外来的强敌,探索更加辽阔的宇宙,令整个文明中所有同类都跃升到更高的生命层次——这样的强者,才有资格被称为“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