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33章 第一次净化

第2733章 第一次净化

  净化者要拥有识别危险的能力,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拥有远高于普通圣盟人的逻辑思维和自我意识,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必须理解——至少是认识到名为“情感”的东西。

  这也就意味着,他们战斗在对抗天魔的第一线,无时无刻不暴露在天魔感染的风险之下,比普通圣盟人更有可能沦为天魔的奴隶。

  所以,只有最纯洁,最忠诚,也最坚毅不拔的圣盟人,才能通过重重考验,抵御住域外天魔千万次地进攻,成为一名真正的“净化者”。

  唐卡距离“净化者”,只剩下一步之遥。

  但他忽然有些慌乱,生出站在万丈高楼之上,一脚踏空的感觉。

  他能通过终极测试,抵御住天魔的侵袭吗?

  ——以班级为单位,清扫这座刚刚被圣盟占领的帝国城镇,回收所有可以利用的物资,令所有“污染品”都得到消毒、净化或者摧毁,并在此过程中,确保自己和同学都不被天魔侵蚀,依旧保持对盘古大神的绝对忠诚和神圣信仰,这,就是终极测试的全部内容。

  唐卡以往也不是没有执行过类似的“净化任务”,但都是在大量导师和真正的“净化部队”协同之下,他们这些学员只不过是打打下手,充当辅助而已。

  这是他第一次独当一面,仅仅和自己一个班的同学一起,单独执行净化任务。

  整整一颗星球,规模毕竟太大,而圣盟的兵力又严重不足,那些身强力壮的成年士兵都要负责正面战场上和帝国人的激战,不可能执行这种又麻烦又危险的净化任务。

  而为了测试的缘故,连他们的导师和院长也驻留在城市之外的营地里,只是将他们这些“圣光之子”推到这座充满腐臭和黑暗气息的帝国城镇里。

  唐卡觉得自己就像是失陷在惊涛骇浪中的一座孤岛之上,四周布满了深不见底的漩涡,每一口漩涡的深处,都发出域外天魔刺耳的狞笑。

  “滴滴滴滴!”

  不是幻觉,他真的听到了刺耳的尖叫声。

  唐卡愣了一下,瞬间反应过来,是自己的手腕晶脑在尖叫,一边尖叫还一边发出微弱的电弧,狠狠刺痛了他的手腕。

  不好,他的“纯净值”出现了异常波动,他生出了“恐惧”的念头,这便是域外天魔在侵蚀他的神魂!

  圣盟人是不应该产生情感的,尤其是他们这些“圣光之子”,未来的净化者们。

  为了监控他们是否产生了不必要的情感波动,每一名少年的随身晶脑中都内嵌了特殊的监控晶片,能全面监控他们的呼吸、心跳和肾上腺素分泌,等等等等一系列生理指数的水平。

  当他们保持心情平静,古井无波的状态时,生理指数维持在一条均匀的直线上,也就是“纯净值100%”,说明他们纯净无暇,丝毫没有被天魔入侵。

  但唐卡刚才先是被“骄傲”所诱惑,紧接着又陷入“担忧”和“恐惧”的泥淖,生理指数自然发生微妙的波动,纯净值降到了95%以下,随身晶脑便自动发出警报。

  “唰唰唰唰!”

  四周二三十名同学,全都扭过脸来,面无表情,冷冷盯着唐卡。

  他们倒没有半点“嘲弄”的意思——圣盟人是不可以嘲弄同伴的,“嘲笑”同样是一种非常强烈,决不允许的情感波动。

  但这种毫无波澜的目光,更是令唐卡受不了,感觉自己沦为了同学中间的异类。

  “冷静,千万冷静!”

  唐卡默默运转心决,脑域中生出几道凌厉的闪电,将刚刚生出的骄傲、担忧、恐惧和羞愧等等一系列情感涟漪统统斩了个粉碎。

  一边斩杀心魔,一边回忆起院长曾经说过的话。

  圣盟人正在进行两场战争,一场是和“地上魔国——真人类帝国”的战争,另一场则是和自己内心深处,心魔的战争。

  消灭地上魔国容易,但消灭自己内心深处的“魔国”,就难于登天了。

  天魔诡谲,化身千万,剿之不尽,杀之不绝,所以要时时刻刻都将警惕提升到极限,防微杜渐,“斩妖除魔一闪念”,心魔一起,即刻斩杀,才不至于越陷越深,铸成大错。

  唐卡深吸一口气,瞬间恢复了平静。

  好在他刚才的“纯净值”并没有偏差太大,刚刚进入这座罪孽深重的城镇,饱受天魔的侵袭,如此微弱的情感波动还在可以容忍的范围之内,虽然肯定会被扣分,但尚不至于立刻被“逐出考场”。

  他仍有机会,只是在后面的测试中,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才行!

  唐卡的目光重新清澈起来,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班长“楚之云”,正卓立于不远处一辆晶石战车的残骸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唐卡的脸又红了起来,红得像是嘴里嚼了两团火。

  幸好他们都佩戴着防毒面具,旁人看不到他猴子屁股般的脸颊。

  唐卡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回事,他今年十四岁,就已经认识了楚之云十四年,对方熟悉得像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但最近一两年,他却越来越见不得楚之云的眼睛,每次一看到楚之云的眼睛,他就觉得无数域外天魔在内心里蠢蠢欲动,甚至,不止是“内心”,而是内心往下的……某个部位。

  “斩妖除魔一闪念,斩妖除魔一闪念,斩!斩!斩!”

  唐卡脑中生出无数道闪电,将乱七八糟的杂念统统斩了个粉碎,咬住牙齿,朝楚之云轻轻一点头,示意班长,他没问题,可以继续前进。

  楚之云面无表情,从战车残骸上一跃而下,手臂高高举起,绷得笔直,又如闸刀般狠狠落下,示意所有学员继续向前,深入这座被罪孽笼罩的城市。

  他们在残垣断壁和支离破碎的街道之间穿行了很久,终于穿过圣盟人和帝国人曾经大打出手的防线,进入了几乎完好无损的市区。

  期间没人说话,也没人东瞧西望,毛手毛脚,就像是二三十枚整齐划一的棋子。

  直到进入市区的主干道,他们才同时停下,眯起眼睛,凝视着前方广场上的东西。

  那是一座不甚高大和精致的雕像,甚至略显粗糙和幼稚,就像是出自外行人之手。

  雕像是四个和唐卡他们差不多大的少年,两男两女,手拉手环绕在一起跳舞,虽然是雕像,但他们脸上的毛孔却像是统统打开,满脸域外天魔缭绕的气息。

  四个人的环绕之间,还有一朵不知道什么品种的花朵,正在冉冉绽放,花蕊如同火焰般轻盈跳跃着。

  雕像的基座上还镌刻着一行小字:

  “跨越千万光年,我们全新的家园——新乐城建市一周年纪念”。

  唐卡知道,这里并不是帝国军的军事基地,而是帝国平民,那些在老家走投无路的拓殖者们万里迢迢来到这里,建立的城镇。

  相比于这样的平民城镇,唐卡更喜欢军事基地,因为军事基地中残留的物品相对比较简单,那些帝国士兵的想法也更容易理解。

  而平民城镇中,则随时会出现各种稀奇古怪,无法预料的东西。

  比方这样的雕像。

  唐卡不知道帝国人为什么要浪费宝贵的资源和时间,建造这样一座……没有任何用处的建筑,它有什么实际用途吗,它能输出生产力或者战斗力吗,它能用来指引星舰的航行,或者抵挡敌人的进攻吗?

  没用,没有哪怕一丁点的实际用途,除了被天魔附体,迷乱了头脑之外,唐卡想不出第二个解释,为什么帝国人喜欢建造雕像。

  还有,雕像上的舞蹈——舞蹈,又一件根本没有用处,只会白白消耗宝贵体能,间接消耗宝贵资源的事情。

  盘古大神赐予人类生命以及资源,可不是让人类用来跳舞的,愚蠢,荒谬,不负责任!

  雕像中四名同龄人无忧无虑的笑容,灼痛了唐卡的眼睛。

  不过,话说回来了,唐卡也没有资格去“喜欢”或者“不喜欢”某个东西,他应该和别人一样,心平气和、古井无波、冷酷无情地,执行至善上师的命令,贯彻盘古大神的旨意。

  “一级危险品。”

  班长楚之云淡淡道,“彻底净化它。”

  唐卡和同学们一起端起枪。

  他们的枪能发出特殊的高频振荡,在一定距离内,摧毁绝大多数貌似坚不可摧的东西,是最节约能量,也最高效的销毁手段。

  “轰!”

  唐卡扣下扳机,轰掉了其中一名跳舞少年的脑袋。

  那恼人的微笑消失不见后,唐卡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不过他依旧警惕着自己的内心,确保这种愉快的心情不再提升和扩散,以免造成“纯净值”第二次降至95%以下。

  斩妖除魔一闪念,毁灭眼前的雕像容易,铲除体内的心魔则难上加难啊!

  “轰轰轰轰轰轰轰!”

  所有少年都和唐卡一样,面无表情地扣动扳机,碎屑飞溅,钢筋软化,雕像崩溃,不一时,四名跳舞的少男少女和他们拱卫着的希望之火就消失不见,只剩下满地支离破碎的岩石的尸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