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2737章 天魔来了!

第2737章 天魔来了!

  唐卡从外面关上超级市场的大门时,心里兀自七上八下,就像自己犯了什么弥天大错一样。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算不算是对至善上师和盘古大神不忠,但班长告诉他并不是,班长说,如果发现了至善上师的错误,却不告诉至善上师——那才是真正的不忠,甚至是对“神圣的事业”的犯罪。

  唐卡也不知道,他究竟该相信班长还是至善上师,反正在他心目中,这两者都是不容置疑,必须绝对服从的存在。

  所以,唐卡还是一如既往,像是一条小尾巴那样,乖乖跟在班长身后,回到了集合地点。

  然而,刚刚回到集合地点,他就遇上了另一个很不想面对的家伙,副班长“廖猛”。

  廖猛是一个牛高马大,肌肉发达的男孩儿,比唐卡足足高出了两个头,就是比班长都高了一个头。

  他皮肤黝黑,虎背熊腰,周身血管无时无刻不暴突出来,彰显着炸药般的力量。

  而他也从不掩饰这种力量的存在,几乎每说一句话,就要挥舞一下拳头,脸上一颗颗熟透了的青春痘,也像是随时会迸裂开来。

  廖猛不喜欢唐卡。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也从没有直截了当地表现出来,但唐卡就是知道,廖猛非常不喜欢自己,特别是当自己跟在楚之云的屁股后面,或者和楚之云避开众人,单独相处的时候。

  那时候,廖猛看他的眼神,就像是老虎看着瑟瑟发抖的绵羊一样。

  而唐卡也不喜欢廖猛。

  是的,他知道自己不应该“不喜欢”任何人,但他就是做不到,每次廖猛直勾勾盯着班长看时,他就会从心底升起一股无名怒火,有种随时会被天魔侵蚀,彻底魔化的感觉。

  “你去了什么地方?”

  廖猛挥舞着一支粗壮的火焰喷射器,拦在楚之云和唐卡之间,用冰冷的钢铁将两人分开,他盯着唐卡,冷冷道,“那里不是你的任务区域。”

  “是我让他去帮忙的。”

  不等唐卡回答,楚之云就把唐卡拎到了自己的身后,“我找到了一处规模不小的超级市场,需要人手一起鉴别里面的危险品。”

  “超级市场?”

  廖猛眯起眼睛,“为什么不找我帮忙,我是副班长。”

  “你在鉴别图书馆和书店中的资料,任务同样十分重要。”

  楚之云硬梆梆道,“我是班长,我可以随意分配所有人的净化任务,我觉得唐卡同学适合超级市场,有问题吗?”

  廖猛沉默,攥住火焰喷射器的双手搓了又搓,把火焰喷射器搓得“吱吱”作响。

  “你的情绪起伏非常强烈,你很……愤怒。”

  楚之云忽然道,“为什么?”

  “我没有。”

  廖猛深吸一口气,退了开去,“我很平静,只是想知道唐卡同学为什么改变了任务,仅此而已。”

  “现在你已经知道,那就是没事了?”

  楚之云盯着廖猛又黑又红的面孔,咄咄逼人道。

  “是的,没事了。”

  廖猛头也不回地走开。

  “别怕他,他比你还不善于管理自己的情绪。”

  楚之云看着廖猛越走越远,这才凑近唐卡的耳边,“这家伙迟早会被天魔附体,彻底失控,一脚踢出‘圣光学院’,更别说成为‘净化者’了。”

  少年们从黎明一直工作到了黄昏,直到夜幕降临,缺乏系统照明的废墟黑黢黢一片,他们才结束了第一天的净化测试,带着大量珍贵的战利品,原路返回,回到了设置在市郊的营地。

  偌大一座城市,当然不止他们一个班二三十人实施净化,而是有好几十个班,上千名“准净化者”分开不同的区域,同时从四周向市中心挺进。

  此刻,上千名“准净化者”同时回到了营地,清点一天的净化成绩和回收的天材地宝,接受导师的检查和指点,还有一支真正的净化部队驻扎在不远处,数千人的队伍浩浩荡荡,好不热闹。

  唐卡跟在楚之云后面,第二个向导师清点了战利品,并扫描了一天下来随身晶脑记录的情绪波动。

  他原本以为,自己一天之内两次触碰“警戒线”的行为,会受到导师的斥责,至少会被过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谁知道导师仅仅用冰冷的眼神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挥手放行,丝毫没有追究的意思,当然更没有将他“逐出考场”了。

  唐卡松了一口气,帮着楚之云一起摆弄便携式圣光发生器。

  这颗星球刚刚被他们攻打下来,还没有建立固定的圣殿,只能依靠圣光发生器,来进行每天必须的修炼。

  不一时,班上三十三名同学都完成了扫描,一起围绕着圣光发生器坐下。

  “嗡嗡嗡嗡……”

  圣光发生器发出轻微的响声,一道乳白色的圣光如同喷泉般涌动而出,缓缓蔓延,像是帐篷般将所有同学都包裹住。

  唐卡感觉自己沉浸在一片纯净、宁静、圣洁和柔软的海洋中,他的神魂和其余三十二名同学的神魂一起共鸣,他在共鸣中仿佛听到了至善上师和盘古大神的声音,这声音令他浑然忘却了躁动不安的原始欲望,更忘却了域外天魔的种种诱惑和清晰,他又一次空灵了,神圣了,纯洁了。

  每天一次的圣光修行结束之后,唐卡的心情平静了许多,即便直视楚之云或者廖猛时,内心深处都没那么多乱七八糟、荒谬可笑的想法了。

  “啊!啊!啊!”

  不远处,忽然传来阵阵惨叫。

  一座刚刚垒砌起来的高台上,竖着一张银光闪闪的行刑架,一名学员叉手叉脚绑在上面,被导师用剧毒荆棘炼制而成的长鞭,狠狠抽打了三十六鞭,抽到昏迷不醒,皮开肉绽,连脊椎骨都能看到,这才被人抬了下来。

  所有人都默默看着,或许也有人和唐卡一样好奇,但圣盟少年未经允许,是不会“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

  不一时,导师向他们揭晓了答案。

  那是隔壁班的一个孩子,在今天的净化工作中,竟然鬼使神差地往自己兜里塞了一件原本要被销毁掉的塑料玩具,一具很拙劣的巨神兵模型。

  他实在太蠢了,每一名学员回到营地时都要经过最细致的检查,绝没有可能夹带任何东西的。

  谁都不知道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甚至连导师询问他的时候,他自己都面红耳赤,半天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或许,被天魔蛊惑,就是这样浑浑噩噩,头脑不清楚的吧?

  那就没办法了。

  他是“终极测试”的第一个淘汰者,接受了鞭刑之后,将被送到后方的圣殿去,进行最深度的净化。

  不知道他是否还能保留逻辑思维的能力,但就算他变成了“兵蜂”或者“工蜂”之类的低级兵种,也是咎由自取。

  只不过……

  唐卡不知道,他和班长做的事情究竟有多么严重,会比偷偷藏起一件玩具更严重吗,会不会也像是这个隔壁班的家伙一样,被五花大绑,捆到行刑台上,狠狠抽打呢?

  唐卡刚刚被圣光抚慰的平静荡然无存,心情又像是被春风吹皱的湖水那样,拧巴起来。

  回到宿舍,唐卡依旧心事重重,魂不守舍。

  刚才楚之云硬塞进他嘴里的那根彩虹棒棒糖,似乎打开了他的味蕾,平时就味如嚼蜡的合成食物,愈发没滋没味。

  唐卡硬生生往嗓子眼里塞进去两大碗黏糊糊的合成食物,强忍着呕吐的冲动,顾不上消化,就来到了修炼室。

  圣盟人并没有“娱乐”的概念,在寥寥可数的业余时间里,锻炼身体几乎是唯一发泄多余精力的选择。

  唐卡拼命蹂躏着沙袋和重力跑步机,试图榨干每一束肌肉的每一缕力量,瞬间恰似蛰伏在肌肉纤维里的每一头天魔。

  他几乎成功了。

  但这时候,楚之云也来到了修炼室,在他对面的重力跑步机上蹦跳起来。

  她很喜欢流汗,汗水很快**了胸口。

  唐卡瞬间感觉,自己刚刚好不容易才掐死的十万八千头天魔,统统复活了。

  夜深人静,班上所有同学都睡得正香,包括楚之云在内。

  唐卡却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即便隔着好几张高低床,他似乎都能闻到楚之云的汗香味。

  恍恍惚惚,楚之云在超级市场未着寸缕的模样,和她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的模样重叠在一起,变成了一团柔软蓬松的梦,压住了唐卡的脑袋。

  唐卡做梦了,一个从未做过的怪梦。

  他梦到自己和楚之云一起,手挽手在碧海蓝天之间,洁白细腻的沙滩上奔跑。

  他梦到楚之云摆弄着鲜红色的裙摆,朝他展露出那种被称为“微笑”的表情。

  他甚至梦到楚之云被五花大绑到了行刑台上,依旧穿着红色连衣裙,被荆棘长鞭狠狠抽打。

  衣衫如红蝴蝶般片片飞舞,露出比沙子更洁白,更细腻的皮肤,红肿处高高隆起,将旁边的皮肤衬托得更加白皙。

  “唐卡,救我,唐卡,救我!”

  梦里的班长格外娇弱,发出了她永远都不会发出的呜咽。

  唐卡猛然惊醒,感觉周身汗浆如雨。

  下身更好似触电般,酥酥麻麻,一跳一跳,他还未反应过来,裤裆里就湿漉漉、黏糊糊一片。

  “这是——”

  唐卡头皮发麻,十四岁的少年第一次做这么古怪的异梦,遇到这么诡异的事情,他,他尿床了?

  就在这时,唐卡一个激灵,像是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钻进他乱作一团的脑子里。

  “嘻嘻嘻嘻,小朋友,你好啊!”

  一道听上去竭力想装得和蔼可亲,但仔细一想又他妈诡异到极点的声音,在唐卡的脑海中响起。