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27章 全新的“黑子计划”!

第2727章 全新的“黑子计划”!

  “你——”

  李耀气结,真想不顾一切和血色心魔大战一场,咬了半天并不存在的牙齿,还是忍住怒意道,“咱们要吵回家吵好不好,这儿还是别人的脑子里呢!”

  “谁要和你吵了?”

  血色心魔冷笑一声,道,“虽然我的建议是包藏了一些小小的私心在里面,但也未尝不是实话实说啊,不信,你仔细观察他的大脑。”

  血色心魔轻轻打了个响指,一颗红色的火星飘飘摇摇,飞到了“方刚一二三”的脑域中央,忽然爆开,化作一片红芒,将整座脑室映照得一清二楚。

  李耀的神魂波澜,瞬间凝滞。

  倘若说人类的大脑是一座构造精美,庄严肃穆的宫殿,那“方刚一二三”的这座宫殿,就是经过狂轰滥炸之后的残垣断壁。

  他不止是脑沟几乎被磨平,大脑皮层光滑如镜这么简单,接驳大脑各个单元之间的神经束亦纷纷断裂和缠绕在一起,还有腐蚀和烧焦的痕迹。

  而大脑皮层、脑缘系统以及脑核之间,更是筑起了一道道黑黢黢的高墙,高墙之间还遍布着类似荆棘的畸形神经突触,不时释放着张牙舞爪的电弧,抑制正常的生物电流活动。

  如此重创之下,“方刚一二三”的大脑很多地方都严重萎缩,另一些地方却畸形膨胀,挤占了正常大脑细胞的活动空间。

  怪不得,无论李耀怎么刺激,他都无动于衷。

  原来他的大脑,被人搞成如此惨不忍睹的模样!

  “看到了吗,所有‘黑子’都是在圣盟出生长大的——惟其如此,他们才能携带武英奇最初赋予‘黑子’的基因和神魂烙印。”

  血色心魔冷冷道,“这就意味着,他们的大脑从小就饱受圣盟高层——那些至善上师的摧残和改造,早已被调制得面目全非。

  “正如第三精神研究院的院长诸葛经纶所言,他们的大脑皮层和脑缘系统之间的联系统统被切断,负责记忆和情感的区域严重萎缩,但负责身体本能和部分信息存储的区块又畸形膨胀。

  “这是一名火族战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至善上师一定在他的身体本能和信息存储区域内,植入了大量和战斗有关的知识,形成某种……程序。

  “当他进入战斗状态时,这些程序就如同本能般自动运行,把他变成一台精密、高效、冷酷、无情的杀戮机器。

  “但是在平常状态,他的智商和思维能力比三岁小孩都不如,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试问,对这样一个白痴,你要怎么唤醒他本来就不存在的自我意志?无论你向他的脑子里灌输什么东西,都是鸡同鸭讲,对牛弹琴!

  “所以,只有我的办法才行得通,直接将最鲜明、最刺激的信息烙印到他的大脑皮层上,才有可能激起他的情感和欲望——即便是黑暗面的情感和欲望,也比没有情感和欲望要好,不是吗?”

  “……当然不是!”

  李耀的神魂紧紧收缩到了一起,就像是一只攥紧的拳头,他低吼道,“看看他的脑域,这里就像是一片被烧焦的荒芜之地,所有土壤都被焚烧,被酸雨腐蚀,流淌着岩浆和毒液。

  “你的做法,就是从别的地方随随便便移植一些参天大树过来,硬生生插在这片被侵蚀的废土之上,即便看似郁郁葱葱,也只是自欺欺人而已!

  “没用的,你这么做,不可能真正唤醒他,只是将他从至善上师的奴隶,变成了你的奴隶,欲望的奴隶而已。

  “难道你不觉得我们真正应该做的,是改善这片废土的土质,消除所有的酸雨和岩浆,播撒下小小的种子,慢慢培育出属于这片土壤自己的植物,从一株小小的嫩绿开始,重新焕发这座脑域的生机吗?”

  血色心魔歪着脑袋想了半天。

  “不觉得。”

  他嗤之以鼻,“那要花多少时间,要付出多大的代价,又有什么好处?”

  李耀沉默,看了血色心魔半天,再也不理会这个家伙,朝“方刚一二三”瑟瑟发抖的神魂飞去。

  “别害怕,我们是朋友,我是你的族人,我会……救你的。”

  李耀喃喃自语,从神魂最深处绽放出柔和的光芒,包裹住了“方刚一二三”受损的神经和枯萎的脑细胞。

  血色心魔眯起眼睛看了半天,终于看明白李耀想干什么,鼻尖再次皱了起来。

  “你疯了。”

  血色心魔叹了口气,“你竟然在消耗自己宝贵的神魂之力,帮这家伙一点一滴地修复脑域?

  “没错,咱们都是修复大脑的专家——以往那么疯狂的修炼、炼器和战斗,每天大脑都要爆掉三次五次,却也很少找冥修师和脑外科医生帮忙,都是我们自己修复,一根一根将脑血管和脑神经接驳起来的,我们都大脑构造的认知,早已超越绝大多数冥修师和脑科医生,是一等一的专家。

  “但是,你要搞清楚,这里不是我们自己的大脑,而是距离我们的大脑上千公里,别人的脑域里,修复的难度和付出的代价,比修复我们自己,至少提升十倍!”

  “少废话。”

  李耀专心致志,神魂幻化出成千上万道触手,以外科手术般的细致和冷静,帮“方刚一二三”接驳着一条又一条断裂的脑血管和脑神经,剥离堵塞脑沟的赘生物,头也不回对血色心魔道,“你很清楚,你不可能说服我的。”

  “但我却可以阻止你!”

  血色心魔咬牙切齿道,“我们的神魂是纠缠在一起的,是同源共生的,你在源源不断消耗自己的同时,也在不断拖累我啊,混蛋,我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力量在不断流逝了,快住手!”

  “阻止我?”

  李耀终于回头,深深凝视着血色心魔,“那就……试试看?”

  血色心魔一个哆嗦,所有话都堵在了喉咙里,磨了半天牙齿,重重“哼”了一声,漂浮到“方刚一二三”的脑域边缘,一屁股坐下,双手插在腰间,生起闷气来。

  “你这么做,有意义吗?”

  冷眼旁观了李耀半天,他还是忍不住开口道,“这家伙不过是一个最低级的圣盟战士,一个普普通通的‘兵蜂’而已,就算你能帮他彻底修复大脑,唤醒他的自我意志,又如何?能改变整个圣盟?能拯救联邦和帝国?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或许没有。”

  李耀聚精会神,他已经帮“方刚一二三”接驳了三千四百二十五条至关重要的脑神经,完成了将近十分之一的工作,顿了一顿,道,“但对他有意义,对我也有意义。”

  “……我仍旧觉得,你在自找麻烦。”

  血色心魔又道,“别忘了‘黑子计划’的内容究竟是什么,这些‘黑子’原本是最优秀的工具,只要你承认自己是他们的神,他们就会主动将一切情报都告诉你,甚至会为你去死,如果你能集结到足够数量的‘黑子’,哪怕你要他们去围攻至善上师,他们都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但你竟然想要唤醒他们的‘人性’和‘意志’,把他们变成真正的人?你究竟图什么呢!

  “是人就有弱点,就会担忧,害怕和愤怒,就会生出无数意想不到的变数,就不可能全心全意为你工作,这不是凭空给自己制造障碍吗?”

  “你……给我听好了。”

  这一次,李耀没有回头,但声音却比任何时候都要认真,“我的‘黑子计划’和武英奇3.0的‘黑子计划’是不同的。

  “在他的‘黑子计划’里,所有的黑子都是工具,他只是利用这些工具谋取自己的私利,只要他的野心可以实现,这些‘黑子’死多少都无所谓,哪怕全都死光都无所谓。

  “但我的‘黑子计划’不是这样,我没办法像武英奇3.0那样将一个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的人类当成工具——即便是为了看起来再光辉神圣,道貌岸然的目的,都不可以!

  “我把这些‘黑子’当成我的同类,我的朋友,并肩作战的战友,如果我希望他们为了某个目的而战,我一定要确认,他们清楚自己战斗的意义!”

  血色心魔沉默一阵,幽幽道:“你这是没事找事,无端端提升任务的难度。”

  “或许吧,但你要知道,从来都没有捷径可走,任何看似简单的方法,都要付出意想不到的代价。”

  李耀道,“难道你到现在还认为,武英奇3.0是好心好意将‘黑子计划’托付给我们,是真心实意想帮助我们?

  “笨蛋,‘黑子计划’就是他抛出的诱饵,是诱骗我们成为‘恶龙’的第一步!如果我们按照他的思路去贯彻‘黑子计划’,将所有‘黑子’都当成单纯的工具,把人类的尊严和自由意志都践踏到尘埃里,我们和他还有什么区别,还怎么保持修真者的先进性和纯洁性?

  “如果为了某个崇高而紧迫的目的,‘黑子’可以成为工具,那么为了另一个更崇高和更紧迫的目的,全体圣盟人是否可以成为工具,帝国人呢,联邦人呢?明白了吗,底线就在我们身后,后退一步,就是全盘崩溃,只能一步步沿着武英奇3.0的道路走下去了。

  “我绝不会让他的阴谋得逞,我的道路,是布满了荆棘和火焰的道路,我一定会坚持到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