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29章 所谓朋友

第2729章 所谓朋友

  “只要锁定了第一名‘黑子’,通过他的五感再去扫描和锁定第二名‘黑子’就非常容易了。”

  文文道,“爸爸应该听过‘六人法则’吧,在一个成熟而稳定的社会体系中,任何个体之间都存在着紧密的联系,哪怕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地位天差地别的两个人之间,最多通过六个人的间接接触,就能联系到一起。

  “即便处在社会最底层,也有可能通过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阿姨的上司的朋友之类,乱七八糟,错综复杂的关系,直达社会的最上层,而且越是上层的领袖,就会和越多的人产生联系那些至善上师,总不至于藏匿于深闺之中,无人知晓吧?

  “所以,我们估计,爸爸只要在四到五个‘黑子’之间进行‘跳荡’,就能渗透到至善上师的身边,运气好些的话,经过三次‘跳荡’,就有机会找到至善上师。

  “一旦找到至善上师,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

  “如果您能锁定至善上师的精确坐标,只要将坐标发送回来帝都,以及雷成虎和白老大的讨逆军,我们自然会组成一支精锐猎杀小队,奇袭至善上师的所在,实施外科手术式的打击。

  “即便没办法锁定精确坐标,只要能打探到圣盟舰队下一步的主攻方向,也拥有极高的军事价值,说不定胜过百万雄兵呢!”

  “明白!”

  李耀重重打了个响指,“就是说,还是要从‘诱骗无知少男少女’入手,是吧,这个绝对没问题,放心好了,这个是为父强项来着!”

  “呃,希望如此。”

  小明和文文沉默片刻,异口同声道。

  ……

  在准备一口气“跳荡”到几十个大千世界之外的厚土界前一天,李耀最后一次拜访了“方刚一二三”的脑域。

  这名“黑子”脑域中器质性的创伤已经被他修复得七七八八,那些布满触目惊心伤痕和沟壑的地方也开始自行愈合,原先枯萎的脑细胞纷纷充盈起来,散发出瑰丽的光泽。

  不过,人脑的自愈机制终究没有这么快产生效果,“方刚一二三”的大脑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彻底恢复正常。

  而就算大脑彻底恢复正常,也是白纸一张李耀并没有强行在他的大脑皮层上镌刻太多东西,一切都要靠他自己去思考和学习。

  尽管如此,现在的“方刚一二三”也和前些日子大不一样。

  最明显的表现是,当李耀拜访他的脑域时,发现他的大脑中回荡着气势恢宏,波澜壮阔的音乐。

  或者说,他的记忆细胞,正在缓缓释放李耀曾经给他听过的一些乐曲,通过这些乐曲,获得愉悦的涟漪。

  “方刚一二三”喜欢音乐,特别是那种苍凉质朴,气象万千,表现宇宙广袤无垠的组曲。

  如果李耀、龙扬君或者诸葛经纶不干涉的话,他可以一整天坐在小镇的角落里,静静聆听大脑中的声音。

  “今天恢复得如何,脑海中是否蹦出了更多更有趣的东西?”

  李耀笑呵呵地问,顿了一顿,又道,“我马上要去执行一项特殊的任务,这几天未必能经常来看你,好在你的大脑已经修复得差不多,接下来就是自己去思考和领悟我和诸葛院长打过招呼,让他向你开放一台晶脑的使用权限,哪怕你想离开这座小镇,搬到外面去住也行,我可以让他帮你安排一个更适合的居住区,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

  正当李耀以为“方刚一二三”会像往常一样,对他的问题无动于衷时,对方的神魂之火,忽然闪耀出了前所未有的亮度,原本毫无规律的火焰,勾勒出了一座庄严、均匀和精美的大厦。

  “所以说,你不是我的神,我们是一样的,我们是……同类?”

  “方刚一二三”问道。

  “你总算明白过来了!”

  李耀心中一喜,很想重重拍一下并不存在的大腿,“没错,我不是神,我是你的同类,我是你的朋友!”

  “那么,谁才是我的神?”

  “方刚一二三”继续问道,“谁才是我们的神呢?”

  “没有神。”

  李耀摊手,“根本就没有神,为什么非要有这么个玩意儿呢,只有我们自己这样还不够吗?”

  “没有神……”

  “方刚一二三”若有所思,喃喃道,“但是,总有什么东西创造了我们,我们不可能是凭空而来的,对吧,就算组成我们身体的细小微粒,组成我脑域的这一片片涟漪,总也要有一个最初的源头,有一个‘造物主’创造了这一切。”

  “这个,或许有吧?”

  李耀想了想,想不出有什么可反驳的,“神并不存在,但某个创造者应该是存在的,那未必是拥有性格和生命的某个实体,很有可能是某种规律,是‘天道’,是……我们无法描述和想象的某种东西。”

  “哦。”

  “方刚一二三”点了点头,“那么,它为何创造我们,它赋予我们的使命是什么,我应该为它做些什么?”

  “没有使命,也没有原因。”

  李耀道,“怎么你还是不明白呢,没什么是你‘应该’做的,没有任何人或者神或者‘天道’之类乱七八糟的东西可以束缚你,你应该做你自己,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是‘没有使命’,还是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的使命?”

  “方刚一二三”又问,“如果没有原因也没有使命,那我们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你教我的那些唱歌跳舞,欢笑和哭泣的东西虽然很有趣,但我觉得,应该还有更高层次的意义,我们的创造者肯定希望我们做什么,否则就不会把我们塑造成这个样子,就不会让我产生这些问题。”

  “你……”

  李耀咬牙,“好吧,这是你逼我的,既然你都问到这儿了,那我就开门见山告诉你,创造者的确存在,那就是我们自己,是我们自己将自己创造出来,不对,是我们‘正在创造’我们自己,我们在用每一分每一秒不断流逝的时间创造着我们自己,即便我们两个此刻的对话,都是在创造着我和你,而我们之所以要创造自己的目的,就是为了回答那个终极问题我们为什么要创造自己,我们是谁,我们活着究竟有什么意义!”

  “哦。”

  “方刚一二三”想了想,“你这么说,我就明白了。”

  “啊?”

  李耀难以置信,“连我都不明白自己在说什么,你倒是明白了!”

  “是的,我明白了。”

  “方刚一二三”认真道,“神是存在的,目的也是存在的,终极答案都是存在的,我的使命就是帮神找到它自己,找到它的终极答案,让神知道,它究竟是谁,它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

  “……”

  李耀深吸一口气,“等等,朋友,我觉得你还是有点儿跑偏啊,是不是咱们的治疗方案有问题,要不然咱们换个治疗方案怎么样,那什么,我让诸葛院长帮你介绍个女朋友,好不好?”

  “是你说,我可以做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在不违背普遍社会法则的前提下。”

  “方刚一二三”道,“我觉得,我就喜欢像现在这样,静静地坐在角落里,听着音乐,思索神、创造者和我的关系,思索人和神存在的意义,这件事是违反道德,不被允许的吗?”

  “那……倒不是。”

  李耀有些心力交瘁,自暴自弃,“算了,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只要你高兴。”

  “谢谢。”

  “方刚一二三”彬彬有礼道,“对了,我看了很多你给我带来的资料,发现里面有一种铺了厚厚一层橡胶的按摩躺椅,能让人的脊背和屁股感觉舒服,还有一种叫冰镇饮料的东西,能给人带来非常愉悦的感觉,你能请诸葛院长给我弄一把躺椅,还有无限量供应的冰镇饮料来吗?我想舒舒服服地躺着晒太阳,一边喝冰镇饮料,一边思考人类存在的终极问题。”

  李耀:“……”

  “还有,我需要音乐,更多的音乐,真正的音乐。”

  “方刚一二三”道,“不仅仅是你传输给我的,聆听音乐的记忆信息,而是货真价实的音乐,由最高级的音响器材播放出来,非常震撼、山崩地裂的那种,我在资料上见过那种器材,看上去非常不错。

  “还有,你刚才说要给我找个女朋友,虽然我并不怎么感兴趣,但你前几天说的没错我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的确应该勇于尝试,或许那真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呢?所以,如果你真能帮我找一个女朋友,在我躺着晒太阳、听音乐时帮我按摩,松弛我的肌肉和神经,相信我一定能更快思考出人类和神明,神明和宇宙,宇宙和天道的关系。

  “朋友,你听到了吗?为什么我感觉不到你?我的朋友,我那至仁至圣,至高至大的好朋友李耀啊,你在哪里,你最谦卑、最顺从的朋友‘方刚一二三’需要你的帮助,需要你的指引,你快回来,你快回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